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大脚夫人〕〔蒋先生的小娇妻〕〔我给曹操献仙药〕〔道祖,我来自地球〕〔问道红尘〕〔闪婚专宠:总裁爱〕〔万古逆天剑帝〕〔奸臣哪里跑〕〔闪婚甜妻慕少难伺〕〔抗战之我的县大队〕〔万世魔王系统〕〔镇光司〕〔诸天一页〕〔戴纳韦尔与霍格沃〕〔承包大明〕〔我的细胞监狱〕〔世间第一仙〕〔穿越平行世界的歌〕〔都市之赏金猎人〕〔天墟浩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四十三章 戏演过了!死得其所
    按理来说,清晨的阳光,应该没那么刺眼的才对。

    然而,此时钱主簿看着手中的金锭,那反射过来的阳光,简直都快要被亮瞎了双眼。

    “这这这……城主大人,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会出现在这里啊!”

    上一秒钱益演得有多悲情多冤枉多委屈,那么这一秒,钱益就有多惶恐多恐惧多不知所措了。

    “钱益!好你个钱益……这是什么?口口声声喊着自己冤枉,那你手里面拿着的是什么……”

    胡城主这个憋了好久的炸药桶,一下就炸了,立刻命人道,“给我挖!”

    手下亲卫立刻动手,紧接着就从地底下又挖出了五六个金锭和银锭。

    “禀城主,这些金锭和银锭,确定无误,都印有城主府库银的编号。”

    亲卫查看过后,肯定的禀报道。

    这一下……

    钱益也是一身瘫软地坐在了地上,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为什么?

    自己家花园的地下,怎么可能有城主府的库银啊?

    而且,看这些编号,这些库银明明就是上个月才铸造好收纳到库房的,还是自己亲自督办的。

    如今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家花园地下,更讽刺的是,城主的亲卫都没有发现,居然还是自己亲手挖出来的啊!

    啪啪啪……

    钱益觉得自己真的贱啊!

    演戏怎么就演过头了啊?

    如果刚才自己不演这一出苦肉计,不去挖地上的泥土,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自己依旧是城主府的第一幕僚主簿啊!

    可是现在,老天爷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库银会出现在这里啊?

    ……

    “大胆钱益,本爵如此信任于你,委托重任。岂料你监守自盗,法不容赦。”

    看着这散落的库银,胡城主怒道,“你还不坦白交代!其余的库银都被你藏到哪里去了,你有没有同伙,同伙是谁……”

    “冤枉啊!城主大人,卑职……卑职真的没有贪赃啊!昨夜,卑职检查完仓库后,就立刻回府中休息了,根本也没有可能搬空库房的……”

    钱益跪伏在胡城主的脚下,苦苦哀求道,“看在卑职为您尽心尽力这么多年的份上,请城主大人明察秋毫,网开一面啊!”

    “死鸭子嘴硬,好!方才你口口声声说什么?如果能够从你这府中找到一块金锭的话,你就跳到茅坑溺亡的。现在……来人!把钱益给我按到茅坑去……”

    眯着眼睛,胡城主一甩手,两个亲卫便立刻上前,架着瘫若软泥的钱益就往茅坑那过去。

    “饶命……城主大人,饶命啊!”

    “我承认那些库银都是我盗取的……”

    “不不不……不要!我……我说!我交待那些库银在哪儿……”

    “我什么都说!城主大人,别……突突突……啊……别……”

    ……

    尽管钱益为了活下来,最后关头甚至都承认罪行,还说要交待库银在哪里,但是胡城主却始终没有说话,两个亲卫便毫不留情的将钱益按在了茅坑里,没几个呼吸的时间,钱主簿就已经彻底的溺亡了。

    “走!再去库房那看看……”

    吐了一口气,胡城主便转身出门上马,然后驾马朝着库房那边过去。

    “叔父,侄儿有一事不明。明明方才那钱益已经说要交待剩下的库银在哪,为什么叔父不让他说出的,再处死他呢?”

    回到库房这边,一直跟在胡城主身旁的一名青年,便很是不解地问道。

    这是本家的一个子侄胡海泉,非常得胡城主的器重,所以一直就带在身边培养。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让胡海泉特别想不通,思索了一路都没有一个结果,因此才会当面向胡城主提出了疑问来。

    “很简单。因为钱益根本就不知道剩下的库银在哪里,所以,也就没必要给他这个开口的机会了。”

    胡城主很淡然地说道。

    “啊?那……那岂不是说,钱益并没有盗取库银?可……可是,不对呀!如果他没有盗取库银的话,又怎么可能在他的花园地下挖出那些库银呢?”

    被胡城主这么一说,胡海泉就更加迷糊了起来。

    “而且,叔父,再说了!如果您断定了钱益不是盗取库银之人,又……又为何要将他给溺亡啊?他岂不是真的被冤枉的啊?”

    然而,胡城主却是嘴角掠过一丝笑容,说道:“钱益的确不是盗取库银之人,他一没有这个胆子,二没有这个本事,三更没有这个时间。那些挖出来的库银,是有人昨天夜里才埋下去,要特意嫁祸给钱益的。”

    胡城主一语就道破了真相,其实他从一开始的愤怒,就有演戏的成分,身为一城之主,处乱不惊是最基本的素养。

    然后,直到钱益的府中,看到他从地上挖出金锭的一刹那,胡城主便大概推断出了所有的一切。

    可这么一说……

    胡海泉就更是想不通了,说道:“叔父明明知道有人嫁祸钱益,还这么做,岂不是上了对方的当了啊?钱益死的也太冤枉了吧?”

    “不冤枉!算是死得其所了。一则,身为我身边最亲近的主簿,这么多年来他知道了我太多的秘密,也到了该死的时候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处置了他。

    二则,对方陷害钱益,转移我的视线,以便他自己脱身。那我正好将计就计,让他认为我上当了,放松了警惕,这样才会更容易露出破绽来……”

    说完,胡城主便对着后面的亲卫说道,“传我口令,主簿钱益监守自盗,已被正法,广发告示,警示全城。”

    “原来如此,是侄儿考虑不周。远远不及叔父的高瞻远瞩,思虑周详。只不过……侄儿还有一事想不通,究竟到底是谁,盗取了宝库内的金银,而且还恶意的放了这么多的恩屎尿,简直是……简直是恶俗至极。”

    胡海泉看着远处的仓库内,那一座座布满了苍蝇的屎山,几欲呕吐。

    而胡城主却是嘴角微微一阵抽动,看向了南边唐府的方向,笑着说道:“想知道是谁干的,那还不简单么?昨天晚上除了钱益,还有谁进入宝库当中,就只有这个可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