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瑟瑟靳封臣〕〔楚若兰〕〔战争从亮剑开始〕〔梅悠雪〕〔超能神棍〕〔扶明〕〔布桐〕〔遮天之无敌天尊〕〔禁欲系神豪〕〔我用树枝造大炮〕〔诡秘之上校〕〔温静〕〔剑武凌世〕〔想啥呢龙是这个世〕〔这个忙我帮定了〕〔他命中缺糖〕〔慕朝烟〕〔海贼世界的千珏〕〔姜小白〕〔近战狂兵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二十一章 他想闹腾,就让他闹腾!
    嚯!

    异界的土鳖老百姓们,谁听过这么有煽动性的吆喝啊!

    尤其是,唐灿还有“变声bug”的加成,不管是在音调还是音量上,都可以自如的控制。

    那洗脑一般的吆喝声,以东菜市口高台为中心,毫不客气的往整个金陵城扩散开来。

    原本负责吆喝的亲卫周老六都看呆了,这尼马是什么操作啊?

    这唐家大公子真的是疯了么?

    他就这么想让全城的老百姓来看他被火烧死么?

    “喂喂喂!你们两个,敲锣打鼓的。动起来呀!而且要配合我的节奏,知道不?”

    “啥是节奏?这都不懂?听我的……动次打次!动次打次!这种就叫做节奏,知道不?锣鼓翘起来呀!动次打次……”

    ……

    不仅如此,唐灿还对旁边那两个敲锣打鼓的亲卫,也挑起了刺来。

    两人也是一脸懵逼,最后竟然……也鬼使神差的配合着唐灿的吆喝,敲起锣打起鼓来,似乎两人还挺享受这种节奏感的。

    “城主,您听!这唐灿在吆喝,他果然就是想把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估计……是要让全城的老百姓都来看……”

    城主府中主簿钱益请示道,“是否要卑职叫人,将他的嘴巴给堵上?”

    “不必了!他想要闹腾,就随他闹腾。”

    胡城主却是摆摆手,因为唐灿所做的这一切,都正合他的心意。

    ……

    很快,城里面的老百姓们,围过来的是越来越多了。

    不仅如此,连那些城中的商贩,也一个个关了店门,跑过来一起看热闹。

    甚至于,城内有名的青楼教坊倚翠楼内,晚起的姑娘们也被唐灿的吆喝声给吵醒了。

    “小翠!这是什么声音啊?好是闹耳。”

    慵懒的伸伸懒腰,阁楼上,刚刚披上轻纱的是倚翠楼的头牌柳如玉。

    “小姐,听闻……好像是,是这两晚城中闹得很盛的恶鬼,抓到了。正在东菜市口那要当众焚烧呢!”

    丫头小翠打听了一下后,恭敬地回来禀报道。

    “哦?那这吆喝之人是谁?声音竟然可以从东菜市口一直传到我们倚翠楼来。”

    从纱幔当中走出来,柳如玉站在窗台那,朝着外面的街道看去。

    只见匆匆快步走过的行人,似乎都是往东菜市口方向赶过去的。

    “好像……小姐!这吆喝的声音,好像就是那恶鬼发出的。据说,这恶鬼不是别人,就是唐府的大公子唐灿。”

    丫头小翠见柳如玉朝着外面看,便又说道,“城中的老百姓,好像都赶过去看热闹了。”

    “有趣!从来就没听过,恶鬼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小翠,备轿,我们也去看看,这恶鬼究竟长什么模样……”

    挥了挥衣袖,柳如玉倦懒的迈着玉足走下楼去。

    “可是,小姐,那种地方……很不吉利的。不是我们该去的……”

    小翠连忙追了上来,想要劝服柳如玉。

    但,柳如玉却是讥笑了一声,摆摆手道:“不用多说。看看热闹而已,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再说了!我们这种女人,还能有什么身份……”

    “唉!好吧!小姐,稍等……我马上叫轿夫过来。”

    小翠叹息了一声,便去安排轿子了。

    ……

    东菜市口,人声鼎沸。

    唐灿的吆喝声还真起了不小的作用,原先根本不打算过来看热闹的许多人,都被他的一声声吆喝给吸引来了。

    尤其是一些世家的子弟,都好奇的凑过来看看热闹。

    人群当中,老百姓们总是分散的围在最外面,而里面一圈却是被一些世家子弟给霸占住了。

    “父亲,您看……胡城主端坐台上,根本就不禁止唐灿满口乱叫。您说他这是寓意为何?难道就不怕,这满城百姓的悠悠众口,说他草菅人命?”

    岳京生有些不解地询问父亲岳毅德,“而且,知府大人难道就这么坐视不理么?如果可以借此机会,将唐家彻底的拉入我们的阵营当中,岂不是一桩美事?”

    岳家在金陵城内也算是有数的大家族,而且还是唯一旗帜鲜明投靠陈知府的大家族,主营的是丝绸染坊,家族之下种有万亩桑叶,是整个大梁国内的十大丝绸商人。

    岳毅德与知府陈永廉是一榜的进士同窗,岳京生则是他的嫡长子,也是未来岳家的少主。

    “京生,我们的这位城主大人,这是在杀鸡给猴看呢!”

    抚了抚长须,这位岳家的家主,却是看得十分透彻,“如今整个大梁国的形势突变,胡城主也按耐不住了。”

    “我们就是那个猴?”

    岳京生一惊,忍不住发问道。

    “不!全城的百姓连带着所有世家,都是这个猴。”

    说着,岳毅德转头看看陈知府的府邸方向,又道,“而且,今早陈知府带人驰马出城了,定然是有极其重要的大事。”

    “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啊!父亲,陈知府难道就看不出来么?”岳京生有些痛心地说道,“倘若唐家被打压后,转头倒向了胡城主,我们岳家可就危险了。”

    岳毅德却是笑了笑,说道:“陈知府又岂能不知,只不过,当利益足够大的时候,任何老虎都必然会选择离开这座盘踞着的山头。”

    “可是,父亲,这对我们来说就太不利……”

    话还没有说完,岳京生便看到了一顶令他魂牵梦绕的花轿,从人群当中款款的抬到了最前面来。

    “那是……倚翠楼柳如玉姑娘的轿子。”

    年轻的心猛地一跳,岳京生不由得心驰神往道,“没想到,柳如玉姑娘也会跑过来看热闹。”

    “京生,温柔乡是英雄冢。而且,这柳如玉是胡城主看上的女人,你切莫沉迷其中,误了大事。身为我岳家少主,以后你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岳毅德见状,皱眉提醒道。

    “是!父亲,京生……知道了。”

    岳京生受了父亲训斥,只好失望的拱手应道。

    然而,他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面前的那一顶轿子。

    其实不仅是他,其他世家的那些公子哥们,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柳如玉的轿子。

    甚至是高台上的城主胡炎之,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目光火热的盯着款款从轿子当中走出来的柳如玉。

    “如玉姑娘怎么来了,钱主簿,快去将如玉姑娘请上来,在我旁边设个雅座,快去……”胡城主连忙吩咐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