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宠婚:老公你〕〔诡秘之上〕〔主神再启〕〔扶乱唐〕〔哥谭怪人〕〔最强动画制作人[重〕〔全职灵尊〕〔人到四十〕〔我狙到了你的心〕〔我的系统能具现〕〔穿越之入赘公子〕〔强势婚爱:豪门老〕〔天下事,不过一剑〕〔召唤之绝世帝皇〕〔我真不想当国王〕〔她是纯爱文女配[快〕〔联盟之影子教练〕〔因为怂所以把san值〕〔心机美人〕〔重生之龙腾校园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撩人,总裁的小叛妻 第558章 安逸
    顾西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霍靖沉。

    目光扫过床尾……

    那里的睡衣倒是不见了。

    想来又是睡的比她晚,起的比她早。

    推开窗户,初冬的空气湿润而沁凉,扑面而来的那种感觉,是神清气爽的。

    卧室里往下望。

    看见的便是那个瓜棚搭建的凉亭,缕缕淡金色的晨光,洒落在院子的每个角落,稀稀落落的杂草上,顶着白蒙蒙的露珠。

    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度假与养老都是极佳的。

    凉亭下,霍连钦坐在轮椅上,盖着薄毯在太阳底下认真的观棋。

    而守着棋盘对弈的两个男人,分明是霍靖沉与她爸爸。

    顾西笑……

    这一副和谐又安逸的画面,是她从未想过会在现实里发生,可是当它发生了,却又分明不觉得有任何突兀。

    她原本想去梳洗的。

    可是看着他们,竟然让她生出一股不想离去的意思。

    生怕这样的画面此番错过了,以后再难常有。

    顾西手肘撑在窗框上,双手托腮……

    的确很难得。

    她以为,霍靖沉是怎么也不可能宿在这个地方的。

    这里离市区远,他又公务繁忙,交通不便通信不便,等在这里停留一周再回去,还不知外面的人事到底又会是什么个局面。

    可是,他竟然留下来了。

    在她都还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这里收拾好了一个房间,摆好了他们的生活用品。

    各自安静的陪着彼此的父母。

    思绪飘散间,凉棚处传来一阵的争执。

    顾西仔细听。

    这才搞清楚了,原来是父亲技不如人要悔棋,霍老爷子看不惯他的非君子所为,站队到霍靖沉这边,口齿不是太清楚的数落父亲的不是,到激动处,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父亲也是不服输的,据理力争。

    反观当事人霍靖沉。

    却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修长的大手端过边上用玻璃茶杯泡好的清茶,安静抿着。

    两个老头谁也不让谁,颇有一种越吵越烈的架势。

    顾西倒是没把他们像孩子一般的吵闹放在心里,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老爷子气急了,怒火攻心,又被气倒在病床上可就真是麻烦。

    这样想来,倒觉得奇怪。

    那个做儿子的为何从头到尾都像个局外人,一点儿也不担心的样子。

    顾西从窗户退出来,刚要转身下楼,却发现霍夫人已经匆匆过去了,迎头就骂,“霍连钦你是嫌自己活的太自在了?这有什么好吵的……人家下棋关你什么事儿!”

    霍夫人是修养极好的世家姐。

    即使生气着急,也还是有她与生俱来的气度。

    声音不大不,但是掷地有力。

    本以为霍连钦也是个不饶让的主,从他刚刚的架势也就知道,老爷子脾气当真不太好。

    不过,让顾西跌破眼镜了。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老爷子,在霍夫人面前,顷刻就如泄了气的皮球,好像鹌鹑一样,不管霍夫人什么,他都咧着嘴笑眯眯的……

    顾西被逗笑了。

    咯咯的笑声,引来楼下人的注意。

    只见霍靖沉抬起头来,深邃的目光里,平添几分无奈,继而他起身抛下几个长辈,拔腿阔步的向着屋内走来。

    顾西知道他是要来找自己。

    也没放在心上。

    继续欣赏着楼下的风景。

    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

    霍连钦经过这么一次大病,身体状况竟然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大概是手术让瘀血清的非常干净的缘故。

    虽然赢弱,也有些微的行动不便口齿不清,但总归他本人的意识是非常清醒的。

    前尘往事他全部都记了起来。

    也恰是因为记了起来,才愈发对霍夫人感到内疚,以致有一种亏欠补偿的心态,几乎对霍夫人唯命是从。

    这状况对霍夫人来,自然不能算好。

    顾西始终觉得,她若是霍夫人,大约没有勇气几十年如一日的守着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但无论如何,现在的霍连钦至少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自己灵魂的人,不是吗?

    好过一辈子浑浑噩噩。

    厚实的大衣突然从肩头上压下来……

    窗户也在下一秒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关上,隔绝了外面的热闹。

    顾西转过头。

    笑意盈盈的望着眼前的男人,“跟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

    我爸下棋,会不会困的想打瞌睡?”

    顾世友的棋技顾西还是有印象的。

    特别烂……

    时候常常父女俩在书房摆开棋盘,一下就是半个晚上。

    常常是他输,输了就又是懊恼又是感慨的。

    当时顾西只以为,爸爸是故意让着她。

    毕竟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哪里会是一个大人的对手呢?

    不过眼下看来,爸爸的棋臭应当是真的。

    想起来便是忍不住好笑。

    这么多年过去了,爸爸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壮年男子变成了弱不经风的老人,脾性倒是没怎么变,棋艺更是一如既往的渣。

    霍靖沉抬手……

    在她巧的鼻尖上,轻刮了下,“目无尊长。”

    “哪有……”

    顾西声辩驳。

    她只是觉得,这样的老头子,非常有意思。

    “不知道现在冬天了么?为什么不穿外套就站在窗口吹风?感冒了怎么办?你现在还能感冒?”

    他的气息,染着早晨的霜露。

    有些凉,偏偏话间又有丝丝的灼热……

    等他垂头看见她没有穿鞋的双脚,拱的不成样子的踩在地上上,那浓重的眉峰,更是皱的怎么都化不开。

    当即将她抱起。

    “你是孩子吗?不知道地板多凉?且不会不会冻,滑倒了怎么办?总是让我这么操心,我真该把你拴在裤腰带上,嗯?”

    他就仿佛突然间变成了话唠,一上来,就是对着顾西各种数落。

    但仔细一瞧,却又能看到,他的数落中,更多的是心疼与无可奈何。

    顾西倒是不生气。

    看着他将自己的双足捧在手心,然而又张开他的大衣衣襟,将她冰冷的双足捂了又捂。

    那便是有再多的情绪,也被他化成了丝丝缕缕的温暖。

    顾西的视线,触及的是男人刀削般的深刻眉眼。

    心中一动,她忽然开口,“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武谪仙〕〔第一序列〕〔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