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瑟瑟靳封臣〕〔楚若兰〕〔战争从亮剑开始〕〔梅悠雪〕〔超能神棍〕〔扶明〕〔布桐〕〔遮天之无敌天尊〕〔禁欲系神豪〕〔我用树枝造大炮〕〔诡秘之上校〕〔温静〕〔剑武凌世〕〔想啥呢龙是这个世〕〔这个忙我帮定了〕〔他命中缺糖〕〔慕朝烟〕〔海贼世界的千珏〕〔姜小白〕〔近战狂兵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一百零九章 木秀于林
    “有意思!土壤竟然透支了肥力……”

    对于这一点,其实唐灿心里面也是有所预料的,毕竟“能量守恒”这一条科学定律,在他的脑海当中应该是比较根深蒂固的。

    这些龙牙米蕴含着大量的气血力量,自然生长的时候,也必然会消耗更多的能量才对。

    而这些能量的来源,自然只有可能是土壤的肥力了。

    “大公子,这一片地,好像废了。”

    阮尘封也看到了这一点,走了过来声地道。

    在他看来,如果这十亩地原来就是龙牙地,那么……用这么短的时间催熟两万斤龙牙米,反而永久丧失了这么一片龙牙地,似乎……并不怎么划算。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唐灿这位“下凡仙君”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则变得更加高大和神秘起来了。

    这可是神迹啊!

    一夜催熟龙牙米,不是仙人手段是什么?

    “没关系。我会安排的。”

    唐灿摆了摆手,他要做一个试验,看看这一片地的肥力是否可以通过这样快速补充起来。

    很快……

    龙牙稻都运走了以后,唐灿派来了唐府的诸多家丁,雇了附近的农民,收集了大量的茅厕堆肥。

    将这些肥料都自然均匀的铺在了十亩地的表面,然后唐灿便再次使用了农田bug,点击上面的+符号。

    于是乎……

    肉眼可见的,这些肥料都快速的渗透到了土壤里面,重新恢复了土地的肥力,甚至于……从土壤的颜色上来看,比之前更肥沃了不少。

    这一幕,更是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难道,这就是仙家手段了么?

    对于这些,唐灿也不打算藏着掖着,毕竟他要使用这十亩地来生产龙牙米的话,单纯靠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

    而且,因为这十亩地就在这儿,秘密也是肯定藏不住的。

    既然没办法悄摸摸的进行,唐灿便干脆高调一点,还是用自己“仙君”的名号来,将这一切用“神迹”来解释。

    怎么着?

    本公子就是仙君转世,会点法术催熟龙牙米,有什么可惊奇的?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倘若换一个人,恐怕都会引起极大的震撼和震惊,反倒是唐灿这位“仙君”来做这些事,反倒是比较合乎情理的。

    同时,这样一来,对于唐府内的那些武者来,唐灿也更加容易获得他们的忠心。

    毕竟对于武者而言,龙牙米就是他们获得气血力量最好的食物,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修炼资源。

    而现在唐灿执掌了唐府,府中的所有武者,都可以按照等级和贡献,每个月领取一定的龙牙米。

    这对于任何武者来,都是难以拒绝的天大诱惑啊!

    就拿阮尘封来,他现在是宗师的修为,在唐府当中按照唐灿定下的规定。

    在唐府的宗师,最基础的每个月可以拿到十斤龙牙米,阮尘封更是在唐府已经三年以上,就更是可以拿到翻倍的量,足足二十斤龙牙米。

    这是什么概念,一个月二十斤……差不多每天都可以吃到龙牙米了。

    更不用,唐灿那还藏着不少的五禽兽肉,就是当初一斤就能让他们突破到宗师修为,含有强大气血力量的兽肉。

    通过这些兽肉,唐府最早效忠唐灿的十名武师,都晋升到了宗师。

    之后这几天,陆陆续续有十名武师向唐灿表了忠心,加上唐府自身子嗣当中,也有七八名达到了武师,也都晋升了宗师。

    的一个唐府,几天之内,差不多诞生了快三十名宗师了。

    这……对于外界的武林门派来,简直可以是骇人听闻的啊!

    寻常的三流门派,甚至一名宗师都没有。

    只有二流以上的门派当中,才有可能诞生武道宗师。

    而一流门派,才能有大宗师坐镇。

    身为唐府的首席宗师,阮尘封一方面庆幸和自傲,另一方面却又难免忧心了起来。

    作为武者,他非常清楚一点,宗师的门槛对于光大武者和武林门派,是有多难突破的。

    现在唐灿就掌握着快速突破这道门槛的能力,那对于外界的武者来……绝对是天大的诱惑。

    利益动人心啊!

    包括这十亩能快速生长收获龙牙米的农田,怕是国君知道了都要动心的吧!

    一夜收获两万斤龙牙米,岂不是,这十亩地一年的产量可能都远超整个神州大陆各国的总量了?

    想到这里,连阮尘封自己都忍不住动心了起来。

    掌握这样的十亩地,那简直……是太可怕了。

    “大公子,这十亩地,关系重大啊!倘若被外人知道了……恐怕……”

    不由得,阮尘封觉得,有必要提醒唐灿一句。

    但是,唐灿早就料到这一点,摇摇头,道:“阮兄,你觉得……本公子就算不刻意宣扬,能瞒得住么?”

    “那倒是!唐府若是拥有这么多的龙牙米,有心人一查,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言。”

    无奈的摇摇头,阮尘封也承认了这一点,这种事根本就瞒不住。

    “那不就得了。所以……本公子就是要告诉所有人,这十亩地……除非是有我在场,不然的话……就是普通的农田,根本就产不出一粒龙牙米来……”

    唐灿完之后,便将农田bug调回了正常值,然后就对看守的宗师武者们道,“这几日不种龙牙米了,这些够用了……咱们回府。”

    “大公子,这是……?”

    阮尘封有些着急,这十亩地如果不派人看守的话,要是被他人种植了龙牙米,一日一夜就可以收割,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不要那么贪心,以后咱们一个月来种一次龙牙米。一个月两万斤,够用就行。要那么多龙牙米做什么?还要打造那么多的纯银谷仓来存放,多麻烦……”

    完,唐灿就坐上了回府的轿子,因为他不想骑马。

    而阮尘封等宗师,则是一个个都满脸的黑线。

    什么叫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啊?

    什么叫做一个月两万斤够用就行啊?

    什么叫做要那么多龙牙米做什么啊?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嫌弃龙牙米太多的?

    唐灿的这些话,要是被各大门派掌门听到,恐怕都要被当场打死。

    哪怕是各国的国库当中,龙牙米也是最紧缺的资源啊!

    西边的大秦帝国,不就是仗着每两年百万斤的龙牙米收获,培养了大量的铁血之师,才吊打各国的么?

    但……

    眼前的唐灿,却放着这每天产两万斤龙牙米的宝地,竟然不管不顾就这么咸鱼,连看守的宗师都要撤掉?

    ……

    果然,当唐灿等人一走,这十亩地上立刻就嗖嗖嗖来了一大堆的人影。

    有各国的探子,也有各大武林门派的暗哨。

    这些人也很意外其他人的存在,一碰面便二话不开干了起来。

    噼里啪啦!

    轰轰轰……

    武师直接被打到爆裂,宗师都有十几名,之前他们全都潜伏在远处观察这边的动向。

    没办法啊!

    金陵关隘这一战,实在是太诡异,太轰动了。

    一夜之间,涌现出上百名宗师啊!

    容不得各国和各大门派对的金陵城上心,对金陵城唐家的唐灿重视起来啊!

    即便是大梁国自身,左相明面上下圣旨奖励唐灿,但也同时派出了麾下的宗师强者,暗中前来调查。

    对于这一点,唐灿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为了救金陵城,唐灿别无选择,一百多名宗师的突然出现,用屁股想都知道……必然会引来各方势力的觊觎。

    这是巨大的危机!

    之前胡城主的危机,和这个比起来,简直是巫见大巫了。

    走在路上,唐灿都能够感觉到,暗地里有不少人在偷偷盯着自己。

    可唐灿也不能够,因为有人盯着,就不干正经事了啊!

    酒坊酿酒要干,农田试验要做啊!

    反正都瞒不住,唐灿便索性干的更加光明正大一点。

    他本可以不用那么快的速度催熟龙牙米的,但是为了震撼这些人……就用了最快的速度。

    果然……

    一天一夜催熟两万斤龙牙米,让这些暗地里潜伏的家伙们全都疯狂了。

    暗地里的敌人,总是难免让人提心吊胆,所以唐灿便用这个方法……将他们都给引到明面上来。

    但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要有足够的利益和吸引力。

    能一日夜就催熟两万斤龙牙米的良田,绝对是足够份量的。

    当这边的争斗开始时,阮尘封等人也觉察到了,一个个脸上表情都不自然起来了。

    “大公子,那些人……”

    “不用管。他们要打,就打去。他们要争,就争着吧!反正……与我无关。”

    唐灿笑了笑,扫了一下四周,拍了拍手。

    嗖的一下!

    一道巨大的身影,就落在了唐灿的轿子面前。

    “大傻子相公!那些人都去那块地,周围没其他人了……”

    这个大块头,就是在暗中保护唐灿的傻姑。

    傻姑在,唐灿一点都不带怕的。

    至于阮尘封这些宗师,算得上是在明面上保护唐灿的。

    “哦!那就好,我们回府,继续咸鱼……哦不!应该是去执掌金陵城……”

    一切如同自己所料,唐灿便笑眯眯的回金陵城去。

    现在的他,是唐府的大公子,也是金陵城的正五品同知。

    同知,官职上是知府的副手。

    相当于,市长和副市长的关系。

    接到圣旨的时候,唐灿便知道,上面是不怀好意了。

    这不是明摆着,要将自己和陈知府放在对立面了么?

    想让自己和陈知府开始争权夺利?

    封唐府为子爵,接任金陵城主,那就必然会和陈知府有冲突了。

    偏偏还封自己为同知,那就更是不怀好意了,而且……更大的恶意,是冲着陈知府去的啊!

    “看来,我这位曾经的岳父大人,在朝中怕不是有不少的仇人?也对!不然又怎么会早年就被发配到这么远来呢?”

    对于陈永廉的过往,唐灿之前还是做了一点功课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不管上面朝中的人是什么算计,那都无所谓的。

    金陵城,唐灿是必须要掌控的。

    他现在……需要一块自己的地盘,发展自己的势力了。

    这世道,唐灿算是想明白了,想要安安心心当一个吃喝玩乐的咸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是你要别人的命,就是别人要了你的命。

    看看后面那十亩地就知道了,现在估计死了不少的武师和宗师了……

    值得么?

    一点都不值得啊!

    他们根本都不知道,那一块地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眼前看到的那点利益和可能性,就已经大打出手了。

    所以……

    这更加让唐灿充满了危机感,自己这么优秀,这么帅……

    嫉妒到想要干死自己的人,一定非常多吧!

    还好……

    自己有个武功高强的老婆,唐灿看看傻姑那伟岸的身躯,心里面还是充满着安全感的。

    木秀于林啊!

    特么的到处都是风。

    ……

    与此同时,蓬莱仙岛。

    陈思沐醒来之后,发现全身的经脉都断了,甚至是那些被自己强行冲破的穴窍,也好像处于一种爆掉的状态。

    她的心……如死灰。

    “呀!你醒了?”

    一名道童见陈思沐醒了,便有些心的走上前来。

    “我这是……进入仙门了么?”

    陈思沐咬着嘴唇,问道。

    “算……算是吧!”

    道童有些心虚,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陈思沐真相。

    “那……我可以拜师了么?我要学习仙法仙术。”

    陈思沐的心里面,燃起了一丝希望,迫切地问道。

    “这个不行。”

    道童吞吞吐吐的,然后才道,“你虽然闯过了演武台,但是经脉全断了,灵窍也爆掉。连武道都无法再精进,更不用修炼仙道了……”

    此话一,陈思沐却是攥紧了拳头,目光坚定地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我……我好不容易进了仙门,我一定要修仙。”

    “没有的。你还是走吧!此生,仙道与你无缘的。”

    道童有些不忍地劝道。

    “不!我不会走的。”陈思沐很痛苦的坚持道。

    “唉!”

    道童料到如此,便摇摇头道,“白长老,你若肯走,随北上的雁阵。若是不肯走,就留在岛中劈材烧水吧……唉……”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不想看见bug》,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