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生悟道〕〔初唐闲公子〕〔我在仙界捡垃圾〕〔岳风柳萱全文免费〕〔神级狂婿〕〔攻略恶魔冷殿下〕〔欢喜苍梧〕〔一开始我只想当个〕〔重生成校草的亲闺〕〔乾隆朝的造反日常〕〔穿越诸天的僧人〕〔过早达到巅峰的我〕〔重生之创业人生〕〔柳萱岳风〕〔我在三国当谪仙〕〔我真不是仙二代〕〔仙侠世界里的男配〕〔劫生宝鉴〕〔荒古秘主〕〔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一百一十八章 寿礼
    对于赵子居来说,金陵城唐家,是目前赵家最大的绊脚石。

    哪怕现在唐家已经被封了子爵,还有数十名宗师的效忠,赵子居也非常有自信,可以四两拨千斤,甚至是借刀杀人。

    “真正的智者都是棋手,从来都不会亲自下场。”

    很显然,赵子居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智者。

    对付唐家他已经布置下了一枚枚的棋子,甚至于唐家本身又何尝不是他的一枚棋子呢?

    赵家丢失了白曲酒的秘方已经太久了,整个大梁国恐怕早就已经忘了白曲酒的美味。

    所以,在千辛万苦的重新找回了秘方,甚至更加优化了之后,赵子居可不想简简单单的就这么宣布真正白曲酒的回归。

    白曲酒想要再次名扬大梁国,名扬整个神州大陆十几个国家,那么就必须要营造一场轰动,将名气彻底的打出去。

    不然的话……

    唐家只是金陵城的普通世家,真能这么轻易地就拿到侯爵府六十岁大寿的酒水供应么?

    别看赵家表面上一脸气愤不甘心的样子,实际上……这里面还是赵子居在发力,才让唐家获得了这个机会。

    黄粱酒,在大梁国也算有点名气了。

    用来给白曲酒的复出祭旗,勉强够资格。

    “赵家的列祖列宗,请放心。我……赵子居,必为人杰。带领新的赵家,走向更大的舞台。”

    看到下方唐家的车队已经都进了城,赵子居嘴角微微往上一翘,目光瞟向了一处角落。

    在那里,有他的第一枚棋子。

    ……

    “大公子,那个……傻姑还没有醒过来么?”

    阮尘封一路而来,都比较紧张。

    原先是因为知道傻姑同行,才觉得心里有底,可是……直到那次截道出事,被抢走了不少的黄粱酒后,阮尘封却始终没看到傻姑出手。

    他便心里一沉,知道傻姑肯定是睡着了。

    只不过,阮尘封没想到,傻姑一直睡到现在……竟然还没有醒过来。

    这可就让人头疼了啊!

    虽说,进入了顺义城当中,按理是不会再有什么劫匪之类的危险了。

    可是……

    阮尘封是武者,不是纯粹的武夫,唐家的那些仇家和敌人,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别的不说,就顺义城的上官家,据说……就供奉着一名成名已久的大宗师。

    上官家的船运航队,之所以可以在海上畅通,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有了这位大宗师,已经几十名宗师武者的庇佑。

    在顺义城,上官家算得上是十大世家之中前三的存在,仅次于排名第一的方家和第二的赵家。

    加上排名第二的赵家,和唐家也在酒业上有利益纠葛,唐家进了城反倒是更加危机四伏了。

    “没起呢!这丫头,还好不打呼……不然我得被他给吵死了……”

    唐灿也是一脸的无奈,看看傻姑那在马车里面躺成了一个大字,也只能悻悻地笑了笑。

    “可进入城中,大宗师高手都有将近五位,属下无能……恐……不能护得老爷和大公子的安全啊!”

    阮尘封也算是忠心,是最早跟随唐灿的一批武者,可是越是忠心,他也越为唐灿的安全着想。

    真要是碰到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想要暗杀唐荀和唐灿的话,在这顺义城当中,反而比路上更加简单。

    毕竟,行军路上都提高了警惕,几十名宗师也是主要环绕在马车附近。

    可一旦下榻到了城主府以后,自然就会放松警惕,加上城主府内的守卫森严,反而不允许唐府的宗师四处乱走动。

    算得上是限制了唐家自己的保护力量,更有利于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暗杀。

    “这个无妨。傻姑睡了这么久,也该醒过来了。”

    对于这一点,唐灿也不是很担心。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叫醒傻姑的杀手锏,那就是用好吃的在她的鼻子前晃荡一会儿,傻姑就会睁开眼睛醒过来了。

    唐灿用五禽兽肉实验过,完全可行,只不过醒来以后,傻姑发现没什么事,又还是很困的话,就会继续睡。

    也正是因为这样,唐灿才敢带傻姑一起来顺义城。

    “那便好。”

    阮尘封微微点头,话音刚落,正想要退下时,却看到远处有一人,疯疯癫癫的,脚步极快,朝着唐家车队这边直线过来。

    “大公子小心了。那个人有问题……修为很高……”

    以阮尘封的眼力,普通的宗师都不太当一回事的,能让他如此重视,必然非同一般。

    唐灿也是注目看过去,他虽然现在看起来是普通人,没有任何的修为。

    可是,五禽bug的五个丹田改造之下,让唐灿耳聪目明,五感也变得极端的敏锐起来了。

    “那个人的脚步……有问题……明明看起来走动着有些笨拙,甚至是磕磕碰碰,却可以在人群当中快速的穿梭,好像泥鳅一样,让人甚至……判断不出下一步他要落脚在什么位置……”

    暗暗心惊,唐灿眯着眼睛,脑海当中不自觉地勾勒出那人行走的路线来。

    z字形?

    不对!

    是蛇形走位!

    而且,是那种根本没有规律的蛇形走位。

    看起来随意非常,实际上却一点规律都摸不着,但是整个大的路线却呈现为一个长的直线。

    奇哉!怪哉!

    这个人的步法,太神奇了。

    也是这疑惑间,那人已经到了唐家车队的前头了。

    手中一壶清酒,摇头晃脑,口中念念有词的喊了起来。

    “人道好酒千千万,我饮一杯弃一杯。

    遍觉口中无滋味,枉做人来枉做仙。”

    此人一出现,人群当中也是引起了轰动来。

    “是酒痴大宗师楚中天,八成是冲着唐家黄粱酒的名头来的……”

    “也是啊!酒痴之名,响彻整个大梁国。一人一剑,走遍神州大陆各国,只为了寻找一杯可以入喉的美酒……”

    “楚大宗师不是离开我们顺义城好几年了么?什么时候又回来的啊?难不成……他找到心目中的美酒了么?”

    “听闻几年前,楚大宗师离开顺义城之前,曾经屹立在城楼之前,放言说道……不寻到天地间最有滋味的美酒,就不再回顺义城。”

    “是呀!当日我也在,楚大宗师仗剑走天涯,只为寻酒一杯,何其壮哉!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够再次瞻仰到楚大宗师的风貌……”

    ……

    众人议论纷纷,也让唐灿明白了来人的身份。

    不简单,是闻名神州大陆的酒痴大宗师楚中天,甚至……距离武圣也只有一层窗户纸了。

    他走遍天涯海角,只为寻找美酒,真乃是神仙中人的做派了。

    今天,他出现在这里,也是让唐灿非常的意外。

    根据众人所说的,这位酒痴,已经离开顺义城好几年了,中间都不曾回来过,会这么巧……在唐家车队来的时候,就回来了么?

    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么?

    如今,他拦在了唐家车队面前,是来刁难砸场子的么?

    一名极有可能晋升武圣的大宗师,还是让唐灿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傻姑会是对方的敌手么?

    唐灿不知道,但……他依旧会选择相信傻姑,因为他在傻姑的身上感受到的力量压迫感,可比这位酒痴大宗师强多了。

    傻姑,打爆一切。

    这算是唐灿的一种盲目自信了。

    “不好!大公子,是……是酒痴楚中天。”

    阮尘封也连忙让其他宗师围了过来,如临大敌。

    “无碍!这是在顺义城内,他不敢动手的。”

    唐灿矗立在车队前,和楚中天直接对视,然后拱手问道:“不知道酒痴前辈,拦下我唐家的车队,有何贵干?”

    “小老儿此生别无所好,唯舞剑与吃酒。听闻唐家黄粱酒媲美仙酒,特地前来,讨一杯酒喝罢了。”

    那楚中天虽然自称小老儿,看起来却并没有多大年纪,实际年龄已经年过半百,但外貌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

    仙风道骨谈不上,头发披散,一身带着酒气的白衣,不羁又放荡的眼神,反倒是更像是半夜被赶出来的喝花酒的少爷公子。

    他称“喝酒”不为“喝酒”,而是“吃酒”,嘴里还啧啧两下,脚步虚浮,好像随时都可能醉倒的样子。

    听到他这话,旁边的阮尘封等宗师,倒是松了一口气。

    不是来捣乱的,只是来讨一杯酒而已。

    可是,唐灿却是皱了眉头。

    按理来说,这种传奇的大宗师级别人物,来讨要你唐家的一杯水酒,那是给你唐家面子,免费打广告的。

    别的生意人,恐怕求之不得了。

    换作之前,或者其他任何时候,唐灿也是巴不得有这种机会,花多少钱都要请!

    可是此时此刻,在顺义城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唐家运送的是镇海侯爵府的六十大寿的寿酒。

    没进城还好,进了城以后,这里所有的酒,都是寿酒,实际上并不属于他们唐家了。

    唐家没有权利,也根本不可能在这里,私自将寿酒开封赠予他人。

    “灿儿,万万不可啊!擅自开封酒坛,将寿酒提前赠予他人饮用。这是犯了大忌的,侯爷即便不追究罪责,也断然不可能再用我们这一批酒了……”

    唐荀生怕唐灿不知道这其中的规矩,赶紧小声地说道。

    而酒痴楚中天却是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壶,眯着眼睛,朝唐灿继续问道:“怎么?小老儿讨一杯酒水的薄面都没有了么?你这唐家的黄粱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十几年前我也喝过一些,不过尔尔。就是不知道,这十几年来,是否有所改进……吹嘘的如此厉害……”

    这位酒痴,说话就是非常的直。

    他本来这次回顺义城,根本就不是为了唐家的黄粱酒,而是……有人千里传书告诉了他,顺义城赵家的白曲酒配方找回来了,甚至更胜一筹。

    这才将远在他国的楚中天给招了回来,不过……他回来之后前往赵家讨酒喝,却被赵家告知,赵家的白曲酒不算什么……连侯爵府都不用了,反而用了金陵城唐家的黄粱酒。

    再听听街头巷尾对于黄粱酒的吹嘘,楚中天这位酒痴自然也按耐不住,才会在唐家车队一进城以后,就当众来讨要。

    在他看来,自己就要一杯酒喝而已,你唐家家业也不小,岂能如此小气?

    可对于唐家来说,就不是一杯酒的事儿,事关唐家的商誉和侯爵府的面子,唐家就坚决不可能满足他的要求。

    唐灿没有说话,因为这里说什么都是错的。

    不能给酒,也无法明着用侯爵府来压人,而且对于一名无欲无求只想要喝一口好酒的大宗师来说,侯爵府的名头真的能压服他么?

    老百姓们可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看到,传说当中的酒痴专门来讨酒喝,唐家却不敢给……八成是怕酒痴这样的行家当场说他们的酒不好喝吧!

    “罢了!罢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酒……抢来的酒也不好喝。”

    见唐灿面色不佳,没有丝毫松口要给酒的意思,酒痴楚中天也是哈哈大笑,不做丝毫的停留,转身又用他的蛇皮走位离开了。

    这一下,老百姓们就更是闹开了。

    “啧啧……酒痴都说了,唐家的酒,不是什么好酒呢!”

    “他们不敢给酒痴喝酒,肯定是怕露馅。”

    “还什么仙酒呢!酒痴说的没错,吹嘘的厉害了……”

    ……

    方才顺义城的老百姓们,对于唐家的黄粱酒有多推崇和期待,那么此时此刻就有多贬低和诋毁了。

    “夜莺姐姐,这个老酒鬼怎么又回来了啊?他好讨厌啊!非要在这么多人的时候,硬要求唐家给酒……这怎么可能给他啊?真给他了,我们侯爵府的面子往哪儿放……”

    站在高楼上看到这些的赵蒹葭,气得两腮鼓鼓的。

    她可对这位酒痴大宗师没有丝毫的好感,小时候就见过这家伙硬闯镇海侯府,抢了父亲的一瓶好酒。

    然而,一旁的方夜莺却是美目凝眉,看向了不远处的另一座高楼上。

    赵子居仿佛感受到了方夜莺的目光,笑着朝着她这边挥了挥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