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大明春〕〔劝你趁早喜欢我〕〔大秦工程兵〕〔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不让江山〕〔妃要出位〕〔江湖之恋〕〔全京城都等着她被〕〔三十三天,不可撤〕〔重生大佬马甲多〕〔cos中也后次元壁裂〕〔腹黑首辅的心尖宠〕〔大佬失忆后只记得〕〔贞观憨婿〕〔[综英美]地狱之君〕〔国民男神他又绿了〕〔神医下凡〕〔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暴躁仙子穿墙来〕〔我这个号练废了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道祖 笑傲起航 第169章神照经
    “江陵府衙?”

    王昊看着前方的府宅有些发愣,他追击着那玄乘和尚从山林中一路向北,进了江陵城那老家伙径直窜入了这江陵府衙之中。

    而在他的感应中,这江陵府衙内可谓是高手如群,宗师级的高手有十数人之多,甚至还有一位半步先天的强者。

    这就有些诡异了!

    江陵府衙虽然是朝廷的机构,但却也没可能容得下半步先天级别的强者,毕竟哪怕是当朝首辅的保镖也不过是宗师级的强者罢了。

    一个江陵府衙绝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搞到如此多的强者过来当保镖,所以这些人是相当可疑的。

    “这位老丈,请问这江陵府衙主事的是哪位大人?”

    瞅见一位推着小板车从旁经过的老者,王昊将之拦住开口询问道。

    “小后生是初来江陵吧!”

    老者打量了下王昊,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后生也是看中了知府大人的千金?”

    “……”

    王昊被问的一脸懵逼,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配合的展露出一份羞涩之意,甚至还嘿笑着挠了挠后脑勺,装作好似真的看中了那什么知府千金一般。

    “有啥好害羞的,凌小姐可是我荆州第一才女,被迷住的小伙子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你不是第一个的。”

    老者放下小板车,瞅了眼不远处的江陵府衙,笑道:“这位荆州知府名为凌思退,可是一个大清官,上任以来从没有搜刮压榨过百姓的钱财,甚至还经常让凌小姐开设粥铺接济那些贫困人家……”

    老者絮絮叨叨的诉说着那位江陵府衙的主事人,荆州知府的种种清廉行径,看其模样显然对那位荆州知府很是敬重。

    不过在老者道出荆州知府的名号时,王昊却是心头一跳,同时也有些恍然了。

    凌思退可谓是鼎鼎有名的狠人,甚至都可以定为连城诀的终极boss ,从硬生生活埋其亲生女儿凌霜华的行径便可以看得出那是一位世间罕有的狠人。

    同样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没有丝毫底线存在。

    而且此人也不单是荆州知府,还是一江湖势力的首脑,至于那一江湖势力叫什么名字王昊却是忘了。

    不过从其能纠集如此多宗师级强者来看,显然那一势力不可小视。

    而这凌思退之所以到江陵来,甚至弄了个荆州知府的官身,为的就是搜寻到天宁寺的宝藏。

    只是金老爷子笔下并没有明说连城诀情节所处的时代,有人猜测很可能就在明朝这一时间段,没想到却是跟笑傲同步的。

    “多谢老丈解惑,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待老者解说完,王昊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塞到其手中,然后不待老者开口便转入了一边的小巷子里。

    “小后生很会做人啊!”

    摩挲着手中的银两,老者感慨了一句,然后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看到,便赶忙将银子塞入怀中,推起小板车快速离去。

    “既然有凌思退这个狠人,那就意味着丁典也在喽?”

    一边快步前行,王昊一边思索起来。

    他现在已经大概明白那玄乘和尚的意图了,显然是想要让自己与凌思退斗起来,好让其脱身。

    对于江陵府衙里面的那些高手他并不怎么在意,以现今的实力足以横推过去了。

    但他想要的是将里面的敌人统统干掉,尤其是那玄乘和尚和凌思退,这可是两个彻头彻尾的狠人,没有丝毫底线存在,若不尽快解决掉,未来肯定会造成不小的麻烦。

    他现在虽说有碾压这两人的实力,但却没有将之留下的把握,若人家一心逃窜的话,他也没什么办法。

    那凌思退暂且不说,那个玄乘和尚的轻功确实非常高明,速度比他还要快上一些,否则也不会追到这江陵城里面都还未追上了。

    所以想要灭了这两个狠人,他得找一个可靠的帮手,至少在战

    斗的时候帮忙盯着这两个老家伙,以免对方给逃了。

    而从时间上算,这江陵城中确实有一位可以合作的对象的。

    “这丁典气息隐匿的够深啊!小萌萌,开启寻宝功能,搜寻丁典的位置。”

    绕着江陵府衙转了一圈没什么收获的王昊郁闷的揉了揉脑门,只能向小萌萌进行求助了。

    他刚刚可不是白走了一圈,一直用感知力对内中进行感应的,就是想要寻找到丁典的位置,而这家伙便是他可以争取到的合作对象。

    可惜转了一圈都没能找到那家伙,现今只能用系统的寻宝功能找人了。

    有了小萌萌的指引,王昊翻入江陵府衙,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来到了一处牢房中。

    “你……”

    看守牢房的差人见王昊这个陌生人走进来,当即就要开口质问,同时手掌搭在腰间的长刀上,随时准备暴起发难。

    可惜其刚一开口便见一道紫色剑光闪过,包括开口的那位在内,四位差人统统毙命倒地。

    “连看守个牢房的都是超一流的修为,甚至还有一位宗师级强者,这凌思退好大的手笔啊!”

    瞅了眼捂着脖颈不甘倒地的四个差人,王昊冷笑不已。

    若是正常的差人他自然不会去滥杀无辜的,可面前这四位看守牢房的差人最低都是超一流的修为,甚至为首的那个还是一位宗师级初期的强者。

    如此修为自然不可能是正常的差人,再加上丁典这个知晓宝藏的重要人物在此,显然被派来看守的定然是凌思退的心腹。

    以凌思退那种狠辣的心性,能够成为其心腹的也绝不会是什么善良之辈,所以王昊才会下此狠手。

    瞅了眼旁边桌上四个差人先前吃剩下半截的酒菜,王昊将之拿起,顺着小萌萌的指引来到了牢房的最深处,在那里有一间特制的牢房,一道身影被用精钢锁链吊在半空中,其身上血迹斑斑,显然经常被严刑拷打。

    而此人便是王昊此次寻找的目标——丁典!

    “锵锵锵……”

    拔剑斩断牢房门上的铁链和捆绑住丁典的精钢铁链,将那些吃剩下半截的酒菜放到旁边的小桌上。

    “你什么也不用多说,我知道你暗中练成了神照经,这间牢房根本困不住你,哪怕是凌思退等人也留不住你,若非为了凌霜华你早就走人了。

    我也不是凌思退的人,更不是为了连城诀宝藏而来的,天宁寺的宝藏我早就找到了,现在手底下的人应该快要搬运完了。

    此次找你过来是想请你帮一个忙,对你也有很大好处的忙,想来你是不会拒绝的,不过你现在的状态有些差,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恩,我这儿还有一点九花玉露酒,对疗伤有点效果。”

    不待丁典开口询问,王昊便说出了一大堆的话语,惊得丁典是一愣一愣的,最后从腰间解下一密封的铁质酒壶扔了过去。

    这是利用九花玉露丸配方配置出来的酒水,药效要比九花玉露液更加强大,并且味道非常不错。

    在尝过这玩意后王昊便爱上了这东西,甚至还特意打造出一个精钢小酒壶,随身装着一份,此刻也正好给丁典这一伤残人士使用。

    沉默了会儿,丁典没有多说什么,跪坐到小桌旁大口吃喝起来,甚至没有丝毫忌讳的接过王昊递过来的那一精致的小铁壶大喝起来。

    他也不怕王昊会在酒里下毒,不说对方展现出来的态势和实力根本没这个必要,单是他炼成的神照经便有了百毒不侵之体。

    连凌思退给他下得金波旬花之毒都被他化解了,他又岂会惧怕其他的毒物?

    丁典也能感应到现今的情势似乎不对劲,所以没敢耽搁,三两下便将那些酒菜吞入腹中,而后双眼定定的盯着王昊。

    “我也不废话了,天宁寺的方丈玄乘老秃驴为了保守住宝藏的秘密,将寺院内数百僧人统统灭杀,我追杀那老和尚过来,被他逃入了江陵府衙,怕是已经跟凌思退汇

    合到一起了。

    我有信心灭掉这两人,但却没把握将之留住,所以想请丁兄帮我缠住一人,待解决其中一个之后,便会反过来将剩下的人统统解决掉。

    到时没了凌思退的阻挠,丁兄跟凌姑娘这对有情人也就能在一起了,是一个双赢的事情,不知丁兄意下如何?”

    王昊也没废话,将现今的情势和自己的打算直接道出,他相信丁典会作出正确的选择的。

    果然,在听到凌姑娘这三个字的时候,丁典神情微变,但却还有些犹豫,似是在顾虑着什么。

    见此情景,王昊继续开口道:“丁兄当知凌姑娘对你的感情与其刚烈的心性,你说面对凌思退的逼迫,她会不会作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据我所知,凌姑娘已经有两年都没在外面露面了,而且凌思退对丁兄的耐心也是越来越小,你说到时候以凌思退的心性,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这并非是王昊在瞎说的,之前那一老者就说过凌霜华曾经每年都会主持一场诗会,整个荆州的才子都会汇聚过来,算是荆州的一场盛会。

    可惜自从两年前开始,凌霜华就没有再开办主持过诗会,甚至都没有在外面露面过,让人很是疑惑。

    若换了一般人肯定不知道内中的隐秘,但作为金老爷子的铁杆粉丝,自然明白这应该是凌霜华在凌思退的逼迫下,将自己给毁容了,自然不能出现在人前了。

    若是再等上一段时间,怕是原著中凌思退活埋这个亲闺女的惨剧就得发生了。

    果然,听到这里丁典不再沉默了,也是见面以来第一次开口,声音有些嘶哑难听,显然是很长时间都没开过口了。

    “我答应你,不过到时候你去斩杀凌思退,玄乘和尚交给我来对付。”

    丁典也明白王昊不会骗他的,虽然不知晓此人的身份来历,但从其道出天宁寺宝藏这点就已经彰显出一份诚意了。

    毕竟他身上最大的秘密便是连城诀宝藏,除此之外一无所有,也没什么值得对方谋划的,所以此人所说的必然是实情。

    而且就算对方有诈那又如何?

    反正情况也不可能变得比现在更加糟糕了,而且这也是他与霜华的一线生机啊!

    “那合作愉快!”

    王昊笑了,同时有些惊诧又有些理所当然的看了眼丁典。

    这家伙所说的是让他斩杀掉凌思退,而不是击败什么的,显然是对凌思退有着必杀之心的。

    不过想想这也正常,毕竟任谁被关押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中,折磨上好几年都会心有恨意的,哪怕对方是自己的老丈人也不行。

    “丁兄这伤势没问题吧!”

    瞅了眼丁典琵琶骨上穿着的大铁钩子,王昊有些小小的担忧。

    琵琶骨被穿透可是非常严重的,一般的武林人士被这样搞早就废了,哪怕丁典修为强大,怕也有些吃不消的。

    “无碍!”

    丁典保持着自身高冷男神的姿态,体内真气一转,钉在双肩上的大铁钩子便弹了出来,被其拿在手中。

    随之两道污血从伤口处喷出,然后那两处狰狞的伤口便诡异的闭合起来,甚至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果然不愧是神照经!”

    看到这一幕,饶是王昊都忍不住赞叹起来。

    神照经在金老爷子笔下描绘的并不是很多,只透露出修炼出的真气精纯度堪称天下第一,并有着让人起死回生的功效。

    原著中狄云在牢中心灰若死上吊自尽后,尸体都凉透了,却被丁典用神照经救活,在疗伤救人这方面,神照经堪称金系武学之最。

    其功效甚至都足以比拟血脉之力了!

    “啧啧,看来凌思退那老家伙不笨啊!”

    正准备说些什么的王昊面色一转,看向牢房出口的方向。

    丁典也手持着一双精钢铁钩,目光凌厉的看向牢房出口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武谪仙〕〔绍宋〕〔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