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医生〕〔死对头忽然拐我去〕〔我和我姐一起穿越〕〔锦医归〕〔田园小福女〕〔我煮青梅等你来〕〔前世姻缘:替身王〕〔凶萌甜妻在线撒糖〕〔穿越星际:妻荣夫〕〔校园全能王牌少女〕〔重朝〕〔总裁留步:一只老〕〔论如何与王爷过日〕〔进化之超越星辰〕〔没事多学学习〕〔惯妻成瘾:这个总〕〔末世最强回收系统〕〔战天道〕〔天衍乱纪〕〔阴阳定数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美不过小时光 303:沅妹才是个狠人吧
    ,。

    “这姑娘……”

    周明凯迈步走进了办公室,没好气地嘀咕了声,抬眸问,“怎么回事儿?”

    他刚才和江沅距离很近,当然能发现,那姑娘情绪不怎么好,好像被谁给招惹了似的,冷艳的一张脸上毫无表情,眼眸里,克制着怒气。

    主任叹了一声,也就将事情给说了。

    周明凯倚靠在沙发上,闻言,微微勾唇,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

    江沅进过少管所的事,他先前听徐凌萱说过两句,并不曾往心里去。他看上那人,是因为那张脸,以及她身上那股子很难征服的劲儿,至于这人坐没坐过牢,他才懒得管呢。

    不过,主任提及的不知名邮件,很明显来自徐凌萱。

    估摸是有了危机感,争风吃醋呢……

    身为一个浪荡的公子哥儿,这种女人为他争风吃醋的感觉,他一贯是有些享受的,可一连几个月,徐凌萱早让他腻味了,如果说眼下还有什么价值的话,大概是能被他利用一下,用来讨好那朵带刺的玫瑰。

    长腿一伸,周明凯惬意地躺在了沙发上,翻看手机。

    江沅回到位子上,便听旁边邢飞笑呵呵地问:“主任找你什么事呀,是不是想给你转正?”

    “没……”

    江沅笑了声,端起水杯走向饮水机。

    借由这工夫平缓了一下心情,她再次返回位子上,一边喝水,一边拿手机看时间。

    临近下班,她已经没什么工作了,一边琢磨着要怎么给杨晓开口说离职的事情,一边点开了微信。左下方有红点提示,她点进去一看,发现是几个好友申请。

    进公司三个月,她也加了好几个微信群,最大的那个,里面有几百人,囊括了网站百分之八十的员工,每天都很热闹。不过因为人太多,她又只是个实习生,加了群进去,基本都很少发言。平时偶尔有人会通过群搜索添加她好友,她基本上也会同意,寒暄个一两句,从不过多交流。

    昨晚的年会,因为她意外中奖露脸,这一天到晚,一直有人申请添加好友。

    江沅随意地扫了眼,全部给了通过。

    很快有人发信息问她——

    “江沅?”

    “你好。”

    她的应付,一向比较公式化。

    “还在生气?”

    江沅:“……”

    她仔细看了眼,这才发现,对方的昵称是一个字母:k。

    头像是一条毛发光顺、面容凶悍的黑背。

    周明凯?

    江沅不太确定,点进他朋友圈又看了眼,发现最新一条是转发的公司年会专题文章,倒数第二条则是一张自拍照,他本人的,西装笔挺,大背头,人模人样。

    她懒得理会,正要退出微信,发现又有人给她发:“你给我离他远一点。”

    这条,来自徐凌萱。

    她那人自恋,微信头像便是她的自拍精修图,长发飘飘,穿橙色挂脖泳衣,戴斗笠,侧身朝镜头露出温婉的浅笑,容颜姣好,肤白细腻,背景是温泉山庄葱郁的绿树与清澈的水潭,美得静谧悠然。

    江沅搁在桌上的一只手微微蜷了蜷,几秒后,回了一句:“徐凌萱?”

    同时,也给周明凯回了一句,“你哪位?”

    k:“周明凯。”

    江沅没回复。

    k:“考虑一下跟我,帮你出气?”

    江沅:“?”

    k:“她跟你有过节,我没有吧?只要你答应跟我交往,赶明儿我就让她从华东滚蛋。”

    江沅:“周总对女朋友一向这么狠?”

    k:“她算什么女朋友?玩玩而已,倒是你,说真的,考虑一下?”

    江沅没再回复,截图保存。

    另一个对话框里,徐凌萱发了一长段:“装什么?江沅我告诉你,少摆出这幅高高在上的姿态。昨晚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别人的男朋友在地下车库拉拉扯扯,要不要脸?”

    江沅:“他喝醉了尾随我,是被杨组长拉开的,你要有火,冲他撒比较好。”

    徐凌萱:“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江沅甩过去一张截图。

    徐凌萱那边静了好久,给她发了两个字:“贱人。”

    再后面,两个人都没有动静了。

    她放下手机,发现再有半小时就下班了,舒了一口气,偏头看向杨晓的座位。杨晓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正挂着耳机听电话,余光瞧见她走近,很快挂了电话,坐直身子问:“有事啊?”

    江沅笑了笑,开门见山,“我要离职,主任那边已经知道了,杨哥你给我一张离职单,我填一下。”

    猝不及防的消息,男人明显愣了一下,好半晌,迟疑着问:“原因?”

    与此同时,周围几个体育组男生也被两人这动静惊了一下,却碍于江沅和杨老大之间略僵持的氛围,没人敢凑到跟前,只在体育组的小群里将这件事给宣扬开了。

    一瞬间,十多个男生齐刷刷地给两人行注目礼。

    江沅却显得很冷静,“我自己的原因,没办法在这一行待。”

    “行吧。”

    见她不愿意多说,杨晓也就没多问了,他点点头,从桌上的文件夹里拿了张离职报告单给她递过去,“填一下这个就行了。你要不需要实习档案,其他就没什么程序。”

    “谢谢杨哥。”

    江沅拿了离职单,回了自己位子。

    等她一坐下,左右两边的文俊豪和邢飞都凑到了跟前,忙不迭问:“怎么了呀这是?主任为难你了?为什么呀,因为昨晚那个单反?”

    昨晚她中的单反套机价值两万多,年初的新品,很招他们这些人喜欢。因为对工薪族来说还比较贵重,今天其实也有人私下议论,说是公司不该把这么好的奖品给一个实习生,应该出一个新规定,将实习生排除在年会大奖外,保证正式员工的福利。可充其量也就说说,毕竟在这之前,没有实习生中过这种奖,公司也没什么附加规定。

    江沅实习三个月,一直表现挺好的,主任叫她去办公室,体育组这些人都以为要给她转正呢。

    虽然之前她说过实习的目的是想搜集素材写小说,可一群男生其实都没真的当回事儿,私心里还是挺希望这姑娘转正留下,给他们打辅助的。

    可,人家倒显得去意已决。

    一边填表一边说:“不是,和主任没关系,我自己的原因。”

    “那你以后干嘛呀,还写小说?”

    对面的一个男生,忍不住凑过来问。

    江沅笑了笑,“可能吧,具体还没想好呢,年后再看。”

    她的《一品贤后》已经完结了,目前正在修出版稿,因为这一份实习的工作比较忙,谷满仓那边的剧本项目参与度都不高,不过说起来倒没什么遗憾的,以前她身兼数职,一直忙的像个陀螺,这半年节奏慢下来,却觉得人在一段时间里专心做一件事,其实也挺好的。

    每一段经历,都是人生中宝贵且不可缺少的财富。她在这几个月的实习里,认识了一群挺可爱的人,还很幸运地中了个单反。未来休息一段时间,可以拿这个单反四处走走,给自己放个假。

    几分钟而已,她脑海里闪过好些念头。

    周围一众人却一无所知,看着她填表,一个两个都有些遗憾,却也没什么办法劝阻,好半晌,邢飞叹着气说:“好吧。那就祝你文思泉涌、天天开心,走了也别忘了跟我们联系呀,大家相识一场,也算朋友嘛。”

    “嗯,会的。”

    江沅朝他笑了笑,填好表,给杨晓拿过去。

    刚才听说她要离职,杨晓其实有几分情绪,自己平复了一会儿,再看见她将离职单拿到跟前,脸色就缓和了许多,还破天地露出了一个笑,“以后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别跟大家客气。”

    “谢谢杨哥。”

    江沅把离职单递给了他。

    再走回位置,已经五点二十了。

    她关了电脑,拿了一个扔在桌下的快递纸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东西其实也不算多,几本书、两个记事本、几支笔,水杯,她低头收拾了一两分钟,手下动作顿住,垂眸,盯着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看。

    心中一个念头,横亘半小时了。

    最终——

    她拿起手机,截图了自己和徐凌萱的通话记录,连同先前那张截图一起,发到了网站人数最多的那个微信群里去,同时,点击退出群聊。

    “靠!”

    不过分秒钟,四下好几个人爆了粗口。

    再然后,体育组连同稍远处其他组,好些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沅身上。

    她脊背挺直地站着,继续收拾东西。

    体育组小群里——

    “太贱了吧,沅妹这是被逼走的?”

    “刷新三观我艹。”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好婊!”

    “我一个男人都快吐了。”

    “昨晚这货好像拿优秀员工奖了吧?”

    “别说了,都是内幕!”

    “周总是个狠人!”

    “沅妹才是个狠人吧,这刚的,我要给跪了!”

    “难怪要离职呢,23333!”

    一群男生要么拿手机,要么看电脑,在群里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再抬眸看江沅,整个眼神都变了。

    她截图的照片里,周明凯和徐凌萱都是下午才加上她的,两两对话一综合,事情再清楚不过——徐凌萱老早地勾搭上了周明凯,周明凯却将她当个玩物,发现江沅后便开始纠缠人家,而徐凌萱一副骚操作,不敢去找男人兴师问罪,反而加了人家姑娘放狠话,辱骂威胁,逼得人家实习期刚满就辞职了。

    当然,江沅离职的根本原因不是这个……

    可事到如今,根本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好吗?

    人家在这当口离职,足以将这两人推到风口浪尖,钉到耻辱柱上了。

    即将下班,百分之八十,不,百分之九十几的员工都在几分钟之内知晓了公司内部这一个刷新三观的丑闻,大群里诡异地静了几秒,有人问了一句:“徐凌萱是昨晚社会新闻部得了优秀员工奖的那个姑娘?”

    小周总他们不敢提及,徐凌萱可就没那么令人忌惮了。

    大群一众人随后就开聊了。

    “就是她。”

    “昨晚还在宴会厅进门那儿吵了一架。”

    “要是我没记错,她当时那一身行头十几万。”

    “穿衣服的事情咱们管不着,优秀员工奖这个,怕是得给大家一个说法吧。”

    “心寒。”

    “心寒+1。”

    “体育组那个妹子刚填了离职单。”

    “@杨晓。”

    杨晓在楼梯间抽了一根烟回来,整个人都给懵了。

    一目十行地浏览了始末,他看了眼刚刚收拾好东西坐在椅子上喝水的江沅,也不能对大群里好几个@视而不见,只能给回了一句:“是。”

    尔后,看向江沅,张了张嘴。

    却没能开口喊。

    人家姑娘离职单都填了,群也退了,再和他们网站没什么关系了,他就算想说两句,那也压根没立场没资格啊。这姑娘,年龄不大,脾气不小,这事儿做的,真是绝了,够牛气!

    他昨晚给董事长上那一点眼药,他可能将这小周总管教个三五天,她搞出的这件事捅出去,那可不是三五天能打发的,周总估计一年半载都没好日子了。他们这么大的公司,办公室恋情本来就是被明令禁止的,这人倒好,不但染指公司女员工,还动用私权在年会上颁发优秀员工奖,再然后,两个人还不安分地搞出龌龊,逼走实习生。

    叹为观止……

    好像只有这四个字,能形容这一出年度好戏。

    也只有四个字,配得上江沅这一番回击了。

    杨晓懒洋洋地靠在办公椅上,搭在扶手的一只手虚握,拇指指尖在食指指关节那儿摁了半晌,忽地无奈笑了一下,也就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已经这样了,随它去吧。

    江沅没在办公室多留,等到五点半,便朝周围几人笑了笑,神色自若地说:“我先走了,大家再见。”

    “好的好的。”

    “路上小心呀。”

    一众男生七嘴八舌地道别,目送她离开。

    看着她消失在自动玻璃门那个方向,忍不住都“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有事做事,没事回家。”

    杨老大没好气地斥了一声。

    一众人纷纷回头看他,见他脸上表情倒正经的很,彼此使眼色、打口哨,又去小群里交流了。另一边,徐凌萱和周明凯在小会议室吵了一通,气的都哭了。她没想到,这人竟然背着她勾搭江沅,还说出那种话,显得她好像垃圾一般,想踢开就踢开。

    “就是她!”

    “啧啧,真够恶心的。”

    “太贱了吧。”

    “不要脸,又当又立,笑死个人。”

    “嘘,人家有后台呢。”

    “哈哈,你故意的吧,已经被玩腻了。”

    徐凌萱一边往位子上走,一边忍不住往周围看,隐隐约约地,那些嘲讽好像带着钩子一般,往她耳朵里钻,让她脚下都好像灌了铅,步伐变得极其缓慢,人也疑神疑鬼。等到终于走到座位边,看见邻座的一个男同事背着包准备回家,便调整情绪,开口笑道:“下班了呀?”

    男同事目光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没回应,直接走了。

    徐凌萱抿起唇,定定神坐下,拿手机看了眼时间,再点进微信,半分钟后,呆了。

    “砰——”

    手机砸在地面上的声响,惊动了她。

    江沅她,怎么敢?!

    她主动找江沅,气急败坏地在微信里放狠话,完全没想到这件事宣扬出去的后果,一般人谁敢那么做啊,放这种截图,自己也得被指指点点。

    不,她忘了,江沅只是个实习生。

    她根本没把这份工作当回事儿!

    泼天的愤怒、恐慌、惊惧、懊悔,一瞬间将徐凌萱整个给席卷了。她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不敢起身,不敢面对周围同事各种各样的目光,她甚至动都不敢动,好像自己动一下,所有人便会将她吞没。

    从前她也是这些同事中的一员,肆无忌惮地在背后传播别人的秘密、借力打力、明褒暗贬,种种小把戏,她都信手拈来,唯独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变成这旋涡中心的那一个,各种目光、言论、指点,似乎要将她逼死了,她的灵魂似乎都从身体上抽离了,正惊恐的不知所措,余光扫见——

    新闻部主任到了她边上。

    ------题外话------

    嗯,明早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小阁老〕〔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伏天氏〕〔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