刚刚更新: 〔总裁专属,宝贝嫁〕〔帝少之妻好怡人〕〔我养子超有钱〕〔重生七零神医小甜〕〔不会修炼的狂人〕〔夫人每天都在线打〕〔不死之全能高手〕〔此人根基深厚〕〔末世之炮灰的助腹〕〔不做你的眼〕〔植掌人生〕〔重生之公子勿近〕〔仙武帝尊〕〔孤岛异兽〕〔网游之强化系统〕〔隐婚,天降巨富老〕〔魔宠的黑科技巢穴〕〔我上我真行〕〔浴火重生:毒妃归〕〔离婚契约:傅少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末小进士 第一百七十七章 养瘦马
    二人驻足看了布告,布告的内容不长,意思是说,每位进园春院的客人都必须带够三十两银子才能进入。

    这是什么破规定,这不就是后是有些餐饮业所设定的最低消费标准嘛!园春院也是够狠的,三十两银子可是袁方半年的薪水了,难怪这里门可罗雀。

    陈仁锡也看完了布告,他轻蔑地对袁方道:“进秀楼还设如此高的门槛,又不是什么绝色美女,这个老鸨真不会做生意。”

    袁方道:“人家这样做,也许有她的理由,只是我们没有进去,不知道里面情形才如此说。”

    陈仁锡拉着袁方道:“走,这里又不是她独门独家,整条街都是秀楼,谁说只有这家风景独好?”

    陈仁锡这样说,袁方也不再坚持,跟着他离开了这家秀楼。

    两人走在街上,陈仁锡还在愤愤不平地唠叨:“哼!又不是什么绝世美女,搞得那么的神秘,难怪没有多少人进去,我看就是一些平常女子而已。”

    袁方道:“都说江南美女如云,说不定园春院里面还真有什么美人也不为怪。”

    陈仁锡嗤之以鼻:“哼!这里能有什么美人,不瞒年兄你,我家里有一位绝世佳人,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美人呢!”

    袁方知道在江南要说美人,唯有秦淮八艳,所以他问:“你所说的佳人叫什么?”

    陈仁锡一说起这位美人,连去秀楼的兴趣都没了,他对袁方道:“你要想知道这位佳人是谁,我们回府再说。”

    陈仁锡越是不说,越是勾起袁方的好奇心,他催促道:“快说快说,她到底是是谁!”

    陈仁锡笑道:“你急什么?说了你也不认识,我们回府再说。”

    “走吧,我们现在就回去。”

    谁说袁方不认识,袁方是个穿越者,在这个时代有几个有姿色的美女袁方当然清楚,他很想知道这个陈仁锡到底是把谁收在了家里。

    两人说走就走,反正路也不远,而且天色也不晚,街上很多行人,他们便选择了步行回去。

    走回来也就是半炷香的时间,到了住地,两人坐下,茶都还没来得及上,袁方着急地问:“现在回来了,快说你家的绝世佳人是谁?”

    陈仁锡卖了个关子,道:“此人姓周。”

    “姓周?”袁方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印象中秦淮八艳之中并没有姓周的美人。

    陈仁锡笑道:“看你着急的样子,我就都说了吧。她姓周,是我家乡一个叫周奎的女儿。”

    周奎是谁袁方当然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对错号,那么此人就是明朝最后一个国丈厚颜无耻的嘉定伯,当年李自成打到京城城下之时,崇祯向这国丈募钱,拥有几百万身家的嘉定伯仅仅拿出五千两银子来敷衍崇祯。

    那么,陈仁锡所说的那位周姓美人肯定就是后来的周皇后无疑。

    陈仁锡告诉袁方,他现在是周奎家的舍人,周奎的女儿是他这一生中所见过的最最美丽的女子。

    袁方打趣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一定是冲着周奎的女儿去的吧?”

    陈仁锡承认道:“冲他女儿去不假,但是我并不是为了自己,如果是为我自己我才不会自降身份去周奎家做舍人。”

    周奎在苏州是一个破落穷困的地痞无赖,而陈仁锡却是一位富贵显赫的探花郎,他愿意栖身于臭名昭著的地痞无赖家中做他的门客,必有所图。

    他图财吗?富家子弟陈仁锡拔根汗毛都比周奎腰粗;

    他是图才?袁方认为这更不可能了,因为《明史》中有提到,说在明末的整个翰林院里面都找不出一个比陈仁锡更有才的。

    难道真的是图色?

    还真是。

    事实上,陈仁锡图的就是色,不过不是周奎的色,而是周奎女儿的色。为了周奎女儿的色,陈仁锡不惜以身犯险,冒着清名被毁的危险,深入被同乡视若臭狗屎一般的恶棍周奎的寒舍,目的就是这位周皇后。

    据史料记载,陈仁锡一见周奎女儿就告诉周奎“你女儿是天下的大贵人”,而且做了周奎的门客,在他家给周奎的女儿开小灶,教她《资治通鉴》和经史之书。

    陈仁锡的狼子野心这就很清楚了。

    袁方明知陈仁锡调习周奎的女儿是为朱由检准备的,他还是故意说道:“年兄艳福不浅呀,家里还收了一个如此美貌的美人。”

    陈仁锡实话实说:“年兄你误会了,这位美貌女子不是为我自己准备的。”

    袁方问:“哦,不是为自己,那又是为谁呀?”

    陈仁锡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问道:“我知道年兄你在勖勤宫当过值,你与信王爷一定有不小的交情吧?”

    袁方反问道:“年兄难道不知道锦衣卫在宫里面当值是有非常严格的制度的,我又怎能够与信王爷有交情?”

    陈仁锡连忙解释:“年兄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倒是很希望你能够与信王爷有联系,这样我的计划就将成功一大半。”

    “你的计划?”袁方心里面镜似的,但他还是这样问。

    陈仁锡道:“我也不瞒年兄了,是你的老岳父高大人要我来找你的,他希望你能够跟我一起做成这件事。”

    鬼才信你!

    高攀龙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袁方肯定这个陈仁锡是打着高攀龙的招牌来的。

    袁方对陈仁锡的事情不感兴趣,他那个所谓的事情其实就是养瘦马。

    养瘦马,是这个时代很盛行的一种畸形行业。豢养人先出资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子买回家中进行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长成后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而陈仁锡所养的这匹瘦马却是冲着皇后的位置而去的。

    让袁方不明白的是,陈仁锡为什么看中周奎家的女儿,这位未来的周皇后除了人长得好看以外,还有其什么东西吸引陈仁锡收她为瘦马呢?

    本着这样的好奇心,袁方决定多接触接触这位年兄,于是他决定让陈仁锡也搬进来住,陈仁锡也有与袁方交往的愿望,所以他也很愿意搬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武谪仙〕〔剑来〕〔大周仙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烂柯棋缘〕〔伏天氏〕〔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