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麟少〕〔少年异人〕〔异界许愿神〕〔九叔的万界之旅〕〔神拳奶爸〕〔大魏影帝〕〔诡眼迷踪〕〔三国之关平当老大〕〔一剑安天〕〔当皇帝从捡破烂开〕〔我在水浒开了个挂〕〔仙农混异界〕〔我在斗罗召唤水浒〕〔我有一个特种兵系〕〔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穷三胖与富老王〕〔老子是魔法少女〕〔黄金之王的戏精日〕〔我在古代做储君〕〔红楼之贵女清缓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九十二章 本郡主永不为奴
    我不是我?

    噗!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全都明白是几个意思了。

    原来……

    刚才花将军脱口而出喊的郡主殿下,竟然就是棺材里面的这个带有仙气的女孩。

    等等……

    这个女孩是郡主殿下。

    那么……之前那个傻姑好像和唐灿的是,她抓了一个陪嫁的丫鬟在棺材里。

    也就是……

    郡主殿下=傻姑的陪嫁丫鬟=唐灿的同房丫鬟。

    瞬间……

    空气一片安静!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花将军,在脑海当中快速的锅了一下这一逻辑之后,全都给惊呆……哦不!应该是吓呆了。

    片刻之后,胡城主却是突然一脸狂喜了起来。

    对于胡城主来,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而且,看唐灿那一脸懵逼的状态,显然这也是完全出乎了唐灿的意料之外。

    可见,唐灿根本就没料到傻姑会半路遇上恭王府郡主殿下,更加想不到,傻姑竟然敢如此大胆的将郡主殿下给捉来,还关在了棺材里面这么久。

    更加惊爆所有人的是,傻姑竟然是要让郡主殿下当陪嫁丫鬟。

    这简直就是……作死了!

    作大死了!

    哪怕是在梁京城里面,最纨绔的纨绔,看到恭王府郡主殿下也要绕道走的。

    人家的后台可是国君和太后,那叫一个宠溺。

    想要娶郡主殿下的勋爵子弟都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却几乎没有一个配得上的,可现在……唐灿竟然大胆到这种地步,居然敢让郡主殿下当通房丫头?

    白了一点!

    这可是连老婆都算不上的,一丁点名分都没有的陪床丫鬟啊!

    单纯就是这一点……

    胡城主再看看郡主那一脸委屈的样子,再看看整个棺材里面这血污满地,她被关在棺材里这么久,肯定心情是糟糕透了吧?

    这回……唐灿死定了!

    哈哈哈……

    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胡城主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傻了。

    干嘛还绞尽脑汁,用了这个计谋那个计谋去借刀杀人,明明……什么都可以不用干,唐灿自己就能轻而易举的作了一个大死。

    这一下的得罪,可比什么强抢郡主的龙牙米,要严重不知道多少万倍了。

    看到唐灿也是两眼抓瞎彻底蒙圈的样子,胡城主的心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的畅快啊!

    而一旁的陈知府也是狠狠地吞咽了一下口水,知道这一回……唐灿怕是将天给捅破了。

    这子怎么可以……这么能惹祸啊?

    这才死而复生几天啊!

    将一城之主彻底得罪死了还不算,竟然还有这个本事,将千里之外的恭王府郡主都给掳来了?

    这回完了!

    是真的大罗神仙都救不了的那种。

    此时的陈知府又有点恨不得打自己两嘴巴,刚才为什么嘴贱,要和唐灿攀什么婚约关系啊?

    万一郡主殿下的气顺不起来,抄家灭族唐家的时候,把自己陈家也当做唐家的姻亲给灭了的话,上哪儿讲理去啊?

    听闻,这位郡主殿下,可是蛮横不讲理的那种。

    “叔父……”

    陈思洲在一旁,也是被这场景惊得一动都不敢动的。

    或许,他比在场的这所有人都更加清楚这位郡主殿下的天威。

    因为前两年他还在梁京城书院学习的时候,同窗有一名颇有才华的风流才子名叫曾人王。

    听这名字就知道了,家里对他的期望不,而且他本人也非常的争气,一路科考都是案首、茂才和解元这样的第一名。

    可是偏偏……

    这曾人王风流成性,人生唯一的爱好可能就是女色了。

    到了京城以后,也还是死性不改,到处沾花惹草留恋烟花柳巷之地。

    甚至是在大街上,看到长得不错的姐姐,都会忍不住凑上前去吟诗一首,用手中的扇子主动去勾搭调戏。

    坏就坏在这里了,曾家虽然也是有某处封地的侯爵府,但是在梁京城乃是天子脚下,一根柱子砸下去死了十个人怕是都有五个是四品官以上。

    这位曾人王到了京城也没有丝毫的收敛,好几次在街上调戏了一些贵胄或者官员的家眷,惹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他还自诩是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颇为得意的在书院里面成天吹嘘自己又泡了尚书家的姐,还是大将军府中的二姨娘,很是自傲。

    而他惹出来的这些事,大部分也都是侯爵府出面帮他善后的。

    因为是开国侯爵府,所以面子还是有一点的,加上曾人王也并没有太过分,本人还是颇有才华和学识的,便也没有闹多大。

    但是……

    一般到了但是,通常故事就要开始**和转折了。

    没错,曾人王有一次好死不死的,在街上去撩拨了一位恭王府的丫鬟。

    这丫鬟还是郡主的贴身丫鬟,而且你撩拨就撩拨吧!非要人家丫鬟的胸,硬是用这一点将丫鬟给哭了。

    当郡主看到自己的丫鬟哭着回到府中,二话不,带着狼卫娘子军,直接就杀到了大梁国都第一书院青溟书院,直接让人命人将曾人王给抓来。

    二话不,当众命人脱去裤子,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施以宫刑。

    那叫一个杀伐果断,那叫一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啊!

    当时青溟书院正在教书的先生,有三品的御史,也有二品的礼部尚书,全都一声不敢坑,更没有人敢替曾人王话了。

    陈思洲当时就在场,亲眼目睹了这一惨状,而且他还记得……当时行刑的狼卫军女将好像……就是眼前的这位花将军。

    所以,之前看到花将军第一眼的时候,陈思洲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面,总觉得裤裆里面有些凉飕飕的啊!

    这还是在大梁京城,拥有极其深厚背景的侯爵子弟,得罪的还是郡主殿下身边的丫鬟,都受到了这样的报复和下场。

    现在唐灿得罪的可是郡主殿下本人,而且……还做的如此过分……

    没救了!

    绝对绝对没救了!

    陈思洲想到这里,忍不住要往后退了几步,他真的害怕一会儿唐灿的血会溅到自己的身上,那多晦气了啊!

    再看看那位宗师气势如虹的花将军,果然已经怒气和战意都已经燃烧到了一个顶点。

    开什么玩笑啊!

    自己的郡主殿下,被人关在了棺材里这么久,甚至还……还要被人为奴为婢为同房丫鬟,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花将军的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刀柄上,随时都可以等郡主殿下的一声令下,便立刻血溅唐府。

    感受到花将军真正的怒意,胡城主却是仿佛中了五千万彩票那么开心,心里面美得那叫一个有滋有味啊!

    不过,这还不够……

    现在正是落井下石的好时机,胡城主瞅准机会,第一时间指着唐灿大骂声讨道:“好呀!唐灿你这个逆贼,竟然敢以下犯上,指使你的手下将恭王府郡主殿下抓来,甚至……还要强迫郡主殿下给你当老婆……其心可诛……证据确……”

    在胡城主的预料里,他这么义愤填膺的出面第一个指认唐灿,在郡主殿下的面前绝对是头功一件。

    然而,他想错了。

    这话还没有完,棺材里面的郡主萧怀玉也反应了过来,当即就是将真元凝聚在右手,狠狠地朝着胡城主那光头隔空甩了过去。

    啪!

    砰!!

    胡城主好歹也是有武师修为的人,虽然有点水,可那两百斤的吨位在那,竟然被萧怀玉隔空的一巴掌都给打飞了出去。

    “你……你们认错人了,本郡……本人不是什么郡主殿下,只是普通的……普通人家之女。”

    一巴掌将胡城主打飞出去之后,萧怀玉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空口白话起来。

    承认自己是郡主?

    开什么玩笑,承认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

    一开口承认,那岂不是就完全坐实了,恭王府郡主给人当同房丫鬟的事实了?

    除非将在场的这所有人都灭口,不然她萧怀玉在整个大梁国怕是要彻彻底底地沦为了万民的笑柄了。

    而只要不开口承认,这些家伙谁敢出了门就胡言乱语的话,自己就率领五百狼卫军将他们给灭了。

    所以……

    萧怀玉是无论如何都坚决不能承认自己是恭王府郡主的,因为她更没办法否认另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就是……自己是真的输给了傻姑,成为了傻姑的陪嫁丫鬟。

    这一点,她无法否认,也无法赖账。

    别她行事光明磊落从不赖账,哪怕就是现在想要赖账,傻姑这一尊山一样的站在背后,她敢赖账么?

    愿赌服输,是一个赌徒的最基本素养啊!

    所以,萧怀玉唯一的生路,瞥了一眼旁边同样一脸懵逼的唐灿,觉得……必须是要从唐灿这边寻求突破了。

    或许,自己可以给唐灿一点好处,就让他放自己的自由?

    毕竟,傻姑是他未过门的媳妇,自己的身份是傻姑的陪嫁丫鬟,迟早也就是唐灿的人……

    只要做通了唐灿的工作,那自己要拜托这个陪嫁丫鬟的身份,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反正,当丫鬟是绝不可能当丫鬟的。

    本郡主永不为奴!

    你一个的世家公子,想娶本郡主都是白日做梦,还给你当通房丫鬟,想都别想,给你点好处算作赎身就是天大的恩惠了。

    想到这里,萧怀玉那沉重的心又陡然之间轻松了不少,毕竟是一个郡城当中的世家,自己堂堂恭王府郡主,能搞不定么?

    思绪之间,聪慧的萧怀玉便已经在脑海当中,想好了接下来的对策了。

    没错,那就是要……讨好唐灿。

    把唐灿给哄高兴了,再让恭王府给唐家一点好处,比如盐铁的营运权给一点,或者是给一支海上通商的船队之类的,像这种世家还不乐得屁颠屁颠的。

    对!就是用钱来解决。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叫问题。

    毕竟,恭王府就是开印银票的钱庄的嘛!

    至于刚才那个呱噪的光头城主,看着就来气啊!

    你没听到本郡主刚才都已经否认三连了么?

    这尼玛不明摆着就是不想要透露身份的意思么?

    你还一副臭不要脸的上前来要邀功的样子,本郡主这一肚子的火气正好没地方撒呢!

    打了这一巴掌出去,萧怀玉的坏心情才好了那么一丁点。

    她看向花将军,使了一个眼神后,又款款道:“或许我只是和你们口中所的郡主殿下长得比较像而已,但女子真的出自普通人家……”

    这话……

    现在谁信?

    你就……连刚刚路过的那条狗都不会相信的。

    普通人家的女子,能长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

    好!就算有。

    那普通人家的女子,能穿着黄金护甲和真丝绸缎?

    更不用,哪一个普通人家的弱女子,可以一巴掌就隔空将一名武师给扇飞的啊?

    胡海泉和一众城主府武师,一万个不相信。

    陈知府和他的手下们,也只能够憨笑两声装傻相信。

    刚刚被拍飞的胡城主艰难的爬起来以后,心里面也是万分不情愿的感慨,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郡主殿下不去惩罚唐灿这个罪魁祸首,偏偏对自己这个功臣动什么手的啊?

    难道……这尼玛又是唐灿挖的坑么?

    他早就知道郡主殿下会来,提前让郡主殿下躲在棺材里……

    天呐!

    这特么还是人么?

    看看他刚才懵逼的表情,浑然天成,该死……演技比自己都要好上三分,这怎么玩啊?

    而且,他们唐家什么时候和恭王府勾搭上了啊?

    这关系可完全不一般,连郡主殿下都愿意躲在棺材里配合演出。

    完了!完了!

    现在这金陵城,还有胡家的安生之处么?

    被胡城主这样盯着看,唐灿的心里面……还真有些……不出来的滋味。

    自己有那么可怕么?

    而且,刚才自己的那些反应,真的真的都是真的。

    唐灿也没想到,傻姑竟然这么大手笔,竟然给自己抓了个郡主殿下当同房丫鬟,这配置……真的是有点高了啊!

    刚开始的时候,唐灿也真的是狠狠被吓了一跳,觉得这回真的要被傻姑给害死了。

    可现在这么一看,事情似乎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糟。

    好像……

    这位传闻当中不可一世的刁蛮郡主,被我们家傻姑给全面压制了啊!

    关键是……

    这位郡主殿下怎么好像,并不是很嫉恨被傻姑抓来呢?

    而且,她一副不想别人认出她的样子,看像自己的眼神……甚至还带着一丝善意且可怜的祈求啊!

    难不成……

    嗯!唐灿觉得,一定是自己帅气貌美之名传遍了整个大梁国,连郡主殿下也慕名而来,甚至觉得配不上自己,宁愿当傻姑的陪嫁丫鬟……

    不过,yy归yy,唐灿觉得这里面肯定还是有蹊跷的,具体事情的经过是怎么样,必须等问过傻姑之后才来决定。

    可不能胡乱答应这郡主殿下什么,不然,万一吃亏了怎么办?

    唐灿的心里面不停地重新分析整个局面,并且快速的计较了起来。

    花将军则是懂了郡主殿下的意思,不想暴露身份,眼前的麻烦必须她出面先来解决掉。

    于是乎……

    花将军将怒气一收,反而转向了光头胡城主,质问道:“胡城主,如你所见,这棺材当中也并没有龙牙米的存在。整个唐府你也派人搜查过了,都未曾找到龙牙米……现在,你该当如何解释?”

    “这……”

    胡城主是一个头两个大,他自认才智无双,行动之前往往都会考虑到多种可能和后果的。

    可是,为什么偏偏涉及到唐灿的时候,却频频出现意外呢?

    东菜市口广场上的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宝库里面不知道怎么就出现的屎尿……

    还有今天这强大无比的傻姑带着陪嫁丫鬟的出现,关键是这陪嫁丫鬟的身份竟然就是恭王府郡主。

    天呐!

    天呐!

    胡城主的内心在不甘的狂吼,如果此时他还有头发的话,真的很想将所有的头发都给扯断啊!

    但是,理智告诉他一定要冷静,当谋划超出预料和计划时,唯一能做的便是……防止事情变得更糟。

    深吸一口气,胡城主放低了姿态,然后才开口缓缓道:“花将军,这回……是本爵鲁莽了。给郡主殿下的一万斤龙牙米,本爵会立刻调配过来,并且……不收取一两银子,作为对郡主的赔罪。”

    这话的时候,胡城主的心真的是在滴血的啊!

    毕竟,龙牙米两年一熟,他现在手里面还剩下的龙牙米,也不过一万多斤一些,这可都是省下来不卖的,专门用来培养胡家子弟练武的。

    结果出了这么一个意外!

    这一万斤龙牙米拱手赔出去了,胡家那么多练武的子弟要两年吃不到龙牙米了。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就这样……恐怕还无法让花将军……或者……郡主殿下息怒吧!

    胡城主故意停顿了一下,就是等花将军再表态。

    果然……

    棺材里面的郡主殿下眯了眯眼睛,然后就看向了唐灿这边。

    很显然,是在告诉花将军,其他不重要,主要是要让唐家唐灿这边满意才行。

    所以,很快会意到的花将军便义正言辞地道:“本将军只要拿到一万斤龙牙米,便可以回去向郡主殿下交差。但关键是……你无缘无故的冤枉和嫁祸唐府,甚至还强行动用城主特权对唐府进行全面搜查……我想,对于唐府,胡城主也必须有所表示吧?”

    言罢!花将军又转头去问唐灿道:“不知道唐大公子,是怎么想的?”

    这话一……

    胡城主的心里面,就更是惊骇了起来。

    郡主殿下竟然不是为她自己要好处,而是……而是要看唐灿的意思?

    完了!彻底完了!

    看来果然自己猜测的没错,唐灿和郡主是有一腿的了。

    圈套啊!

    这尼玛彻彻底底地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大圈套啊!

    胡言之啊胡言之!

    枉你自以为才智无双,只有你坑别人,没有别人坑你的机会。

    可是现在,在你布置的圈套外面,却被别人悄然布置了一个更大的圈套所包裹其中,你竟然一点都不自知。

    耻辱啊!

    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聪明了一辈子,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被一个黄口儿像耍猴一样骗来骗去。

    而唐灿却是眨眨眼睛,看到萧怀玉的态度,又听到花将军的话,顿时也彻底明白过来了。

    想要讨好自己?

    无利不起早!

    这恭王府郡主,绝逼是有求于自己的了。

    让自己去发落胡城主,这可就要掌握一个度的问题了。

    要是……一下从胡城主这个铁公鸡身上扒拉太多下来,郡主觉得已经足够贿赂自己了,之后可就不太好再提要求了。

    可这次被胡城主都打到自己家水晶来了,要是不将他扒拉下来几层皮,那多可惜,多不解气啊!

    咦?对了!

    唐灿嘴角微微一翘,道:“胡城主这次既然是因为龙牙米而来,那也简单。我唐府也不是无缘无故就能被人冒犯和搜查的……要补偿的话,本公子要的也不多。金陵城那一百亩龙牙地的耕种权,从今以后就归我们唐府了。”

    噗!

    听到这个要求,胡城主是再也忍不住,一口怒血就喷了出来。

    你特么还真的敢想啊!

    为什么同为府城,金陵城比周边五六个府城加起来都强,就是因为有这么一片能种植龙牙米的宝地啊!

    虽然每两年收获的一万斤龙牙米都落在了胡城主的手中,但是……龙牙稻谷的稻壳和稻草等等这些部位,对武者的气血作用虽然远不及龙牙米,可胜在量多啊!

    不知道多少武者是为了购买龙牙稻壳和稻草,才聚集到金陵城来的,包括周围的武道门派,不也都是因此才聚拢在金陵城的四周。

    有了这么多武者,金陵城的各种商业也才更加繁荣起来,几乎比得上一些中型的郡城了。

    结果现在……

    唐灿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要将这至关重要的一百亩龙牙地的耕种权要过去,这绝对是趁他虚要他命了。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不想看见bug》,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