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女叫我来修仙〕〔大国风华〕〔地法天灵〕〔穿越笔下的女权世〕〔无限神装在都市〕〔被大佬们团宠后我〕〔睡着睡着就成了神〕〔快穿之我是富二代〕〔总裁婚妻惹人爱〕〔我们的殿下大人〕〔墨唐〕〔天医神尊在都市〕〔笔御人间〕〔唐赟〕〔直播之末法仙途〕〔最初进化〕〔娱乐圈之最小歌神〕〔大佬们的小团宠〕〔大隋国师〕〔我真不想躺赢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源界神倾 第两百七十五章 武道余晖
    在昕言取笑的时候,金鳞湖中剑势被飓风席卷,逐渐收拢,天地之间的潮雾剑气,在凌白涛的指引之下,如同龙卷一样,朝着昕武鸣追袭而至。

    昕武鸣从湖中一路犁到桃花林,因为草地在昕言的意境影响之下,他倒是没有钻进泥土之中,只在草坪上滑了一段,便在撞到一株桃树之后停了下来。

    “说了你老古董了还不信?”昕言也不帮忙,就蹲在旁边看昕武鸣笑话:“别人不说,我就已经超过了意境层次,那个凌白涛,早已经超脱了源界的束缚,你停留在七十年前的思想,早就该和你一起埋进土里了。”

    昕武鸣摇晃着头站起身来,面对着席卷而来的剑气,看了一眼昕言,然后笑道:“有些东西就像美酒一样越老越醇,你还嫩些。”

    “看好爷爷怎么破这白羽剑气!”昕武鸣意气风发,一声大喝,跳到金鳞湖边,朝着那道龙卷剑气举起了左手。

    这倚老卖老的家伙刚才用尽全身之力都没能接住白羽剑意,这次居然敢单手硬碰?

    “白羽剑势,说到底不过是剑招凝聚,在我眼中,与武者初入武道学的剑招没有任何分别,唯一可以让我刮目相看的,就是剑招够多。”昕武鸣边等候剑气落下边对身后昕言解释:“但是这对我来说,却是另一个意思,那就是…量大!管饱!”

    他五指叉开,如同五把利剑,将迎头的剑气一指击散。

    随着他的手指迅速跳动,随后而来的细小剑气,统统被他破开。

    他在破招!用一根手指对付一招白羽剑法,只用一只左手,就将剑气龙卷之中的剑招尽数破去!

    白羽剑势虽然气势宏大,但是说到底也是有剑招作为势的承载,没有了剑招,剑势就是无根浮萍!

    像是遇上了烈日曝晒,那漫天的剑起龙卷在撞上了昕武鸣的手指之后,迅速被蒸发殆尽,他几乎一心多用,每一个瞬间,他都在同时破解五招入意武者发动的剑招,人类已经做不到这种事情!

    他的意境!只有他的意境,借用天地之力,才能做到破尽天下招式!

    没有进入无招之境,便不能对他产生任何损伤!

    水雾在弥漫,只不过这次不再是锋锐的剑气,而是其中气势消失之后的普通水雾了。

    昕武鸣已经进入了全神贯注的状态,他现在已经是由自己的意境主导,早已经不是他自身,在意境的视觉之下,武技招式没有任何秘密,他那五根灵活跳动的手指,便是中流砥柱,江水来势汹涌,到他面前也不过是一水中分,他在江中巍然不动。

    “真不愧是单身百年时间的老光棍。”昕言只能自叹不如。

    作为生活在百年前武道盛世之中唯一存留到现在的人,昕武鸣无疑是当得起‘

    盛世余晖’这一名号的人,在张照玉的指点之下,将天下武技融会贯通,在他的眼里,白羽剑法与八州拳掌式一样,都是可以轻松破解的招式。

    可惜这次的剑招何止千万?漫湖大雾之中,每一滴水珠都藏着招式,昕武鸣想要以肉身破解,累都能累死他。

    “哈哈哈!爽快!”昕武鸣接得酣畅淋漓,丝毫没有顾虑他破解的剑势不过是潮雾剑气之中的九牛一毛,他的手指摆动速度越来越快,散去的剑势在他身边形成了微风,浓聚成大风,将他吹得须发飞舞:“不枉我重活一世!刚从沉睡之中醒来,就能遇上白羽传人!好招式!好烈剑!”

    笑声搅动着周围雾气,将他周围的雾气吹散,满地落花被雾气托举上升,像是粉色蝴蝶在这桃林之中翩翩起舞,浓雾笼罩之下,恍如仙境。

    吹在桃树之上的风,已经只能摇动枝叶,对树上的花朵根本就无能为力,昕武鸣说保证凌白涛不能斩落一片桃花,自有其依仗,而他也的确做到了。

    “破尽招式,并不是只有技巧,还有一力破百会。”昕武鸣酣畅淋漓地破解白羽剑招,蓄势已久的右手紧握成拳,猛然砸出!

    落在雾气之上,本该是毫无实感的一拳,却撞出了金铁相击的激荡,像是一拳砸开了水面,一圈圈波纹在他手里荡开,撞在波纹之上的剑气如同雪花消融,聚成水珠,化作雨滴落在水中和桃花之上,两个武者激烈的交锋,化作了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粘在桃花上,将那酥红花瓣染得更加娇艳。

    凌白涛刚才一剑击退昕武鸣,已经将路上积蓄的剑势消耗大半,见到此景,心有所动,便散去了剑势,不在锋芒毕露,任由潮雾剑气被昕武鸣破去。

    昕武鸣愕然,他正到了爽快的时候,对面就不想玩了?

    “白羽传人!还有力气吧?怎么不打了?”

    凌白涛淡笑一下,露出了疲惫之色:“我是个当爷爷的人了,再拼命下去,可没有多少陪着孙女的时间,这次主要就是来看看前辈是否还是那个在青玄山上跟祖父论剑的知音,并没有以争论输赢的意思,出手冒犯,还请前辈恕罪。”

    “凌传剑的孙子?”昕武鸣也停了下来,然后看到一边看笑话的昕言,二话不说就走过去将他外套一扯抢过来,披在自己身上。

    “晚辈正是。”凌白涛渡水而过,到昕武鸣身前拱手下拜,那次在青玄峰上论剑的凌传剑和昕武鸣都还是青葱少年,转眼之间,祖父已经不在人世,昔日的旧友,却比他的孙子还要年轻许多。

    旧天道可以控制住耀日城主的身躯,却不能控制得住这些武者的意志,昕武鸣身上那种‘盛世余晖’的光芒,旧天道再怎么厉害也无法模拟得出来。

    “他现在…”虽然知道可能不大,从血灵密洞之中复活后,他早已经做好了接受人事皆非的结局,挚友子孙前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想听到好的消息。

    “五年前抱憾而终,凌家后继无人,白羽剑法到我手里,就只剩下剑意还在了。”凌白涛也有些唏嘘,虽然凌家依然兴旺,但作为武道世家的凌家已经没落,如今还是单纯武者身份的凌家人,就剩下凌白涛了。

    昕武鸣拢袖道:“我既然破得白羽剑法,自然记得招式,你要学习招式,我可以指点你。”

    凌白涛此行并非只是为了试探昕武鸣而来,还有补全白羽剑法的想法,当听见昕武鸣的确是学过了白羽剑招之后,他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喜悦之情。

    “我的白羽剑意已经成为定局,无法改变真正要请前辈指点的,是我那个去年刚刚出生的孙女,凌武音。”凌白涛已经过了学武的阶段,他想要这个武道盛世余晖知道凌武音,将那道光芒继承下来,不仅是凌家有后,更是武道有后。

    “你这小辈倒是打得好算牌,教你孙女,我不会指点我昕氏一脉后人吗?”昕武鸣可有些生气了,一个去年才出生的孩子,让自己去教?

    “武鸣前辈没有听过我孙女的事情吗?”凌白涛并不奇怪,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天赋秉性完全看不出来,就这么贸然请昕武鸣指点,当然不合适。

    但是一个天生剑胎,出生之前就能引动剑起龙卷的小孩,被天道苍圣寄予厚望的婴儿,难道还不值得昕武鸣看好?

    昕言在一边问道:“我在青玄山上听说过凌家剑胎的事情,说实话,让这个老古董去做凌武音的师父,是给他天大便宜了,如果不介意,我也可以指点凌家姑娘的,但我可不会白羽剑。”

    张照玉死后,白羽剑就在耀日城中失传,昕言并无缘学到这逍遥界最烈的剑法。

    “我会的只是基础剑招,关于剑意,却还是你们凌家手中,通过那把白羽剑才能完全学会。”凌传剑补充道:“白羽剑法和白羽剑都出自照玉祖师之手,为了阻止旧天道得到白羽剑法,所以我们不能学全,我只有剑招。”

    “我会传她剑意,前辈只需要指点她剑招就足够了,不过孙女还小,可能要等个几年时间,等她到了年纪之后,我再带她过来请教。”昕武鸣有剑招就足够了,现在凌家那些人,已经没有一个掌握了白羽剑法精髓,让他们来教武音,无疑是害了她。

    “没有见过白羽剑,不能学会白羽剑意,就算掌握了,也只能是青玄山的武绝剑意。”昕武鸣问道:“你知道白羽剑的来历,少了那种气势,根本发挥不出磨灭灵魂的烈势,这也是照玉前辈的安排,剑意和剑招分开,保证旧

    天道接触不到,才能防止他找到破解之法。”昕武鸣看向神女峰:“如果是凌云前辈使出的白羽剑,我今天肯定束手无策,神女峰下的旧天道如今已转生,我想白羽剑也可以作为一种单纯的武技出现了。”

    凌白涛无奈笑道:“问题是白羽剑现在,已经到了苍圣手中,取回来或许有可能,但至少要见到苍圣,我不能保证绝对可以见到他。”

    “苍圣要白羽剑做什么?”昕武鸣感到好奇,这白羽剑说到底,不过就是供凡人强大的剑法招式,一把白羽剑,本质也是熔铸了武者血性在内的顽铁,高高在上的苍圣,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寻常之物?

    “他需要白羽剑来找到源界所在。”这件事情要从头开始说起,昕武鸣的情报已经落后太多,要了解的东西很多。

    “那就是白羽剑的归属仍然在逍遥界中,还是你凌家之物,苍圣无权处置。”昕武鸣不等凌白涛开始解说就打断了他的话。

    需要用来定位,就表示白羽剑不属于苍圣,到现在还是凌家的东西,但是凌家失剑二十年,苍圣没有任何说明,直接拿走,虽然回报了凌家剑胎和风鞘剑,但那些东西在凌白涛眼里看来,都是需要凌武音完成某件事情的必要条件!

    苍圣无权安排凌武音的命运!凌白涛被一语惊醒,抬头看天,他想要找苍圣问清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伏天氏〕〔精灵掌门人〕〔我真的不是气运之〕〔皇兄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