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名长生〕〔天才萌宝-神秘妈咪〕〔总裁的萌妻欢宝白〕〔三寸人间〕〔乱世成圣〕〔医路坦途〕〔捡个萌妻回家宠〕〔海贼之文虎大将〕〔超级冒险大师〕〔亿万宠妻:入骨相〕〔九天〕〔杀神岛〕〔武神主宰〕〔天行缘记〕〔诸天里的美食家〕〔特种岁月〕〔诸天谍影〕〔重生为后:冷帝宠〕〔重生我要当学神〕〔医品太子妃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放浪形骸歌 四十八 欠了阎王钱
    一行人在林间草地上歇息,上空阳光明媚,甚是炎热,众人多穿甲胄,除了几位功力高深者,其余人皆汗流不止。

    有一青春貌美的女尼捧着一碗,走过草地,对一极俊美的华服公子说道:“陛下,这是我亲手酿的冰镇莲子汤,请陛下品尝。”

    利歌望向随行众人,见大伙儿都在大口喝水,摇头道:“多谢利沁师太,我不渴,你自己喝吧。”

    利沁神色失望,但不敢违逆国主之意,躬身退下。

    宝鹿道:“利哥哥,利沁姐姐她是一片好心,你让她好难过啊。而且此事本来与她无关,但她特意要跟咱们上路呢。我瞧她是爱上你啦。”

    利歌笑道:“你最后一句话,当真荒谬绝伦,师太是国中圣尼,有她随行,才显得格外郑重。而师父常说,身居高位者,忍常人不能忍,我正在练耐渴的功夫,不可半途而废。”

    拜桃琴嗔道:“胡说,我才瞧见你喝水呢。”

    利歌道:“喝水并无不可,但要少喝,更不能喝其余解渴的冰饮,否则会有走火入魔之虞。”

    众人都笑了起来,见他以国主之尊,尚能忍受艰苦,无不佩服。

    利歌却想:“到了地仙派后,但愿能一切顺利。”

    自从龙国兵团加入战争后,局面立时逆转,猛犸帝国与树海国屡战屡败,所有附庸国全数获救,国内百姓听到消息,皆歌颂龙国兵威,盛赞女皇与利歌神勇。

    但利歌根本没出力气,哪有什么功劳?而局面也远远称不上多好。

    藏家军团占领附庸国后,问附庸国国主索取高额贡金,征收百姓粮草,比之猛犸国的行径更像强盗。而对离落国而言,藏家也毫不客气。他们的兵饷、口粮、兵刃、战马、运输,皆由离落国一力承担,伤兵的补偿也算到离落国头上。在王都之外,村落城镇皆受侵扰,财物上缴,粮食贡献,惨遭洗劫。

    更何况藏家接连获胜之后,又透露出收取补偿金之意,对于离落国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利歌身边大臣都叫苦连天,国库已捉襟见肘,这补偿金未必能付得上了。

    若在以往,利歌可以求形骸师父通融,延期赔付,但现在这位使节也身不由己。藏家的统帅将军们皆态度坚决,他们看似客客气气,摆出拯救之姿,一旦谈及军资,他们半步也不退让。

    利歌仿佛觉得猛犸国的刀枪缩了回去,而藏家的绳索却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还不上钱,利歌必须去借。所有附庸邻国皆已被洗劫过两次,境况比离落国还惨,他们是指望不上了。难不成还要问树海国去要么?这念头让利歌哭笑不得。

    藏家多半会直接攻入树海国,树海国人都住在巨树上,地形有利,可藏家手段狠烈,定会找法子毁去树海国的树。树海国唯有投降。到了那时,也许离落国也能得到补偿?

    不,藏家贪得无厌,他们会将树海国压榨一空,转过头来,再声称自己做了亏本买卖,问离落国多要一份赔款。离落国将一无所得。

    他们的军团太过庞大,兵多将广,开支数目惊人,他们比世上最昂贵的佣兵团开价更高许多。不过举世也无一佣兵团能是藏家对手。利歌唯有低头,不然藏家会变本加厉,公然开抢,虽然他们已然这般做了。

    问谁借钱?唯有周围富可敌国的江湖门派。地仙派在雪仙山一带雄踞多年,周边城镇与江湖好汉皆托庇于地仙派。而地仙派所造灵丹妙药更是广受青睐,财源滚滚。

    地仙派掌门人拜墨向是利歌父亲的义弟,也是他妻子拜桃琴的祖父,若拜墨向肯出手相助,当能打发藏家军团,离落国也能渡过难关。

    就怕藏家这些蝗虫般的大军连地仙派都不放过。

    拜桃琴见利歌低头沉思,柔声道:“夫君,放心,我知道爷爷肯定有钱,实在不行,咱们慢慢还,总能还得清。”

    利歌黯然道:“我...或许不该向龙国求助。”

    拜桃琴道:“若龙国不来,咱们会被冰蛮树蛮杀的一个不剩。若能用钱拯救千万百姓性命,何乐而不为?”

    利歌道:“其实我们在西北方仍有战团,若那战团前来参战,或许能逼得猛犸国讲和。”

    拜桃琴叹道:“你说的是驻守边疆,防备阴影境地的那支兵马?他们可不听调遣,也绝不会离开城墙处。”

    利歌又道:“墨向爷爷已帮了我许多,他派来许多龙火贵族相助,但...但已有不少牺牲,他定会怪罪我,我也没有脸再去见他。”

    拜桃琴嘻嘻一笑,在他脸颊上一吻,道:“你是国君啦,身为国君,皮要最厚最牢,无论多么理亏,都要岿然不动,抬头做人。再说了,若爷爷对你板面孔,我总帮你说话。他最疼我,一见我撒娇,什么气都消了。”

    利歌抱紧拜桃琴,道:“桃琴儿,多谢你,我只盼这噩梦早些过去.....”

    蓦然间,林中嗖嗖声响,有箭矢朝利歌射来。利歌横过剑鞘,剑意散发,将箭矢打落在地。与此同时,身边将士哇哇惨叫,纷纷身亡。

    利歌一跃而起,喊道:“躲到树后!金枪营随我冲!”

    众人领命,金枪营十二人瞬间并肩而立,举起方盾,快步疾行。利歌、宝鹿冲在最前头。

    不多时,杀到敌人藏身处,见敌人皆躲在树上。利歌施展轻功,跃上枝头,看清敌人正是树海国人打扮,不禁一惊:“为何树海国人会到我离落国西南边境?”

    那人大骂一声,射出最后一枚箭矢,被利歌剑鞘击落,随后,他拔出弯刀,斩向利歌,利歌一剑砍掉他的脑袋。紧接着,利歌双眼转动,看清这树上藏了十人,于是足尖一点,腾空而起。

    敌人向他射击,利歌在空中借力挪转,挥剑劈杀,敌人全数掉下树木,鲜血洒下,宛如阵雨。利歌惊觉自己已习惯了杀戮,动起手来全无半分犹豫,心中也几乎麻木,毫无波动。

    宝鹿在树木间一跳一跳,她施展元灵之法,皮肤厚实如铁,弓箭手伤不了她,反被她连连踢死。地面的金枪营也挥动火杖,发出燧冰弹,树上敌人着火,惨叫着摔下树枝,少时,敌人全灭,一共有三十多人。

    有一敌人尚有一口气在,利歌指着他道:“说!你们为何来此?”

    那人狰狞一笑,用离落国语骂道:“鱼蛮子,杂种!”

    利歌摇头暗叹,一剑结果了他。他早已不再思索此战最初谁对谁错,但每次杀树海国人,心里却愈发沉重。

    他深知树海国渴望和平,与人为善,他也知道离落国人大多是一群野蛮凶残的混蛋。

    但利歌偏偏是这群混蛋的国王。

    他想了想,道:“他们是树海国的先锋,咱们得赶快去地仙派!”

    拜桃琴惊呼道:“不错!”

    就在此刻,圣尼利沁指着一处,急道:“那儿还有一人!”

    众人朝那边望去,果然见到有一人坐在树下,此人是个五十岁的老者,头发胡须灰白,穿一身生锈的铁甲,手中拿一瓶酒,仍一口一口喝下肚子。

    这老者个子不高,已然醉得一塌糊涂,他打了个饱嗝,朝利歌等人看来,拍手笑道:“杀得好,杀得好利落干脆!”

    利歌问道:“阁下是树海国的人?”

    老者大着舌头,道:“你管我是哪...哪一国的。”

    利歌听他说的是龙国语,口音甚是纯正,道:“既然并非树海国人,还请让路。”

    老者摆了摆手,仰起脑袋,张大嘴,将酒瓶中酒水全倒入腹中,他擦一擦嘴边,慢吞吞爬了起来,道:“老子.....是佣兵,树海国请的....佣兵....你们.....来杀老子。”

    众人心想:“树海国怎地请这等醉醺醺的佣兵?他们也不是傻子。而这老头见雇主惨死,却又不动手,只顾闷头喝酒?他这般怎能拿得到佣金?”

    老者蓦然怒吼道:“还不动手?”迈开迟钝脚步,双目醉酒充血,双臂笨拙的挥舞,朝利歌等人冲来。

    利歌见这老者装腔作势,实则并无杀心,反而眼中有求死之情,道:“我等有要事在身,得罪莫怪!”一边说话,一边闪到老者身后,一掌切在老者天灵盖上。老者哀嚎一声,匍匐在地,砰地撞碎了一块石头。

    利歌本不想杀他,但见他额头撞中尖锐硬物,多半不活,心头一震,忙道:“老先生,当真对不住!来人,取伤药来给他治伤!”

    众人又皆想:“国主什么都好,就是这婆婆妈妈未免多余。这老头就算再无能,也是咱们的敌人。”

    谁知老者翻过身,一把抓住利歌,将他扔了出去,利歌摔在树上,咔嚓声中,那大树竟被撞断,利歌“哇”地一声,口吐鲜血。如此一来,众人大惊。

    老者看利歌模样,皱一皱眉,大声道:“你们不杀老子,老子把你们统统杀光!”

    金枪营一勇士举起火杖金枪,金光一闪,正中老者胸铠,那胸铠脆弱破旧,霎时破开一洞,金枪穿透铠甲,正中老者胸口。

    利歌心头一震,知道这老者必死,却也无法可想。

    岂料那勇士惊呼道:“我....我这金枪....刺不进去!”

    老者挺着圆滚滚的肚子,众人明明白白瞧见火杖金枪刺在他肌肤上,但那火焰聚成的长枪却被抵挡在外,难以前进半寸。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放浪形骸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真没想出名啊〕〔元尊〕〔超神学院的宇宙〕〔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仙墟〕〔最佳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