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洪荒苟到最强〕〔穿梭诸天之演天化〕〔拜师四目道长〕〔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凡人生模拟器〕〔总裁夫人很逍适遥〕〔萌宝冲上门:妈咪〕〔进攻月球〕〔萌宝找上门:妈咪〕〔大魏影帝〕〔总裁夫人很逍遥免〕〔我的大脚夫人〕〔美女总裁的龙血保〕〔开局就是一只废仙〕〔汉阙〕〔垂钓之神〕〔生生不灭〕〔仙武暴君之召唤群〕〔红楼春〕〔狂少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八十八章 你们来的正好【第五更】
    俗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如果单纯是之前听到那些主簿的话,这位花将军是绝对想象不到,堂堂一城之主,竟然会被人欺负到浑身上下的毛发都给拔光的地步。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欺人太甚了,简直是对胡城主的尊严莫大的侮辱和践踏了。

    同样的,胡城主帮郡主殿下收集龙牙米,从某种程度上,也是代表了一些郡主殿下的颜面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胡城主为郡主殿下备下的一万斤龙牙米全都被唐灿给抢走了。

    这不是公然打了郡主殿下的脸么?

    完全没有将郡主殿下放在眼里啊!

    加上来之前,郡主殿下就已经下令,让花将军拿下唐灿等候发落,所以……花将军就更加没有深入思考,而是直接就怒气冲冲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来。

    “胡城主,你且放心。既然你是为我家郡主收的龙牙米,像唐灿这样的恶少,金陵城没有人可以收拾他,我们恭王府可一点都没可顾忌的。”

    花将军可是宗师的修为,这一拔剑的气势绝对是不凡的,身上的气血浓郁,哪怕你来几十个武师车轮战也不是宗师的对手。

    更不用,花将军手下还带来了一百名武师狼卫,别看都是女兵,每一个也都是跟着郡主殿下上过战场历练见过血的。

    躺在床上装惨的胡城主,心里面简直是乐开了花。

    他这一招借刀杀人,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直接让唐府万劫不复,永世不得翻身了。

    “多……多谢花将军仗义。可……可是唐灿此子巧舌如簧,特别擅长颠倒黑白,甚……甚至还在城内假冒仙君转世。恐怕将军前往唐府,会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

    尽管心里面窃喜不已,但我们的胡秃秃同学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

    他可是很清楚唐灿那一张能死人的贱嘴,所以必须事先给花将军打个预防针。

    这样一来,到时候不管唐灿就算是得天花乱坠,花将军也绝对不会相信他一个字的。

    “一张巧嘴,竟然能够如此厉害?满城的百姓都被他所蒙蔽了?而且,他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冒充仙君下凡?”

    别看花红梅是宗师级别的修为,很强大的样子,但实际上她的心思和城府却是嫩得可以。

    自从被萧怀玉解救之后,一直都是在她身边刻苦的修炼武道,虽然经历过人间疾苦,但心思却依旧属于单纯的那种。

    看到胡城主那病怏怏随时可能挂掉的虚弱样子,又联系上这么多关于“唐灿”不好的传闻,自然对这位唐家大少没有丝毫的好印象。

    “是呀!花将军明鉴,若不是唐灿以仙君的名义为非作歹,本城主也不至于被他坑害至此啊!还望将军替本爵做主……”

    一把鼻涕一把泪,胡城主的演技真的是如火纯青。

    以至于,花红梅都感同身受地握紧了他的手,道:“胡城主安心养病,本将军去去就回,定然将唐灿儿活捉回来……”

    “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就有劳将军了。”

    胡城主一边着,又一边装作十分吃力的从病榻上支撑了起来,“不过,此事也是因本爵而起,本爵责无旁贷,愿意率领府中的卫兵,与将军一同前往,荡平唐府。”

    “不不不……胡城主重伤在身,还是养病要紧。”

    心地善良的花将军,哪里会让胡城主带病跟着呢!

    可是,胡城主不亲自出马,是真的不放心的。

    没有自己在场,就这个没什么脑子的花将军,不定真的三言两语就被唐灿给忽悠了,到时候反将自己一军,那可就真的是亏到姥姥家去了。

    而且,胡城主的算盘也打得贼精,自己带病出马,肯定更能博得同情。

    不是郡主殿下随后就到么?

    正好到时候再在郡主殿下面前,演上那么一出,不定真的能够傍上恭王府这棵大树也不定。

    所以,胡城主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他执意站起身来,义正言辞地道:“花将军,本爵乃金陵城主,处理本城的世家豪门,责无旁贷,必须到场。”

    “好吧!既然胡城主如此坚持……那……量力而行,一旦体力不支,不可强求,立刻回府养伤。”

    吩咐完之后,花将军便立刻束整戎装,整顿一百狼卫军武师,齐刷刷的往唐府浩浩荡荡的杀了过去。

    胡城主则是带着自己的五十名武师亲卫,还有他的侄儿胡海泉,屁颠屁颠的跟在狼卫军的后面。

    “叔父,您这一招真的是太厉害了。刚才在卧房的这一出,花将军必然不会相信唐灿的任何花言巧语了。而且,龙牙米在唐府当中,也是证据确凿,唐灿是百口莫辩……”

    这几天下来,胡海泉是眼看着自己的叔父,哪怕穷尽了才智,每一次却都被唐灿意想不到的又给打趴下。

    而且,一次比一次要惨。

    但是,他一向信奉的是结果论,只有赢到最好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所以,别看唐灿这两天那么风光,被万民感谢,还逼迫着一个城主当众拔光了毛,胡海泉却认为,唐灿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

    “海泉,我的这点权谋之术,也依旧只是皮毛而已。我们大梁的国君,还有几个亲王……他们才叫一个厉害,尤其是恭亲王,据……已经和某个仙宗搭上了线……”

    到这里,胡城主也放低了声音,声地道,“不然你以为本爵为什么这次要费这么大的功夫,非得将一万斤龙牙米低价卖给恭王府郡主。若是能够搭上恭王府这一脉……哪怕是倾家荡产,也是值得的。”

    “仙宗?这这这……叔父,您之前不是过的么?世俗国家的皇亲贵胄,是绝对禁止和仙宗有所往来勾结的啊?一旦被其他仙宗发现,那可是抄家灭门之祸。”

    听到此言,胡海泉也是陡然色变。

    对于他们这些贵族子弟来,世界上有仙人,有修仙者甚至是仙宗,并不是什么传。

    但是,仙宗门派收弟子的条件苛刻至极,哪怕是他们有这个途径,也不敢轻易上门拜师。

    就好像,胡城主的大公子胡海靳,早就已经达到了武师巅峰的修为,手里也有升仙令,还不是要乖乖等到周身灵窍被打通十个以上,才敢使用升仙令到蓬莱仙宗拜山门。

    实力不够,就像是陈思沐一样,哪怕被大雁接引到了蓬莱仙宗,也过不了演武台这一关,九死一生。

    哪怕意志过人,像陈思沐一样在演武台强行冲破了灵窍活了下来,也几乎是成为了一个废人,练武都不可能再精进了,又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仙缘呢?

    原本,胡海泉也对胡城主手中的那第二块升仙令有所想法的,但是自从这两年看了堂兄胡海靳传讯回来的消息后,便彻底杜绝了这个想法了。

    他虽然勉强达到了武师的修为,可周身的灵窍才打通一个。堂兄的信中可是了,灵窍不打通十个以上,上演武台是必死无疑的。

    仙缘渺渺,对于他们这些普通的武者来,的确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但是在那些皇亲贵胄的家族当中,拥有的资源是这些普通城主世家的百倍乃至千倍以上。

    他们更加也会花费大代价,送有天赋的子嗣前往仙门拜师修仙。

    不过,有一点却是明令禁止的。

    这些修仙的皇亲贵族一入仙门,便自动和俗世的皇室断绝关系,不得继承任何的皇位和亲王以上的爵位。

    包括各俗世国家的国君,也是明令可以练武,不得修仙的。

    一旦被这些仙门发现国君修仙,便会毫不留情的派出高修为的修仙者无情的斩杀。

    同样的,这些掌控着一国大权的国君和亲王,也是严禁和修仙门派有染的。

    这些内幕,都是老百姓和普通世家所根本不知道的。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胡海泉刚才听到胡城主恭王府和某个仙宗有关联,才会显露出如此惊骇的表情来。

    恭王府这么做,是……是真的不想活了么?

    但是,胡城主却是笑着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世道要变了,你没看……我们大梁的国君,对爵位改革的力度,也明显急躁了起来么?”

    “叔父,那……是否也是我们胡氏崛起的机遇?堂兄在蓬莱仙宗可是拜入了一名金丹长老的门下,前不久升为了真传弟子。世道若是变了,岂不是表明,堂兄他日学成归来,可以在俗世开宗立派,传授我们这些家族子弟道法?”

    胡海泉有些激动了起来,他虽然是胡言之的侄儿,但是却被视若己出,胡家的这些辛秘,胡言之也从来没有对他有所避讳。

    因为当初胡海泉的父亲胡言过,在一次危急关头,用自己的命换了胡言之一命。

    也就是,那一次若不是胡言过舍命相救,死的人就是胡言之,这个金陵城主根本轮不到他来坐。

    “是呀!七百年了。天下安稳了将近七百年,也该到乱世了。”

    感叹了一声,胡城主那犀利的眼神又慢慢的平和了下来,拍了拍胡海泉的肩膀,道,“我们胡家,以后就靠海靳和你了,海靳有仙缘,却太过于自傲,也缺乏足够的城府。这一点,你比他强……”

    “叔父放心。侄儿一定全力辅佐堂兄!”胡海泉立刻保证道。

    “好了!不了……现在最重要的,便是铲除唐家,巴结上恭王府。”

    胡城主微微点头,道。

    ……

    而另一边,知府陈永廉看到花将军率兵怒气冲冲的从城主府当中出来,立刻就朝着唐府杀过去,便知道大事不妙了。

    “叔父,现在怎么办?这可是……恭王府郡主殿下的狼卫军,她们如果要将唐灿就地正法,谁……谁也拦不住啊?”

    陈思洲看了看自己麾下的几十名武师护卫,有些无奈地道,“而且,她们还有个宗师,咱们就算敢拦,也根本拦不住啊!”

    “终究,唐灿不听我言。倘若他那夜不贪图胡言之那一万斤龙牙米,便不会有今日之灾了。思洲,你要谨记,多少天之骄子,要么是毁在一个傲字上,要么是死在一个贪字上……”

    摇了摇头,虽然感觉已经于事无补了,但是陈永廉还是带着城主府的这些武师卫兵,跟在后面一同前往唐府。

    哪怕陈永廉很想相信唐灿的才智,但是他也根本想不到,在“人赃俱获”证据确凿之下,唐灿能怎样躲过这一劫。

    很快……

    大军杀气凛凛的来到了唐府……

    而唐府却是早就知道了一般,大门完全敞开,任凭花将军带着她的狼卫娘子军进入。

    唐府的那些武师护卫们,也都非常克制的站在两旁,没有和狼卫军起任何的冲突,那样子反倒更像是在恭迎她们一般。

    “唐府大公子唐灿何在?本将军奉郡主殿下之命,前来捉拿。”

    花将军是宗师修为,气势如虹,这话带着怒气用真气吼出来,使得整个唐府上下都心神发颤。

    “这便是宗师之威啊!唐灿儿,今日看你还能如何脱身……花将军可不会再信你那一套仙君的谎言……”

    跟在后面进来的胡城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光着头那么惨的样子,但是嘴角微微翘起的幅度,便透露出他此时内心的志得意满。

    老实,这些天来和唐灿的斗智斗勇,让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变态爽感。

    哪怕是被唐灿反算计之后,被当众拔光了毛,胡城主内心却也是兴奋得战意熊熊,是那种……碰到了人生宿敌一样的快感。

    而今天……

    就是要了结这一切的时候了。

    当所有人都在花将军这宗师一吼之下,惊惧于宗师之威时,唐灿却是慢悠悠的推着一个手推车出来,手推车上好像是一个人……的尸体。

    他看到胡城主和旁边的陈知府,便露出一副贱兮兮的笑容,喊道:“胡城主、陈知府,你们俩来的正好啊!昨夜这个贼偷偷摸摸潜入我唐府,还好被本公子发现,一巴掌将他给拍死了……本公子正打算推着他的尸体去报官呢……”

    听到唐灿这么一,众人才齐刷刷认真朝着唐灿的手推车上瞪大了眼睛认真看去。

    尼玛!

    这个唐灿口中的贼,不是别人,正是流云宗的钱掌门,宗师巅峰级别的武道强者啊!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不想看见bug》,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