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人比我更懂火影〕〔深夜异闻〕〔仙尊奶爸在都市〕〔天行缘记〕〔拜见老仙师〕〔盖世〕〔异世界的战场生存〕〔阁下何故乘风起〕〔破晓的战旗〕〔大唐杨国舅〕〔农夫凶猛〕〔我真的只是村长〕〔NBA绝对防洪坝〕〔谜途〕〔市井之辈〕〔欢乐大暴走〕〔天患〕〔养丞〕〔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伏波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六十二章 仙鹤接引,天生仙缘
    看到那大汉被弹飞出来,陈思沐也是陡然色变。

    因为她认得眼前的这名大汉,乃是大梁国有名的武林豪侠,人称刀霸的仇无刃。

    仇无刃成名很早,进入宗师境界甚至都快十年了,乃至外界盛传他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大宗师境界,随时都有可能突破。

    据说,为了寻求突破到大宗师的境界,仇无刃走上了“仗剑走天涯”的行侠仗义之路。

    陈思沐曾经还想要托师门的关系,拜在这位刀霸门下学习刀法的,却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在蓬莱仙岛之上,看到这位自己久仰的传奇人物。

    然而,更让陈思沐觉得惊诧莫名的,是这演武台竟然连刀霸仇无刃都无法过关,那么她自己……又能有几分把握呢?

    “咳咳……”

    摔在地上的仇无刃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吐了一口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嗤笑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道,“渺渺仙缘,果与我无缘。今日也算是见识到仙家福地的手段了,告辞……”

    说完,仇无刃便打算从那山崖之下跳入大海之中,却被陈思沐及时的给拦了下来。

    “仇前辈,且慢!晚辈乃是青丘派左宗名之徒陈思沐,久仰前辈大名……”

    陈思沐也不是随便套近乎的,她的师尊左宗名可以说和仇无刃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曾经早年浪迹江湖时,指导过仇无刃一段时间,二人算得上是忘年之交。

    “陈思沐?我有印象,左老头收的最得意的关门弟子。听说你年方十八,就已经无限趋近于宗师之境了?”

    回过头来,壮汉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陈思沐,然后沉吟了片刻之后,才语重心长的劝慰道,“武师巅峰!全身灵窍却只开了两个。的确是很难的了,但是想要凭此闯过演武台,难!太难了……”

    “仇前辈,这演武台内,到底是什么样的考验,为什么连你都无法通过?”陈思沐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恐惧。

    但是,仇无刃却是摇摇头笑道:“演武台内是何场景,在被打飞出来的一瞬间,我已经忘了。能够从演武台当中出来的人,要么成为了仙门弟子,要么留下性命,要么……就像我这样,关于演武台的一切景象和记忆都会被抹去。”

    说到这里,仇无刃有些可惜地叹道:“你不该这么早来的,至少……要向那边几个一样,开了十个灵窍以上再来。否则,一点机会都没有,平白无故,搭上自己的性命。”

    “可是,仇前辈,里面究竟是怎样的龙潭虎穴,难道……连宗师的力量,都无法自保?”陈思沐不甘心地追问道。

    “都说了,我的记忆被抹去了。你还问?看在左老头的面子上,我还是奉劝你一句,知难而退。随我一同离开,只不过是损失一枚升仙令,贸然闯入,性命不保。”

    陈思沐有些委屈,还想再追问一些内容,但是仇无刃却是已经不再搭理她,直接从山崖之上跳入大海当中,然后朝着远处的大梁国境游去。

    而旁边的三男两女见状,也是忍不住取笑了起来。

    “对蓬莱仙岛一无所知,也敢贸然使用升仙令。真是无知者无畏……”

    “刀霸宗师巅峰,身上灵窍却只开了九个,由此可见。想要突破演武台的历练,修为倒是其次,重要的是灵窍开启的个数。”

    ……

    其中一名翩翩公子哥,不知道是怜香惜玉,还是想要来逗弄一下陈思沐,特意走上前来说道:“此处仙门福地,不是你可以奢望的。奉劝你一句,还是听从刀霸的话,早早的离去吧!”

    “不!我绝不走。”

    陈思沐的心中虽然有了惧意,但是却咬着牙,憋着一股劲儿。

    父亲好不容易将自己送来,这一份仙缘,又岂能白白被辜负?哪怕九死一生,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她也要拼死一试。

    “冥顽不灵!你可知道,进入演武台的仙缘者当中,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是不足十个灵窍打通的。而且,他们也是至少打通了五个以上的灵窍,像你这样连五个灵窍都没有打通的……根本毫无通过的可能。”

    说话间,那公子哥拿出了一块玉质腰牌,递给陈思沐道,“我乃恭王府三公子萧怀英,你放弃这次仙缘,持此玉牌前往恭王城,到恭王府中,自然有人给你提供足够的灵草和丹药,更有大宗师为你护法打通灵窍。最多不过三年时间,你就能打通至少十个灵窍,到时自然会再给你一枚升仙令,到此处接受演武台的历练,再续仙缘。”

    “什……什么?恭王府三公子?为……为什么你要这样帮我?”

    恭王府在整个大梁国都是鼎鼎大名,陈思沐自然也不陌生。

    而且,诚如萧怀英所说的,陈思沐现在上演武台,九死一生,但是倘若真有恭王府提供的那么多资源,到时候再打通了十个以上的灵窍,三年之后再上演武台,肯定机会就打得多了。

    但是,陈思沐也很清楚,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这样无缘无故的帮助。

    “理由很简单。本公子需要一个女奴,一个拥有仙缘的女奴。你的长相上乘,天赋也还行,只是从小修炼的时候,缺乏好的功法和资源。所幸现在还不算晚,只要你肯听从于我,三年之后,我在仙门当中取得不俗的地位,你亦能跟随于我鸡犬升天……”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萧怀英的表情非常自然,像他这样的上等人,从小便是这样随意支配和玩弄别人的人生,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在他看来,只要开出的好处足够多,就没有任何人会拒绝他的要求和命令。

    然而,陈思沐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却是觉得被彻头彻尾的羞辱了。

    难道说,父亲对自己的所有期望和栽培,最后都只是为了去当一个王府公子的女奴不成?

    从小到大,她曾经不止一次的听父亲说过一句话。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自己的尊严和信念,一旦尊严被打碎,信念被抛弃,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陈思沐攥紧了拳头,人生第一次觉得如此的无能和无助,也许她今天真的会死在这演武台上,但是她绝不会屈服,就像父亲所说的那样,为了尊严和信念。

    而在二人说话间,刚才已经有一位华服公子进入了演武台内,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就从里面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通过了!

    这名华服公子,宗师修为,开了十一个灵窍,一通过之后便被那两名等候的童子接引到了仙岛内部去了。

    “玉亲王府这次看来是下了重本,萧怀风连一点伤都没有。看来是至少有一两件灵器护法了。”

    萧怀英手中展开一把折扇,笑了笑说道,同时又转过头来,用锐利的目光盯着陈思沐,仿佛在用眼神逼问着“女人,你还不屈服么?”。

    感受到目光所带来的压力,陈思沐身上大汗淋漓,甚至她口中想要说出的拒绝的话,都在这股无形压力之下,根本开不了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当中一阵鹤鸣。

    所有人都被叫声吸引,抬头望去,只见远处飞来一队仙鹤,在领头的那只仙鹤的身上,坐着一名衣衫褴褛明显是小乞丐模样的孩童。

    “仙鹤接引,天生仙缘啊!”

    在场的两男两女都是脸色骤变,尤其是萧怀英盯着天上的仙鹤身上的那名小乞丐,也忍不住发出了羡慕的感慨声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