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虞执刑官,开局〕〔亦见久欢〕〔漫威里的假面骑士〕〔这个武圣过于慷慨〕〔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主不按剧〕〔蒸汽朋克世界里的〕〔逃荒,末世农女拽〕〔这个师尊无所不能〕〔重生八零:娇妻有〕〔大唐:让你救灾民〕〔开局1861:我刚继〕〔诡道君〕〔高考失利后成了大〕〔八荒神尊〕〔奶萌小团宠她觉醒〕〔我在地球修仙术〕〔绝品仙尊赘婿〕〔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异时空建设手册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七十七章 大灰狼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和江勋坐在一辆车里的姚安宁是从来没想过,她能和江勋如此和谐平静的待在一处,每次他们见了即便表面上风平浪静一派祥和的样子,暗地里却暗涌激进,互不相让,要像是眼下这种独处时间,更是连那份表象都存不住,争锋相对是必然的。

    姚安宁见江勋不开口,她也不说话,她能坦然接受这份寂静。

    倒不是江勋故意晾着姚安宁,他自己也不知道要和她说什么,认真算起来,他们陌生的很,见面的次数和谈话的内容,只是浅交,叫上她同行,只是有些话要嘱咐她的,这个念头是一时兴起的,真当把人叫上,他又有些不情愿了,凭什么要嘱咐她,她的事关自己什么事。

    于是任性的江少一路上沉默不语,哪怕到了目的地,陆家的大门口。

    姚安宁等了等,见江勋还是一副沉默不语的态度,也不愿再拖下去,准备开门离开。

    “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她的事我一定会查得水落石出。”在人要走的时候,江勋这才开口。

    姚安宁停下了动作,转头回道,“不用了,如果江先生还是要继续这个话题,我想不用了再说下去了,我是不会改变决定的。”

    直到现在,江勋才对眼前的人高看了一眼,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和温萦认识的,但她是除了他之外唯一一个坚持要为温萦找出真相的人,凭着这份心意,她也比其他人要有良心。

    “如果你想停下来,可以来找我。”江勋不是一个轻易给出承诺的人,但是他一旦给了承诺,就一定会兑现。

    姚安宁很诧异,她总有一种错觉,她其实和江勋根本就不是冤家对手,而是神交多年的好友,转而想想,其实江勋给她的尊重,丝毫不逊于好友能给出的待遇,想到这,她对江勋最后那点恶感也没有了,或许重新换个身份,她和江勋也可以做朋友的。

    “谢谢。”姚安宁没不识相谢绝江勋的好意,以江勋的骄傲,是不屑妥协做到这一步的。

    江勋给了姚安宁一张名片,上面是他的私人电话号码,知道的人不多,全都是江勋最为亲近的人。

    见江勋成全了自己要做的事,于是说话也比先前要言深了一些。

    姚安宁拿着名片,心情很复杂,这张名片之后的意思,她很清楚,她得了一次求助江勋的机会,人人都敬畏的江少,求他办的事,只要说出口,就绝没有办不到的,可也侧面证明,她要查的真相,不会简单。

    “我能问问江先生,你是怎么知道她的死另有隐情的?”姚安宁手指摩挲着名片,唯有她自己知道,此时的心情有多不平静。

    江勋却没有察觉到姚安宁的异样,他眼神深幽,“她出车祸之后,为她主刀的医生说她的情况虽然凶险,但是活下来的几率很大,当时医院正好有国外顶级外科医生来做交流,以温家的能力,她不该死的。”

    姚安宁听完之后,已经没有话要说,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温家对外声称的是伤情太严重,没有度过危险期。如果是老天要收回她这条命,她无话可说,可如果是有人谋害她,她却是不能放任不管,她也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突然,姚安宁脑海之中闪过一个模糊的片段,那是个一片白色的房间。

    “你怎么了?”江勋见身旁露出痛苦的神情,抱着头,死死咬着唇。

    可此时的姚安宁哪听得进任何话,她只觉的头疼的难受。

    “去医院。”江勋当即下了决定。

    姚安宁一把抓住江勋的手,因为疼痛,她控制不住力道,江勋也只是微微蹙了蹙眉。

    “不用,我休息下就好。”姚安宁渐渐平复下来,又接着问道,“当时做手术的人名单能不能给我一份?”

    这下江勋是真的看不懂了,自己都一副不好的样子,为什么还那么执着别人的事?她和温萦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可他看过姚安宁的生平,也不没有生死大劫,需要人帮忙度过的。

    不知道怎么的,江勋有点不太高兴。

    “可以。”江勋还是很干脆的应了。

    “谢谢,我不太舒服,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她现在的情况是真的不太好,就在刚才,她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些闪现的画面是什么,那个白色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江勋没留人,放姚安宁下车离开。

    “让人多看着她。”江勋对前面开车的人吩咐道,他可不想这人也像她一样短命。

    姚安宁白着一张脸回了家,到房间之后,直接将自己摔在床上,没多久就这么睡了过去,期间姚颜敲了一次门,但是熟睡的姚安宁毫无所知。

    这一觉睡的太久,以至于姚颜被吓坏了,直接拿了备用钥匙进去找人,她打开房间看到的就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姚安宁,脸白白的,无论她怎么叫,都没有任何回应。

    姚颜吓的眼泪直掉,这一幕像极了姚安宁自杀时候的样子,虽然没有那次血淋淋的吓人,可对于姚颜来说,失去女儿的心情是一样的,甚至比上次更甚,这次她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撑下去。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虽然姚安宁有心跳呼吸,体温也正常,可有先例在,她赌不起。

    动静闹的很大,整个陆家都被惊动了。

    陆蔓姗对此只有冷笑,“听说有些人一旦自杀过,就会成瘾,瘾上来了就要自杀。”

    陆老太太皱紧眉,听到之后也没喝斥制止,他们这种人家最不喜欢的就是闹出事,一准成为别人差钱饭后的谈资,何况那些贵妇不却时间,就却打发时间的,一传十十传百,他们陆家还有什么脸面,上次姚安宁自杀的事,已经惹得她很不快了,要是这次再有,就算她再和那些贵人交好,她也不愿再留着姚安宁在身边,送出国休养好了。

    陆蔓姗这些天没少被说教训斥,她看老太太默许,于是又接着道,“要不先找个心理医生给她看看,我就是再不喜欢这个侄女,毕竟是一条人命,要是死在我们陆家,可是我们的罪过了。”

    “等她们回来,叫正平来找我一趟。”陆老太太被陆蔓姗说动了,前面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死在陆家。

    因为姚安宁和陈致清搭上了关系,可自从寿宴之上,陆正平请来了顾知新,陈致清这条线不要也罢,谁不知道陈致清和顾知新不对付,人不能做到两全其美,顾东又顾西,容易翻船。还不如一条道走到直。

    陆老太太是这个家最理智的人,什么有利她看得清也抉择的快,不然她当初也不能一个人支撑起陆家诺达的基业,即便现在她荣养在家,陆正平在拿不定主意的大事上依旧会来问她的意见。

    姚安宁被送到医院之后,各种检查都过了一遍,什么毛病没有,最后医生得出了一个结论,她睡着了,深度睡眠,所以没有醒过来,等她睡够了自然会醒,至于什么时候醒,他们就不能下结论了。

    姚颜又是紧张又是松了口气,她守在姚安宁身边,这次她不会在女儿需要自己的时候不在她身边了。

    陆正平得了消息也赶了过来,了解了情况之后搂住了姚颜,让她依靠在自己怀中。

    “医生说没事,你别太担心。”陆正平见姚颜这副摸样,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姚颜有多看重自己的女儿,他是知道,这也是他最高看她的地方。

    “我看到宁宁白着一张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当时想,要是宁宁没了,我就随她去好了。”姚颜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在陆正平的哭了起来。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是你丈夫,你忍心就抛下我一个人?”陆正平知道要是姚安宁真的出事,姚颜是做得出的,这份母女情,最是可贵,能得到这份深情的人,都是福气,谁都想要。

    姚颜担心坏了,也更明白对自己来说最要的,“你没了我,可以再娶个妻子,可是宁宁只有我,正平,你是知道,宁宁她不是我的孩子,她的父母狠心抛下她,当时她小小的一团,第一眼我就是喜欢上了这孩子,她就只有我一个,没了我,她就什么都没了,我怎么能不多疼她一点。”

    陆正平心软成一片,也越看重姚颜几分,当初姚颜没有名分的跟着他,也不多求,她不是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她是怕他为难,也不愿有个非婚生子的孩子,所以才一直没有生,反而是领养了姚安宁。

    “她有这个母亲,已经是她的福气,以后我也会把他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的。”陆正平也是看着姚安宁长大的,虽然不是个多聪慧的孩子,但胜在乖巧,除了性格内向之外,没别的不好,对姚颜这个母亲也很敬爱。

    姚颜是巴不得多个人疼爱安宁,自是乐意的。

    陆正平陪了姚颜一会儿,就被姚颜劝回去了,毕竟陆正平不像她,最多的就是时间,陆正平工作了一天,也很疲累,陆正平想让姚颜一同回去,请个医护看着姚安宁就是,但被姚颜拒绝了,于是陆正平就回去了。

    回家之后,陆正平就被等着的陆蔓姗找上了。

    “她又搞什么,怎么一天到晚都不得安宁,别人看到这情况,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多虐待这个继女的。”陆蔓姗可不放过任何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她最是厌恶姚安宁母女,上次她自杀怎么就没这么死了,真是祸害遗千年。

    “够了,一个孩子,你就不能积点口德。”陆正平对陆蔓姗最近的言行很是失望,陆蔓姗是家里最小的,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愿意让着她点,只是对一个半大的孩子,至于一再冷嘲热讽的么。

    “哥,你的心都偏的没地了,我是长辈,还不能说一两句了吗?”陆正平越是维护姓姚的母女俩,她越是容不下她们,她是陆家的小女儿,自幼就受宠,没人给她不痛快,可碰到了姚安宁母女,没少受气。

    “既然知道自己是长辈,怎么就不拿出点长辈的样子。”陆正平拿手指点了点一脸不满的陆蔓姗,对于陆蔓姗这种油盐不进的样子,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里面,

    陆蔓姗立马黑了脸,“妈叫你找她。”

    转述完之后,撇下陆正平回房去了,房门关的砰砰作响,发泄着她的不满。

    陆正平是想教训都不行了,陆蔓姗已经不小了,孩子都打了,他作为兄长说上两句已经是上限了,而且她也不会听自己的,这个家里能管住陆蔓姗的,就只有老太太了。

    叹了口气,他去找陆老太太了。

    “妈,你找我。”陆正平衣服还没换。

    陆老太太一下就闻到了他身上的消毒药水味,“你去医院了?情况怎么样?”

    “没事,只是深度睡眠,休息好就行了,今天就可以出院的,但是折腾来折腾去的麻烦,等她醒了就可以回来了。”陆正平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姚颜在医院陪着她。”

    陆老太太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松开,“你媳妇也是,这点事大惊小怪的,我们老人家哪受得住这种大事,以后弄清楚之后再行事,太鲁莽了。”

    陆老太太和陆蔓姗之间的高低立现,她有理有据,轻易的就让姚颜讨不了好,饶是在医院被姚颜的母爱所触动的陆正平也很是赞同陆老太太的话,姚颜的做法欠妥。

    “我会和她说的,下次不会了。”陆正平心里是柔软的,就算鲁莽一点也不算什么,关心则乱,他其实也想有个人能对于他的事上也这么鲁莽,陆老太太无疑是个好母亲,为他铺路,为他做了很多事,但她却没有姚颜的那份为亲情不顾其他的鲁莽。

    陆老太太见陆正平轻轻放下,便知道他心里没当一回事。

    “我答应你娶她进来,是觉得你一个人,身边没个人照顾,不是找个麻烦放在身边,分你的心思,反而让你更劳累,贤内助贤内助,就是给你分忧的。”陆老太太还是心疼儿子,上一个儿媳妇太伤他儿子的心了,她不想再有一个太过看重被陆正平放在心上的儿媳妇了。

    “妈,姚颜很好,她对一个不是自己骨肉的孩子都能这么上心,可见是个心善的。”陆正平自然也希望家和万事兴,少不了要从中调和,他不希望陆老太太对姚颜有所误解。

    陆老太太不愿和陆正平对着来,于是结束了这个话题,“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陆正平走了之后,陆老太太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喜是忧,能走出前妻的阴霾固然是好,就怕再跳一个坑里,到时候就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受得住打击。

    医院里,睡了长长一觉的姚安宁睁开眼,在那一瞬,她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哪,是现实还是……一闪而过的记忆片段。

    入目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一阵悲鸣从胸腔翻涌澎湃,叫嚣着什么,直冲头顶而去。

    “宁宁,你怎么了,是不是哪痛?”姚颜一直守在姚安宁身边,天亮了才浅浅眯了一会儿,听到异响,立马惊醒过来,连忙上前查看,她的女儿,安宁虽然睁着眼,可是却眼中无神,像是被什么魇住了一样,一脸痛苦,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明明痛苦不堪的摸样,却没喊出一点声响,更是让她心痛难忍。

    姚颜见状立马按响了床边的呼救按钮,没多久,一串医生护士拥入病房。

    “请您退后,我们要为病人检查。”护士拉开守在病床旁边的姚颜。

    “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我的女儿,一定要救她,我不能失去她。”姚颜不知道究竟怎么了,可是看到姚安宁惨白又痛苦的脸,她感同身受。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助,请你在这耐心等待。”护士将人请到一边,方便医生检查病人的状况。

    好几个人围绕着姚安宁,有两个人摁住了她的身躯,医生从头到尾检查了一边。

    姚安宁的情况并不好,甚至因为医生护士的涌入而情况更糟了,她的精神陷入了一种错乱的状态,全身没有一处是不痛的,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痛,好痛,我好痛,我好痛……”姚安宁呓语,此时的她,仿佛重回出车祸的时候,那俩大卡车直冲而来,强大的冲击力,让她的五脏六腑都好似被绞碎了一般,这种痛楚比死还难受,她恨不得当场就死了,是不是死了就不用在承担那种痛楚。

    在检查的医生一个个都露出不解的表情,不见有哪不对的。

    “你哪痛?”医生只好问着喊痛的人。

    “痛……痛……”姚安宁只是喊着痛,对外界一切并不能回应。

    医生面面相觑,无从下手。

    一旁的姚颜哪还忍得住,再顾不上太多冲了过去,“宁宁。”然后又转头对医生催促道,“她在喊痛,医生你快救救她,快救她啊!”

    医生不是不想救,实在找不出原因。

    “先打个镇定剂吧。”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病人精神性的疼痛,不是病理上的反应。

    护士很快取来针剂,给姚安宁打了。

    姚颜眼泪哗哗流,她试图触碰病床上的人,但是似乎只能加重了姚安宁的痛感,她只好守在一旁。

    “宁宁,妈妈就在旁边,不痛了,妈妈帮你呼呼,呼呼就不会痛了。”姚颜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姚安宁,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姚颜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然而姚安宁真的安静下来了,喊痛的次数越来越少,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紧绷的身体也都放松了。

    见此,医生也更加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好好陪在病人身边,病人的精神太紧张了,打过了镇定剂,让她多睡一会,有情况在叫我们。”说完,医生就离开了。

    医生都这么说了,姚颜哪还敢离开一步,死守在姚安宁身旁,都是她这个母亲做的不称职,不然她的宁宁这么会遭受这样的痛苦。

    闹了这么一场,姚安宁又睡过去了,几个小时之后,才真正的醒过来了。

    醒来之后的姚安宁只觉得浑身都酸痛,一点也没有休息过后的清爽感,反而更累了。

    “宁宁,你醒了?”姚颜这次再不敢闭眼休息了,一直盯着姚安宁,所以在姚安宁睁开眼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这是在哪?”姚安宁一开口说话,喉咙就烧的难受,“我是怎么了?”

    “你在医院,你睡的太久了。”姚颜不敢把情况说的太严重,她试探性的碰了碰安宁,见她没太大的反应了,上前一把将人抱入怀里,紧绷的情绪再没办法压抑,彻底的发泄了出来,“宁宁,妈妈错了,妈妈不能没有你。”

    其中强烈的感情,姚安宁说没有触动那是骗人的,姚颜不能说是个最好的母亲,她也有做错了的时候,只是瑕不掩瑜,她的疼爱是真的。

    “妈妈……”姚安宁觉得喊出这声妈妈也不是太难。

    姚颜身体一僵,哭的更响了,她终于等到了,她的宁宁是世上最善良最心软的人,她终于肯原谅自己,再叫自己妈妈了,自从安宁闹过自杀后,她再没叫自己妈妈,她的责怪,就算没说,她也是知道的。

    “妈妈,我想喝水。”姚安宁喉咙实在难受。

    姚颜也顾不上擦眼泪,转身就去倒水,这时候也没忘照顾好水温的事。

    姚安宁喝了满满一杯,喉咙这才好受一点。

    “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到医院了?”睡久了就需要去医院?哪有这么简单,姚安宁这也是在转移姚颜的注意力,她看姚颜的眼睛红肿,显然不止哭了一会儿,姚安宁从来没享受来自母亲的疼爱,即陌生又贪恋。

    “昨天我看你回来了,去你房间找你,看你一脸惨白的躺在床上,怎么叫你都叫不醒,怕你出事就送你来医院了,医生给你检查了,说你只是睡着了,可是你睡醒之后,只是睁着眼,什么动静都没有,抓着床单痛的脸都拧到了一块,连医生都查不出你怎么了,你还一直喊痛,又不说哪痛,医生只说你精神太精神,给你打了镇定剂,你又睡过去了。”姚颜心有戚戚,再来一次,她是真的会心疼死的,“你昨天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姚安宁偏过头,望向病床外的天空,她虽然不记得纠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却清清楚楚的记得,是痛啊,太痛了。

    “可能是有点伤心吧。”姚安宁带着淡淡的笑,“我已经没事了。”

    她的手按着心脏处,强有力的心跳,告诉她,她还活着,好好的活着。

    姚颜看着姚安宁唇边的笑意,一点也不觉得好,反而更心疼了,她握着安宁的手,手掌抚着安宁的脑袋,“我是你的妈妈,是值得依靠的亲人,你不用在妈妈面前强撑,想笑就笑,想哭就哭。”

    这话只是寻常,可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没人对她说过,想哭的时候就能哭,她受到的教育,是不能堕了温家的名声,她作为温家的大小姐,弟弟妹妹的表率,更是要作为榜样注意一言一行,凡事都要做到最好。

    那些年,就算难,她也做到了,没有一件事不是做到最好的,可是她的亲人却并没有因此而对她展开笑颜,甚至更加疏远,她以为是她还做的不够好,所以她加倍努力,能拿到第一,就绝不落人之后,甚至早早就接受公司的事,她费尽精力,将温氏一再创造新迹,一跃成为豪门圈里顶级的存在,即便那时候,她得到也只是‘你做的好’‘这才是温家大小姐该做的’。

    除此之外,她换来的,不过是父母的更加疏远。

    每当她看到弟弟妹妹在父母身边受尽娇宠,再看到自己孤身一人,也只有爷爷在旁边激励她不断向前,再没有其他。

    现在,终于有人对着她说,她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用顾忌。

    “我很高兴,妈妈。”这个怀抱并不多宽厚,但是对于姚安宁来说,却很温暖安心。

    “高兴就好,高兴就好。”姚颜也高兴极了,她能感觉到,女儿的心门总算再次为她敞开了。

    姚安宁醒了之后,又让医生检查了一遍,所有的指标都达标,没有大碍,可以出院了。

    虽然医生这么说,但是姚颜还是很担心。

    “你陆叔叔说要来接你。”姚颜接到陆正平的电话,他能对安宁的事这么上心,她也很高兴。

    “不用了,又没什么事,我们一起回去还能多说会话呢。”姚安宁对陆家的人说不上有多大的好感,可姚颜还在陆家生活。

    听到姚安宁这么说,姚颜也乐于和女儿享受独处时光。

    “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你坐在那等我,很快就能好。”姚颜笑眯眯的去办事了。

    姚安宁照着姚颜指的方向过去等她,才刚坐下,她就看到熟悉的两人由远而近走来。

    一如那日,顾知新和温妍到面前,求她原谅。

    他们两人站一起,站在她的对面,泾渭分明,她才是多余,不被需要的那个。

    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一个是相交相知多年的未婚夫,求她成全他们的爱,是她挡住了他们的真爱之路。

    当时,顾知新对她说,和她在一起太累,只有和温妍在一起才能得到平静。温妍也对她说,他们才是真正相爱的,没有爱,为什么还要勉强在一起,为什么不成全他们,让三个人痛苦。

    她还来不及成全他们,就已经死了。

    但现在看来,果然三个人痛苦,还不如她一个人痛苦,因为他们是幸福的。

    温妍的肚子已经很大了,顾知新小心翼翼呵护在侧,温妍拉过顾知新的手放在了自己高高鼓起的肚子上,又对他说了句什么,顾知新的脸上也洋溢起的笑容。

    这一幕,任谁看了,也会觉得两人是幸福的。

    “宁宁,已经办好了。”姚颜已经办完手续,“我们走吧。”

    姚安宁这才收回视线,跟着姚颜一起离开。

    难道只因为她阻碍了他们的幸福,就非死不可吗?

    陪着温妍的顾知新突然停了下来,他猛然转身四处张望,除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什么都没看见。

    “怎么了?”温妍担心的问道。

    顾知新却没回她,而是反复张望。

    温妍握住顾知新的手,“知新,刚才孩子踢了我一脚。”

    顾知新这才重新将视线放在温妍身上,伸出手覆在她的肚子上,“她踢你了?”

    “你多放一会儿。”温妍的肚子也争气,肚子的小家伙立马附和的动了动。

    顾知新脸上又洋溢着笑容。

    两人在其他人看来又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姚安宁和姚颜一路上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大部分都是姚颜在说,姚安宁听,说了一路,姚颜看起来是挺精神的,但眼窝下的青紫色,添了几分疲惫。

    到了家,姚安宁就让姚颜去休息。

    只是,有些人注定不会让她们如愿。

    陆蔓姗是这个家里最清闲的,又不是工作,整天就是和那些贵妇们逛街闲聊,她得知姚安宁今天要回来,怎么能不等着,好好奚落一番。

    “又不是什么大事,还叫救护车,上次叫救护车的事,别人还没忘呢。”陆蔓姗在知道姚安宁没有自杀,可依旧没少机会给她借题发挥。

    姚颜将姚安宁揽到身后。

    “小姑,安宁身体不好,你就少说两句吧,医生说她需要静养。”以前的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和陆蔓姗对上,陆蔓姗嘴刁蛮横,她说的话都能气死人,从医院回来,她是不想安宁再受到任何刺激。

    母为子强,姚颜就算不用姚安宁说,也立了起来。

    陆蔓姗第一次被姚颜顶撞,脸上当即就挂不住了,平常看起来软弱好欺负的人,现在也敢叫她闭嘴了,真是养大了她的胆子。

    “不如送到静养院去好好静养,我正好认识一个,立马就能让她住进去。”陆蔓姗昨天就起了心思,静养院,说的好听,里面都是脑子不清醒的,把姚安宁这个刺头送过去,正好。

    “宁宁的事,我自己会安排,不用你多操心,小姑还是关心自己的事就好。”姚颜拉着姚安宁就要走。

    “姚颜,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最好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身份。”陆蔓姗被姚颜的态度给顶的很是不爽,愈发的坚定了要将两人赶出陆家的想法。

    “小姑要是弄不清楚我是什么身份,可以去问问你大哥。”说完,姚颜在不理会陆蔓姗,直接走人。

    陆蔓姗大叫一声,足以可见,她被姚颜气成了什么样,也都怪她哥,女人那么多,为什么要选姚颜。

    姚颜先把姚安宁送回房间,好在姚安宁一个人住在三楼,平时是不会有人来找她麻烦,那太打眼了。

    “妈,你在我房间睡一会儿吧。”看陆蔓姗气的跳脚,而且她的心眼也不大,怎么可能会就此罢休,肯定在等着找麻烦。

    “不用了,她总不会直接冲到房间找我麻烦,要是她真找麻烦,我在哪,她也一样要找。”姚颜谢绝了姚安宁的好意,关了房门,回去了。

    姚安宁很是安慰,姚颜能处理是最好,她倒是不嫌麻烦,可是求人不如求己,要是她不在身边的情况,又该怎么自处。

    不过,陆蔓姗也不是没脑子的人,并没有因为这点不爽就去找麻烦。

    回来之后还算是平静的度过。

    姚安宁怎么也没想到,老熟人会上门,并且是以家访的名义。

    看着面前一脸温润如沐春风的人,有一种心累的感觉。

    “呵呵,冒昧前来拜访,是在不好意思。”孟若竹本就英俊帅气,他那张脸很具欺骗性,轻易的就能捕获人的好感。

    就连陆老太太和陆蔓姗也是笑脸迎人,即便他是姚安宁的老师。

    “孟老师,是不是宁宁在学校有什么事?”姚颜很紧张,对于姚安宁在学校的事她知道并不多。

    孟若竹朝姚安宁看了一眼,原以为姚安宁会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惊讶,没有人抗拒来自老师家访的压力,而姚安宁丝毫不安堂皇也没有,难道她就认定自己不会说任何不好听的?

    “我也是才调任的,安宁同学嘛……”孟若竹话语一顿,未尽的话别有含义。

    陆蔓姗眼珠一转,马上接话,“孟老师,安宁这孩子你多担待一些,她这个年纪最是冲动,容易做错事,孩子又大了,说几句重话,就惹他们不高兴,我们这些家长教不了,可就指望孟老师好好教导她,以免她误入歧途。”

    这话说的,直接把姚安宁比作了脾气大骄纵的人了。

    要换个不知情的来,印象肯定好不了。

    姚安宁却知道,单凭着这些话,是绝对左右不了孟若竹的,要论难驯导,只怕没人比得上孟若竹,他读书的时候,可没少接受过家访,每每都是老师语重心长的和孟家人探讨怎么教导他入正途,就算孟若竹在怎么浑,也是老师的心头好,每个人提到他都是又好气又好笑,谁都不能否认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所以陆蔓姗是糊弄不了他的。

    姚颜紧致的很,不仅因为孟若竹的到来,更是因为陆蔓姗说的那些话,就怕这位孟老师真的听信了她的话,对安宁造成了什么不好影响。

    “安宁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只是有些内心而已。”姚颜为自己女儿辩解着。

    陆蔓姗可是没丝毫顾虑,又不是自己的孩子,她巴不得姚安宁在学校不好过。

    “我知道你疼孩子,但是太宠溺就是对孩子不好,我们有错就改就是了,没什么好遮掩的。”陆蔓姗不遗余力的给姚安宁安上不好听的名声。

    姚颜就算有心反驳,可陆蔓姗说的摸凌两可,让人无从辩解。

    “呵呵,我今天的家访的目的,是因为安宁同学两天没来上课了,作为班主任,我该多了解了解学生的情况,所以才来的,不是说百闻不如一见么,来了一趟之后,现在我都明白了。”孟若竹笑眼弯弯,很是有所得的说道。

    可是其他人却更迷糊了,他都明白了什么?

    “孟老师第一次来,不如就留下用一顿便饭?孩子的事,你多费心了。”陆老太太也觉得孟若竹的话中另有深意,这年轻人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人,他看来根本就没被陆蔓姗的话影响到。

    要是其他人就算出于礼貌也得客气客气,可孟若竹一口就应下了。

    “那就麻烦你们了,我也想多了解了解安宁同学,顺便和她的家长多点沟通。”孟若竹表现的落落大方,即便做了唐突的事一点也不觉得唐突。

    陆老太太愣了一下,又很快就恢复了笑容。

    “安宁同学请了两天假,我给她带了笔记过来,现在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就是退步。”说着孟若竹拿出了厚厚的笔记,“不如我再给安宁同学讲讲今天课堂的重点,帮你补补课?虽然我只是教你们数学,但是其他科目,我也可以的。”

    姚颜自然乐见,连忙答应了下来,“谢谢孟老师了。”又转身对姚安宁道,“你快领孟老师上去,孟老师真是个尽责的好老师。”

    陆蔓姗见挑拨不见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白费工夫了,真是读书读傻了脑子,听不懂人话。

    对于坏了她事的孟若竹,陆蔓姗倒没多记恨,毕竟有一张男女老少通杀的脸,没人忍心苛责他,即便是尖刻的陆蔓姗。

    姚安宁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被姚颜用眼神押送,只好领着孟若竹上楼去了,她只想说,放孟若竹进来,无疑于放只大灰狼进来,姚安宁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的人,一张灿烂的笑容。

    嗯,这是只学会了披羊皮的大灰狼。

    ------题外话------

    谢谢tayata送的颗钻石、谢谢15897914514送的鲜花、谢谢风吹雨雨中雪送的鲜花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另一半的幸福甜蜜,还没找到另一半的也祝快点脱单~么么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