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涧小影〕〔汴京异闻录〕〔末世最强回收系统〕〔万古神婿〕〔我靠亏钱当首富〕〔开挂的召唤生物〕〔牧龙师〕〔我有一本法书〕〔狼寻归途〕〔图腾甲〕〔天地战记〕〔极品小神医〕〔狂婿之死神归来〕〔影帝想吃回头草〕〔开局分手扶弟魔女〕〔银子太多怎么办〕〔四海天冥〕〔引灵妃〕〔我在诸天群直播〕〔美食从和面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美不过小时光 325:陆川在抽烟(二更)
    ,。

    十点二十。

    浴室里水声戛然而止,江沅扯过挂在玻璃门上的浴巾,一手拢着湿哒哒的头发,到了盥洗台前。

    她和灿若繁星不算熟悉,擦干净头发后,耳听外面静得没什么声响,担心影响人,便一手推开洗手间的门,轻唤了一声:“繁星?你睡了吗?”

    “啊,没呢——”

    灿若繁星已经揭了面膜,躺在床头玩手机,听见她声音,连忙回答。

    江沅便问:“那我吹一下头发?”

    “哦,好。”

    得了应允,江沅换上睡裙,拿了吹风机吹头发。

    她头发不算长,质地柔软,发量适中,大约十多分钟,她将头发吹干,用水乳护肤后,披散着头发出了洗手间,有点口渴,便解开桌上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几口。

    躺在床上,灿若繁星一局游戏刚结束,坐起身时,瞥了她一眼。

    心情有点复杂……

    她写文时间不长,两年多而已,是升入大学后,因为追“一蓑烟雨”的《重生之全能校草》,结缘九/州文学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蓑烟雨既是她的前辈,也是她的男神。她男神目前为止也就写了三本文,三本文都是那种快节奏的成长爽文,对她影响很大,她之后写文,苏爽的文风,多少有“一蓑烟雨”的影响在里面。挺可惜的,暑假里“一蓑烟雨”完结了第三本文《医师》,没有再开新文,也很少更博。

    天知道下午江沅出去后,她从微信群里得知她就是“一蓑烟雨”,那种险些炸裂的心情。

    所以她跟其他几个作者一起,给自己最爱的《重生之全能校草》刷了流星雨。

    整个下午,她的心情都十分激动,终于冷静下来以后,一直在想,晚上见了江沅,要如何如何,表达一下她对“男神”的仰慕之情。

    可真实状况是:这会儿面对本尊,她一个字都表达不出来。

    “一蓑烟雨”=“一江明月”……

    她是女的,是江沅。

    不是她的男神。

    灿若繁星微微低了头,浓密的睫毛,掩住了流露出遗憾、惆怅的眼眸。

    江沅喝了水,拧紧瓶盖,将矿泉水瓶放在了床头柜上,尔后,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十点四十五了。距离她回房间差不多一个小时,想着陆川应该都到家了,她便看了眼微信。

    两个人的对话框里,没有新消息。

    她想了想,问他:“到家了吗?”

    *

    嗡嗡嗡——

    副驾驶座位上,手机震动声惹得陆川看了眼。

    江沅上去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他其实一直没走,车子就停在原地,他坐在驾驶座上,思绪百转,颇有些烦。降下的车窗一直没有升起来,夜里的冷风灌入车内,他单穿了一件毛衫,也不觉得冷。电话在那儿响,他低垂的眼眸瞥过去,没伸手去拿,懒散地靠在座位后背上,右手搭在方向盘上,左手伸出了窗外。

    有点点星火,在路灯昏暗的光芒笼罩下,明灭、闪烁……

    那修长冰冷的指间,夹了根细长的女士烟。

    因为吸烟对心肺功能损伤大、职业的特殊性影响,最近这几年,他基本不吸烟喝酒,自然没有随身带烟的习惯,是刚才在储物格里翻找出的,凉淡的味儿,不怎么呛人,还有一缕薄荷香。

    ——宝贝:“到家了吗?”

    亮起的对话框里,显示出新消息。

    陆川收回手,将指间的烟放进嘴里,衔着吸了口,微微低着头,给回复:“马上到了。”

    尔后,又添了句:“你在干嘛?”

    ——宝贝:“刚洗了澡,预备睡觉。”

    路灯透过挡风玻璃映进来,照亮了那双微微弯了弧度的星眸,专注的眸光,静静地落在手机屏幕上,陆川终是舒了口气,回复说:“那早点休息吧,晚安。”

    ——宝贝:“嗯,晚安。”

    江沅没再说什么。

    陆川也没再说什么,齿间咬着烟,将车子开远了。

    *

    酒店门口的人形石雕边。

    潘悦吐出口气,从阴影处走出,低头看了眼手机上拍到的照片,以及,模糊却能依稀辨识出画面的视频。

    今天是作者大会第一天,网站方面没有提供餐食,她和几个作者出去吃了火锅,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十点了,很意外地,发现树荫下车里那个侧脸,好像是陆川。

    他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因为江沅。

    潘悦没多想什么,跟着其他人一起,进酒店回了房间。

    可是回去没一会儿,她便觉得胃里不太舒服,痛苦地挨了一会儿,在网上找了人代买胃药送了过来。下楼取药,她错愕地发现,陆川还没走。

    他是刚送了江沅回来,还是又在等人?

    潘悦弄不太明白,留心观察了一会儿,却发现江沅一直没出现,而陆川,竟然抽上烟了。

    他一个运动员,竟然抽烟?

    错愕之余,她下意识就拿起手机拍了一会儿,越拍越生气,渐渐地,一个念头便在心里悄然萌芽了:如果这视频照片传上网,江沅会被骂死吧?

    魔都这几天气温在零度左右,夜里更冷。陆川倒好,因为一个女人,晚上十点多还在酒店门后黯然神伤,更让人痛心疾首的是,竟然还抽上烟了,这姿态……也太低了!

    粉丝如何能忍?

    看着手机,潘悦的唇角染上一抹冷笑,进酒店了。

    *

    翌日。

    上午九点,江沅在“哒哒哒——”的打字声中醒了过来。

    房间里窗帘还拉着,灿若繁星开了她那边的床头灯,正在写文,余光瞧见江沅伸手覆了下额头,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不是吵到你了?”

    “没,自然醒。”

    江沅打了个哈欠,侧身问她,“几点了?”

    “九点。”

    “哦。”

    江沅一手抓着被子坐了起来。

    今天有早餐,不过事先已经知道网站有个聚餐在十点半开始,所以她昨晚睡前没定闹钟,就想着自然醒,直接去参加网站聚餐。这会儿睡眼惺忪地靠在床头,神情也显得懒散困倦,一副没睡够的迷糊样。

    抿唇看着她,灿若繁星打字的动作顿了一下,说:“九点半可能就没早餐了,你去吃吗?”

    “不了,我再睡会儿。”

    江沅说着话,又滑进了被子。

    竟是有些可爱……

    她没有连载文,灿若繁星是知道的,默默地叹了一声,继续码字。

    江沅睡了个回笼觉,十点才起,起来后,匆匆忙忙地洗漱了一番,便看见微信群里几个编辑在说:“十点半的聚餐在三楼听风轩,大家按时下来哈。”

    “收到。”

    “收到。”

    “……”

    群里一片应答声。

    江沅和灿若繁星便没有再耽误,一起乘电梯下去。

    差不多正好十点半,宽敞的宴会厅里,作者基本上都来了,或坐或站,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江沅有几个熟人,却没第一时间看见,跟着灿若繁星一起,看见了网站几个古言女频的作者。

    “繁星。”

    一个桌边,有人唤了声灿若繁星。

    两个人齐齐看过去,江沅对上了潘悦的目光。

    刚才唤人的那个女生就坐在潘悦边上,她也不认识,正朝灿若繁星说:“还往哪儿走呢,就坐这儿吧。”

    可——

    她们这一桌,就余一个位子了。

    灿若繁星连忙摆手,“没事没事,我们两个人,重新找地方吧。”

    立在她边上,江沅也没和潘悦打招呼,抬步欲走,突然听见远远传来一道男声,“江沅。”

    她扭头看去,对上快步走来的皓月。皓月到了她边上,笑了下,有些郁闷地说:“一群人正找你呢,来这么晚。跟我过来吧,坐里面那一桌。”

    江沅迟疑,看了眼灿若繁星。

    后者面对编辑还有些不自在,连忙说:“那你去吧,我就坐这儿。”

    话落,她直接坐下了。

    江沅多少有些过意不去,目光顺着皓月指向的那一桌看过去,发现龙朔也在那边,正站着朝她挥手,便也就没迟疑了,朝灿若繁星说了句:“那我过去了。”

    她和皓月两人离开,走向网站顶尖大神们坐着的那一桌。

    抿唇盯着她的背影,潘悦攥紧了搁在腿上的手。

    ------题外话------

    明早见啊,么么哒。

    还有保底月票吗?再来六十张,咱们就破千了。(⊙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小阁老〕〔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伏天氏〕〔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