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亿万首富继〕〔血红轨迹〕〔请把普通的升官游〕〔地狱通关后的英灵〕〔某太阳神的模拟创〕〔双重抉择〕〔重生从高考开始〕〔电影世界幕后黑手〕〔这个系统实在太给〕〔重生大唐当神棍〕〔开局从一条蛇无限〕〔战婿归来〕〔我有不灭金身〕〔战争游戏开发商〕〔大侠萧金衍〕〔电影世界梦行记〕〔宿管阿姨〕〔宅在诸天世界〕〔绿茵狂潮〕〔重写科技格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源界神倾 第八十五章 意根生树
    “你要跟我打一场?”萧若佩奇怪地看着云叶,是学会了通脉劲让他过度膨胀了吗?

    “宁前辈说要看实战效果,浪哥两种意境太无赖,高文氓又是个弱渣,只剩下没和你动手了。”云叶一脸期待的模样,可不太像是被宁仙心逼来的。

    “喊谁文氓呢!你云宗的名声就好听了吗?”高长令不甘示弱,经过几天熟悉,一群人关系都亲近了不少,尤其江无浪和云叶,已经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两人同岁,因为江无浪不清楚生辰,所以当了兄长,不过萧若佩估计他俩是靠着武力决定谁做大的。

    “萧若佩,教训他!让他看看文人好不好惹!”

    用拳脚来教训不管结局如何,都是武者赢了好吧?这样的胜利与文人有什么关系?高长令遇事不决上拳头的方式,的确没有辱没‘文氓’的称号。

    “萧大哥逼退过妄水城主。”江无浪这才透露出萧若佩没有天光加持时候的真实战斗力,云叶一脸惊愕的回头望着他:“你不早说!”

    “来不来?”萧若佩吞下干粮,喝了一口水,他也许久没有活动过,不知道天光对身躯的淬炼效果如今到了什么程度,加上能从脉中借力,真打起来,恐怕一拳能把人打飞到看不见。

    “来。”云叶虽然心中忐忑,想起萧若佩没有认真学武,还是有些侥幸。

    萧若佩起身:“我就不用脉纹箭射你了,只从脉中借力。”还在他身上游走的天光随着他的发力,淬进四肢百骸,周围气脉之中的天地之力被他吸引,这是萧若佩也不曾认真体会过的全力状态,也是他第一次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抬手,缓缓摆出八州拳掌式的起手式,五指似无力的曲张,掌却未盈,爪又无钩,拳嫌无力,指尚缺直,这个动作随时能变换出八州拳掌式的任何一招,一脚冲前欲扑,一脚垫步朝后,对手很难预料到他究竟在做躲避动作还是准备突袭进攻。

    身躯微躬,却是全身积蓄着随时爆发的力道!

    身处景州,宝铁生辉就是最有力的蓄力招数,他的宝铁生辉,已经是经过他改良变成最适合自己的招式。

    萧若佩的身躯猛然绷直,化作流影直袭向还因为他突然转变而稍微呆滞的云叶,循规蹈矩不仅是一种性格,到了他身上已经算一种能力,当他进入武者心态的时候,真打起来不会有半点不像武者的地方。

    云宗轻身功夫有独到之处,只一眨眼,云叶脚下生云,对手到达之前人已腾空,萧若佩越过云叶原本所在继续前冲,不过身躯翻转了一个方向,一脚落处,脉纹纠结起足够承载他力道的韧性,将他落下的脚步用力向上垫起,面朝云叶腾空方向斜蹿起身。

    “砰”空中一身脉纹绷响之声,云叶朝着起身的萧若佩迅速接近,他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如果在地上,云宗不敢说天下无敌,到了空中,有踏云步绝学的云浪宗,真有将天上云朵踏于脚下的雄心!

    如今又练成了通脉,他还需要惧怕对手掌握了什么样的能力?只需

    要知道自己学会什么就足够了!

    四团云气接连爆发,云叶从脉之中借力,这一撞比起云天在青玄峰十一连踏也没有丝毫逊色。

    “轰”两具人影急速相接,云叶空中定身,萧若佩被撞得跌落,即将落地时候,他终于连接上周围气脉,承接悬浮在空中,刚才云叶那一撞虽然凶猛,但是他却感受不到自身有受多少伤害,力气相差太大了,甚至他知道那一瞬以现在身躯的力量,就算硬撑也不会有太大困难,但是云叶估计要受不小的的罪,所以他没有硬接,而是顺着他的力道弹开。

    而且云叶的力道十分特殊,他用上了大浪吞空势,萧若佩也不清楚为何自身与他相遇的时候,居然会被撞退这么远。

    “云州气韵,八州拳掌式究竟是如何将这些力量隐藏在招式之中?”萧若佩思考着,手却没有停下,一把抓起云叶周围气脉,用力一扯,要将他拉下来。

    云叶借助了他的拉扯之力,转瞬又截断周围脉纹,脱离他的控制,起脚往地上萧若佩踹去。

    这一脚落在了目标上,却没有任何作用,连一声响都没有发出,就被萧若佩一手抓住了,云叶借助脉力和拉扯之力,居然不能移动令他脚步移动!

    云叶刚想借助周围气脉之力逃离,发觉萧若佩已经放开了手,他想要拉着自己后退的脉力,也变成了把他从天上扯落在地。

    萧若佩旋身,原本抓住他的手掌,此刻紧握成拳,从周围天地之中引动的力气聚集在这一拳上,狠狠朝着落地的云叶身上砸下!

    “全力?”云叶不敢相信,不过是比试,怎么萧若佩像是全力以赴了?他可不像是那种能下狠手的人!

    “轰隆!”萧若佩一拳落地,居然引起周围大地震动,飚起尘土,弥漫了两人战斗的区域,围观的三人不得不后退以躲开迸射出来的碎石烟尘。

    尘嚣落地的时候,众人都被眼前出现的景象震惊,刚才萧若佩拳头落下的地方,居然砸下来一个拳形的大坑,云叶落在坑底凹陷处,刚好是处于拳形巨坑缝隙上,那一击落地时候,萧若佩以脉纹扩散了力道,落在云叶身上的起码稀释了十数倍,因此他到没有受到多大伤害,只不过被吓得站不起来。

    “厉害!”高长令是除了云叶之外受到惊吓最大的人,他不清楚武者的破坏力,因此看到陷下一人多深,如同一口池塘大小的拳印,差点吓掉了下巴。

    “这力道,比起入意来都算是威力巨大了。”宁仙心也啧啧称奇,她本以为云叶与萧若佩打起来,最多也就是能从脉中借力所以力气大些,还是以招式取胜,却不料萧若佩光凭着力气都能破去所有精妙招数。

    萧若佩拉起云叶,借机将周围游移的天光灌入他身躯之中,平复他受到的惊吓,然后跃出拳坑走向宁仙心问道:“能看出什么来么?”

    “武者的意境,像是一个大树,练武之时就是种下一个种子,等到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时候,武者能掌握的,也只是从种子里面长出来的一条根须,但是通过这

    条根须,他却能连接上因为自己长起来的大树,这片大树留下的阴影,就是武者意境范围,阴影形状,就是武者意境能力。”宁仙心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我将入意武者与天地连接的气机称为念根,说到底,武者发力不管哪个程度都是从自己发动,由自己主导,你们两人刚才许多手段都是从天地发力,力根不在身上,在天地中。”

    “但是以自身心意替换成天地威能,路径是一模一样的,你们能借用天地间已有,并被自己看透的力量,武者不需要看透自身意境力量来源和本质,可以任意借用。”

    听到宁仙心的话语,萧若佩却有新的疑惑升起,“武者自身都不了解自身意境本源,旧天道又如何看清楚?他究竟是怎样从苍圣身上窃取道力?”

    “你记得宋前辈的意境吗?”宁仙心又问了一个问题。萧若佩点点头,那是坠落的武绝峰气势所聚,就算昕言也不敢正面硬接。

    “就算是已经消失了的东西,意境依然能够接触到,总体来说,入意武者是心里认为他们能做到某件事,那就一定能达成,足够的信心积累和对武道的理解,就是入意根源,你们刚才的通脉劲,如果没有了脉,就做不到如今地步,受到了天地之力的限制。”

    “那为什么要修炼武技才能入意?”萧若佩捉住了重点,天地气韵并非由武技引动,更重要的是个人的悟性,窃得天地道力,并不一定需要武技,旧天道还不如将天地之力运行的方式写出来,让人学习之后更加容易从新天剥离道力。

    “融会贯通,与人交流,与天地交流,肢体动作是最根本的语言,入意需要武者互相激发才能发动意招,这是一种交流,和平时说话一样,很多道理不经过讲解,没人理解,武技也是一种文字,能将一些东西表达出来,招式动作是一个个字,累积起来形成一篇绝世文章,写出了那篇文章的人,就是入了意,但不代表他随时都能写出同样境界的文章。同样,没有学会写字的人,就算你胸中锦绣万千,拿起笔还是写不出一个字,你就是没有学会写字的人。”

    高长令听到宁仙心的解说,越发印证了自己在长生阁的发现,不禁插嘴说道:“对对!先生说过一样的道理,文字能够解说存在的道理才是它延续至今的原因。”

    宁仙心却反驳了他的话:“武道不是,武道复杂一些,说成字只是方便你们理解,我说过意境是长出来的参天大树,天地间原本所有的道理,只是种子,学了再多的武技,也只是装下更多的种子,与普通武者没有任何差别,所以武道门派历来注重武技质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人学习多门武技的武者,也不存在掌握武技越多就越厉害的人,武者更注重种子种下之后长出来的新芽,那是本不存在的东西,属于武者意愿对天地的改造,虽然同样从天地借力,倒是经过意境的转换,那已经是新的东西了。”

    旧天道并非要所有天地间的武者从苍圣窃取道力到他身上,他是要所有武者成为自己所在天地的主宰,挖空苍圣道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精灵掌门人〕〔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