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洪荒苟到最强〕〔穿梭诸天之演天化〕〔拜师四目道长〕〔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凡人生模拟器〕〔总裁夫人很逍适遥〕〔萌宝冲上门:妈咪〕〔进攻月球〕〔萌宝找上门:妈咪〕〔大魏影帝〕〔总裁夫人很逍遥免〕〔我的大脚夫人〕〔美女总裁的龙血保〕〔开局就是一只废仙〕〔汉阙〕〔垂钓之神〕〔生生不灭〕〔仙武暴君之召唤群〕〔红楼春〕〔狂少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九章 灿爷归来,吓死你们!
    秦昭,武师中期,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是这个修为,现在三十五岁却还是武师中期,没有寸进。

    原先是城主府的左护卫统兵,却偏偏又因为派系之争得罪了人,被发配来看城门。

    虽然顶着一个护城校尉的衔头,却是明升暗降,从此恐怕仕途就算是走到了尽头啊!

    所以,秦昭被发配到城楼来后,几乎每天都是酗酒度日,颓废得不行。

    晚上卫兵在城楼上巡查,这货便拿着个酒壶,沿着城墙根乱走,走几步喝一口,然后发几句牢骚,大家也都习惯了。

    只不过……

    今天傍晚,城里面开始出现“唐大公子诈尸成无头恶鬼”的传言,便有几个校尉好心提醒了秦昭几句,让他晚上别喝那么多酒,就算要喝也最好躲在城楼里面。

    但是,秦昭却觉得这些家伙都是胆小鬼,这世上哪儿有什么鬼啊?

    别人害怕,他秦昭可是苍云剑派出来的,什么妖魔鬼怪,我自一剑斩之。

    “来呀!唐大傻子,你不是变成鬼了么?来吃我秦昭啊!看到没有?我都已经用酒将自己的肉给腌好了……”

    郁郁不得志的秦昭,喝了酒之后,更是放浪形骸。

    ……

    不过他这么一喊,却是将刚才“狗洞”里走出来的唐灿本人给吓了一跳。

    “我去!什么人?守株待兔,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募地一下,容不得唐灿不吃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会从这个地方进城,怎么会有个醉醺醺的校尉在等着自己呢?

    定睛一看,唐灿才定下心来,原来是个臭酒鬼,碰巧被他撞上了而已。

    而且,他口口声声说的什么?

    诈尸?

    无头恶鬼?

    他不怕自己?

    哟!

    还是个胆子大的嘛!

    稍微一琢磨,唐灿便猜了出来,肯定是唐金和那六个跑回城的奴仆,大肆将自己诈尸的事儿在城里面宣扬了开来。

    正好!

    这也符合唐灿的计划,看着靠在墙角的校尉秦昭,便立刻用变声bug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声音。

    “喂!喂喂喂……测试一下!恩!鬼叫……鬼叫……对!就是这样……”

    唐灿小声的测试了几下声线之后,便开始调大了音量,慢悠悠地朝着那校尉秦昭“飘”了过去。

    “呜呜呜……你是要我来找你的么?”

    将衣服往上一扯,脑袋躲了进去,唐灿便晃动着身体,用鬼吼一般的恐怖声音说道。

    “你谁呀你,凭什么来找……”

    秦昭抬头一仰,正想骂出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唐灿竟然没有“头”,顿时整个人都吓尿了。

    “啊……鬼!鬼啊!大公子,饶命啊!”

    一瞬间,秦昭的酒就吓醒了。

    所谓酒壮怂人胆,喝酒以后说的话,十句话有十一句不能听,都特么是吹牛逼。

    上一秒还口口声声说不怕鬼,让变成鬼的唐灿去找他,结果下一秒面对唐灿的“装神弄鬼”,秦昭真的是直接就吓尿了,被唐灿逼在了墙角,双腿发软,瘫在了地上。

    “我死得好惨啊……”

    唐灿憋着笑,发出了骇人的呜咽声来。

    “大公子饶命啊!小人,小人绝对没有对您不敬……”

    秦昭堂堂一个武师,被吓尿了不说,还一个劲儿的跪在唐灿面前磕头求饶。

    “我死的好冤枉啊!我要报仇,我要吃了那个贱人,把她的心肝脾肺都给挖出来,我要吃了她……”

    唐灿继续用鬼叫声喊着,然后便开始慢慢往远处“飘”去,他要开始“刷街”了。

    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飘过去,然后将声音调到最大的音量,开始不停的重复着这些鬼叫声。

    “我死的好惨啊!”

    “吃了那个贱人……吃了她……”

    “挖出她的心肝脾肺……”

    “好恶毒的贱女人!我死得好惨啊!”

    ……

    至于那个校尉秦昭,见唐灿飘远了以后,好半天才屁滚尿流的从地上爬起来,飞也似的讨回了城楼上。

    “有鬼啊!有鬼……救命!救命……”

    秦昭虽是个武功高手,可碰到了“鬼”,连出手都不敢,跑起来到是相当快的,脚下轻功一转,三下五除二就上了城楼,朝着正在巡逻的那些卫兵大声喊道。

    “是秦校尉!他这是怎么了?”

    “有鬼?秦校尉刚才不是说,最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什么鬼神的么?我记得他下去喝酒的时候,还扬言说,要是唐大公子的化作的恶鬼要是敢进城来,他都敢一剑给劈了呢!”

    “我看呀!八成是秦校尉喝酒喝多了,脑子不清醒。可能谁家没挂好的,随便哪儿飘来的一块破布,都能被他看成是鬼。”

    ……

    那些卫兵见秦昭飞奔过来,都忍不住开玩笑的说着。

    带队的另一个校尉王辽,就是之前友情提醒过秦昭的,这一下看到秦昭屁滚尿流跑上来,心里面也是乐了。

    他虽然也不大相信鬼神之说,但是看到秦昭吓得失魂落魄的样子,倒也是有趣,也满以为秦昭是喝酒喝大了,出现了什么幻觉。

    “有鬼!唐大公子化作无头恶鬼,他是来报仇了!来报仇了……”

    裤子还嘀嗒着,秦昭便颤抖着向王辽和卫兵们喊道。

    他的面色苍白,眼睛突起,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秦兄!看吧!你就应该听我的劝,在城楼好生歇着。酒虽然是好东西,喝多了也不好,这眼睛……就容易出问题。而且,就像你说的,哪怕真的有鬼,又有什么可怕的?我们这么多卫兵在!”

    王辽笑着说道,显然是把秦昭的话,当作胡言乱语。

    “不不不!是真的,我没有看花,鬼!没有头的,肯定是唐家大公子。他身上的衣服上,还有唐家的纹饰。我不会看错的。他的声音好可怕,喊着要报仇,要吃了那个贱女人……你……你们都没有听到么?”

    秦昭心有余悸的描述着,但是其他人都当作他是在臆想。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听……他又叫了!是他……叫了!快听……”

    见其他卫兵不信,秦昭便竖起耳朵,让他们认真听。

    “秦校尉,你就是喝大了。哪里有什么鬼叫……”

    王辽刚想再拍拍秦昭的肩膀,安抚一下他的时候,却听到了从城里面传来的鬼叫声。

    “我死的好惨啊!”

    “吃了那个贱女人……”

    ……

    一声声,由远及近,恐怖无比。

    在这深夜当中,这声音也是忽大忽小,忽远忽近,忽而立体声环绕,忽而尖利无比穿透性极强……

    “真……真的是鬼叫!王校尉,我……我们也听到了。”

    “天呐!难道说,真的是唐家大公子诈尸了?”

    “你们快看!那边……长安街那边,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天呐!没有头的……是唐大公子……”

    ……

    城楼上的卫兵们,这一下再也笑不出来了。

    尤其是,当唐灿“飘”到了金陵城主街长安街的时候,从城楼这边是可以直接一眼看到的。

    加上那骇人的鬼叫,所有的卫兵都和秦昭一样,脸上充满了惊恐的表情,然后齐刷刷赶紧趴了下来。

    没错,连带着刚才“天不怕地不怕”的校尉王辽,也第一时间趴在了城楼上。

    因为……他们害怕被长安街上飘着的唐灿,万一不小心给看到了怎么办啊?

    而此时的唐灿可就玩得嗨起来了,沿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一遍遍的测试着“变声bug”的各种功能,各种效果音,是真的好玩啊!

    可城里面的老百姓们,就惨了。

    本来这个点,大家都睡得很沉,却突然被一声声或尖利或凄惨的鬼叫声给惊醒了。

    加上傍晚广为传播的恐怖流言,家家户户都吓得瑟瑟发抖,躲在床上,将被子裹得紧紧的,根本就不敢发出任何的动静。

    有孩子的人家,也第一时间将哭哭啼啼的孩子抱了起来,捂住孩子的嘴,生怕小儿啼哭将外面的恶鬼引来。

    当然了,这一整个金陵城,肯定有一些不怕死胆子又大的家伙。

    鬼叫声一起,城内便有那七八十个大着胆子的家伙,提着灯笼扬言要出来把那装神弄鬼的家伙给收拾一顿。

    包括城主府内,城主胡炎之正搂着八夫人睡得正香,也被唐灿的鬼叫声给吓醒了。

    第一时间,胡城主便命令府中的卫军总领立刻出去查看,这鬼叫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知府陈永廉的府邸内,鬼叫声也惊动了他的一家老小。

    陈知府也第一时间,派出了自己府中的亲卫,让他们出来查看情况。

    鬼神之说,不管是胡城主还是陈知府,都是不大相信的。

    再说了,唐家大公子唐灿那个傻愣愣的样子,就算是变成了鬼,又能凶恶到哪儿去呢?

    等于说这一下,大半夜的,就有两个官方队伍,加上一堆民间不怕死的家伙,都循着唐灿的鬼叫声来找他了。

    而唐灿完全是有恃无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各个街道上飘着,依旧发出各种各样骇人的鬼叫。

    很快……

    这三方人马,都循着声音快速找了过来。

    玄武街北路这边,算是一个丁字路口,城主府统兵带着三十名亲卫从左边一路追过来,知府亲卫二十名从右边一路追了过来,还有零零散散的几十名自发组织的“民间捉鬼队”从另一路围了过来。

    远远地,他们都看到了“无头”游荡的唐灿,那鬼叫声也非常清晰的是从他的身上发出来的。

    “天呐!真……真的有鬼。那肯定是唐家大公子,不会错的。”

    “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追上去。抓住这恶鬼,用我这夜壶里面的童子尿泼他……”

    “对!刚好我家婆娘来事儿,我将她的月事带都拿来了,听说这东西最是辟邪……”

    ……

    三方人马,非常小心谨慎的朝着唐灿靠近过去,不留任何的死角,唐灿除非能上天,不然从哪个方向都逃不掉了。

    “抓住他!我倒是要看看,谁大半夜的如此大胆,在这装神弄鬼!”

    城主府统兵胡伟煌拔出了腰间的宝剑,杀气腾腾的带着卫兵往前冲。

    “别让城主府那边抢先。传我命令,第一个抓到恶鬼者,赏银十两。”

    知府统兵校尉钱忠义也拔出了佩剑,知道不论这鬼是真还是假,都绝对不能让城主府抢了先。

    毕竟,鬼吼声闹得这么大,第二天必须要给整个金陵城民众一个合理的交待的。

    不管是城主还是知府哪一方,谁抓到了这个“鬼”,自然就是谁有资格来向百姓们交待,等于变相彰显和巩固自身的地位。

    “我死得好惨啊!”

    “吃了那个贱女人……”

    ……

    唐灿停在了原地,靠着墙,依旧机械式的发出了鬼叫声。

    眼看着三方人马朝着自己冲过来,近在咫尺了。

    难道,就要这样被抓住了么?

    不!

    唐灿怎么可能这样坐以待毙,或者说……眼前的局势,是他故意营造出来的。

    没错!

    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一幕,包括刚才故意吓守城的校尉秦昭一样,唐灿就是要极尽可能的制造恐慌扩大影响。

    眼看着众人要杀到眼前了……

    唐灿这个“恶鬼”,便轻轻地两手搭在了墙壁上,然后轻声“汪汪”了两声。

    于是乎……

    令在场所有人都无比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上一秒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的那个白色无头身影,下一秒竟然完全消失不见了。

    去哪儿了?

    好像是从……从墙壁穿过去了?

    妈呀!

    竟然真的是鬼!

    能穿墙的,能不是鬼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