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年小妖爱上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氪金剑仙李太白〕〔近身狂婿〕〔万界之我是演员〕〔我真是个律师〕〔大神你人设崩了〕〔万界鸿蒙道主〕〔阿拉德的不正经救〕〔穿越从武当开始〕〔邪君的第一宠妃〕〔情深入骨,傅少的〕〔狂婿之死神归来〕〔我有一个搞笑的系〕〔被影视耽误的歌神〕〔李飞的搞笑日常〕〔决胜新金融时代〕〔星际大佬她只想种〕〔大明最后一个狠人〕〔这个学渣不简单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源界神倾 第三百三十六章 静谧之夜
    萧若佩离开了云始星,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信息。

    通脉劲激发了源界的活性,源界正在吸收着附近能够供给世界成长的养分,直到有一天,这个仅有尘埃大小的世界,会变成一颗种子,完成苍圣赋予的使命,吸收破碎世界的所有残余,重新成长为苍圣记忆之中的世界。

    蜃界只是第一个被吸收的目标,之后便是灵精和妖异,世界的碰撞越来越多,人类或许会在一次次的碰撞之中不断突破自身局限,到达前人不曾触及的高度,法修不再受限于天境屏障的限制,武者也有了更宽广的开拓空间。

    但这就是萧若佩之前想要和木灵天光争辩的事情,单纯放大某种事物达到更加强盛,不是前进,而是浪费。

    源界可以扩展到苍圣需要的那样广袤,人类也可以壮大到与源界之躯并肩的地步,但若只有大小变化,那与这一粒微尘世界有什么区别?

    以前的萧若佩想的是借用星辰先卸去蜃界冲撞的力道,然后再把蜃界弹走,使得两界再次分离隔绝,与木灵天光谈话之后,他这种念头更加强烈。

    源界不会认可苍圣赋予的意义,他萧若佩也不会去做苍圣要他做的事情,除非那件事情对他和源界而言有益,那个益处不是单纯的追求强大。

    萧若佩降落到了景州,成余刚好洗漱完毕,正端着洗脸盆进房子,看到他从天空出现,知道他的非凡之处,成余也不问他去了哪里。

    只是赔笑着打招呼:“你看来了一趟,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准备好,刚才问龟说起我才记得,这小子骂我一顿,自己去了那边打算借助定脉针做个简易房间。”

    这是要自己解决住处的意思?好在萧若佩知晓这群痴人一心扑在研究上面,别说待客之道,估计连亲爹来了探望,见面第一句都是问‘什么时候回去’之类的话。

    “你那狗窝我才不想住呢!”庭院中正在两株铁蕨之间忙碌的钟问龟探出头来骂过之后又道:“我们就住一个晚上,没有必要太浪费时间,正好我也需要验证一下刚才所得,若是成了,我今晚便睡得安稳舒适,要是不成,那就是蚊虫叮咬,该是我不学无术的惩罚。”

    萧若佩走上前去看了几眼,见钟问龟将铁蕨叶片搭拢起一个椭圆形状的小窝,他正在里面埋设定脉针,以隔绝夜间湿气同时保证空气流通,铁蕨叶弯出一个别致的小空间,不甚宽敞,仅容一人大小,住在其中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见到萧若佩回来,钟问龟打了一声招呼道:“要不我也给你做一个?别说,这叶子还挺舒服的,睡上面一点也不热。”

    萧若佩摇头随手从地脉之中抽出一快大黑石头,将表面抹成波纹状,坐在了石头上拍了拍石板面说道

    :“我自己会处理。”

    实在不行他还可以立刻挪移回去青州自己房间里睡一觉再回来,选择陪着钟问龟幕天席地,大概也是出于男人心中那一丝丝无法掩饰的狂野。

    不管是到了什么境界的男子,都渴望一次无拘无束的野外露营,萧若佩也不例外,作为韶风令他有过不少次露宿的经验,也不算是头一遭,正好趁今夜机会再尝试一次。

    “行吧,你们两个,周围有房子偏不住。”成余将木盆放在井边,又取出两条毛巾在旁边架子上挂起来:“等会你们准备好就洗澡休息吧,今天忙了一天,也别太累着,明天我就该将冥雾山底的调查报告整理上报,你们两个有兴趣也可以留下来玩几天。”

    “用完就赶人走了,你以为我愿意待在你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吗?”钟问龟扒开当成了门户的铁蕨叶,从那小窝里走出来,走过去井边端起木盆跟萧若佩说道:“我先吧,等会你洗。”

    他觉得萧若佩应该没有尝试过这种生活,所以打算做个示范。

    见萧若佩没有反对之后,他便从井里打水上来,然后端着木盆到一边澡房里去了。

    萧若佩正要躺下静候,听到屋里传来搬运大件事物的声响,他看了一眼,正见到成余搬出一块木板,接着又搬了两条长凳出来将木板架起,做完这一切之后,朝萧若佩笑道:“既然客人都睡在外面,我这做主人也不好意思躺到房间里,就一起陪你们吧。”

    “我跟问龟都可以用脉隔绝夜间湿气和防止蚊虫侵扰,你睡外面不好吧?”萧若佩提醒道。

    “你们还能让我一个人被蚊子特殊对待不成?”成余安心回答,又进入房屋里面,取出被褥递给萧若佩一床:“都是洗干净了的,今晚先将就一下。”

    萧若佩倒不介意,但他还是拒绝了,有通脉劲他可以随意制作合适的床褥遮盖,不需要麻烦他人。

    见状成余也没有坚持,而是到钟问龟的铁蕨笼里给他整理了一下。

    景州的井水很凉爽,洗过之后的三人都很清醒,几乎没有什么睡意。

    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成余先开口道:“问龟,咱们有多久没有试过这样的生活了?”

    “自从离开太学院之后吧?”钟问龟也有些感慨,他拨开了头上的蕨叶,仰望夜空星辰:“我离开那里为了追寻自己的梦想,但是却再也找不到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地方了。”

    “有时候真的想回到太学院里。”成余深有同感:“跟同窗一起破解难题,一起住在一个学舍里面,坦诚相见称兄道弟,毫无顾忌,各奔前程之后连放心住在一起的人都找不到了。”

    萧若佩求学期间一直都是住刘进酒楼里,虽然青松学院有提供路途遥远学生住

    宿的学舍,但他没有住过,不了解这种感情,也就找不到共同话题插进两人对话之中。

    “不,你可没有帮到我解决任何难题。”钟问龟矢口否认。

    “你敢说刚才那个稳固空间的结构没有我的份?”成余闻言从木板床上翻身而起,将清风明月带来的静谧一扫而空。

    “你也就起了浆糊那么点作用,把我两个研究成果黏合到一块了。”钟问龟笑道:“凭这你还没有资格说帮上了忙,真有心帮就明天跟我去霆州,这里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没有你发挥的余地。”

    成余闻言躺下,悠悠叹了一口气,冥雾山的情况探查清楚了,有金牛这个神异存在,他根本就不敢动土。

    如果忽略金牛,这里不需要他也能照常运行。

    与钟问龟探讨之后,他知道霆州做的事情比这里重要得多,也有更多施展手脚的舞台,他在那里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

    成余后何尝不想去那边一展所长。

    只是无华城的重建也是一个重担压在他的身上,皇院安排他在这里,不是因为他的能力,而是成余对这边的情况足够了解,而且在试剑会上取得了无华人的信任,他在这里,重建无华城的大部分材料,皇院都有可以插手的地方,他最大的用处并不是脑袋里筑门学问,而是将皇院与无华城黏合在一起,就像是钟问龟说的,他就是一把浆糊,黏住双方同时他也被黏在了夹缝之中。

    这是一笔庞大的生意,将成余绑在这里的根本,是各种势力和利益的纠葛。

    “明天再说吧。”成余想不到脱身之法,只能无奈盖好被子,伴天上星月共眠。

    夜色深沉,远处无华城重建地上的声响传到这里已经减弱了许多,有这些轻微噪音的映衬,周围更显静谧。

    安静得稍微一个不留神就能让人睡着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伏天氏〕〔精灵掌门人〕〔我真的不是气运之〕〔皇兄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