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前妻太难追〕〔重生之腹黑嫡女不〕〔重生千金逆袭路〕〔汉末文枭〕〔巫师能采集〕〔精灵宝可梦之全球〕〔仙学宫〕〔我的外挂花里胡哨〕〔我有一个沙雕狐仙〕〔天行缘记〕〔超级股民〕〔化灵后我成了大反〕〔开局气运值逆天了〕〔联盟教练拥有选手〕〔无敌橘猫在线超神〕〔我家房后有座山〕〔我不能白重生啊〕〔重生从高考开始〕〔数风流人物〕〔豪婿韩三千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源界神倾 第五章 鼎山凌家
    凌家的钱财曾经买下了整个逍遥界,这不是故事,而是真实存在过的历史。祖传天下第一的白羽剑法,如今的青州商会上席,有钱又有势,根基深厚,百多年前凌家有最有眼光的商人凌鼎山,最有权势的姑爷张直,凌鼎山张直死后,又有最能打的凌云,最聪明的张照玉,又是他家外甥,有这样庞大基础的凌家,谁敢小看?界御皇帝也不能!哪怕张直死后他的评议有许多争论,时褒时贬,但是界御对凌家是历代封赏,武道对凌家也推崇备至,如今唯一的一块世袭玉侠令,就在凌家,持白羽玉侠令的凌家后人,能够让整个武道听从号令,凌家却对此不屑一顾,将那枚武道中人人渴求的玉侠令束之高阁。号令武道?用钱砸多爽快,何必拿令牌?有谁见过凌家叫人做事不给报酬的?

    逍遥界无数年皇帝一口独断的局面被张直打破,耀日城因张照玉不出明州,武道因昕天圣而起,因凌云而兴,这一切的推动力都是凌鼎山的钱财,凌家,买下逍遥界并非空话。

    凌家傲气,傲得理所当然。入意的凌白涛,无论到哪个势力都能被奉为座上宾,凌家说逐就逐,想回凌家?低头认错!

    鼎山镇的路,一直都很好走,萧若佩从朝向这边的山麓开始,就遇到可以休息观景的三层亭台不下十座。山路修得平整宽阔,不要说正常山路给人崎岖难行的感觉,一路走来都没有感觉到硌脚的石头。采自景州的红铁石,将路铺到所有与鼎山镇相交的大道,马踏无痕,轮碾不陷,走上大道之后,立刻就被淹没在来往的人群之中,并不因为人多,更是路多,每一条路都显得不稀奇。一条连西接东的大道就造就了青松镇的热闹,同样规模的道路鼎山镇有四条,条条行马,路路通车,不远处还有码头水道,虽然鼎山镇河流不深,走不得大船,但是也停满载人小舟。凭他一个不粗壮的年轻人,走在路上的确不容易被注意。

    百年前凌家是经营染坊布行的青州大商,凌鼎山当初用了落榜的张直,在他的谋划之下,拉拢青州商人,成立了青州商会,商会在青州各地建立仓库,平衡物价,加快货物流通,在此之前商人不仅需要寻找货源市场,还要花费庞大的精力处理货物运输问题,加入商会之后,拿到易物劵,再到自家商铺所在地区仓库提取货物就行,节省大量精力和金钱,商人能拿到低价的商品,又能找到合适的市场,青州物价自然渐趋平稳,商会的声望如日中天,以致内部流通的易物劵甚至代替了银两,青州商人因此成为一股庞大势力,后来各州纷纷效仿,但是都缺少了凌鼎山的眼光魄力,少了张直的聪明才智,少了凌家的公正严明,纷纷倒台在商人逐利的贪婪之中。时过百年,青州商会仍然独树一帜,凌家的财富水涨船高,到如今已是不可计数,完全实现了张直当初对凌鼎山许下的承

    诺“你扶我进朝堂,我送你百世家产”。

    因为易物劵的存在,来往凌家的商人都不用带上繁重的行李,两手空空的萧若佩没显得特殊,路上打招呼的人也少,最多说几句客套话,商人都是敏锐的,三言两语就发现他身上无利可图,于是另寻目标,让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他的轻松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就因为遇上了一个不是来求财的人打断了,那人很年轻,不单是面容上,看那歪倒的头发,就不是成熟稳重的人能绑得出来的,哪怕萧若佩穿林过山,也比不过他那鸡窝头一样四横八叉的凌乱,加上要将整条路霸占的螃蟹式步伐,脸上写着“打我呀”的欠揍表情,是个人都想远离他,他偏偏缠上了同样没人搭理的萧若佩。

    “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神光内蕴,应该是个高手,你来应该不是为了钱,和我的目的一样吧?咱俩是一路人啊,得亲近亲近。”说着就要挨过来,萧若佩赶紧往前疾行,就他那横行的姿态,要是走得近非得被他拱进旁边河里。

    “有眼力!”那人大声赞叹,引起旁人侧目,然后更大声地嚷道:“竟然能看出我神功初成,没能完全掌握,怕我发功震伤了你,凭这眼光,你在武道上就吃不了亏!”

    众人心里暗自唾了一口,纷纷不再去理会这疯子。

    “云宗的人就是欠打。”这句话出自昕言,然后天龙双子就被他打了,还抢了云龙回耀日城,一向高调的云浪宗因此到现在都有些萎靡不振,这句话也成了武道人士调侃云门的名句,但是直到今天,除了昕言还没有一个人敢在云宗弟子面前说出过这句话,高手不屑,普通人则不敢。萧若佩本身是个严谨的人,对这般放荡行举的人极为不喜,他追上来的时候还想着不便多事想要躲开,谁知他竟然不依不饶,也就不怪萧若佩出言不逊了。

    “嘿!我没说错,兄弟你就是有眼力,一眼看出来我是云浪宗的。”不料那人竟然没有生气,反显得更加熟络,伸手就要前来拍他的样子。

    这种毫不做作的偷袭手段,除了云浪宗还有哪个门派做得出来?萧若佩见他得寸进尺,也不客气的一指朝他袭来的手掌点了过去。

    “诶?道上的?那正好!”那人改伸为挡,萧若佩攻势异变,使出苍鹰裂云,一把扣住他腕间,一推一扯,那人反应不及被突然出现挡在脚下的腿拦住往前摔下,追袭急至的掌刀带着烈风落在他的后颈,天雷撼木!刹那间他寒毛竖起,这一击要是打下来,他就算想反抗都没力气了,因为看着萧若佩不像练过武放松了那么一丝,眨眼就被制住,三招明显是最基础的八州拳掌式,他竟然防不住?难道这个不起眼的青年是凌家的精英弟子?

    萧若佩没有伤人的意思,出手也是警告他不要靠近,掌刀气势汹涌,最后轻轻落下,还没接触到就停住了。此时那人也急忙辩解:“等等等等!我是来办正事的,我听说凌白涛前辈回来了,想请他指点来的。”

    难怪昕言出明州一趟只揍了云门双杰,以他们宗门这种怎么看都是闹事的态度,要不是武功过得去,恐怕出门都走不过三里就得被人打回去。听到他说起凌白涛,萧若佩也想打听点消息,于是把他拉起来问:“你从哪里听来的?”

    那人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起来又邋遢了不少,更像是来闹事的混混了,他神情丝毫看不出刚刚惨败的沮丧,还得意的自夸云浪宗消息灵通,自己聪明伶俐,通过偶然听到某位凌家高手的动作就猜到凌家有事发生。

    看来是个浑人,没有价值。他几乎就要用那些商人对他的态度来对付这个满口胡话的浪荡子的时候,那人终于捉住了重点:“被调回凌家的高手,是凌白涛的父亲,他代表凌家去青玄峰观礼,人都到青玄峰脚下了,又转头回家,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你不是凌家弟子?”那人终于看出门道,萧若佩明显不知内情,他本来还想拉拉交情借助他的身份进入凌家,想不到找错门头了。

    “不是。”萧若佩摇头回答,心中却在想陈玉的话又应了一条,“血缘至亲”,这么说凌先生的确回来了,他的到来让凌家感到了压力,并采取了应对措施,这可不是好的迹象。

    那人眼珠子一转,又打起了别的注意,再次凑了上来:“兄弟,我叫云叶,你是哪个门派的?怎么把八州拳掌式用得那么好?”

    萧若佩已经不太想和这个人打交道了,他得赶紧找到凌先生,以免他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来,于是他闭口不言,往前急赶。

    云叶也不是没有眼色的,看出了萧若佩真有急事,但难得机会他也不想错过,于是他跟了上去:“那谁,等等,咱俩不打不相识,你连我名字都知道了,怎么也算半个朋友,你有什么困难跟我说说,指不定我能帮上忙呢。云天你知道吧?意境高手,我爹!”抬头悄瞥一眼,见对方竟然没有丝毫动容,他心中又是一喜,入意高手都不能让他改变态度,这次看来是找对路了,他是听到凌白涛的消息之后才着急的,必然跟他交情匪浅,以年纪和武功看来,他很可能是凌白涛在外面收的弟子,跟着这个人就能接触到那位二十年前让武道风起云涌的源头人物,如今凌家剑术造诣最高的人,也是百年前击败了昕天圣的白羽剑法传承者,跟他学到白羽剑法,就能洗清云浪宗十多年前的耻辱。想到痛处,他更加专心跟着萧若佩,生怕眨一下眼睛就把人给丢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伏天氏〕〔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细胞监狱〕〔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