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麟少〕〔少年异人〕〔异界许愿神〕〔九叔的万界之旅〕〔神拳奶爸〕〔大魏影帝〕〔诡眼迷踪〕〔三国之关平当老大〕〔一剑安天〕〔当皇帝从捡破烂开〕〔我在水浒开了个挂〕〔仙农混异界〕〔我在斗罗召唤水浒〕〔我有一个特种兵系〕〔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穷三胖与富老王〕〔老子是魔法少女〕〔黄金之王的戏精日〕〔我在古代做储君〕〔红楼之贵女清缓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看见bug 第一百一十九章 震荡灵窍,修仙者发威
    管家赵普真的是惊呆了,这金陵城唐家的茅台酒,竟然这么厉害的么?

    “侯爷!侯爷……”

    叫了好几声,镇海候依旧是不省人事。

    赵普只好让人将镇海候扶回房间去休息,然后……他自己也好奇的拿起刚刚镇海候喝剩下的酒坛。

    用手指头沾了一点,放在嘴里面啜了啜,眼睛登时就是一亮。

    “此等美酒,果然只因天上有!金陵城唐家茅台酒,名不虚传啊!”

    ……

    而此时,下榻侯爵府的唐灿,却是百无聊赖的在府中闲逛了起来。

    阮尘封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和另外的几名宗师,牢牢地跟在唐灿的身边。

    “阮兄,你无需如此紧张。这是在侯爵府中,能有什么危险?”

    唐灿笑着说道,但是阮尘封却是苦着脸道:“大公子,不得不防呀!”

    的确,别的不说,单单上官家的报复,就不是唐家可以接的住的。

    “据说,上官家的二少上官天明今夜也在侯爵府中,身边更是特意带了一名大宗师和五名宗师。大公子切记,万万不能和上官家再起冲突……”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阮尘封在进侯爵府的时候,就给门卫送了礼,才打探出了不少的虚实情况来。

    “上官家这是冲着我们来的,不过在侯爵府当中,他也不敢来硬的。必然是会故意来找茬了。”

    唐灿也点了点头,并没有忽视阮尘封带来的情报。

    不过,这和他所料的并没有什么出入,上官家会报复,这是在意料之中的。

    倒是,这一次来侯爵府祝寿的其他贵胄子弟,值得好好注意一番。

    唐灿觉得自己身为一名二世祖,竟然没有自己的朋友圈,很没有面子啊!!

    当然,要借着这次的机会,融入到这些贵胄子弟的圈子里。

    这不……

    夜幕降临,侯爵府的三公子赵子云便在府中的登云楼邀请青年才俊们,前来一起赴宴,赏风弄月。

    很显然,上官天明也在邀请之列,唐灿还没有到登云楼,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敌意了。

    “哼!现在真的是什么人都敢往侯爵府来,不自量力。”

    上官天明饶有趣味的站在登云楼的门前,冷哼了一声,手里面拿着一把折扇。

    周围的那些公子哥们闻言,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和唐灿可不熟悉,再说了,他们是什么身份,唐家是什么身份呀?

    若不是刚刚朝廷给唐家封爵,唐家给这些公侯们提鞋都不配。

    上官家虽然也没有爵位,但是多年来的海运生意,手里面多的是珍奇异宝,凭借这些倒是在二世祖们的圈子里面有点面子。

    既然上官天明这么一开腔,明显是要刁难唐灿,其他这些二世祖们自然就跟着起哄了。

    而在他的身旁,站着一名白发老者,气血内敛,但是阮尘风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个白发老者,是大梁国闻名已久的大宗师周临风。

    “大公子小心,他就是上官天明,身后是大宗师周临风。”

    阮尘封小心翼翼的护着唐灿,因为……如果对方要给下马威的话,只要周临风释放出大宗师的威压,唐灿是绝对挡不住的。

    哪怕是有阮尘封几人帮衬着,周临风只要稍微用点力,都能让唐灿连站都站不稳,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

    “怕什么?一个糟老头子而已。”

    唐灿却是不以为意,反倒是迎难而上,嘴里面不经意地说道:“侯爷三公子的安排还真的是别具一格,竟然……还特意在门口安排了两只看门狗……”

    这话唐灿说的特别随意,仿佛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可他这么一说,却是一下就将上官天明给惹恼了。

    竟然说自己是看门狗?

    这怎么能忍?

    上官天明咬牙切齿地对身旁的大宗师周临风道:“周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乡下小子。”

    本来,上官天明还真没想一开始就和唐灿撕破脸的,毕竟这是在侯爵府中。

    谁知道唐灿给脸不要脸,那张臭嘴还敢反咬一口,他便不再顾忌,让周临风直接释放威压。

    “好!宗师尚且不可辱,更何况老夫是大宗师。此子如此出言不逊,那就让他承受一下大宗师的怒火吧!!”

    淡然一笑,周临风便不再隐藏体内的庞大的气血威压,直接朝着唐灿等人席卷而去。

    “不好!上官天明是疯了么?敢在侯爵府让人动手?”

    “胡兄淡定,上官天明还没有那个胆子。估计就是吓唬一下那个唐灿罢了!”

    “这可是大宗师的威压,那唐灿估计没练过武,这一下,八成要被逼着下跪,甚至是……腿骨折断……”

    ……

    这些二世祖们,都知道上官天明不敢真的在侯爵府内动手,但释放大宗师威压却不包含在内。

    他们见唐灿那弱不禁风的样子,都认为唐灿要吃苦头了。

    “大公子小心!”

    “诸位,护着大公子。”

    阮尘封几名宗师,瞬间色变。

    虽然早有预料,可真的要面对大宗师威压时,却依旧是脸色苍白,浑身气血狂涌而出,节节败退。

    “完了!”

    阮尘封的心往下一沉,嘴角溢出了一道鲜血。

    可恶!

    周临风竟然在威压当中加入了真气,威力更是大了好几倍,自己这个宗师都快抵挡不住,更不用说……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公子了。

    阮尘封急忙朝后面看去,他真的怕唐灿会在这样猛烈的威压当中,直接被压折了腰。

    然而……

    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是,哪怕在大宗师加了真气的多倍威压之下,连宗师都挡不住要吐血的情况下,唐灿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他闲庭散步,甚至还伸了个懒腰,没有丝毫的不适,然后……仿佛不经意之间打了个喷嚏。

    啊嚏!

    就这么一声。

    顿时,那释放威压的大宗师周临风,眼前就是一黑,感受到一股惊涛骇浪朝着自己席卷而来。

    噗……

    胸中一阵闷哼,这老家伙竟然被唐灿的一个喷嚏给伤到了。

    “周老,周老您怎么了?”

    上官天明也是吓了一跳,怒视唐灿质问道:“唐灿,你对周老做了什么?”

    唐灿却是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做了什么?你眼瞎么??刚刚我就打了个喷嚏而已。其他什么都没做。”

    “胡说,你就打了个喷嚏,周老怎么可能受伤?”上官天明怒道。

    “你问我我问谁?也许,这老家伙本来就快死了,关我屁事!”

    笑了笑,唐灿却是不管众人惊诧莫名的目光,径直往登云楼内走去。

    一边走,唐灿还一边戏谑的对上官天明说道:“明天可是镇海侯爷六十大寿,上官家的狗就算要死,还是跑远点死,死在这里……不吉利!”

    “你……唐灿……欺人太甚……”

    上官天明当时就怒火攻心,想要冲过去和唐灿拼命,但却被周临风拦了下来。

    “不可!二公子,此子功力深厚,非……非同凡响……”

    周临风目露惧意,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对手,自己的威压和真气侵入对方的身上,就好像是泥牛入海,根本就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对方只不过打了个喷嚏,便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冲击他的五脏六腑。

    “怎么可能?周老,这……这唐灿不过是一个文弱的傻子罢了。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

    上官天明也吓了一跳,但是就是打死他也不相信,唐灿会突然变成了大宗师都抵挡不住的武林高手。

    “即便不是他,那也一定是……暗中潜伏保护他的高手。我……我们惹不起……”

    一招败退,甚至连对方的底细一点都窥探不到,周临风当然没有对敌的信心。

    同样的,其他的二世祖们也惊了。

    周临风这位大宗师的实力,他们还是很清楚的。

    现在连周临风都拿捏不住唐灿,这就使得唐灿有资格进入他们的眼帘。

    “有趣!传闻这位金陵唐大公子是仙君转世,莫非是真的?”

    “一个喷嚏重伤大宗师?可却偏偏在他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气血真气或者……修仙者的丹田感受到,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暗中有人出手吧……竟然可以躲过我的探查……”

    ……

    这些二世祖们,也不是吃干饭的,甚至不少人身边跟着的都不是大宗师,而是炼气期的修真者了。

    当然了,最最最震撼莫名的,要属一直跟在唐灿身边的阮尘封等宗师了。

    怎么回事?

    刚刚发生了什么?

    大公子怎么没有被人压得下跪?

    一个喷嚏,大公子就重伤了一名大宗师?

    天呐!

    谁能告诉我,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阮尘封是一脸的问号,但是现在唐灿进入了登云楼,他们自然也要赶紧跟上去。

    “呵呵!区区一名大宗师,也敢在本公子的面前放肆?”

    唐灿一阵心情舒畅,因为终于自己……不是弱鸡了。

    没错!

    自从吃了五禽bug之后,唐灿的身上有了五个丹田,还打通了身上所有的灵窍。

    在城主府找到的一些文献典籍当中,唐灿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修为按照修仙者来判断,这算是炼气期大圆满了啊!

    因为炼气期大圆满的标志就是,拥有丹田,加上打通全身上下的灵窍。

    可是偏偏,唐灿白白拥有这样炼气期大圆满的修为,却一点也拿不来用啊!

    既没有任何法术,又感应不到体内任何的能量什么的。

    连续尝试了好多天,唐灿确定,那些什么修仙者用的真元能量,全都是藏在了全身的灵窍当中。

    没有专门的功法和运功路线,唐灿根本就调用不了。

    然而……

    就在刚刚,当周临风的威压和真气朝着唐灿扑面而来的时候,唐灿却意外的发现。

    在这样的威压之下,他隐约可以感受到体内灵窍内的真元能量,在蠢蠢欲动。

    于是乎,唐灿便尝试地去调用这些被感知到的真元气息。

    然后……

    唐灿便用自己发现的方法,将这些真元力量给释放了出去。

    这个方法便是……

    打喷嚏!

    一打喷嚏,唐灿便可以调动体内大概十二个灵窍左右的真元力量。

    开什么玩笑,这些可是修仙者的真元力量,周临风这个大宗师当然接不住了。

    唐灿的那些真元,可不是从外界吸收来的灵气转化的那么温和,全都是五禽身上略带狂暴的力量,唐灿还根本不知道如何在体内化解。

    所以,当这些带走狂暴气息的真元,冲击到周临风的五脏六腑后,便立刻重伤了他。

    “这糟老头子,还是做了件好事的。帮我感应到了灵窍……”

    一边往楼上走去,唐灿的心里面也是美滋滋。

    现在的他,至少拥有了一丁点的自保能力,碰到敌人的时候,一个喷嚏打过去,大宗师都能被重伤。

    不过,也仅限于此,唐灿方才也是在周临风的威逼之下,才被动的摸索到一点调用灵窍真元的方法。

    就那十二个灵窍的真元可以调用,早知道,人的身体当中一共是有三百六十个灵窍所在。

    “以后谁特么敢惹本公子,就一个喷嚏打死他……”

    慢悠悠的走上登云楼,唐灿却是看到,早就有几人坐在了上面的雅座上。

    一共四男三女,其中一名妙龄少女一看到唐灿走了上来,便立刻是眼前一亮。

    她起身朝着唐灿欢快的走了过来,甚至主动热情的对另外几人介绍起唐灿来。

    “三哥,夜莺姐姐,苏照哥哥……你们看!金陵城的唐灿哥哥也来了……你们看看他,是不是不比城北的徐公样貌差?”

    作为侯爵府的七小姐,赵蒹葭又非常礼貌的来到唐灿的面前,给唐灿介绍了起来。

    “唐灿哥哥,这位是我三哥赵子云,这位是我们顺义城方家的夜莺姐姐,还有这位……是护国公府中的苏照哥哥……苏照哥哥很厉害的!是有两个丹田的天才修仙者……两年前就进入蓬莱仙宗修仙的……”

    赵蒹葭又指着旁边的一个公子哥,撇了撇嘴巴说道,“这是个讨厌鬼,赵子居……几百年前也算我们侯爵府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