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嘴遁奇缘〕〔烂柯奇缘〕〔捡了个电竞大神做〕〔万域神君〕〔音乐系导演〕〔天才小药妃〕〔穿成反派大佬的小〕〔惊奇赘婿〕〔我必将加冕为王〕〔八零之悍媳当家〕〔大周仙吏〕〔洪荒无始终〕〔牧龙师〕〔男神系统:开局八〕〔异探笔记〕〔娇鸾入堂〕〔你玩系统我玩你〕〔我是大球长〕〔这座长安很危险〕〔我在大唐有后台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我是妖二代 275 忘情
    这.....二娃子几个意思啊,他想洗白妖道?

    妖道灭血裔家族,跟着日本人做事,虽说其中必有隐情,但毕竟存在污点了,青木结衣都承认妖道和他们合作对付本土血裔家族。在那个年代,你别说跟日本有过合作,你就算是个地主,也要把你整的家破人亡。

    不管怎么样,这部番似乎要续上了?李羡鱼莫名的感动。

    “妖道”两个字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近代一百年里,血裔界出过两次席卷各方势力的大动乱。二十年前,各大势力争夺万神宫宝物围剿李无相。说起来这件事和妖道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妖道之前,万神宫只是一个传说,清廷倾举国之力寻找万神宫都没有找到。妖道是第一个进入万神宫的人,他从里面得到宝物,短时间内修为突飞猛进,最后登顶极道。

    这里面有他个人资质的原因,但外界可不会管这个,大家只知道你进了万神宫,得到了宝贝,然后你成为当世无敌的至强者。

    万神宫=极道=无敌。

    所以当知道李无相第二个进入万神宫,也得到了某件颠覆世界的宝物,可想而知,血裔界陷入了疯狂。而至死都不愿意公开宝物真面目的李无相和红眼的各方势力,形成了无法调解的矛盾。

    李无相那次风波还好,虽然损失惨重,但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可妖道那一次是真正的灾难。整整一个道门被打的半废,佛门和各方势力亦是伤筋动骨。

    这就跟99年那个不愿公开的秘密一样,是忌讳,是血裔界不愿意去提的事件。

    “李竹,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论道大会上提及妖道,你想干什么?”

    “当年道门清剿妖道残余势力,漏了你这条落网之鱼,不好好躲着安享晚年,现在跳出来,以为道门不会秋后算账?”

    “李佩云是古神教主,又是妖道传人,你的成分也不好,既然今天来了,就休想离开。”

    不止是道门的人破口大骂,佛门的人也发表自己的立场。

    妖道亲传弟子的身份,不说还好,既然说出口,那道佛协会就不会坐视不管。

    雷电法王压了压手,示意身边跃跃欲试的员工们稍安勿躁,李佩云在宝泽的悬赏任务里,价值300点积分,老值钱了。

    “先看看他想干什么,不着急,这祖孙俩来了论道大会,自投罗网,插翅难飞。”雷电法王说。

    只要李羡鱼不掺和,问题就不大。

    宝泽可以稳坐钓鱼台,先看会戏再说。

    这时,他听见金刚和加藤鹰在嘀咕:“好好一个论道大会,怎么波折不断。”

    “是啊是啊,先是华玉真人自尽,现在又扯出妖道,一浪高过一浪。”

    “你说是不是因为李羡鱼的原因啊,毕竟事逼走到哪里,问题就出到哪里。”

    “哎呀,那咱们宝泽这次又危险了。”

    雷电法王额头青筋直跳:“乌鸦嘴,都特么给我憋说话。”

    “别急,我的故事还没开始呢。”老人不在意的笑了笑:“我今天来了这里,就没想过要离开。”

    “我出生在湘省的一座小农村,那一年,长沙沦陷,日军大面积占领湘省。他们的只对县城感兴趣,而农村则成了日军搜刮、取乐、滥杀的乐园。”

    “有一天,一伙人来了村子,他们说自己是从长沙那边逃过来的,为了躲避日军的追捕,逃亡到了这里。为首的是一个年轻道士,道号忘尘。还有他师妹忘真......”李竹把当年妖道身边的血裔名字都报了一遍。

    “忘尘道长是好人,他组织起村子里的青壮,为我们抢来武器和装备,带领大家抗击日军。我们每天都过的小心翼翼,却又充满斗志,那是我人生中最踏实安稳的时光。”

    老人李竹的话在观众群里引起不小的哗然,议论声四起:

    “陈福是我们陈家的长辈,他不是早就死在长沙了么,怎么和妖道搅和在一起?”

    “王博是我堂哥的太爷啊,他当年据说跟着妖道投降日本人,最后被清算了。”

    “咦,妖道不是在长沙沦陷后就投靠日军了么,我怎么没听说过这段经历。”

    “额....想起来了,还记得前阵子妖道遗物的争夺战吗,当时参与的人曾经透露过,妖道藏遗物的地方是当年民间抗日队的遗址,付姗还当众读过妖道日记。不过这段历史为什么从来没人说过。”

    “嘶~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浑身打了个激灵,感觉要出事啊。”

    时隔几十年,别说是年轻人,就连老一辈的人也未必了解这段历史。事实上,妖道这样一位修为盖世的极道,不管他正派还是反派,都足以在血裔界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关于他的记载,篇幅不大,且都是言辞犀利的恶评。

    这本身就不合理。

    “一派胡言,妖道自长沙沦陷后,集结党羽,投靠日军,自绝于民族,你李竹一张嘴就想颠倒黑白,把一个罪大恶极的人美化成为国为民的英雄?”一位道门名宿愤而出声。

    “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待会你们会知道。”李竹冷笑道:“颠倒黑白,歪曲历史的不是我,正是你们道门。”

    “放屁!”

    “胡说!”

    “老贼,你敢污我道门。”

    道门的人大怒。

    “后来,我们的队伍慢慢壮大,有不少血裔高手加入了我们。”老人对谩骂声毫不在意,继续说着。

    “他说的应该是我最后看到的那一幕,太素师姐他们,还有.....曹俊。”李羡鱼心里颇为激动,他知道老人马上要为自己续番了。

    “但是我们也渐渐被日军盯上,被青木家的人盯上。日军开始各县各村的搜查我们的据点,为了逼我们现身,他们甚至屠村。”

    青木结衣抿了抿嘴,感觉周围的人向自己投来了怪异的目光。虽然那已经是历史,二战期间青木家做的事与她无关。不过身为当代青木家年轻辈的代表人物,这个锅她得背。

    不知道为什么,青木结衣忍不住望向远处的李羡鱼,他也正在看自己,撞上她盈盈眼波后,李羡鱼眉头皱了一下。

    在周围人怪异目光中巍然不动的青木结衣,忽然的,心里泛起毫无道理的委屈。

    “直到有一次,我们派出去的一队人马没有按时回来,当时我们都很急,派人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到了第四天晚上,我们的秘密据点,遭到了日军的围剿。除了忘尘道长带出去的那对人马没有回来,其他人损失惨重,大多数人都死了,没死的,则成了日军的俘虏。”

    “是妖道背叛了你们?”有人大声问道。

    “我因为异能的特性,避开了日军逃过一劫。”李竹说着,他身体渐渐虚化,变成半透明,然后消失,下一刻,又重新出现:“背叛我们的不是忘尘道长,而是全真派的忘情和曹家的曹俊。”

    “当日他们被日军俘虏,两人贪生怕死,为了苟活,背叛了我们。曾经的同伴,亲自带领着敌人向我们挥动了屠刀。”老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我看着两人屠戮曾经的战友,为虎作伥。我看着两人欲奸污太素道长,把她逼的自尽。”说到这里,老人连带着身体也微微发抖起来,显然当年的往事对他来说是一场噩梦。

    太素师姐.....自尽!!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李羡鱼缓缓萎靡下去,连坐稳的力气都没有。

    “你怎么了?”雷霆战姬和祖奶奶同时扶住李羡鱼。

    李羡鱼脸庞血色尽褪,眼圈红了,喃喃道:“我早该想到了,我早该想到了.....她和小师妹被人从名单里抹去,这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她俩若是没有遭遇意外,又怎么会被人从名单里抹去,其实从墨菲告诉他这则信息的那一刻,他就该猜到太素和小师妹的结局。

    是他自欺欺人,不愿意去想罢了。

    以太素师姐外冷内刚的性格,怎么可能任人侮辱。她这样的性格活在乱世,几乎是死路一条。

    “看着同伴被杀害,被吓破胆子的我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他们发现。为了彻底铲除我们,他们在通往据点的路上设下埋伏,把忘尘道长一并俘虏。”

    “为了掩盖自己罪行,为了逃脱被清算的命运,日军投降前夕,一伙歹徒冲进了村子,把所有村民屠戮殆尽,伪装成日军最后的疯狂。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杀人灭口。因为当日有村民见过那两个畜生,见过为了活命甘愿做日本人走狗的他们。”

    “那一伙歹徒就是曹家的人,他们以为事情做的天衣无缝,殊不知,人在做天在看,我也在看。我是村子里唯一活下来的人,我带着这份仇恨活了下来。”

    “现在知道为什么忘尘道长要灭曹家了吗,因为他们该死啊,他们该死。”老人像个疯子,一遍遍重复喊着“他们该死”,偌大的道场,只剩他声嘶力竭的吼声。

    “嘿嘿,灭曹家的时候,我已经寄宿在忘尘身上了,除了临死的那一晚,当时是忘尘最疯狂的时刻,当然,我也有推波助澜,给他来了一发暴怒。没有我的帮助,他又怎么吸尽曹家高手的“炁”,在绝望中踏入极道。啊呀,那时候他要是没突破,我早就反客为主啦。”

    李羡鱼缓缓闭上眼,想象着当时妖道是怎样的心情。出生入死的战友遭到背叛,死伤殆尽。挚爱之人在绝望中自尽,人生彻底崩坏。

    难怪他要借青木家族的手毁灭曹家,当时血裔界实力最庞大的家族。

    史莱姆的暴怒有多可怕,李羡鱼深有体会,妖道没有失控成为杀戮成性的恶魔,这份定力委实可怕。

    青木结衣说妖道坑杀青木家高手,应该是灭曹家之后了,双方达成了协议,妖道带他们进万神宫,他们助妖道毁灭曹家。结果被已经黑化的妖道坑的血本无归。

    李羡鱼渐渐把当年的真相拼凑起来,但事情还没完.....

    “但还有一个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他的同门师兄,全真忘情!”李竹恨声道:“毁灭曹家后,忘尘道长投靠日军为虎作伥的骂名再难洗刷,当年青木家族也在推波助澜,宣扬与忘尘结成联盟,让他彻底没有回头之路。整个血裔界都知道了,他进入万神宫,得到奇遇,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道士,成长为极道巅峰的强者。”

    “于是,全真教宣布把忘尘逐出师门,肆意抹黑他,诋毁他,把他塑造成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在你们的故事里,长沙沦陷后,他集结一般血裔界的堕落人士,投靠日军,成为日军的爪牙。但凡为他说话的人,一律打上汉奸的标签,清除。”

    “全真的计划轻而易举的成功,因为这正是当年的那些人想要的说法,他们不需要真相,他们想要的是忘尘这个人是必须要毁灭的,这就够了。”

    “你胡说。”道门的人呵斥。

    “很难理解?”老人狂笑,声色俱厉:“这不就是你们这些自诩正道的人常干的事么,二十年前,你们不就这样把李无相杀死的?谁在乎他是不是好人,他身上有万神宫的宝物,他不愿与你们分享,那他就该死,是必须要杀死的对象。”

    “我说的对吗,道尊?”老人遥望道门方向,目光锁定道门执牛耳者:“或者说,忘情道长!”

    一片死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玄浑道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玄皇元龙传〕〔万族之劫〕〔我在绝地求生捡碎〕〔超神机械师〕〔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圣光〕〔法术真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