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洪荒苟到最强〕〔穿梭诸天之演天化〕〔拜师四目道长〕〔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凡人生模拟器〕〔总裁夫人很逍适遥〕〔萌宝冲上门:妈咪〕〔进攻月球〕〔萌宝找上门:妈咪〕〔大魏影帝〕〔总裁夫人很逍遥免〕〔我的大脚夫人〕〔美女总裁的龙血保〕〔开局就是一只废仙〕〔汉阙〕〔垂钓之神〕〔生生不灭〕〔仙武暴君之召唤群〕〔红楼春〕〔狂少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四十章 是茅房又炸了么?【第二更】
    所谓无知者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搞笑。你知晓的越多,往往就会丧失更多的勇气。

    就好像许多小孩,能够一点都不惧怕的玩泥巴玩各种虫子,等到稍微长大一些后,看到个毛毛虫都要尖叫。

    家主唐荀看着仓库里的纯银谷仓,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自己这个傻儿子死而复生后,怎么一下变得这么肆无忌惮起来了啊?

    他是真不知道这一万斤龙牙米的重要意义么?

    这么多年来,连知府陈永廉都无法染指,胡城主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让你将龙牙米给搬回来呢?

    果然,仔细的查看一番之后,见多识广的唐荀便发现了纯银谷仓上的端倪来。

    “秘纹十字锁!竟然是秘纹十字锁,难怪……胡城主敢让灿儿搬回来,就是断定了他打不开,无法取用里面的龙牙米。可是,他这又是什么用意呢?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胡城主安的一定不是什么好心……”

    顿时,心乱如麻的唐荀,强行镇定了下来,仔细思索了一番便开始冷静的布置应对的措施来。

    “唐福,你派人去黑市当中打探,一切关于龙牙米的消息。”

    “唐忠,你带人守在城主库房附近,观察一切动向,随时来报!”

    “唐祝,拿着这一千两的银票,从我们布置的那些消息渠道当中,不惜代价,去查一下……今年金陵城的一万斤龙牙米,胡城主是打算卖给哪家世家爵豪的……”

    ……

    一口气,家主唐荀就派出了三路人马。

    然后,他又询问了一番管事唐大方,问道:“灿儿现在何处?你让他马上过来见我。”

    “回禀老爷,大公子在屋中休息。昨夜累了一整夜,是卯时才回屋的……”唐大方如此禀报道。

    “恩?那算了。让灿儿好好歇息。对了,你将昨晚发生的一切,细细向我说来。我想,灿儿应该不会那么不知轻重,既然他有把握从胡城主的虎口夺食,一定也有自己的考虑。”

    虽然唐荀的内心焦急,但他的个性就是处乱不惊,进去不足但守成有余,比较能够稳住大局。

    “禀老爷,昨夜大公子他……运回龙牙米后……遇到陈知府……结果……”唐大方如实汇报。

    “恩!灿儿做得对,当时灿儿让车队放慢速度,就是在等着陈知府。想要从陈知府的口中套出龙牙米的相关消息,和我所料不差,今年的龙牙米,必然是卖给了了不得的大人物,现在就等看看唐祝能不能带来什么具体消息……”

    沉吟了片刻后,唐荀反而松了一口气下来。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仔细分析了一下唐灿的这些举动,发现这一切都好像在唐灿的计划之中。

    既然唐灿有自己的计划,唐荀便决定,自己不能瞎添乱,以多方打探消息为主,具体行动等唐灿醒了以后再说。

    ……

    而此时,城北仓库。

    本是一个连窗户都没有,比较密闭的空间。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通风的缝隙和小孔,这就导致随着太阳初升,温度上升……

    仓库内那海量的粪便,积累的浓郁的臭味,顺着这些缝隙和小孔慢慢的溢了出去。

    因为城主仓库的附近比较空旷,最近的人家住房也在百米之外,所以当臭味彻底扩散开来后,早起的百姓们都纷纷掩着口鼻,开始张目四望,寻找这离奇臭味的来源。

    “妈了个巴子的!这是谁家的夜壶打翻了么?怎么能这么臭啊?”

    “就是这臭味!从昨个晚上就有了,老子正坐着在会仙楼吃烤猪的美梦呢!结果,睡着睡着闻到这臭味……梦里面的烤猪全变成了屎,害我吃了一晚上的屎……”

    “怕不是哪个茅坑里的屎满出来了吧?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臭?”

    “是不是老王家的娃儿又掉坑里了?我记得上次他掉坑里去,爬起来的时候,就臭了两条街……”

    ……

    这臭味,很有魔性,顺着风可以飘很远。

    开始的味道还比较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呛人,让人都有些无法呼吸,甚至是头晕脑胀起来了……

    周围的老百姓们,一个个都掩着口鼻,连日常活动都很难继续。

    而这臭味同样也吸引来全城的那些苍蝇蚊虫,甚至是像龙卷风一样,一窝一窝的嗡嗡嗡的就朝着城主仓库这边赶过来。

    “你们快看,苍蝇都跑那头去了……臭味肯定是从那来的。大家跟我一起,好好教训一下,弄出这么臭味道的家伙……”

    “娘的!要是被老子知道是谁弄的,一定要让这货生吃一斤的屎下肚……”

    ……

    被臭得都辣眼睛的百姓们,有的抄起了木棍,有的抄起了锄头,全都用湿布掩着口鼻,朝着城主府仓库那边义愤填膺的赶了过去。

    而仓库这边的守卫,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已经感受到不对劲了。

    怎么会从有一股离奇的臭味,从仓库内散发出来呢?

    这不对劲啊!

    仓库里面,放的都是胡城主的金银财宝,顶多是一些灵草之类的,不可能有什么东西会腐烂并且发出这样的臭味啊?

    于是乎,守卫队长便立刻派人前往城主府和钱主簿府中报信。

    但是,大半夜的,城主和钱主簿都在熟睡当中,下人们也不敢随意打扰到他们的休息,来禀报的守卫们只能在门口等着……就这样一直等到了天亮。

    直到……

    城北仓库的臭味,都飘到了城主府来了。

    被臭味熏醒的胡城主,顿时就是大怒。

    “来人啊!来人啊……怎么这么臭?你们这些奴才,一大早,是在烤屎吃么?”

    噌的一下,胡城主从床上蹦起来,就是大发雷霆道。

    “老爷!老爷……”

    管家早就在外面守着了,一听到动静,立刻开门进来,刚想开口解释,但是他这一开门所带来的一股迎面而来的屎臭味,差点将胡城主整个人给熏晕了。

    “怎么这么臭?说……是茅房又炸了么?为什么可以这么臭?”

    胡城主何等尊贵之人,每天如厕都是要在布满香木碎屑的马桶中,就是忍受不了这种污秽之物的臭味的。

    可是今天这臭味,简直是刷新了他的忍耐极限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