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重生之亿万首富继〕〔农女的锦鲤人生〕〔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末世重生之做个浪〕〔这个团宠有点凶〕〔全世界都在演我怎〕〔恐怖片场〕〔奥特曼之我真没想〕〔逃生片场〕〔洪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佬每天想把老公〕〔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神祖纪〕〔打穿西游的唐僧〕〔都市之生而为王〕〔都市最强小村医〕〔九零悍媳巧当家〕〔异常生物调查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源界神倾 第三章 拳画八州
    回到客栈后,被吃过晚饭的刘渊崖带着逛了夜市,陈玉也觉得有些疲累,因此见了不少有趣物事,不枉来过青松镇了。

    把抄写好的三辩穿上线,包上封皮,算是一件心事已了。忙碌半天,陈玉开窗吐了一口气,夜晚凉风使人轻松不少,眼光落在门口吊着的灯笼上,听刘渊崖说起“半斤月”三个字的来历,她对萧若佩的文才更加可惜了。

    那是前年的事情,萧若佩尚是青松学院的学生,也是天光礼前夕,附近几家商铺主人互相不肯认输,都要说自家挂上的花灯最漂亮,这个说他家的篾骨是铜铸鎏金的,那个说他家灯饰挂珠串玉,怕丢了面子,刘渊崖他爹也愁怎么能让自家门口的花灯不落档次,萧若佩提笔在普通灯笼上写下三个字挂出去,附近店家看见,灰溜溜地把自家精心准备的灯笼收起来了,这些年附近攀豪竞奢之风也因此渐消。

    “韶风令,倒是亏了你。”太学试就在中州举行,陈玉也见过不少文采出众的士子,但都没有敢把灯笼叫做“半斤月”的胸襟,以他的文采,又与凌先生亲近,何必做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韶风令?难道小小年纪就和那些老学究一般贪山爱水,喜欢听民风俗调?想起萧若佩正经的样子,似乎也挺适合他的形象,不禁莞尔。念头转换,忽然想起还欠着他借书的人情,该想个办法还了才是。

    次日清晨,萧若佩带着刘渊崖出门时候,转角却见陈玉已经在门外等候,两人皆是惊讶,刘渊崖脑筋没转过来,脱口问出:“姐姐要逃房钱吗?”

    饶是陈玉出身大家,也没忍得住骂:“呸!小鬼头,你这点头脑也就做个客栈掌柜了,还想做大侠?”发觉失态,她急忙收敛心绪,正色道:“昨晚不是说要我指点你么?就你这脾性,我不教你第一厉害的武技,只教你第二的,让你拿不到玉侠令。”

    刘渊崖急忙求饶:“别啊!姐姐,我不是没睡醒么?都怪哥把我拖起来,一出门见到那么漂亮的姐姐以为还是在梦中呢!”

    女人听到别人说自己漂亮多会高兴,尤其这两个字还是出自一个看起来没有心机的小孩子嘴里,陈玉没有了跟他计较的想法,笑骂一句:“不是个老实的。”然后指使他前头带路:“去人少点的地方。”

    刘渊崖还在想应该选哪里,萧若佩开口道:“松林。”

    经他提起,陈玉也觉得那里很合适,路途不远,也足够安静,于是一行三人慢步去了失剑居旁的松林里。

    “你先打一遍八州拳掌式,我看看你的层次。”到了之后,陈玉衣袖挥动拂净石凳表面后端坐了下来,表情严肃,即使刘渊崖也知晓她已经进入了认真状态,不由得紧张起来。

    十二三岁的孩童没有进入门派学习高深武技,测试资质看基础武功路数,大多数在这年岁的小孩如果不是专门习武到学院兼习文艺的话,多半会个拳架子,能够流畅打完一套就不错了,刘渊崖也不是想靠嘴巴功夫当上大侠,明显下了一番苦劲,高出一般孩童的水平,打起拳来虎虎生威,颇有股初生牛犊的冲劲。

    童子稚嫩的声线喊招,惊散了松林的晨雾,八

    州拳掌式就如同写字,从左至右,先上后下,把一个逍遥界八州画开来,起手左上,“景州开山式,宝铁生辉”,抬手露势,先声夺人,“身有洪炉铸,强铁生精光。”接下来趁势追上,借景州其下霆州雷势,犹如笔划那一竖,长空直落,“霆州追电式,天雷撼木。”“拳出风雷迅,击顶力透根。”雷霆之势发尽,第三则是蓄力,人退回北国宜州所在,力气也借此一退如宜州落雪积层,一步一积,不激不发,一激就是雪峰崩塌,“宜州大雪式,风卷霜雪。”满积之力三拳打出,拳名风,霜,雪,势有卷,透,封。力厚势足,攻敌必救,料敌必守。“杨絮春风乱,能及飞雪时?”收力发力一招之间,转换自如。第四招,右上云州,“云州怒涛式,大浪吞空。”宜州雪融从云州入海,这招借着春来大河起潮之势,如潮拍山,如浪侵岸,“潮来陆如舟,浪打人当虫。”第五招,右青州,“青州灵指式,天光透林。”青州灵指式向来都是最难理解的一招,其他州所带的气势,莫不是大气磅礴,势不可挡,唯独青州,八州拳掌式的创造者选了一个不起眼的势融入招中,随处可见的太阳光穿过重重密叶,肉眼可辨的丝丝阳光飞流直下,这样的小势不要说代表一个泱泱大州,就算代表一个偏僻小村都成问题,甚至有人怀疑前辈招式被人篡改,然而从八州拳掌式出现至今百年来,没有人能对这一招做出改变,其运气行力方式,与八州拳掌式完美融合,整套八州拳掌式就像一个浑然无缺的字,改变一笔就全盘皆废。“浊世犹可逃,天光无处避。”“中州仁掌式,神山拔地。”中州是人类发源地,最有代表性的,自然是苍山,苍山周围都是平原沃土,唯独它突兀拔起,如柱如炬。传闻苍圣在此开启人类智慧,初代人皇在此立下人族当兴的宏愿,人皇以仁立誓,人类因此被天道选为逍遥界之主。仁掌之势,自身退守中宫,巍然不动,掌势如山由地拔起,守护自身周全,逼迫敌人退避,攻防一体,也是“不杀”之仁。“苍山犹在地,人道不曾枯。”在“不可避”天光之后,是让人一线的“仁”,是敬苍圣教化之德,是持人类立身之道,接下来的第七式,就是杀招了,“炎州烈拳式,怒拳焚城。”“山裂火冲天,拳怒气焚城。”前六招积累的势,在这一招尽数爆发,赤火过处,不留余地,收势“明州异爪势,苍鹰裂云。”大多数武功到最后收势都是渐趋平缓,八州拳掌式在拳势尽发之后,异峰突起,原该是风平云静,突如雄鹰撕云,尖牙利爪转瞬即至,余势不竭,要将人神魄也攫去,“神鹰穿幽山,长唳万里云”。

    刘渊崖以爪势收架,一套八州拳掌式“宝铁生辉”“天雷撼木”“风卷霜雪”“大浪吞空”“天光透林”“神山拔地”“怒拳焚城”“苍鹰裂云”八招全部打完,放在他的年纪,应该是值得赞赏的,他并非武道世家出身,练到这种程度,说明他小小年纪已经有相当的自控力,十二三岁力气耐力都不及大人,没有两三年的刻苦,很难把握正确动作顺利打完全套,更不论将力气用到好处,刘渊崖仅是呼吸稍重,已经有了一定根底,拳势因为年轻显得冲劲十足,性格比较适合炎州的修行方式,他的怒拳焚城打得非常好,这招势太猛,不保存精气,很容易损耗根本,陈玉出身大家,知晓后患,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相信足够还上萧若佩人情了。

    见刘渊崖驻着收势不动,知道他在等着评语,陈玉点头笑道:“打得不错。”起身走到刘渊崖面前:“我说教你第二的,你说说武者第二重要是什么?”

    刘渊崖得到认同,收起拳架,也不敢再胡乱言语,生怕一个不小心第二就变成第三了,认真答道:“第一自然是信念,立身之本,武者执此为武,凭之入意。第二就是性命了,姐姐传我保命法门吗?”

    陈玉对他的答案颇为满意,也不管他打小算盘了:“你倒是精明,选了一个完全不会亏的,我就教你内功《元胎功》吧,练到高深益气补元,延年益寿,你说是不是保命法门?”

    没有入门的武者,基本与内功无缘,各大宗门的内功心法秘籍很少外传,修炼内功条件很严格,需要安静的环境入定,招式没有练习到一定程度不能学,否则变成用内力砸人的莽夫,武技难以掌握透彻,入意无望。此外修炼内功还需要师门长辈的护持,独自修炼一旦内气走岔,下场最轻的都是损伤经脉,影响武道修为,严重甚至有性命之忧,因此心思杂乱者亦不能学。听到陈玉要传内功,刘渊崖哪里不乐意,像是脖子装上了轮轴一样,连连点头。

    萧若佩听见上前提醒:“陈氏弟子修炼的内功,他没有入门,传他不会坏了门规么?”

    陈玉一挥手表示不在意:“我家的东西还不许我送人?你让我看了第一的入意剑法,不许我传第二的保命法门了?”

    “哥你有第一的剑法?”刘渊崖听见就要扑上前来,被萧若佩一手按住,用一句“你看不懂”打发他,刘渊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天下第二的就在眼前,天下第一的又在自家哥哥手里,长翅膀都飞不走,玉侠令还不是手到擒来?

    要让他知晓那所谓“第一”就在后面书房里就能看到,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我去准备早饭吧。”见已经没有自己事情了,萧若佩主动避嫌。

    “你也听听,练内功不是要人护持么,我哪能天天教你家弟弟?”凌家的心法不比陈家的差,萧若佩得到凌前辈的赏识,眼界高本就是陈玉的预料之内,她一开始就将还人情的主意打在了刘渊崖头上。

    既然她都不在意多一个外人,萧若佩也坐下来。

    见两人准备就绪,陈玉站到两人当中开口道:“陈家之前,是医道世家,这点你们应该知道吧?”

    两人点头,陈家行医由来已久,救人无数,在逍遥界受人敬重,酒楼上不少喝多的武者口出狂言骂各大宗派显示“豪气”的,不遇上被骂的宗门弟子大多能平安无事睡到酒醒,但是骂陈家不行,管他多高武功,不用陈家弟子出手,周围普通人就能抄起板凳砸到他把酒吐出来。

    陈玉接着说下去:“你首先要记住,内功的作用,是在于巩固人的根源,蕴养自身精气,不是为了你的拳头打出去更有力,不是为了你与人争斗更有优势,明白吗?”等刘渊崖点头之后,陈玉才继续道:“陈家无数代医道积累,发觉到人体内元的存在,什么是元?人之基为气,气之本为元,元胎功,是养元的内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精灵掌门人〕〔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