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七十五章 背后的人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姚安宁不露慌张,而是理所当然道,“一哭二闹三上吊啊,这不是万金油模式,屡试不爽吗?”

    这答案还真是让人说不出话来。

    沈奇自然是被噎的不行,却也知道自己为难姚安宁,不会那么简单。

    “好,就按安宁说的。”李明玉眉眼弯弯,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馊主意,他相信安宁不会害他的,何况不就是哭一哭么。

    陈驰嘴角抽搐,姚安宁真的不是来捣乱的?这样也叫办法?

    “你就不能说个靠谱的办法吗?”陈驰翻了个白眼。

    “有啊,只要你比他强。”强者生存,这不就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么。

    这么一说,还不如不说,陈驰的情绪再次低落了,他还不知道孟若竹是什么来头,人家已经把自己的底细都摸了个干净,开局就落了下风。

    聊了一会儿,上课铃声再次响起,大家各就各位,这次再不敢出幺蛾子,起码情况未名的情况下为止,还不能犯在孟若竹手上。

    李明玉侧头看向姚安宁,先前的笑容尽数敛去,眼中神色复杂,说不上为什么,隐隐觉得姚安宁回答表哥的话,并没直面表哥的问题,而是巧妙的回避了,这种感觉就像宴会那天,姚安宁对待顾知新的态度是一样的。

    她认识顾知新吗?也认识孟若竹吗?

    李明玉心中多了两个疑问,围绕着姚安宁的问题越积越多,揭开的却没有一个。

    “你在看什么?”沈奇凑了个头过来,当初了李明玉的视线。

    李明玉收回了目光,“没什么。”

    沈奇被李明玉冷淡的语气愣了一下,他的二货表弟一直都很搞怪,以至于他都快忘了姨妈姨夫死后的那段时间,表弟只待屋子里,拒绝外界一切时的冷漠。

    李明玉不知道沈奇为自己刚才那一刻的反常而千思百转,他认真的听着讲,还在做笔记,俨然一副好好学习的模板。

    至于姚安宁,她的心思完全不在上课上,她在想孟若竹回来到底是为什么,孟家当年举家迁去了国外,最近也没有消息孟家要回国发展。

    想着想着,姚安宁不禁回想起了当年她们三人还在一起的时光。

    她没有朋友,直到顾知新出现在,孟若竹和顾知新是非常好的朋友,形影不离,孟若竹性子跳脱,常常做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自己胡闹不算,还要拉着他们一起。

    严格说来,她第一次逃课,还是孟若竹怂恿的。

    孟若竹坐在她身后,偷偷摸摸传了个纸条过来,还让她趴在桌上别动,她虽然奇怪,却也照做了,然后孟若竹夸张的嗓音就响起了。

    “温萦,你怎么了!温萦你哪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孟若竹脸上带着显见的紧张和担忧,丝毫不顾此时正是上课的时间。

    大概是孟若竹表现的太夸张了,至于讲课的老师都吓蒙了,也不怪责孟若竹突然的大喊大叫,还紧张兮兮的问着情况。

    “老师,我带温萦去医院了。”然后他就直接把人抱起堂而皇之的逃课去也。

    孟若竹抱着她出了教室,却没立马出校门,而是在等了会儿,顾知新没多久就一脸慌张出现在他们面前。

    本就没病,自然没去医院,而是被孟若竹拉着去了河边钓鱼了。

    孟若竹早就发现了这处河堤,甚至钓具都准备好了,挖了泥鳅做鱼饵,便开始比赛谁钓的鱼最多。

    最后胜出的人反倒不是孟若竹,而是顾知新,钓得那些鱼被他们带回去蒸煮烤炸,弄了一桌的全鱼宴。

    她至今还记得那天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暖绒。

    而现在,早已经物是人非。

    原本好好的天气,此时阴云密布,暴雨倾泻而下。

    “安宁同学还没走?”

    望着雨点的姚安宁闻言回头,就见孟若竹那张能扫除所有负面情绪的笑颜出现在眼前。

    “孟老师也没走。”姚安宁的语气不咸不淡,并不显得有太多热络。

    孟若竹也知道自己不是人民币,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可姚安宁对他的态度却很奇怪,今天在课堂,他能感觉到姚安宁若有似无的亲近,而现在,像是要划清界限一般疏离。

    “没办法,谁让我是辛勤的园丁呢,要好好照顾你们这祖国的花朵。”孟若竹调侃了两声,可他不见姚安宁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她的眼睛直视前方,完全不为周围动静所动,她的注意全放在了这雨天一样。

    姚安宁没接话,以前她就被孟若竹无赖的言辞给堵得说不出话来过。

    “你很喜欢下雨天?”孟若竹看着姚安宁专注的神情,不由开口问道。

    “我只是没带伞。”姚安宁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孟若竹倒是觉得有趣,不是因为姚安宁的回答,而是因为姚安宁这个人,别想着他掏出伞来然后大方的给人,他哪有带伞的习惯,而且今天变天变得突然,没带伞的人多着呢,周围就站了一大群没带伞的人。

    孟若竹掏出烟,也不点,就刁在嘴上,一边还哼唧着,“下雨天,怎么办,我好想你……”

    这动静,终于让姚安宁转头看他了,不为别的,孟若竹有个致命点,他唱歌是没调的。

    “怎么样,是不是比原唱还好听?”孟若竹特别自信的问着姚安宁。

    “孟老师和上课时不一样。”要说上课时孟若竹还知道收敛,那么眼前的孟若竹完全将自己不羁的一面展露出来了。

    周围的人都在变,这一刻,姚安宁觉得只有孟若竹没有变,他还是那样搞怪,只要他想,就能每天都过的很快活。

    姚安宁很羡慕他,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

    “因为上课的时候我是孟老师,现在下班了,我是孟先生。”孟若竹讲起的歪理非常在乎,要不是顾忌着这里是学校,他只怕已经点了烟,吐着烟圈了。

    姚安宁扬起了一抹笑颜,这话大概也只有孟若竹能说出来。

    孟若竹也不知道自己说到身边哪个点,竟然就让她笑了,恩,笑得还挺好看的。

    不多时,陆家的司机就找来了。

    “安宁小姐。”司机撑着伞,他身上打湿了不少。

    “辛苦你了,王司机。”姚安宁踱步走过去。

    王司机连连摇头道,“不辛苦不辛苦,只是多走几步路的事。”

    “诶!带我一程吧。”孟若竹一点也不客气的提出了同行的要求,他看姚安宁头上你把伞挺大的。

    “对不起了孟先生,三个人的话就太挤了。”拒绝了孟若竹,姚安宁就和王司机一起离开了,留下孟若竹一个人还叼着烟站在原地。

    孟若竹有一种自己挖坑坑了自己的感觉,他抬头望了阴沉沉的天,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不由皱起眉低喃,“果然下雨天很讨厌啊。”

    姚安宁被王司机接到车上,陆锦川已经安然坐在那,手上正捧着书在看,除了裤脚打湿之外身上没沾一点雨水。

    “你们来了新老师?”陆锦川在车开动的时候就把书放回去了,行驶的路上看书会头晕。

    “你也挺八卦的。”一天的时间,连陆锦川都知道孟若竹的事了。

    不怪陆锦川会知道,实在是孟若竹这位帅气的老师引起不了的震动,陆锦川虽然封了校草,可校草也看了几年了,再帅也有审美疲劳的时候,这时候来了帅气的老师,一下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谈论的都是这位老师,于是f班再次成了热点议论,这么帅的老师这么就不是自己班的呢?

    “全校的人都知道了!”陆锦川强调着,并不是他八卦。

    姚安宁才不相信,八卦这种事是不分男女老少的。

    见姚安宁沉默的态度,就知道她心里肯定认定自己八卦了,于是他破罐子破摔,“你早上拒绝了姜晓的挑战?”

    在听到姜晓这个名字的时候,姚安宁还有些茫然,但是联想一下早上发生的事,很快就了然了。

    “对啊。”姚安宁承认的很干脆。

    陆锦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姚安宁,她身上发生的事太多古怪,以至于多到他已经不知从哪问起才好。

    “既然你能考到第一,为什么还怕和她比?”姜晓这个名字连他都听说过,常年占据着年级榜第一,猛地就被姚安宁挤到第二去了,难怪她会在校门口堵了姚安宁下战书了。

    “太麻烦了,反正以后还是要考的。”最开始姚安宁还不知道那女生要和自己pk什么,不过想来想去,也只有学习这块了,总不可能比美吧。

    陆锦川真是被姚安宁的回答弄得哑口无言,最可怕的就是他竟然觉得这个答案很合理。

    两人很快就到了家,姚安宁下车的时候还让王司机快点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王司机回了一个憨厚感谢的笑。

    “哥!你为什么和她一起回来!”

    一进门,姚安宁就听到一个震惊恼怒的声音炸响,贾绮思瞪大了眼,眼神和脸上的神色都控诉着陆锦川的背叛。

    姚安宁有些好笑,不由也转头看向陆锦川,看他怎么应付当下的局面。

    “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大喊大叫,像什么样子。”陆锦川皱着眉,没有回答贾绮思的质问,反而先责怪起贾绮思。

    贾绮思不敢置信的看向陆锦川,他竟然当着姚安宁的面斥责她!

    “哥,你帮她骂我?”贾绮思用笔刚才更大的声音质问陆锦川,仿佛陆锦川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我没骂你,是提醒你。”陆锦川也不知道贾绮思是怎么了,以往她可是最注重礼仪了,这次从国外回来,总是大呼小叫,没个正行。

    贾绮思哪听得进去,一心认为是陆锦川在袒护姚安宁,才会对她疾言厉色。

    “那我也提醒你!我才是你妹妹!”贾绮思怒瞪姚安宁,以前她根本没把姚安宁当一回事,可她只是出国一趟,再回来,陆家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姚安宁母女不仅站稳了脚跟,还让外婆和陆锦川对她们袒护有加。

    姚安宁突然有些无趣了,也不想再听下去,抬腿便要走。

    “你不准走!”贾绮思拦下了姚安宁,“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外人,别太得意。”

    陆锦川闻言立马皱紧了眉,又要开口说几句,但是姚安宁比他先一步开口。

    “放心,我会一直记得的。”姚安宁说的很平静,对于贾绮思的针对也不生气,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在意。

    “那就最好。”贾绮思只以为是姚安宁应付她的话,毕竟对于姚安宁来说,成为陆家继女根本就是她高攀的福分。

    “够了。”陆锦川的声音冷了几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要动怒的前兆。

    贾绮思不以为怵,“你就护着她吧,小心被反咬一口,别怪我没提醒你。”

    三人闹得非常不愉快,不过姚安宁倒是没受太大的影响,她在想,姚颜在陆家算是安定下来了,她是不是也该提出搬出去了,虽然陆家的人没怠慢她,可做起事来,总是有许多不方便。

    于是姚颜来找她的时候,姚安宁提出了单独出去住的要求。

    “安宁,是不是妈妈哪没做好?”姚颜立马眼泪涟涟,伤心和自责交杂,直白的摊放在姚安宁面前。

    其实姚安宁并不是太能处理眼泪攻势,这点和孟若竹很相似,有着同样的弱点,曾经也有一个人在他们面前哭的梨花带雨,她和孟若竹两人束手无策,只能呆愣愣的站在一旁,还是顾知新处理的。

    “不是,你做的很好,只是我想独立了。”姚安宁有些头疼,姚颜真是应了一句话,女人是水做的,眼泪是说来就来。

    这个理由,姚颜拒绝接受,有哪个女孩子在还未成年,就闹着要独立了,一个人住有什么好,没人做热菜热饭等着她,谁来为她洗衣叠被,打理卫生。

    “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你和妈妈说,就算不能讨个公道,我也和你一起搬出去住。”姚颜紧紧拉住了姚安宁的手,誓要和女儿共进退,这次她不会再让女儿独自面对了。

    “你没有哪做错,我也没受任何委屈。”姚安宁首先稳定姚颜的情绪,那眼泪和不要钱似的不断往下掉,她实在有些无措。

    “真的?”姚颜将信将疑的看向姚安宁,以免她在独自隐忍骗她心安,却是停止嘤嘤的泣音。

    “真的。”姚安宁郑重的点头,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那你为什么要搬出去?”姚颜再次问道,如今她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为什么安宁还要搬出去,和她分开,是不是其实还在为以前的事怪她。

    见姚颜又有固态萌发的势头,姚安宁连忙道,“就是想要独立看看,一个人能不能生活。”

    话说到这,姚安宁便知道,要搬出去独自住的想法可能是不行了。

    “你才多大,还在读书,学校也不远,怎么就想着搬出去一个人住呢?”姚颜不太能接受这个理由,安宁从来没离过她的身边,与其说安宁需要她,不如说她需要安宁,正因为有安宁,她才能咬牙坚持到现在。

    “是班上的同学都单独在外面住,所以我也想凑个热闹。”姚安宁垂下头,微微脸红,终于支撑不住的说了‘真话’。

    姚颜的脸色好了很多,挂满眼泪的脸上还露出盈盈笑容,她一直觉得安宁太懂事了,从来不曾对她提过任何要求,自杀之后更甚,现在这一刻,她才觉得安宁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不是拥有一颗苍老的心。

    “你班上的同学都是男生,男生可以放养,女生就不行,就得精贵着点,你是妈妈的宝贝,自然宠着捧着。”姚颜反过来对姚安宁说教起来,都说男孩穷养,女孩富养,就算娇宠,她的安宁也是值得的。

    “这话以后不能再提了,三楼就只有你一个人住,鲜少有人上来打扰你,也相当于独自生活了。”姚颜生怕姚安宁再提类似的要求,连忙补充了几句,现在的孩子都注重*还有空间,以后得多注意点。

    “我知道了。”姚安宁没再多说,从善如流应下了,虽然目的没达到,可姚安宁一点也不觉得遗憾,反而心里暖融融。

    姚颜抹了抹眼泪,这才笑了起来,“你这孩子,害得我白哭一场,待会你陆叔叔问起来,我就去告状。”

    姚安宁咧嘴一笑,她知道姚颜不会。

    姚颜摸了摸姚安宁的头,露出慈爱的笑容,“我家宁宁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将来一定选个最好的女婿。”

    鲜少有肢体接触的姚安宁,被姚颜的举动弄得有些恍然,她不禁蹭了蹭姚颜的手心。

    看着和自己撒娇的女儿,姚颜知道她们母女之间的芥蒂总算消除了一些。

    “不要看书看得太晚,喝了牛奶就去睡觉。”姚颜在离开前叮嘱了一遍,虽然每次的话都一样,姚安宁一点都不觉得罗嗦,每次都会笑着点点头应好。

    握着那杯温热的牛奶,姚安宁想,其实不搬出也行,虽然有些事办起来不方便,但也不妨碍什么。

    贾绮思的回归,影响最大的就是姚安宁了。

    就好像现在,贾绮思坐在车上,占据了姚安宁的位置。

    “以前是我没回来,你霸占我的位置,我就不计较了,现在我回来了,你不会还想鸠占鹊巢吧?”贾绮思穿着帝中高校的校服,脸上带着显见的嘲讽。

    贾绮思身边还有空位,只不过那是陆锦川的,姚安宁知道这是贾绮思在为难自己,好在她也不介意坐前面。

    “你搞错了,这车没有你的位置。”贾绮思得意一笑,其中恶意不明自白。

    姚安宁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对于贾绮思一再挑衅,生出几分不快。

    “怎么了?”陆锦川也到了,看到对持的两人,立马就皱起了眉,不用多问就知道这是一场麻烦。

    “哥,快上车,我有好几个月没去学校了。”贾绮思催促着陆锦川,早点把姚安宁甩掉。

    陆锦川依言上车,然后看到姚安宁站在车旁久久不动,“你怎么还不上车?”

    “没有位置啦。”贾绮思抢先道。

    “前面不是还有一个。”陆锦川说道。

    “我已经和人约好了,顺路接她一程,当然没位置了。”贾绮思接着道,总之她不许姚安宁再坐她们陆家的车。

    陆锦川眉头皱得更紧,他不等他说什么,就听贾绮思不忿道,“哥,我才是你妹妹,有血缘的亲妹妹,你不会为了她,一再让我难堪吧,她以前不也没坐车照样能去学校,以前可以,现在就不行了?还是在你心里我这个妹妹没你新‘妹妹’重要?”

    陆锦川不好再说什么,他本来就不是多言的人,和姚安宁的关系也说不上多话,贾绮思和他是从小的情谊。

    姚安宁没有任何表情,转身就走。

    贾绮思哼了一声,然后车子发动上路了。

    姚安宁不是出门去了,而是转身回陆家了。

    “宁宁,你怎么回来了?”姚颜看到去而复返的姚安宁,惊讶的问了一句。

    “陆叔叔起来了吗?”姚安宁反问陆正平的动态。

    “还没,他昨天回来的晚。”姚颜回道。

    姚安宁皱了皱眉,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就响了,是贺三给她发的短信,他今天要和胜现实业的邱闽生见面。

    “帮我请个假。”姚安宁改变了主意,对姚颜说道。

    啊?姚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你生病了?”

    “不是,有个朋友今天要出国,我想去送送她。”姚安宁也不好说她今天要去和胜现实业的副总谈谈吧,于是把王皓送周小薇的事拿来当借口了。

    姚颜一听安宁有个朋友,立马就允许了,她也不是无条件宠溺,听安宁说,最近学习不错,考得也不错,想想一天的时间也耽误不了事,于是就答案去给安宁请假。

    姚安宁得了假,换下了校服,就去和贺三汇合了,这次她不打算在背后做军师了,而是直面和邱闽生对谈了,她要知道当初胜现实业是怎么从她手上将合约抢过去的,是不是她身边有人背叛了她,哪个人又是谁。

    “这次不打算做幕后,转台前了?”贺三笑眯眯的觑着面前的人,他以为姚安宁会一直在幕后操纵,起码露在人前不会是这个时候,没想到这么快她就打算亲身上阵了。

    每次以为看明白了她的想法,下一秒他的脸就被打肿了。

    “别废话了。”对于贺三一再的试探,姚安宁也有点腻。

    贺三自讨了个没趣,摸摸鼻子老实了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快到邱闽生的办公室面前才意识到,他怎么就这么听话?

    不容他多想,因为邱闽生的那张脸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寒暄的话已经到了嘴边,邱闽生比自己矮上许多的女孩时愣了一下,然后抬头朝贺三望去,无声的询问着眼前的状况。

    “邱副总,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雇主,姚安宁,姚小姐。”贺三笑哈哈开口了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手下做事有什么难为情的、

    这次邱闽生是实打实的震惊了,他认为贺三这个人已经很出众了,有勇有谋,说话行事滴水不漏,没想到只是一个使役。

    “邱副总,久闻大名。”姚安宁这时也开口了,她一直没有露面于人前,不是因为想要保持神秘低调,而是她年纪小,难以服人,就算是惊世绝艳的天才,也会在年龄上受人轻视。

    邱闽生只觉好笑,一个半大的娃娃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真有些反差萌的意思。

    “姚小姐。”邱闽生的表情扭曲,却还是给足了面子叫了一声。

    姚安宁自是看出了邱闽生心中所想,却也不戳破,“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请进。”邱闽生连忙道。

    几人坐定,贺三坐在姚安宁身旁,今天是不打算开口了,且看姚安宁怎么发挥吧,他可是见识了姚安宁的能耐,你要是因为看她年纪小就轻视她,呵呵,那画面太美我不想看。

    “我这次来只是想问邱副总一个问题。”姚安宁还不等邱闽生反应,再次说道,“有人说温氏温萦的死和胜现实业有关,不知道邱副总知不知道?”

    邱闽生的脸色当即就不太好看了,他直直盯着姚安宁,就连一个小姑娘都知道这传言,那外面传成了什么样还不知道呢。

    “呵,那个有人又是谁啊?”邱闽生语气不善,隐隐在动怒边缘。

    “陈致清。”姚安宁把黑锅甩到了陈致清身上,反正邱闽生也不会找陈致清对峙。

    邱闽生听到名字,脸色又变了一下,确实有人在调查温萦的死,这件事他也有听闻,只是也不知道查到哪了,在他们胜现实业上又查到了什么,要是这陈致清的话,和这小姑娘说又是什么意思?

    一个接一个问题接踵而至,对于陈致清他是不怕,他怕的是陈致清后面的人,那位可不是好惹的,他们胜现实业也不够人看的。

    邱闽生沉默着,贺三一直望着姚安宁,愈发好奇姚安宁接下来要怎么做了,明明她的目标根本不是胜现实业。

    “哼,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有些人看起来正派的很,其实比谁都黑。”邱闽生冷幽幽说了一番人生感慨,话中亦是意有所指,在姚安宁说出陈致清的名字,他就有了主意,外面的动静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总不能蹦出来特意说一声,温萦的死和他们无关,也太没面子了,正愁着需要一个契机把嫌疑洗清,如今契机不就自己找上门了?

    姚安宁没有接话,她等着邱闽生自己把他心中的那个名字说出来。

    邱闽生有心拿乔,也不想做先开口的人,要是显得太急色,难免落了下风。

    两方暗自较量,过了许久,邱闽生在道上摸爬滚打许多年的人,都快熬不住这份沉静,自然就对眼前这位十几岁的小姑娘有了改观,这个年纪能有这份沉稳,已是人中龙凤了,不知道是哪个世家出来的千金。

    “姚小姐让我想起了一个人。”邱闽生没有忍住,终是破功开口了。

    姚安宁朝着邱闽生看去,等着他要说的话。

    “温氏的大小姐,温萦,连我这个大佬粗都不得不发自肺腑的称叹,人长得比电视里的那些明星都漂亮,又优雅又贵气。”更重要的是这人的脑子极聪明,心思手段样样不缺,要是他再年轻个几十年,这样的女人,说不定也要动心的。

    温大小姐的名字被人提起的时候,无一不是惊叹称赞,羡慕嫉妒恨无一不有,可和她比肩的,还真数不出几个来。

    “可惜啊,红颜薄命。”邱闽生叹了口气,是真的惋惜,即便如此,也不能说他们没动过别的念头,那段时间正是胜现实业最艰难的时候,一个转机摆在他们面前,可温氏挡路了,人不为己,他们不想死,自然就是别人要死了,不过最后,他们还没实施,事情又有了反转。

    姚安宁只笑不语,看得邱闽生背后冷嗖嗖的,总觉得心底那些小心思被她洞察了。

    “姚小姐可不要像要温大小姐,将一片真心错付啊,到头来全是为人做嫁衣了。”邱闽生摆正了下姿势,语重心长道。

    姚安宁当即就皱紧了眉,邱闽生话后的意思都直指一个人。

    “那个人是顾知新?”姚安宁从来不是逃避的人,既然她已经下定决心要一个真相,那无论真相是什么,她都不会逃避。

    邱闽生有心想要卖弄一下,没想到名字被如此直白的说出来,心想到底是个小姑娘,看着再沉稳,也是有些沉不住气的。

    “他倒是享尽了齐人福,温妍虽然不及她姐姐,也是有名的美人,我说当时他为什么找上我们,原来他们连孩子都有了,也难怪他会生出歹心,要是温萦知道了这些,只怕绝对不会饶了这两人的背叛。”邱闽生以前还颇为看重顾知新,他身上那份清贵之气不是人人都能学得来的,可终究还是败絮其中,从顾知新找上他们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也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的人罢了。

    邱闽生的话让姚安宁心里百味陈杂,所以顾知新是要先下手为强吗?

    “倒是可怜了那位温大小姐,只怕死都想不到是自己的恋人要她的命。”邱闽生感慨了一下,他们这些道上的人,最恨的就是背叛,顾知新做出这种下等的事来,他们是一点都看不上。

    姚安宁沉默了下来,邱闽生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不停的在说,把顾知新找上他们的事,还有他们一起谋划了什么,怎么从温氏手上把隆利集团的合作案截下来。

    “他根本是在抄温氏的底,不过温萦一死,顾知新就停了动作,还和温妍结婚了。”邱闽生心想,难道顾知新的真爱是温妍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来?

    念头甫一升起,邱闽生自己倒乐了,在温妍之前,顾知新可对温萦好的没话说,都说天生一对,模范情侣,眼红了多少男男女女,即便是这样,他还能转眼就找另外一个女人,还是未婚妻的妹妹,这样凉薄的人,能有多少真情在。

    邱闽生坚信,顾知新真正的目的藏得更深,谁不像更上一层,顾氏也是一座庞然大物,但也不是第一,要是吃下温氏,那可就难说了。

    男人,野心远比情情爱爱要更重。

    这些猜测他是不会直白的说出来,现在还没到和顾知新翻脸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把胜现实业从温萦的死里摘出来。

    姚安宁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心中却一片悲凉,难怪江勋会说她是傻子,顾知新爱着谁,她一直没看明白过。

    “以后再有人说这件事,我一定会为邱副总解释两句。”姚安宁说道。

    邱闽生眼睛一亮,多了几分真意在里面,他会把和顾知新合作的事说出来,也是想让姚安宁做一个传话来,像外界撇清其中关系,要是由他们自己来说,别人指不定还不会信。

    “姚小姐年纪小,能力却非凡,这次和你们合作,我很是放心。”一番谈话下来,邱闽生是真的对姚安宁刮目相看,先前说她像温萦的话,也不是信口开河,在她身上确实能感受到温家大小姐昔日的风范,只要她坐在那,自称一脉气派,她一个人便是一个世界。

    “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和邱副总共事,我们更放心才是。”姚安宁也恭维了两句。

    这一场谈话,两人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副总。”

    “进来。”邱闽生应声。

    “洪总说想见见客人。”来人额头一道长疤,看起来很是渗人。

    邱闽生皱起眉,大哥鲜少过问这些,今天怎么特地说要见人?

    “谁去见过大哥了?”邱闽生一想,一定是有人去大哥面前嚼舌根了。

    “是公子。”那人回道。

    邱闽生的神色冷了一些,他对洪大胜这个大哥是绝无二话,曾经救过自己一命,为了这个救命之恩也够他卖命了,只是大哥这个儿子,哼,还是免了。

    “姚小姐,既然来了,不如见见我们洪总?”邱闽生说道。

    邱闽生是好言好语,却根本不接受拒绝。

    姚安宁很爽快的答应了,带着一直未曾说过话的贺三跟着邱闽生去见洪大胜了。

    洪大胜作为曾经独霸一方的枭雄,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虽然现在洗白了,但是曾经的身份还是让他游走在灰色地带,做事的手段,也比常人要狠辣。

    “大哥。”邱闽生神色一变,多了一分恭敬。

    “来了啊,快坐。”洪大胜指着位子。

    邱闽生没有马上入座,而是走到洪大胜面前,“这位是姚安宁姚小姐,她身后的是贺三。”然后他又抬头对姚安宁道,“这位是我们胜现实业的洪总。”

    虽然在谋算上洪大胜比不上邱闽生,但是能收服一众小弟,也是一种能力。

    “洪总,久仰。”姚安宁上前。

    洪大胜倒没露轻视,他看人不看年龄性别,而是看能力,他身边坐着的人,脸上露出几分轻视,显然没料到邱闽生接见的客人只是一个臭丫头,顿时情绪就降了一半。

    “姚小姐客气了。”洪大胜虽是在笑,却因为眉眼间的戾气,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两位请坐。”洪大胜招呼着人坐下,又叫人端了茶水来。

    等人坐定,邱闽生才坐下,行为举止都以洪大胜马首是瞻,可谓是给足了面子。

    也正因为如此,洪大胜才会对邱闽生倍加信任吧。

    “大哥,姚小姐今日来是来谈合作的。”邱闽生对着洪大胜禀明前情,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也不好把刚才谈论的事说出来。

    “哦?姚小姐年轻,想不到已经能独挡一面了。”洪大胜倒是一点不怀疑邱闽生的话,对姚安宁也另眼相看。

    嗤——

    这声嗤笑很是突兀。

    “洪洋!”洪大胜很不满洪洋的举动。

    洪大胜是一点一点拼下基业来的,对人情世故很是明锐,从来不怠慢任何一个人,即便是五岁的孩子,也是能要人命的,当初他可是亲眼见一个五岁的孩子杀人。

    以前的戾气太重,所以洪大胜在子孙缘上一直很浅,人到中年也才洪洋这么一个长大成人的孩子,自然是娇宠着,惯出来不少脾气。

    “爸,邱叔也真是的,找个丫头谈什么合作,又不是过家家。”洪洋一直都看不惯邱闽生,胜现实业除了洪大胜之外,最得权的就是邱闽生了,连他都要往后排,将来他要是接管了胜现实业,还有他的位置吗?以后这公司究竟是姓洪还是姓邱?

    邱闽生不说话,也不为自己辩解,他知道洪洋不喜他,难道他就喜欢这个汪洋了?

    “你怎么说话的!”洪大胜又提高了几分贝,呵斥着汪洋。

    “洪总,时间不早了,该谈的我也和邱副总谈完了,告辞了。”姚安宁没得心情留下看父子大戏,要在以前,谁敢在她面前有露半个无礼,重生之后,她的耐心确实大了许多,可也是有限的。

    贺三挑挑眉,他还以为姚安宁没脾气,原来还是有的,而且挺大。

    ------题外话------

    上架的第一天,想你想你想你(v?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