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麟少〕〔少年异人〕〔异界许愿神〕〔九叔的万界之旅〕〔神拳奶爸〕〔大魏影帝〕〔诡眼迷踪〕〔三国之关平当老大〕〔一剑安天〕〔当皇帝从捡破烂开〕〔我在水浒开了个挂〕〔仙农混异界〕〔我在斗罗召唤水浒〕〔我有一个特种兵系〕〔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穷三胖与富老王〕〔老子是魔法少女〕〔黄金之王的戏精日〕〔我在古代做储君〕〔红楼之贵女清缓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八十九章 对!没错,就是我干的
    “钱……钱掌门?这是钱掌门?”

    本来志得意满杀过来的胡城主,顿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昨天等了一晚上没有钱掌门的消息,他所能猜测的最大胆的想法,也不过是唐灿用花言巧语或者巨大的利益,和流云宗达成了暂时的和解。

    所以,钱掌门才连夜回流云宗去了,没有回城主府和自己汇报状况。

    可是……

    现在眼前的一幕,却是非常无情的打了胡城主一个重重的耳光。

    钱掌门不是被唐灿忽悠在的,而是……被唐灿一巴掌给拍死的。

    至少……刚刚唐灿的口中是这么的。

    这这这……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胡城主的认知范围了。

    唐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世家大少,连武者都还不是,他……他能一巴掌拍死一个宗师级别的强者?

    “叔父,钱掌门竟然真的……遭遇不测了。”

    更为惊骇的是胡海泉,他没想到自己的嘴巴跟开了光一样,一语成谶。

    这总让他感觉……钱掌门像是被他死的一般。

    一念及此,胡海泉赶紧捂住嘴巴,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而本来一脸死灰,打算过来替唐灿收尸的知府陈永廉却是瞪大了眼睛,非常不可思议地质疑了起来:“思洲,此人当真是流云宗掌门钱万钟?宗师级别的强者?”

    没办法,陈永廉是文官,武道修为并不高,虽然也主持过几次对流云宗杀手武者的围剿行动,但是却并没有身先士卒,从来没见过这位来去无踪的杀手掌门宗师。

    不过,他的侄儿陈思洲,身为金陵城卫兵统领之一,自然是曾经和这位钱掌门打过照面。

    陈思洲也是被他这么一问,才从震惊当中,晃过神来,同样惊骇地点头道:“禀叔父,的……的确是钱掌门。哪怕身形和样貌能够相似,但是那一身宗师修为的浑厚气血真气,却是做不得假……”

    武者活着的时候,可以用一些功法控制着不让身上的气血力量泄露,达到隐匿实力的作用。

    但是一旦死了,体内的气血和真气再也没有力量主动的约束,便会不受控制的缓慢向外泄露。

    因此,通过判断气血力量泄露挥发的程度,也可以用来判断死者的生前修为以及死亡的大致时间。

    很显然……

    唐灿推车上的这个尸体,对外毫不客气散发出了宗师巅峰级别的气血真气,在场的所有武者都可以非常轻易地感受得到。

    而且,从气血泄露的情况来看,死亡的时间还不会太久,绝对超不过五个时辰。

    “没……没想到啊!钱万钟一世枭雄,竟然死在了唐府?”

    尽管已经证实了尸体的身份,但是陈知府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和难以接受。

    他从入职金陵城开始,首要的就是和金陵城主胡言之斗,其次便是流云宗这个为祸已久的外患了。

    甚至于,朝廷都颁发下了剿匪令,金陵城和周围几个大城围剿过好几次,都被流云宗全身而退了。

    钱万钟这个带领流云宗兴盛的掌门,更是整个流云宗的精神领袖,一身修为达到了宗师巅峰的程度,哪怕是一般的大宗师也很难对其一招毙命。

    三年前,陈知府足足谋划了五年的一次围剿,甚至不惜家族人情,请来了一名大宗师和三名宗师设伏钱万钟,却还是被他给跑了。

    就因为钱万钟掌握了一门非常顶级和上乘的轻功,据是修仙者的功法弱化改编而来,一旦全力催动真气逃命,大宗师都追不上。

    如此一代枭雄,按照陈永廉的估计,恐怕是要朝廷发重兵,至少三名以上的大宗师联手设伏,才能够杀的死他。

    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死在的金陵城唐府?

    而且,还是死在了唐灿的手上?

    简直是……

    滑天下之大稽啊!

    倘若今天陈永廉不是亲自到场亲眼所见,是听到探子这么汇报的话,绝对会认为是探子假传情报的。

    可现在钱万钟冰冷的尸体就像猪猡一样,被唐灿随意的丢在手推车上,容不得他不相信。

    并且,更加让人觉得屈辱万分的是,唐灿那一脸轻描淡写的神情,竟然真敢口口声声的是他一巴掌拍死的钱掌门。

    “莫非……”

    想到这里,陈知府的目光又是一亮。

    “叔父!这……”

    同时,陈思洲也是机灵地看了过来。

    两人只是简单的目光对视,确认了一下眼神,陈思洲刚想多两句,陈知府却是使了个眼神,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是的!

    叔侄二人都同时想到了,虽然唐灿口口声声钱掌门是他一巴掌拍死的,但那明显是吹大牛皮忽悠人的。

    可钱掌门的的确确是死在了唐府,那便只有一个可能,唐府当中有一名宗师甚至是大宗师……

    不然的话,绝无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干掉一名宗师级强者的。

    关键是,从当前的目测上来看,钱掌门的尸体上好像连一点刀枪外伤都没有,甚至连……流血都没有。

    这这这……

    这明什么?

    练过武的都知道,外伤不可怕,顶多流点血,用点疗伤圣药,等伤口愈合了便好的差不多了。

    最可怕的是内伤,伤及内腑,外表根本就看不出来,一旦损失就是九死一生。

    而想要将钱掌门这样的顶尖宗师高手震出内伤而亡,那实力起码要比钱掌门高好几倍才行。

    “思洲,静观其变!唐府……不简单……”

    轻轻地对陈思洲耳语了几句,知府陈永廉眯起眼睛,绕有趣味的盯着嬉皮笑脸的唐灿,暗道自己还是瞧了唐灿。

    只不过,即便唐府有击杀一名宗师的实力,唐灿又要怎么度过这个“龙牙米之危”呢?

    难不成,唐灿会傻到真的用武力顽抗么?

    别的不,狼卫军这边的一百名武师狼卫,可不是吃素的,唐府要是真的强行反抗的话,宗师对宗师,那这剩下的一百名狼卫便可以扫平唐府。

    再了,唐府真这么干了,恭王府的怒火,便足以发布追杀令,追杀整个唐府到天涯海角。

    “喂喂喂……两位大人。这金陵城内的治安是你们谁管的来着?我唐府被贼人窥视,看来是你们的失责啊!”

    对于胡城主和陈知府眼中的惊骇,早就在唐灿的预料当中。

    不过,唐灿最在意的还是眼前这位狼卫军的花将军,他也有些意外……那位闻名遐迩的刁蛮郡主竟然没有亲自来,而是来了一名虎背熊腰的宗师女将。

    “这娘们的身材,啧啧……不好!不好!比起我家傻姑,还不够彪悍。估计……应该……不会是我家傻姑的对手。”

    很随意地扫视了花将军一眼,唐灿便露出了轻视和轻蔑的表情来。

    花将军宗师的感官,何其敏感,自然第一时间感受到唐灿对自己的态度。

    她的心里面也是咯噔了一下,不由得多想了起来。

    “我乃堂堂宗师修为,这唐灿竟然敢如此轻视我……难不成,他真有击杀宗师的实力?”

    花将军的心里面,有些七上八下,因为她很死命的去查看唐灿身上的气血力量。

    无论怎么看,唐灿都是一个普通人……

    哦不!应该是比普通成年男子更弱一点。

    双手力量加起来,能有顶多一百多斤,简直就是弱鸡当中的战斗机。

    但是,最近的际遇又让花将军思想逐渐迪化了起来,去年这个时候,她可是亲眼看到一个手无寸铁的弱书生御剑落在了恭王府。

    并且,自己全力的一击之下,竟然无法伤害到他分毫,而对方轻轻的一拳之下,竟然比自己的力量还大上好几倍,瞬间就将她重伤。

    事后,对方还淡淡的很装逼的了一声,只用了一成的真元力量,不然的话,再多一分就当场将她给震死了。

    从那以后,花将军便知道了,这天地之间凡人只不过是蝼蚁,哪怕是强大如宗师大宗师的武者,也就是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

    因为……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修仙者的存在。

    而很有幸的是,自己郡主就拜入了一名强大的修仙者门下,甚至……很快也成为了一名修仙者。

    “或许,这个唐灿,也是……一名修仙者?”

    花将军的内心不禁咯噔了一下,尤其是想起之前收到的情报,包括唐灿假冒仙君,甚至是晴天突然下大雨,全都对应了起来。

    是了!

    唐灿肯定是修仙者,利用修仙者的一些法术,来假冒仙君的。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为什么唐灿浑身没有强大的气血力量,却可以一巴掌拍死宗师巅峰的强者。

    不由得……

    就这么几个呼吸的时间,花将军看向唐灿的目光,就多了几分忌惮起来。

    同样的……

    唐灿的这一出,彻底的打乱了胡城主的计划。

    意料当中对唐府抄家灭族的场面没有发现,甚至……现在胡城主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办。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陈知府自然乐得站在一旁当摆设,什么话也不,加装不存在。

    花将军也没有轻举妄动,矗立一旁,目光反而是盯向了胡城主,似乎在授意他来继续开口。

    “我……”

    胡城主也知道不能这么拖着,既然今天是来抄唐府满门,而且所有的证据都确凿,唐府有能力击杀宗师级别强者又如何,他们难道还真的敢杀了恭王府的宗师么?

    要知道,恭王府现在可是和仙宗有了关联,别是一两个宗师大宗师了,哪怕是武圣在仙宗的眼中……也算不得上什么。

    想到这里,胡城主才有了胆气,挥了挥手,授意侄儿胡海泉从唐灿那将钱掌门的尸体推了过来,道:“唐大公子,贵府进贼的问题,本城主一定会命人严查。这贼人的身份,我们也会调查清楚,必然给唐府一个交待……”

    这话得,很漂亮,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场面话,从唐灿推出尸体的那一刹那,这里谁不知道这是流云宗掌门的尸体啊!

    “那就辛苦胡城主了,不过……本少就有一个疑问了。你们这么多人,还拿着这么多刀枪棍棒到我们唐家来,难不成……是未卜先知,知道我们唐府进贼了,特意赶来帮忙的?”

    唐灿笑眯眯地道,他也真为胡秃秃着急啊!

    好歹也是一城之主,还带着郡主殿下狼卫前来,牌面都这么好了,还这么磨磨唧唧谨慎过来心过去的,有什么可怕的啊!

    所以,索性唐灿就主动挑起了话头,询问对方的来意。

    “这个……”

    胡城主也没想到,唐灿如此有恃无恐,犹豫之间,看了花将军一眼。

    花将军点了点头,示意胡城主直接挑明一切。

    胡城主这才深吸一口气,直接开口,像变了一副面孔,开始兴师问罪道:“唐大公子,我们为什么前来,难道你还不清楚么?前些日子,你从本城主的库房内强行抢走了一万斤的龙牙米,你可知罪?这是本城主要献给郡主殿下的。现在郡主殿下派花将军前来调查此事,你休想抵赖……”

    这时,花将军也看向了唐灿,问道:“是否确有此事?”

    有了花将军这一问,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到了唐灿的身上,都想看看唐灿会如何应对,大概率是会直接开口否认吧?

    毕竟,一旦开口承认了,就是证据确凿了。

    连胡城主都开始在脑子里琢磨着,唐灿开口否认以后,他必须要带兵搜查整个唐府,那一个巨大的纯银谷仓大概率会被唐灿藏在哪里呢?

    这些天,他可是时刻派人盯紧了整个唐府,确认纯银谷仓没有出唐府。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面对这样的指认,唐灿非常干脆果断的笑着承认:“对!没错。这事就是本公子干的。”

    嚯!

    这语气,这神情!

    仿佛他干的不是打家劫舍的勾当,而是什么光荣的大好事一般。

    而胡城主则是一脸狂喜地道:“花将军,您听到吧!唐灿亲口承认了,就是他干的……人证物证具在。”

    “嗯?”

    花将军也是很意外,她微微皱眉,唐灿敢这么有恃无恐的承认,莫非真是修仙者,所以……根本不将恭王府的威严放在眼中么?

    陈知府和陈思洲也是差点惊掉了下巴,唐灿这也太……太“自暴自弃”了吧?

    连挣扎一下都不挣扎了?直接就认罪了?

    不!这里面肯定有诈……

    可是,陈知府也想不到,唐灿都承认干了这一票,还能怎么样逃脱罪责的啊?

    “嗯!这事的确是我干的,不过……我这也是为了郡主殿下考虑和着想的。因为……”

    唐灿却是不慌不忙地走上前去,指着胡城主的光脑门道,“因为这铁公鸡的良心大大滴坏,本公子严重怀疑他卖给郡主殿下的龙牙米会参假和做手脚,所以……知道这一万斤龙牙米收上来以后,便提前帮郡主殿下搬到唐府来代为保管……”

    噗!

    唐灿这话一出口,胡城主简直是快要吐血了。

    自己向龙牙米做手脚?这还是给郡主殿下的龙牙米,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唐灿你要找借口和理由,能不能找一个靠谱一点的啊!

    我的外号的确是铁公鸡,可……我做生意一向是公道的啊!

    而且,你唐灿算……算哪根葱啊?你凭什么替郡主殿下代为保管啊?

    “现在既然花将军来了,那么这一万斤龙牙米就原封不动的奉还,本公子也算是功成身退了。”

    完,唐灿还一副无私奉献深藏功与名的表情,简直是贱到了极点。

    然后,唐府的下人便打开了唐灿身后的仓库大门,果然那一个巨大的纯银谷仓就原封不动地放在这。

    “你你你……唐灿,你休想用……用这么一个荒唐的理由搪塞过去。花将军……唐灿就是强抢要占为己有的,你别听他的花言巧语。”

    胡城主气得涨红了脸,愤愤不平地喊道。

    “罢了!既然唐大公子也是一番好意,龙牙米也都在,此事暂且先这样,等郡主殿下到了以后再做决断。”

    花将军虽然思维单纯一点,但是并不代表她完全不会审时度势。

    现在唐府的情况有点复杂了,不是她可以简单处置的,所以……她采取了保守的做法,等郡主殿下来了再。

    哪怕唐灿真的是修仙者,那又如何?

    自家郡主殿下也一样是修仙者,更有仙门赐下的诸多宝物,别的不,就那一个摄魂瓶,就可以将唐灿吃得死死的。

    年初的时候,她可是亲眼所见,郡主殿下率军路过野人岭时,被一名强大的邪修拦了下来,双方恶斗了一番之后,郡主殿下便是拿出了摄魂瓶一招制敌。

    那名邪修的强大,远远胜过梁京城内的那些大宗师,但是被郡主殿下的摄魂瓶一照,魂魄尽收,肉身呆滞在原地,然后被郡主殿下无情的一剑斩断了头颅。

    而陈知府见状也是忍不住心生佩服起来了:“置之死地而后生,思洲,唐灿这一步走得有点漂亮啊!一环扣着一环……”

    “是呀!先推出宗师尸体,震慑所有人,尤其是告诉胡城主和花将军,想要强攻唐府的话,也要掂量掂量。然后……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合情合理地主动将这一万斤龙牙米原样归还,就将这么一场大危机给化解了。”

    陈思洲也不由得心生佩服,这几日来,他也曾经不下一次将自己放在唐灿的位置上,思索着唐灿会如何应对危机,可是每一次……他都想到头疼欲裂,也没有任何的良策。

    “这也是唐府有这样的底牌才行。若是没有这能瞬杀宗师的实力做依靠,唐灿就算是再计谋无双,玩出再多的花样来,也是哗众取宠。思洲,你要记得。道理终归是要靠拳头来话的……”

    感叹了一声,知府陈永廉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大女儿陈思沐来。

    思沐啊!也不知道你到蓬莱仙门了么?

    是为父无用,拳头一点都不够硬,跟谁都讲不起道理的啊!

    ……

    “叔父,难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么?这可是您……您布置已久的杀手锏啊!花将军怎么会相信唐灿那么扯淡的理由……”

    胡海泉却是气愤憋屈得不行,握紧了拳头,眼看着狼卫军武师们将那纯银谷仓给抬了出来。

    然而,胡城主此时的表情却愈发凝重了起来,嘴角微微颤动着道:“你还当真以为花将军是真相信唐灿的鬼话?花将军是顾忌唐府背后能够瞬杀宗师的实力啊!”

    “而且……”

    胡城主又忍不住看向唐灿那令人讨厌的嘴脸,心里面顿时有了一中不好的预感,“而且,这件事不是我们要不要就这么算了。而是要看唐灿是不是真的就这么算了……此子怎么可能甘心白白将吃到嘴里的肉又吐出来呢?”

    “叔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这谷仓里的一万斤龙牙米,都被唐灿给运走了吧?”

    刚出这话,胡海泉便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又赶紧呸呸呸了几声,自己这张嘴巴,可别瞎乱。

    胡城主闻言,也是摇头冷笑了一声:“那倒不可能。密纹十字锁可是用仙家之法锻造的,每一把锁对应一把密钥。没有密钥,哪怕是当初打造这密纹十字锁的工匠也无法打开。”

    “这密钥一直在我手中,连钱主簿都没有,唐灿想要弄出那一万斤龙牙米,除非用大力或者高温将纯银谷仓给毁了……可那样一来,里面的龙牙米至少也要毁了大半……”

    指了指纯银谷仓完整的外观,胡城主继续道,“唐灿还没这本事弄出龙牙米,但是……他此番被迫将龙牙米交出,必然会想办法在其他地方摆我们一道。”

    这胡城主的话音才刚落,几个武师狼卫军将纯银谷仓从里面抬出来放下后,其中一个狼卫军便立刻面色不佳的凑到花将军的耳边了一句什么。

    顿时,花将军是指着胡城主勃然大怒道:“好呀!胡言之,你堂堂金陵城主,不愧那铁公鸡之名。连卖给郡主殿下的龙牙米,也敢短斤缺两?”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不想看见bug》,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