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喜嫁〕〔绝品豪婿〕〔重生完美时代〕〔天才纨绔〕〔重生异能俏娇妻〕〔都市神豪林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魔邪之主〕〔无限剑神系统〕〔七零佛系小媳妇〕〔我穿越成一个国〕〔生子当如孙仲谋〕〔英雄联盟:冠军之〕〔斗武乾坤〕〔末世神魔录〕〔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天源笑傲〕〔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魔法与科学的最终〕〔雷法为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339章 欠你一块骨头
    根据黑袍人所说,瓶子里的血液是他们在门后找到的最珍贵的东西,隐藏着红衣的秘密,似乎也是怪谈协会控制红衣的主要手段。

    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隐藏着红衣秘密的血丝,现在被一只猫吞进了肚里。

    “吃了?”黑袍气的手指发抖,他是真没想到有人会随身带着一只猫到处乱跑。

    “你给我吐出来!”黑袍的声音变得尖细了一点,这应该才是他的真实嗓音。

    白猫耳朵压在脑后,它从黑袍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威胁,做出进攻的姿势。

    “给我抓住它!我要把它的肚子剖开,榨取出它身上的所有血液!”旁边满身是脸的红衣怪物听到命令,冲向屋顶。

    红衣袭来,原本还呲牙咧嘴的白猫叼着瓶子转身就跑,它在房顶上跳跃,然后钻进了那一堆畸形村民当中。

    村子中心乱作一团,黑袍咬牙切齿,他素来谨慎,没想到会在阴沟里翻船。

    “一定要抓住它,那是最后一瓶了。”

    双手攥在一起,黑袍看着被白猫引走的红衣厉鬼,那厉鬼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大概相隔了十几米的时候,他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扭头看向身后,陈歌已经提着碎颅锤冲了过来。

    “再多享受一下自由的时间吧!这句你刚才说的话,我现在还给你。”

    被黑袍步步紧逼,终于在他发怒的时候被陈歌找到了一个机会。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借助外力的家伙,人还是要靠自己!”疯狂挥动碎颅锤,陈歌飞奔而来:“有本事我们就赤手空拳的打一架!”

    黑袍看着陈歌手里的碎颅锤,吸了口凉气:“这个疯子。”

    他转身就跑,陈歌跟在后面,紧追不放。

    红衣厉鬼被引开,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陈歌绝对不会放过。

    慌忙逃窜,黑袍再也顾不上保持神秘感了,他捂着头套,嘴里呼喊着那个满身是脸的红衣。

    此时的场景和当初芳华苑小区里陈歌的遭遇一样,都是红衣厉鬼被引开,然后被厉鬼寄托的人遭受攻击。

    “看来红衣厉鬼也不是万能的。”连续两次遭遇让陈歌清楚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没错,一个红衣厉鬼不保险,很容易被引开,所以要多养几个才行!”

    同样都是被鬼怪寄托,但是黑袍的身体素质却和陈歌差了一大截。

    这可能是和操控鬼怪的方式不同有关,陈歌是连哄带骗让鬼怪主动接纳自己,而怪谈协会他们和鬼怪之间的关系,应该只是相互利用。

    黑袍跑出去没多远速度就慢了下来,反观陈歌,发现对方速度放缓,他立刻提速!

    “我今天就帮那个跳楼的侦查员报仇!”

    不尊重生命的人,生命也不会尊重他。

    满身是脸的红衣听到黑袍求救,赶紧追了过来。

    可在它经过红棺的时候,身上那些脸全都变了表情,就好像是看到了一种很危险的东西,在瞬间受到了惊吓。

    黑袍已经支撑不住,但满身是脸的怪物却没有过去,它停在红棺旁边,高度戒备。

    村子里的血雾愈发浓重,那些畸形的村民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它们一个个望向红棺,身体止不住的打颤。

    “又失败了。”

    声音是从红棺内传出的,那个看着气质特殊的女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眸和正常人完全不同,双瞳之中倒映着小女孩江铃的身影:“还是斩不断和你之间的联系。”

    血丝钻入她的掌心,女人轻轻摸着女孩的后脑:“我欠你一块头骨,以后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情。”

    江铃软软的瘫倒在地,女人又把目光放在了满身是脸的红衣身上:“你们不让我做人,那我就连做鬼的机会都不给你们。”

    话音一落,整个村子的血雾翻腾起来,好像是一道道无形的枷锁压制住了在场所有人。

    女人走出红棺,她身后粘黏着无数血丝,慢慢向前。

    血脸红衣拼命挣扎,可是周围的雾气将它死死锁住。

    一层层枷锁,小半个村子的雾气凝成了血水粘黏在怪谈协会的红衣身上。

    “在我推开的门后面,还想要跟我动手?”女人把手臂伸向红衣的脸,指尖刺入对方身体当中,那红衣怪物身上所有的脸都开始尖叫,可惜没有任何用处。

    接下来发生的场景,血腥恐怖,这个女人将怪物身上的脸全部取了下来,扔进了红棺当中。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她非常记仇,操纵血雾吊起跪倒在地的村民。那些村民哭喊求饶的声音越大,她就越开心。

    耳边响起女人的笑声,同样被限制了行动的陈歌打了个寒颤,他看着那些痛苦的村民,摇了摇头:“你们伤害过的人,终究会变成了你们的噩梦。”

    血雾不断融入女人的身体,她折磨完村民后,抱起江铃走到陈歌身边。

    “你说我跳起来打不到你肩膀?”这个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歌。

    “说过吗?不应该啊,我怎么记不起来了?”陈歌汗毛都立了起来,眼前这个女人报复心太强,而且看起来比怪谈协会的红衣还要难对付。

    “记不起来就算了,本来我还想好好报答一下你。”

    出乎陈歌的预料,这个记仇、残忍、可怕的女人并没有为难他,向左走了几步,蹲在范郁身前:“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我?”

    范郁点了点头,他毕竟是个孩子,也没什么心眼。

    “那你为什么还一直陪着我?”女人把脸凑在范郁身前,好像是想要看清楚范郁的表情。

    “是你在陪着我,我没什么朋友的。”范郁说完朝陈歌指了一下:“除了他。”

    女人笑了笑,从衣袖当中翻出一个玉镯:“你能看到它们,戴上这个,它们就不会欺负你了。”

    起身,女人把江铃放在陈歌身边:“带着她离开吧,这个村子要被永远埋葬了。”

    女人的话陈歌并不是太明白,他只是抱住江铃,牵着范郁的手:“我能离开了吗?”

    “恩。”

    “那我能不能把这个人也带走。”陈歌朝着黑袍走去:“我想问他一些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