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麟少〕〔少年异人〕〔异界许愿神〕〔九叔的万界之旅〕〔神拳奶爸〕〔大魏影帝〕〔诡眼迷踪〕〔三国之关平当老大〕〔一剑安天〕〔当皇帝从捡破烂开〕〔我在水浒开了个挂〕〔仙农混异界〕〔我在斗罗召唤水浒〕〔我有一个特种兵系〕〔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穷三胖与富老王〕〔老子是魔法少女〕〔黄金之王的戏精日〕〔我在古代做储君〕〔红楼之贵女清缓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前往顺义城
    噗!

    这是什么鬼啊?

    看到这青楼数据一栏,竟然有具体到每一个妓女的登记造册的资料。

    更关键的是,这三个男扮女装的,真不是开玩笑的么?

    业务丰富,多元化啊!

    回头看一眼这倚翠楼,唐灿觉得……自己恐怕不会再来的吧!

    ……

    而此时,倚翠楼的老鸨心里面虽然很遗憾唐灿的离开,但却是非常开心的赶紧让人拿了一块木牌,找了正

    在倚翠楼喝花酒的某秀才。

    大笔一挥,直接写下了“唐府大公子唐灿驻足一留”几个大字。

    顿时,引来了不少嫖客和路人的围观。

    倚翠楼的生意,也因此好上了不少啊!

    毕竟,连仙君转世的唐大公子,都到这倚翠楼来过的呢!

    ……

    而对于唐灿来,收获却是不的,他在城中一路走过去,便确定了这一点。

    数据栏上的那些产业和数据,全都必须是自己亲自去视察过的,才会显现出来,否则的话,都是问号或者星号的。

    紧接下来的几天,唐灿便一直在熟悉和使用这“控城bug”的各项功能,基本上……都将金陵城给摸透了。

    不知不觉,很快便到了镇海侯六十大寿的前几日。

    唐灿和父亲唐荀,作为唐家的代表,便提前几日开始上路,并且押送着十万坛精心酿造的茅台酒。

    关于这茅台酒的制造,唐灿在唐家实行了绝对的严密封锁。

    就目前而言,外界还根本不知道,唐家生产出了度数这么高的茅台酒。

    就这一次的镇海侯六十大寿,本来宴会用酒,就是各个世家想要争取下来讨好镇海侯的。

    结果,被唐家包揽了这个差事,本来就引起了其他城池的一些世家的不满。

    后来得知,唐家酿酒似乎出了一些问题,那些世家都等着看笑话呢!

    毕竟,唐家在大梁国经商,也只能是众多世家当中偏中等的一个,在抢夺生意的时候,多少也得罪了一些仇家。

    这些仇家,很多都等着看唐家在镇海侯的六十大寿上丢脸呢!

    如果拿出来的黄粱酒出了问题,那可就不仅仅是得罪镇海侯的事儿,甚至还会彻底的砸了唐家的金字招牌。

    “父亲,我们唐家,这次前往顺义城,有什么有什么仇家啊?”

    唐灿的记忆当中,关于这些事情没有多少的印象,所以在到顺义城之前,肯定得先问清楚有没有仇家了。

    听到此言,唐荀也是苦笑了一声,道:“灿儿,以前我们唐家的仇家,倒是不多,就那么三五家在生意上有一些利益纠纷的。可是现在……”

    “现在又怎么了?”

    唐灿笑了笑,明知故问道。

    “既然如此,为父就在路上给你吧!”

    摇了摇头,坐上了马车,唐荀便开始细细的给唐灿了起来。

    “我们唐家,在金陵城中,主要经营的是酒楼和茶馆,还有一些当铺。而对外的贸易,却是主要经营黄粱酒、茶叶,还有部分铁器和丝绸生意。”

    “为父这些年来,也是靠着一点一点的拉关系,将这些生意拓展了出去。主要还是依靠镇海城的海运……”

    “但是,如此一来,就不可避免的,和镇海城已经附近一些城池的世家,有了矛盾。”

    “首先的是,镇海城的两个大世家。一个是赵家,主营白曲酒。我们金陵唐家的黄粱酒,可以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前些年的时候,我们的黄粱酒口感和醇度上还不如赵家的白曲酒,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威胁。可是近几年来,白曲酒的醇度好像下降而不少……我们黄粱酒也提升了不少,所以……

    黄粱酒逐渐胜过了白曲酒,抢占了不少白曲酒的生意,连顺义城内,大部分的酒楼,都进了我们的黄粱酒……”

    “这也是我们此次去镇海城要面临的大敌,这次镇海侯的六十大寿,原本是打算才用白曲酒的,也是……为父我托人去镇海侯耳边了一嘴,才让其改变主意用黄粱酒的。”

    到这里,唐荀也是叹了一口气道,“所谓,祸福相依就是这个道理。原以为抢到这个机会,可以将我们的黄粱酒在那些达官贵人当中推广开的……谁知道出了这些事情……”

    “所幸,还是灿儿你有主意。竟然发明出了如此神奇的酿酒方法,大大缩短了酿酒所需要的时间……口感上,更是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醇度。为父这几日喝了两坛,真的是赛过活神仙啊!”

    唐荀一边着,还一边笑眯眯的拿着一坛黄粱酒,往自己的嘴里面灌了一口,然后擦了擦嘴巴。

    这里的一坛酒,其实是不大的,大概也就是和一瓶矿泉水那么大。

    所以,镇海侯府的六十大寿,才需要十万坛黄粱酒这么多。

    一方面,是宴会的规模很大,宾客就至少上千人了,还有那些随从和下人们,包括整个顺义城的老百姓们,镇海侯都会与民同乐,赏赐水酒的。

    十万坛黄粱除了宴会上用之外,还会在四个城门口,免费发放给能题字祝寿的百姓们。

    也正是因为这样,唐荀才会如此卖力的抢到这个机会……相当于是一个效果非常好的免费广告呢!

    这事儿刚开始的时候,唐荀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儿子唐灿,究竟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酿造出符合标准的黄粱酒来啊!

    可谁想到……

    黄粱酒是没有酿出来,唐灿却酿出了更加美味的茅台酒来。

    当唐灿将第一坛茅台酒拿到唐荀的面前时,才打开酒盖,唐荀整个人眼睛都看直了。

    这香味!

    酒香诱人啊!

    迫不及待地灌上一口后,唐荀什么话都出来了,立刻就咕噜咕噜将一整坛一干二净。

    然后……

    唐荀就醉了,毕竟他这辈子都没有喝过这么高酒精度的酒。

    这个世界的水酒,不管是什么品种的,大部分的度数,都在十度左右。

    所以,当习惯了十度左右的水酒,这里的人再尝到高达五六十度的茅台酒时,哪怕酒量之前再好的人,也会不胜酒力的。

    而从那一天开始,唐荀就几乎每天都要喝上一坛茅台酒了。

    对于这茅台酒的质量和美味,唐荀那是一百万个放心了。

    他甚至都一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镇海侯六十大寿的时候,用茅台酒大放异彩了。

    这些天,唐家的酒坊,也是加班加点的,才将这十万坛的茅台酒赶了出来。

    然后,紧接着,继续酿造下一批的茅台酒。

    这些,是打算要等茅台酒的名气打响出去以后,就推出市场的。

    “顺义城赵家么?之前管家有跟我过,貌似……他们这个月开始,就已经在筹备大量的库存白曲酒了。就是等我们唐家供应不上……好取而代之的……”

    对于父亲口中的赵家,唐灿也点了点头,略有耳闻。

    甚至是,在金陵城的数据当中,唐灿都看到了赵家一些探子的详细消息。

    没错!

    金陵城内的数据当中,只要唐灿在街上有碰到过的人,都会形成数据,反馈在光幕的信息当中。

    唐灿昨日,便看到光幕上呈现出了一些信息,便是顺义城赵家的密探。

    这些密探,都是潜伏在唐府和唐家的酒坊等处,专门打探唐家酿酒的信息和秘密的。

    还好,唐灿严密封锁了酿造茅台酒的消息,所以赵家到现在恐怕都还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以为唐家搬去的黄粱酒,要么是有问题的,要么……就是之前那种口感的。

    “嗯!之前赵家的确令人头疼,不过现在……有灿儿你酿造的茅台酒,赵家不足为虑。”

    唐荀有些微醺,又喝了一口茅台酒,继续道,“这顺义城内第二大仇家,唉!便是上官家。”

    “上官家?父亲,你的是……二婶的上官家?”

    唐灿皱了一下眉头,哼!就上官兰凤这个恶毒的妇人,死了就是活该的。

    “是呀!上官家控制了顺义城的一条海运路线,以前我们唐家的货,都是从上官家的港口走的。可现在……最近大半个月……货物根本就出不去了。”

    叹了一口气,唐荀也有些后悔,那一日是不是太过冲动,直接就处死了上官兰凤,导致了和上官家的关系,彻底的破裂了。

    也是他那天觉得,自己的儿子死了,也要让上官兰凤这个恶毒女人陪葬,才不顾一切的将其火烧了。

    如果当时留了上官兰凤一条命,不定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

    “父亲,你做的没错。不用自责!上官兰凤这种恶毒女人,难道……我们放她一马,她就不会再找麻烦么?恐怕……会比现在更麻烦……”

    对于这位二婶,唐灿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死了活该。

    至于来自上官家的报复,导致唐家的海运彻底的瘫痪,唐灿也并没有觉得有多大的事儿。

    毕竟,顺义城的海运,又不是只有上官这一家。

    既然和上官家做不成生意,还不能找其他几家讨论一下合作事宜么?

    其他的海运家族,没道理有钱不赚啊!

    再了……

    就算没人愿意合作,我们唐家……就不能打造一条自己的海运路线么?

    此时的唐灿,意气风发,对于这些,根本就不带怕的。

    以金陵城为据点和依托,开始对外扩展和发展,又稳又快……谁敢挡路就直接干谁。

    “灿儿,为父也知道。上官兰凤其心可诛,其实早几年就已经开始通过上官家做手脚,侵占我们唐家的资产了。只不过……那些年为父不想和他们撕破脸皮罢了。”

    将酒坛子慢慢放下,唐荀也笑了笑,“除了这两家之外,还有三四个规模更一点的世家,在茶叶和丝绸铁器方面,和我们唐家有纠葛。不过问题都不是很大,毕竟……我们在这些方面并不如他们……”

    “那就不用管太多了。父亲,到了顺义城,咱们也没必要向往常那样低姿态,见到谁都跟孙子似的。”

    唐灿拍了拍别在腰间的金陵城主大印,道,“毕竟我们唐家,现在也是朝廷亲自封赏的子爵,掌管着一城之地。”

    “那倒也是!灿儿,为父如今都还是做梦一样。金陵城,真的就成了我们唐家的了?这才几天的时间啊!”

    美滋滋的,唐荀作为唐家的家主,自然而然也就成为了金陵城的城主。

    这对于他来,真的是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

    虽然现在的爵位已经不那么值钱了,因为没有了兵权,可对于唐家这样的普通世家来,一个爵位却是一个层次的巨大提升。

    至少获得了爵位以后,唐家就算是大梁国的贵族,有别于那些普通的世家。

    唐家的车队缓缓的出了城,暗中便有潜伏的武者探子,一直跟随和观察着唐家的车队。

    “大公子,果然如您所料,那些家伙跟着来了……要不要,我带人去赶走他们,不过就是两三个宗师和十几个武者而已……”

    阮尘封警惕的察看四周,然后来到马车这里汇报道。

    晋级宗师以后,阮尘封也是飘了啊!

    竟然什么……两三个宗师和十几个武者,叫做不过而已。

    唐灿白了他一眼,摆了摆手道:“不用理会这些虾米。”

    “额!可是,大公子,我们的车队这么长……要是他们分散来捣乱的话,我们的人,很难及时应对……”

    阮尘封顿了顿,扫视了一下那些潜伏的探子们,其实也还是有些头疼,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而唐灿却依旧是摆了摆手,不那么在乎的样子。

    眯着眼睛,唐灿看了看后面几十辆车都是上面装着一坛坛的酒,下面有稻草等盖着的,便不再理会了。

    车队继续往前,后面的尾巴依旧是不离不弃的暗暗跟着。

    差不多走了半天的时间后,终于在一处山林当中,他们按耐不住了。

    “动手!”

    随着一声令下,七八匹失控的枣红骏马直接从山林当中呼啸而出,直接就奔着唐家的车队冲了过去。

    “敌袭!”

    阮尘封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立刻就挥舞起手中的长剑,“保护大公子和老爷!不能让匪徒靠近车队……”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不想看见bug》,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