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经年相逢意正浓〕〔叶岚佘小曼〕〔天王归来〕〔一品闲人〕〔无敌房东〕〔星河牧歌〕〔力气太大只能种田〕〔异度侵袭〕〔隆元纪〕〔我有一柄摄魂幡〕〔云端幻念〕〔圣唐时代〕〔当特种兵来到大秦〕〔超神剑尊〕〔千三大世界〕〔我的漫画有灵气〕〔重生之华夏武神〕〔魔本是佛〕〔我成了自己笔下的〕〔总裁深度宠:Hi!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我是妖二代 542 表面兄弟
    “老大,现在还不是切腹的时候啊。”众人大吃一惊,满脑子的黑人问号,委实想不通他“分分钟切腹自尽”的技能是跟谁学的。

    天狗心里苦,但他说不出口,牙一咬心一横,就要一刀刺进小腹。

    上彬信野大吼道:“老大,你死了,我们都得死啊。”

    他的话宛如暮鼓晨钟,敲醒了因为察觉自身性取向悄然偏移而痛不欲生的天狗。

    天狗就想,是啊,我还有兄弟呢,我可以死,但我不能连累兄弟,那不是我的风格。

    也不知是真心实意,还是找到了借口,天狗收了小太刀,整个人重新焕发生机,神采奕奕。语气认真的说:“诸君,我会带着你们安全度过难关。”

    上彬信野怕他又莫名其妙的犯浑,连忙转移话题:“老大,这一天你们都干什么去了。”

    这是天狗社众人比较在意的事,这样有助于他们分析李佩云的目的,知道他想干什么,从目的的轻重分析出他们会被灭口的概率。

    “他把工藤俊给杀了。”天狗的一句话让众人如遭雷击。

    杀,杀了.....

    众人看向上彬信野,青木龙斋竭尽全力动了动脖子,表示自己也在关注。

    上彬信野身为天狗社的智慧担当兼军师,理智分析:“杀人泄愤。”

    天狗叹口气:“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随后我们拜访了青木家。”

    青木龙斋立刻绷紧身体,竖起耳朵,听着老大继续说:“青木君加入我们天狗社的秘密已经被青木家知道了,李佩云已经答应过几天把青木君交还青木家。另外,很遗憾,我并不觉得青木结衣和李佩云有一腿。”

    大家不由的看向青木龙斋,青木龙斋喉咙里发出“赫赫”的声音,却无法说话,他此刻的心情又忐忑害怕,又松了口气。

    忐忑害怕是因为他必将面对家族的惩罚,而且是非常严重的惩罚,驱逐出家族这种事,只会针对没天赋的边缘族人,而那些有天赋的,知道家族隐秘的族人若是触犯了族规,通常是废去修为终生监禁,或者干脆一刀两断,干脆利索。

    青木龙斋的罪行还不至于被一刀两断,毕竟他没有成功加入天神社。但可能被废去修为,沦落为普通族人。也可能是狠狠的教训一顿,面壁三年五载。

    松口气是因为.....我的结衣表妹和这个可恶的家伙之间清清白白。

    “他还和青木结衣切磋了一番,青木结衣不愧是青木家当代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女孩,实力比我还强,这还不包括魅惑。”天狗叹口气。

    上彬信野眼睛一亮:“他的实力怎样,赢的不轻松吧?”

    听天狗这么夸赞青木结衣,他认为青木结衣就算打不过李佩云,也必定大放异彩。

    井上武雄心想,如果他还处在顶尖s级的范畴,那么危险程度就大幅度下降,我们或许有办法逃离魔爪。

    “惨败!”天狗神色沮丧:“我看不出他的境界,他的修为比女人的***还深。青木结衣不是他对手,甚至不能让认真对待。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天狗社众人脸色苍白。

    “还有更可怕的。”沉默几秒,酝酿气氛,天狗低声道:“他杀了八个天神社的干部。”

    房间里有一刹那的安静。

    上彬信野的声音压的更低了,细若蚊吟:“他想干什么啊。”

    天狗摇头,“虽然工藤俊说他是官方组织请来的外援,但我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分明是来救万妖盟护法的.....”

    “不对。”上彬信野忽然打断他,沉声道:“也许他真的是官方组织请来的外援,你们想,他若是来救万妖盟护法,那为什么还要逗留在岛国。还有一问题,万妖盟另一个护法至今下落不明,他们丝毫不着急的样子。说明救万妖盟护法只是个掩护,或者顺手而为。”

    上彬信野觉得自己发现真相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觉得也是这样。

    “太危险了,太危险了......我们必须尽早逃离这里。”井上武雄惶恐的语气和表情:“他留着我们必定有原因,咱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若只是为了救万妖盟护法,他们或许还会怀抱几分侥幸,想着人你已经带走了,把我们当屁放了呗。

    可现在知道李佩云掺和进了官方组织和天神社的纷争,那么待在他身边就会很危险,不仅是他本人,还有可能面对天神社的报复。

    没准就把他们当做李佩云的同伴“咔擦”剁了,或者被他当成炮灰之类的。

    总之下场堪忧。

    “李君不像是这种心狠手辣之辈。”天狗辩解道。

    李,李君?!

    你称呼他李君?

    众人惊呆了,瞠目结舌的看他,老大得了失心疯不成。

    东条银时谨慎试探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天狗:“......”

    “这些先别讨论了,我需要吃点东西,胃酸正腐蚀着我的胃袋。”井上武雄苦着脸说。

    “咕噜噜....”

    仿佛在回应他的话,其他人的肚子也叫了。他们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从昨夜到现在,遭遇了一场埋伏战,随后被注射抑制细胞活性的药剂,今早被那个纸花女人打断手脚,身体在自行修复伤势,急需营养。

    天狗出去问李羡鱼讨要食物,被丢了几桶泡面打发。

    他端着热腾腾的泡面回来,井上武雄几个满脸不忿:“只有泡面吗,他难道不知道优待俘虏?国际公约常识不懂?”

    天狗把泡面放在他们面前:“爱吃不吃。”

    几个人用颤抖的手拿着塑料叉,艰难的吃着泡面:“啊,真香。原来泡面这么好吃。”

    “赫赫.....”青木龙斋喉咙里发出声音,提示天狗手脚不能动的自己需要人喂。

    天狗刚端起泡面桶,上彬信野平静的给出提醒:“老大,最好别喂他。”

    天狗眼神疑惑。

    “他施展禁术带来手脚不能动弹的后遗症,得过几天植物人的生活。这段期间,屎尿齐流的话,房间就不能待了。重要的是,我们断手断脚,还得靠老大你来接屎接尿。”

    天狗低头看了眼青木龙斋,默默的放下手里的泡面。

    青木龙斋激动的浑身颤抖,渴望又绝望的看着泡面,眼角含着一包泪。

    表面兄弟。

    .......

    池袋区,某间地下密室。

    洁白的墙壁和洁白的瓷砖,实木圆桌摆在宽敞的房间中央,天花板垂下一盏吊灯,离圆桌只有六十公分的距离,橘黄色的光圈照射在桌面,却照不到桌边的人影,六个黑色的身影坐在光圈之外,烟头明灭闪烁。

    “我收到消息,咱们天神社在新宿的几个据点被人捣了,死了八名干部,幸运的是普通成员没有遭毒手。”一个低沉的声音说。

    “幸运的原因恐怕是对方根本不屑杀。”另一个醇厚磁性的声音说道:“新宿区是我负责的,没有防备和狙击敌人,是我的错。责任无可推卸。”

    “官方组织动手的?”一个清脆的嗓音问,听起来是个妙龄女孩,银铃般的悦耳,没有故作低沉装成熟。

    浑厚磁性的嗓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头开始说起:“最先死亡的是在樱花银行任职的工藤俊,他靠着异能装死争取了些许时间,临死前给上级打电话,说杀人的是李佩云,官方组织请来的外援。”

    “官方组织请的外援,李佩云?”清脆的嗓音透着怀疑,能想象说话的女孩在黑暗中挑眉的模样。

    “你有什么补充?”浑厚嗓音的男人问。

    “只是觉得意外,给别人当打手,不是李佩云的风格。你能确定吗。”女孩说。

    “就在三个小时前,坂本夏树也死在他手中,当时在场的还有你们家族的一位......美人。想必雪奈子已经听过她的汇报了吧。”

    女孩没有回答。

    “坂本夏树死后,我又受到了一条情报,今天上午,李佩云带着一个陌生男人拜访了青木家,并在青木家逗留了半天。期间,他与青木结衣切磋,未使用气之剑便将她击败。我推测,李佩云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半步极道。”浑厚嗓音的男人说。

    “如果这样的话,那情况不妙了。”

    “首领暂时不能出手,官方组织的那个老头子已经够麻烦,若是李佩云真的是官方组织请来的外援,我们会很被动。”

    “而且,超能者协会还没插手。”

    “超能者协会自顾不暇,不用考虑,只要咱们在极短的时间内解决掉官方组织的高层人员,定下大局,超能者协会便只有捏着鼻子认下这个事实。毕竟对他们来说,无非是换一个合作者而已。天神社不介意向他们表露友好和善信号。”

    众人议论纷纷。

    “青木家族那边有什么反应?”女孩再次问话,“我是指他们对李佩云的反应。”

    “见了见名人罢了,都挺兴奋,这是普通族人的表现,高层人员的情况,我们的线人接触不到。”浑厚嗓音的男人说:“雪奈子,有什么问题?”

    “我在想李佩云为什么会来岛国。”女孩说:“查一查欧洲那边的情况。”

    “我已经托人查过了,自从教廷风波结束,李佩云回了一趟李家,但连夜离开返回中国,之后失去了音讯。这些信息是可以查到的。更详细的原因和情报,需要点时间去详查。”

    “可能是磨砺剑道吧,你刚才说李佩云已经无现接近半步极道了对吧。”

    “可恶,磨砺剑道怎么不在中国或别的地方,偏偏选我岛国,欺负我岛国没有极道吗。八嘎呀路,我们天神社也不是软弱的组织,查出李佩云的藏身地点,让他陨落在岛国。”

    圆桌边的身影议论纷纷。

    “这正是我们召开会议的原因,凭我们六人的能力,杀一个李佩云不再话下吧。我提议先铲除他,再与官方组织决一死战。”

    “不妥,没准会中官方组织的计策。除非确定那个老家伙无法出手。”

    大致确定了计划之后,声音醇厚的男人在阴影里看向某个方向:“雪奈子,你在中国与李佩云有过短暂的接触,说说你的看法。”

    沉默了几秒,她回应:“李佩云天赋很强,且愿意十年如一日的磨砺剑术,他便是真的踏入半步极道我也不会太惊讶。但此人性格骄傲孤高,刚愎自用,这种性格在某些时候会成为他不断前进的助力,也会是他致命的弱点。提前布置好计划的话,不难对付。在我看来,他至少比某个家伙容易对付。”

    “某个家伙?”

    “嗯,一个滑不溜秋没有下线的家伙。性格很让人讨厌,偏偏就是没太大弱点。脑子又很好使,想要对付他,只能靠碾压性的实力,或出其不意。”

    偏偏这世上能碾压他的人很少很少。因为他身边有一个旷古绝今的极道兵器。

    在她看来,同样擅长玩心计的李羡鱼,远比李佩云更难对付。

    幸好这次来的是李佩云,若是换成李羡鱼,大概只有首领出手才能解决他。

    樱井雪奈子回国后,一直在思考怎么对付李羡鱼,试图从性格上分析出他的弱点。弱点自然是有,每个人都有性格弱点,可有的人会被这些弱点害死,有的人则因为底线太低而异常坚挺,最多制造些麻烦。

    至于拿他家人当筹码要挟之类的,太低端,倒不是道德方面原因,而是行不通。这年头,你拿别人的家人要挟,要钱可以,要命抵命,有几个愿意的?

    一旦所付出的东西会让自身陷入极其危险的处境,除非是感动天感动地的大孝子,否则基本不会成功。

    很真实。

    更何况那家伙的生父生母或死,或杳无音讯,只有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养父母。

    .......

    三天过去了,李羡鱼等人的藏身地点并没有被发现,这处位于繁华地段的“豪宅”足够安全,他的户主不是天狗社里的任何一人,也不是与他们有关的亲戚朋友。

    作为生存在灰色地带的杀人组织,天狗等人有极其专业的隐藏手段,李羡鱼抽空又干掉了几个天神社的据点,让东京的天神社人心惶惶,不敢继续暴露,转而隐匿起来。

    这座城市全是监控,可半步极道的高手只要不想被监控拍到,电子眼睛就不可能成功捕捉到他们。

    官方组织和天神社之间的气氛愈发凝重,时不时会在城市的阴影里爆发冲突,昨天你砍我兄弟,今天我要砍回来.....

    李羡鱼试图为这把剑拔弩张的气氛再添一把火。

    青木龙斋身子渐渐好转,能颤巍巍的走路,短短三四天,他整个人瘦了好几斤。

    青木龙斋扶着墙壁,谨慎又艰难的挪动脚步,上彬信野想来扶他,被他用“友尽”的眼神逼退。

    天狗社的成员手脚恢复了,尽管没有接受骨科治疗,但他们可是顶尖s级,若非被注射抑制细胞的药剂,最多两天就能恢复伤势。

    但是不要慌,他们即将面临第二次断手断脚的待遇。

    因为这一天,李羡鱼打算带青木龙斋回青木家。

    “你既然能自己走路了,那就跟我回去吧,我向青木家主承诺过,会把你带回去交还家族。”李羡鱼站在客厅的沙发边,啃着牛肉干,语气轻松。

    青木龙斋脸色惨白了一下,没说话,默默的进了洗手间。

    李羡鱼耸耸肩,想着这娃儿都那么可怜了,就不跟他计较。青木龙斋在三天里只吃过一顿饭(泡面),喝过三次水,因为家里没有成人纸尿裤,天狗社众人又被限制出行,就只好限制他的饮食了。

    反正顶尖s级,生命力坚挺,轻易死不掉。

    早上八点,李羡鱼告别祖奶奶,叮嘱后宫们好好在家呆着,出门注意安全,不要轻易杀人,得到祖奶奶不耐烦的回应后,他带着天狗和青木龙斋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