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熟练度之王〕〔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我的精灵太强了〕〔我是葫芦仙〕〔我后期超强〕〔恩塔格瑞的荣光〕〔承包大明〕〔诡秘魔方〕〔抢救大明朝〕〔上下杂货铺〕〔镇神司〕〔武侠世界冒险〕〔明朝小公爷〕〔盛唐除妖师〕〔娱乐圈里的钢铁直〕〔我能随便穿越万界〕〔全属性武道〕〔我的重返人生〕〔耀世兵王林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末小进士 第一百九十九章 孙承宗萌生退意
    孙承宗在送别袁方之时,突然又把袁方叫回了自己的督师衙门,单独与他密谈。

    孙承宗自己坐在太师椅上,也没让袁方坐下,就急切地道:“目前各城各堡军将兵马饯粮已全部到位,南北两钱驻防部署顺利实现。此外还在山海关左近的芝麻湾、虎龙峪、三道关等处增加兵力,以保证山海关的安全。又在中前所等处安置了西洋火炮,增加防御火力。我们的兵马人员,关内关外各占一半,都有六万余众,基本上实现了以辽人守辽土的策略。平时关内日整兵马,日造器甲、日演射打,日修兵船习水战;关以外,日安流佣,日修城舍,日屯田亩,日募辽兵,日择锐将为战,日练攻防战术,各自努力,军民安妥。我心里面总算是踏实下来,没有辜负皇上对我的信任。”

    袁方不明白孙承宗把他叫来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是静静地听着,孙承宗好像是自言自语,也没有让袁方搭话。

    孙承宗叹了口气:“我累了,总有力不从心之感,这次本想与你一起去宁远看一看的,走不动了。”

    袁方看到孙承宗流下了眼泪。

    孙承宗用衣袍的一角轻轻地擦拭眼角,然后道:“你先坐下吧,待我在想皇上写一份折子,你给我看一看。”

    袁方进来这么久,现在才开口第一句话:“恩师,您写吧,我等着。”

    孙承宗道:“还是由你来执笔吧!”

    袁方在案前坐下,提笔等候孙承宗话。

    孙承宗道:“今日之事,复土与守关自合并议,而守关此兵,复土此兵,功夫亦合并举。臣意在守宁远以守关,而不得撤守关之备以守宁远。臣历览城堡,量其大缓急,酌议兵将。自八里铺至宁远,步步为实。而于宁远,特不欲先侈大局。第密念诸任事将领,预备以待兵成而举。大约关以内,日整兵马,日造器甲,日演射打,日修兵船习水战。关以外,日安流佣,日修城舍,日择锐将为战。择能治事之将,为招募,为安集,为守。大约每城堡以土官有心计者,招抚辽人。而以客将有力气者,训练兵马。有事则出为战,而土官为守。又恐人守一城,各护其地,谁肯舍所防而援入者,更立两游击于要害,专备应援,如戊已校尉之制。”

    袁方写到此处,孙承宗道:“后头一段,我不了,你酌看写;写从八里铺到宁远,南北两条线,各有多少城,多少堡,多少台,都相距多少里,每城每堡都派哪些将、带了多少兵多少马去驻守,每城每堡都准备安置多少辽民,让皇上能一目了然。”

    袁方继点点头,继续挥毫。孙承宗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善继写完这段,读给承宗听,听完,孙承宗道:“可以,写得很清楚,从宁远再往下写。”

    于是承宗又念,袁方记录:

    臣入宁远城,西虏拱兔部夷幕其中,给例赏,谕以弗毁城,夷脱帽谢。臣策马登首山,去宁远可四五里,去海可十里,北接崆珑山可里余,旧有敌台。抚臣以胡维宁将兵三千为屯田于首山南,以限胡马。仍议灰山之马鞍,择要为堡,临时拔立汉赵之帜,以乱其耳目。臣南望觉华岛,三山连踞,若与首山相招邀,而灰山连崆珑与首山相为内护。南则大海由东来,以觉华湾环宁远,情势内向,而水甜地肥。觉华有金冠、祖大寿,屯兵可三千。城去海可二十里。北望寨子山尚远,议驻兵三千防西虏,为宁远左掖。而首山之坳,可伏可奇,抚臣议令徐应垣领兵五千驻宁远,臣令姑练于内,待甲伏备而后出。仍令大寿筑城之内,厚可二丈余。万佥事有孚,议灰石、柴木,易之拱兔部夷。汪翥为砖计丈尺,层数而备之。外料既备,内兵既齐,则一赴工而时月可成,可安插六七万人。东至双树铺十八里,又东至连山十二里,又东至中左所十八里,以参将左辅领精兵三千、马二千为哨探。东至高桥铺界十五里,始接锦州所属。然双树东五十里,只安左辅哨兵,余俱未议。盖关城东,前屯与宁远为大。宁远屯重兵,而觉华有水兵。贼抵城,则水兵绕其后,宁远击其首,首山之伏可攻其胁。而曹庄、寨子山,更为远势。盖此地有兵,而又从四卫入,舣舟皇城、鹿岛间,以东通西贯,便可远图。觉华地虚活,可奇可远,必不可不据,此抚臣得力之急看。臣向谓以百万守八里,不若以百万为远图。且辽人欲复其土如焚灼。今旧赀且穷,而内无地可耕,无屋可居,无衣食可倚。出则可耕可屋,择一人为兵,便可借养一家。而修城治田,皆需民工,又可以无用为有用。盖臣所与诸臣安排出关之计,即在安排城守之中。臣初不敢骤为严,而今不敢概为宽,今关外虽有多兵,然不过以现在辽田,安现在辽兵,守现在辽城。即两抚臣奇谋异计,自此展布,原非虚冒恢复之名,以饰听闻。去年兵马丛挫之日,臣病亦未敢言。今年镇抚殚竭之日,臣即不病亦当去,况臣病矣。幸放归故里,稍得休息。

    袁方写到此处,大吃一惊。他停住笔,双目定定地望着孙承宗:“大人果真是要致仕?”

    “袁方你以为如何?”孙承宗反问。

    袁方摇着头道:“下官以为,致仕归乡似非大人本愿,皇上也不会批准,山海关文武将吏也不会高兴。如今关上,万事待举,正是恢复神疆大有希望的时候,大人为什么要急流勇退呢?”

    孙承宗道:“你有所不知,赴关之前,我向皇上面奏督师事宜,曾拟岁终还朝。岁终之时,边事未得条理,皇上谕令留过春防。现春防已过,招兵选将安民训练诸事略有眉目,马世龙为帅,虽然沉雄博大端谨精详未满十分,却也差强人意。我此时不退,难免不被人认为是贪功恋栈,不守前约。此其一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绍宋〕〔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