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喜嫁〕〔绝品豪婿〕〔重生完美时代〕〔天才纨绔〕〔重生异能俏娇妻〕〔都市神豪林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魔邪之主〕〔无限剑神系统〕〔七零佛系小媳妇〕〔我穿越成一个国〕〔生子当如孙仲谋〕〔英雄联盟:冠军之〕〔斗武乾坤〕〔末世神魔录〕〔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天源笑傲〕〔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魔法与科学的最终〕〔雷法为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放浪形骸歌 六十 高山流水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利歌心生敬意,轻笑一声,道:“在下愧不敢当,不过先生高雅绝俗,能与先生在此相遇,确是一大幸事。”

    无归说道:“古人奏乐唱曲,互较雅艺,何等清高风雅,当真令人神往。听闻利歌国主擅长乐器,可否与在下同奏一回?”

    利歌说道:“既然先生有命,在下岂敢不遵?只怕我手艺生疏,弄巧成拙罢了。”

    无归道:“国主莫要过谦。”

    利歌于是摸出一离落国特有的牧笛,吹一首“英雄颂曲”,这曲子以平淡起调,后逐渐高昂激荡,利歌将此曲演绎得行云流水,变化巧妙,又融入自身感触,委实动人心弦,催人泪下。那廖公公与黄羊儿直听得如痴如醉,黄羊儿双眼落在利歌身上,眸光如水,无法挪开半分。

    无归从行囊中取出一张七弦琴,手指拨动,融入利歌之曲。他演奏时稍运内力,声音轻而威严,高而不吵,气势甚是庞大,可又不令人觉得他太过霸道,更毫无喧宾夺主之意。当利歌曲调悲时,无归曲调则兴;而利歌曲调喜时,无归则转为平淡。

    两人所奏之曲截然不同,却又融合得天衣无缝,似乎这两首曲子本就该合奏,而奏乐者意气相投、心意相通,手法造诣旗鼓相当,方能如此令人神魂颠倒。

    无归忽而唱道:

    “落叶飞花随雨去,轻舟远渡危流,春秋仅在一回眸,曲声扬四海,血月洒山楼。

    狂风暴雨笼绝壁,了断一生情仇。离家数载悲无休,回思前世爱,何故念王侯?”

    他嗓音低沉,词曲中大有沧桑落魄之情。然而在曲声之中,又有一层登高望远、成王败寇之意,足见其心胸宽广,地位超凡,而生平际遇远非常人所能想象。曲声传出客栈,传至山外,似令风风雨雨也不禁随之附和,有了生命,有了情意,有了节奏,有了灵魂。

    利歌等他余韵消弭,放下牧笛,跟着唱道:

    “离殇之苦渺茫茫,逝者却长存。功名不请自至,却自知无能;

    空畅想,寄书情,喜结亲;幽谷冥山,难断俗心。”

    他一身吟唱本事当世无双,先前无归是配合他的曲子,此刻他反过来适应无归,声音于惆怅之中,流露出对俗情旧梦的思念,其中变幻如梦,雅俗皆有,令人的心时而随之落寞,时而随之活泼。两人演奏已毕,黄羊儿只觉好似做了一场美梦,回归现实之后,这阴山冷雨之间,死寂岑静的客栈便着实叫人难以忍受。

    无归闭目良久,道:“国主乐艺格调,人品容貌,皆是人中龙凤,在下得遇国主,可谓这数百年来第一知音。”

    利歌说道:“我若非遇上先生,也不知世上竟有这等潇洒绝世的人物。”

    就在此时,屋内形骸喊道:“你二人在外高山流水,鬼哭狼嚎的,可打扰本仙了!”

    利歌这才想起形骸在里头清修,大感歉意,道:“师父,对不住,你伤还要紧么?”

    形骸道:“你们那曲子对伤情倒也有些疗效,不过本仙听曲子听得如迷,一壶酒喝得全无滋味儿,可真扫兴。”

    黄羊儿笑道:“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像刚刚那样的好曲子,你一生能听几回?又岂是这店里的劣酒能比?”

    无归问道:“原来屋内是利歌国主的师父,便是在凡间名震天下的孟行海孟大仙了?”

    形骸道:“不错,无归先生当真渊博。”说罢深吸一口气,排除杂念,继续调养。

    无归放低声音,问道:“国主是从秦桑夫人的领地来的?”

    利歌说道:“是。”他知道无归必是万夜国中一位极为杰出的人物,但并不隐瞒,又道:“我随拜登大军前来,到三金草子林中调查兵马覆灭一事。”

    无归并无敌意,摇头叹息,道:“她.....仍是老样子,为何执着于这等残忍低下的法术?”

    利歌问道:“先生认得这位秦桑夫人么?”

    无归笑道:“我和她是老相好。”

    黄羊儿不由吃醋,嗔道:“乌龟先生,你周游天下,浪迹天涯,老相好着实太多了一些吧!要你钟情某一女子,与她长相厮守,那可难为你了。”

    无归苦笑一声,道:“看似多情者,方知苦情伤。若非心伤痛,岂会绝情缘?”

    利歌又问:“先生,拜登大军入侵贵国,错确在我方。我....”

    无归一挥手,道:“咱俩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何必为俗世争执烦忧?若国主不嫌我惹人厌,不如你我结义为兄弟如何?”

    利歌喜出望外,道:“先生若有此心,在下求之不得!”

    无归年纪比利歌大得多,他从腰间拔出那黑玉笛,双手捧着,递给利歌。利歌赶忙收下,再将那牧笛赠给无归。无归说道:“我叶无归愿与利歌结为兄弟,无法同生,但愿同死。无论今后世间如何动荡,我绝不会有杀害义弟之心。此黑曜玉石笛便是见证。”

    利歌闻言微微一愣,反而甚是感激:他们两人之间,实则敌我分明。若拜登执意要灭了万夜国,利歌免不了与这位大哥交手。战场之上,生死相随,若存了手下留情之意,往往等于将自己性命交在对方手里。叶无归肯如此起誓,实可说是用心良苦,远远胜过那些不切实际的誓言。

    利歌也道:“我利歌愿与叶无归大哥结为兄弟,无法同生,但愿同死。若将来冒犯了大哥,情愿受大哥处罚,死而无憾。此离落国玉笛便是见证。”

    无归点头道:“义弟,你这誓言太吃亏了,闹得好像是我这大哥占你便宜似的,这可万万不成。”

    利歌答道:“好汉之交,何须讲究这许多细枝末节?乱世之中,能得一位情投意合的知己,何惜这条性命?”

    无归哈哈一笑,道:“贤弟说得对,是大哥的不是。”

    形骸在屋内说道:“乖徒儿,又替为师找了个便宜徒弟。”

    黄羊儿本深为感动,闻言恼道:“你这醉鬼,人家英雄结义,何等高尚,你来打什么岔?”

    形骸自知理亏,闷声不响。

    霍然间,似有一阵大风雨吹来,客栈中灯火齐灭,客栈那扇厚重木门被吹开,发出乒地一声。廖公公“啊”地一喊,双掌一揉,发出龙火,再度点亮了火烛,却见大厅之中站着一群长发汉子,一个个高大威猛,身穿兽皮甲,好似山间野人。

    利歌细看来者,觉得他们并非活人,也非实体的鬼魂,倒有些像是活尸,不过并未瞧出冥火的端倪。活尸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之气,令生者忍不住心生厌恶,但这群野人却并无类似迹象。

    当先一最为凶悍的汉子说道:“得罪...夫人的...贼人,交出来。”他嗓门似全坏了,声音嘶哑得令人难受,用词更像是初学言语的孩童。

    利歌望向黄羊儿,见她又是茫然,又是惊慌,知道与她无关,与这客栈也无关。

    廖公公惨声道:“是夫人的属下?我可没得罪夫人哪?”

    为首大汉指着利歌,说道:“他,到夫人的地方,杀了夫人的东西。”

    廖公公愁眉苦脸,嚷道:“黄羊儿,你怎地不早说?”

    黄羊儿瞪眼道:“你收了这许多翡翠,便少些抱怨吧。”

    廖公公喊道:“夫人一发火,我这店就完了,唉,唉,我可真要被你们害死!”

    忽然,那凶悍汉子身躯变高变大,一张脸上长出浓密毛发,手脚伸出利爪,登时宛如一头直立人狼,那人狼仰天嚎叫,声音听来有几分凄惨。

    利歌说道:“是坏形尸。”

    无归叹道:“是秦桑她新造之物,叫做恨僵。她为何...为何总如此胆大妄为?”

    一眨眼的功夫,众恨僵皆变作狼形,利歌心想:“不能让它们惊扰师父,更不能伤及义兄。”身形一晃,跃入大厅。

    那为首的恨僵一爪子捏向利歌,利歌左臂一举,一团血流将这恨僵手臂卷住,血流“轰”地一声,熊熊燃烧。不料这恨僵毫不受阻,更不怕烧,后足利爪紧随其后,朝利歌踢来。利歌身子一转,一拳打在这恨僵身上,洞穿其体。那恨僵后退一步,须臾间,伤势全无。

    利歌心想:“这恨僵力气速度堪比第五层的龙火贵族,可这伤愈之能却太惊人了。”

    众恨僵霎时将利歌团团围住,客栈之外,另有恨僵不断涌至。利歌长剑如轮,一招斩断十个恨僵脑袋,但下一刻它们便已痊愈。利歌暂且想不出对策,又见恨僵扑向黄羊儿、廖公公。黄羊儿急忙挥手,展示手背上的纹身,却毫无用处。利歌遂跃上了楼,先保护住这些无力自保之人。

    此刻,一恨僵猛扑向无归,利歌不知无归身手如何,心惊之下,正欲相救,却见无归如抚摸宠物般伸出手,在那恨僵额头上一碰。那恨僵顿时呆立住了,悄无声息间,变作一团毫无生气的碎肉,再无复生迹象。

    利歌心头一震:“义兄是如何办到的?”

    无归身形明灭,突然挡在利歌身前,手掌再拍数下,被他所碰的恨僵立刻粉碎,彻底毁灭,在弹指之间,客栈上层的恨僵已被他全数杀死。

    楼下的恨僵一齐抬头看他,无归冷笑,双目缓缓转动,不发一语。随后,众恨僵身躯颤抖,消了狼形,一个个匍匐在地,低声道:“大帝。”

    利歌退后一步,不禁重复道:“大帝?”

    无归淡然道:“回去告诉秦桑,利歌国主是我义弟,他要离开,不得阻拦。且这场仗是庇护院的事,与她无关,要她莫把你们这些妖魔鬼怪拿出来到处显摆,这就滚吧。”

    众恨僵齐声呜咽,伏地转身,四肢并用,如狼犬般夹着尾巴,跃入夜色,顷刻间逃得不见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