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七十八章 不愉快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姚安宁将人领到三楼自己的房间,房间门开着,再怎么说,她们也不适合关着门共处一室。

    不为其他,就因为家里有一个陆蔓姗,处处等着钻空子要刁难她的存在。

    “孟老师究竟有什么事特地上门?”姚安宁可不觉得孟若竹是真的为了来给自己辅导补课的,而且她也不需要,她不相信那天叫自己解题之后,他不知道自己的底细,补课显然是不需要的。

    “当然是给你补课了,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老师是从来不说谎的。”孟若竹表情颇为无辜,要是不了解他的人,只怕就被他这副样子给骗了过去,可是清楚那么多黑历史的姚安宁,是一个字都不信。

    也只有他,能面无异色的说谎。

    几年未见,她觉得孟若竹一点都没变,只是样貌更成熟了,也更英俊了,他还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孟若竹。

    姚安宁扬唇一笑,物是人非,还好,还有人没有变。

    孟若竹见此愣了愣,他忽然手指有些痒,似是烟瘾上来了。

    “你笑起来很好看。”孟若竹的赞扬真挚又直白,纯粹只是为了一件美好的事而发出的赞叹,无关其他。

    两人之间毫无暧昧,自然不可能往其他方面上想。

    “谢谢。”这不是她第一次从孟若竹嘴里听到这句话。

    “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个笑容。”孟若竹也扬起了一个笑,只不过他的笑容里包裹着一层东西,不再纯粹。

    这一刻,姚安宁才恍然意识到,即便是没心没肺如孟若竹,也不是全然没有烦恼忧愁。

    毕竟是曾经的发小好友,如今她换了一个身份,从温萦成为了姚安宁,可依旧看重这份友情,即便孟若竹和顾知新也是好友,她没有想过迁怒。

    “孟老师是为什么回国呢?”姚安宁微微垂眸,她死后没多久,孟若竹就回来了,不能不让她多想,连她和顾知新订婚,他都没回来。

    孟若竹手指摩挲的力道更大也更频繁了,“当然是回来报效祖国了,万恶的资本主义怎么能留得住我这种稀缺人才。”

    这种理由一听就很敷衍,也是,如今她是姚安宁,和孟若竹只是泛泛之交,难免交浅言深了。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定是认为我在骗吧。”孟若竹看着姚安宁明显的不信的神情,笑呵呵接着道,“没错,我就是在骗你,哈哈哈哈……”

    这个人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总是让人哭笑不得,不过这才是她熟悉的孟若竹,会开玩笑,却不惹人厌烦,反而让人心情轻松。

    “本来我是不会说的,但是看你顺眼,和你说说,也没什么。”孟若竹脸上的笑意敛了一些,带着一些复杂的东西在里面,“我有一个朋友,她去了很远的地方,我来送送她,我们曾经那么要好,要是我不来送她,她一定舍不得走。”

    毫无疑问,他话里说的那个朋友,就是自己。

    “她一定知道你回来送她了。”姚安宁回道。

    “你怎么知道?你是她啊?”孟若竹调笑着接话的姚安宁,只当做那是安慰自己的话,哪能听出其中另一层的含义。

    她还真就是了。

    只是这话,她说不得。

    “你还没说为什么要留下来当老师,你看过她,就该回去不是吗?”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总之孟若竹的出现太巧合,她不想连孟若竹也插一手进来,那样的话情况就太复杂了。

    原本就一堆谜团,再加一个孟若竹,实在没必要。

    姚安宁怎么会承认,她已经众叛亲离,若是连孟若竹都牵扯在内,她真的连寻找真相的勇气都没有了。

    “小朋友,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侦探片看多了不好,我在国内出生长大,回到熟悉的地方不对吗?”孟若竹开启了说教模式,“你好像对老师的事特别敢兴趣,你是不是看上老师的美色了?”

    说着,孟若竹还对着姚安宁挤眉弄眼,一点老师该有的端庄都没有。

    姚安宁真是拿他没办法了,从小到大,她在孟若竹面前,一直无可奈何,你和他说道理,他就和耍无赖。

    “不过不行哦,老师有了意中人,而且老师不喜欢你这种小豆丁,师生恋绝对不行。”孟若竹摇着头,“老师喜欢的是青梅竹马。”

    孟若竹露出一个笑容,甜蜜又苦涩,任谁都不会怀疑他刚才说有意中人的话是假的。

    姚安宁倒是意外了,她还以为孟若竹这种大大咧咧性格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开窍,没想到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孟老师要结婚了吗?”姚安宁还是很高兴孟若竹有着落了,其实知道他过的好。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信仰的是柏拉图式的爱情,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孟若竹侃侃而谈,直把自己比作文艺诗人。

    姚安宁忍不住想要翻白眼了,这些年过去了,怎么孟若竹还是这么不着调。

    “孟老师还是快点定下来吧,小心抛弃你和别人跑了。”姚安宁实在受不了孟若竹,也该有个人好好管管他,他家里人是管不住的,不然也不会放任他一直性格恶劣,不加约束。

    孟若竹的脸色在那一刻变了变,“你真是,我好心上门家访,你还咒老师。”

    在孟若竹变脸的那瞬间,姚安宁都要以为自己说中了。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好在,这是姚颜端着茶水上来了。

    “孟老师,辛苦你了,喝点茶吧,等会就可以吃晚饭了。”姚颜对孟若竹的印象很好,不仅因为孟若竹有张具有欺骗性的俊脸,更是为先前陆蔓姗抹黑安宁,孟若竹无动于衷,不偏听偏信,很是有好感。

    “麻烦了,本来不想叨扰了,但是我不放心安宁同学的学业,就厚颜留下了。”孟若竹其实真不是贪陆家一顿饭,认真算起来,他能留在陆家吃饭,都已经是给对方面子了。

    “不麻烦不麻烦,没什么好菜,就是些家常菜,我还要感谢孟老师要多费心才对。”姚颜看向女儿,脸上具是笑意,带着难掩的骄傲。

    姚颜有心多了解安宁在学校的情况,也就和孟若竹多聊了一会。

    和在姚安宁面前不同,孟若竹与姚颜交谈很是礼貌有度,俨然就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风度,还颇具文人风骨。

    话题是围绕这姚安宁的,作为当事人,姚安宁反而没有插嘴,而是在一旁静静听着,孟若竹把姚安宁一顿好夸,根本就不像是刚接手的新班主任。

    聊了好一会儿,姚颜这才笑意满满的离开,她还要去准备晚饭,心里下了决定,绝不能怠慢了这位孟老师。

    “你妈妈很关心你的情况。”孟若竹来之前就摸清了姚安宁的家庭情况,知道她身为继女的处境,好在有一个关心她的母亲在。

    提到这个,姚安宁不由笑了起来,赞同的点了头。

    孟若竹真的很喜欢见到姚安宁的笑容,如果可以,他真想保存这份笑容。

    “所以有什么困难都可以你妈妈说,要是你妈妈都不能解决的,还可以和老师说,别人我可都不说的,我可是很厉害的。”孟若竹很是骄傲的昂头挺胸,以示自己话中的真意。

    孟家是什么情况,别人不清楚,她还能不知道?这句话一点都不掺水分。

    家底积累或许比不上别人,和孟家的关系网却是谁都不能比的,政界商界,黑白两道,就没有不给孟家面子的,只是孟家人丁少,又是很低调和气的人家,从不挑食惹事,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且前些年,又移居去了国外,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我可不会客气的。”对于孟若竹的这份回护,姚安宁很感谢,她知道,孟若竹这人最护短,即便她如今不是温萦了,作为他的学生,也能受到他的庇护。

    “千万别客气,哈哈哈——”孟若竹很高兴,姚安宁的性格很对他的胃口,比起弯弯绕绕的,他更喜欢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明明这么讨喜,为什么还要选择自杀呢?

    孟若竹没往这话题上拐,他和姚安宁的关系还没深到那种程度,不过看她现在这样,想来是不会再想不开了。

    先前离开的姚颜再次出现,晚饭已经好了,叫他们去吃饭的。

    今天,陆正平回来的也很早,没去接安宁出院,自然要在其他地方补偿一些,他可答应过姚颜要多多疼爱安宁,不能食言。

    陆锦川和贾绮思也从学校回家了,在看到孟若竹的时候,都愣了一下,家访,这还是第一次,而且,f班的新班主任,是不是太帅了一点,简直秒杀全校啊。

    贾绮思不免有些娇羞,一时也忘了孟若竹教f班,教姚安宁的事,“孟老师好。”

    “你好。”孟若竹亦是客气有加。

    “都没在学校见过孟老师,只是知道有个新老师很帅。”贾绮思在学校也很得老师的看重,人美才艺多,潜在的小提琴家呢。

    孟若竹依旧客气的回了两个字,“哪里。”

    比起和在姚安宁面前的侃侃而谈,在贾绮思这,是真的太过客气了。

    贾绮思也觉得难以维持下去,只好讪讪笑笑,不再找他说话。

    陆蔓姗看到自己女儿被怠慢了,很是不高兴,觉得这个老师一点都不识抬举,只要和姚安宁母女扯上关系的人,都令人喜欢不起来,讨厌的很。

    “孟老师家里还有什么人,要不要和家里的人说一声?”陆蔓姗的态度很是轻慢,这个孟若竹是不是见他们陆家想要巴结?一下就答应要在他们家吃饭。

    “只有我一个。”再多,孟若竹一个字都没说。

    这还会不会聊天?分分钟就是友尽的节奏。

    陆蔓姗冷笑一声,也不知道他在这摆什么谱。

    “也是,一个吃饱,全家不饿,孟老师逍遥自在的很啊。”陆蔓姗喊来王妈,“给孟老师多准备些好菜让他带回去,要是别人知道孟老师登门,没有招呼好孟老师,那就不美了,昨天我带来的海鲜都给孟老师备一份。”

    她才不在乎孟若竹是谁的老师,就算是贾绮思的班主任,这脸也照打不误,要贾绮思真摊上这样个不识抬举的老师,大不了换一个就是了,她会受这份闲气?

    “蔓姗!你在胡闹什么。”陆正平知道自己这个妹妹骄纵惯了,稍有不顺心,就要对方也不好过,以前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但不是身份都贵重的人,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哥,我哪有胡闹,我这也是看孟老师一个人有些不忍,拿点好东西给他,怎么了?那些海鲜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也让孟老师尝尝鲜。”随即陆蔓姗又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看我,真是糊涂了,这点海鲜不算什么好东西,孟老师一定不高兴,好在,哥你提醒了我,王妈,你亲自给孟老师准备一份大礼,待会儿和海鲜一起给孟老师带走。”

    陆蔓姗的恶意根本不加掩饰,稍有风骨的,只怕马上就拍桌走人了。

    但现在的对手是孟若竹,孟若竹恶劣起来,那可是其中翘楚。

    陆蔓姗在姚安宁这就没得过好,作为在场最了解孟若竹的人,她乐得看戏。

    “贾夫人真是太贴心了,太令孟某敢动了,回去之后,我一定和我的亲朋好友宣扬贾夫人的大方爽快,贾夫人的贤良名声一定会人人皆知的。”孟若竹一脸纯良,仿佛一点都没有感受到陆蔓姗的恶意,反而真觉陆蔓姗是好意关心他。

    陆蔓姗的脸色黑的不能再黑了,这人是不是傻?嘲讽的话都听不出?该不会真是读书读坏了脑子吧?

    “孟老师言重了,不过是点吃的,孟老师看得上就带点去。”陆老太太出来调和,她的女儿就是家里横,那些任她逞能的,都是些脑子不好使的,可真要碰到聪明的,就是让她丢尽颜面,她也会笑着称好,她是看出来了,这孟若竹看似温温和和的,其实内里全是刺头。

    不怪说姜还是老的辣,陆老太太见的人多了,怎么也能看出一二真相。

    好在孟若竹是个有底线原则的,一般来说,她是不爱和老弱病残这类的人对着干,既然老太太出面了,他也不愿多做纠缠。

    贾绮思脸色也不怎么好,这一来一回,她也看得清楚,落败的可不是一直带着笑的孟若竹,而是她的妈妈,最后还要外婆出面调和,她的自尊心怎么受得住。

    “吃饭,吃饭。”陆正平招呼着,过门是客,虽然不是什么贵客,但好歹也要维持面上的和谐。

    这顿饭,吃的可不怎么好,大部分人是吃不知味,也只有姚安宁和孟若竹坦然无物,吃的那叫一个好。

    今天的菜很好,味道也特别好吃,姚安宁吃的比往常都要高兴,不知道是因为看了一场好戏的缘故,还是在桌吃饭的,有自己熟悉的人。

    也许是吃的太投入了,姚安宁和孟若竹同时夹在了一块香芋上。

    香芋蒸排骨,香芋蒸的软软糯糯的,排骨汁多味香,排骨还有好几块,香芋却只剩下一个。

    这道菜,是姚安宁最喜欢吃的,怎么吃都不腻。

    这个动静,一下就吸引了整个餐桌人的注意,陆蔓姗嗤笑,真是上不台面的口味,连个香芋都要争,真是一类人。

    “呵呵,我不知道安宁同学也爱吃。”孟若竹收回筷子。

    姚安宁没有客气,夹了香芋就送入口中,一脸满足。

    孟若竹看着姚安宁的表情,神思有些恍惚,那人也是很喜欢吃这种软软糯糯的,炖得烂烂的土豆还有香芋。

    他最喜欢的就是和她抢着吃,她的筷子往哪夹,他一定会伸过去和她抢,明明盘子里还有很多,偏偏就为了那一块而对上,好像他们争抢的那一块特别美味一样,当然,他也是有赢有输,每次她抢到之后,一定立马塞到嘴里,也会露出一副满足的笑容。

    “王妈,再做一份蒸排骨来,你没看到孟老师没吃到,都不高兴了。”陆蔓姗没多想,只知道看到和自己作对的人不高兴,她就高兴了,还必定要说些讽刺的话让对方更不高兴。

    而且,这次她还成功了!

    孟若竹脸色的笑意尽数敛去,在他想起那个人的时候,任何刺耳的声音,都让他倍感不高兴。

    他放了碗筷,“贾夫人费心了,我吃好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不能让邓市长久等。”

    这话一出,那画面真是太美。

    陆家最近正和这位邓市长打的火热,有个项目必须他点头,什么路子都走了,可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这位邓市长的来头也不小,别看只是个市长,可人家亲戚全是走仕途的,就是个熬资质的,前途无量,背景硬的人,你就是想巴结,还得看他愿不愿意。

    陆正平也不是每次都能见到这位邓市长,怎么到了孟若竹这里,就变得很容易似的?

    “孟老师认识邓市长?”陆正平真是受惊了。

    “很久没见的叔叔,回来之后,怎么也要去拜访一下才是。”孟若竹从来不介意仗势欺人,他手腕灵活,要不是家里人束缚着他的三观,只怕能成为新世纪的大魔王。

    陆正平喉咙堵着什么似地,他还想多问问,只是刚才的场面实在难看,虽然让孟若竹难堪的不是自己,可他也默认了局势的发展。

    “那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吧。”陆正平的态度和先前明显有了改变。

    “不用,我开了车。”孟若竹谢绝了。

    “别是在人家门口绕一圈吧,人家邓市长是什么人,会等你?你不好好准备赴约,在我们这耽误什么功夫,我看你就是在装吧。”她可没少见这种故意抬高自己身价的人,简直笑掉人大牙。

    陆正平一听,也有道理,毕竟孟若竹这么年轻,而且还是一个人,他自己也说是很久没见,关系都是需要维持的,时间久了就淡了。

    姚安宁看了一圈,这些人就是不识货,怀疑孟若竹,后面可是会哭得很惨的哦。

    “本来没想到留下吃饭的,邓市长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我已经和他说过推后点时间,现在看来并不需要。”孟若竹气场一遍,那份亲民的温润顿时变得高冷起来,“安宁同学是个非常有潜力的孩子,她前途无限,一定会有大作为,不要辜负她的天分。”

    孟若竹也不管先前陆蔓姗说的那些要让他带走的东西,直接离开了。

    至于那些质疑他的话,他需要理会?总有啪啪啪打脸的时候。

    这个陆家,要不是姚安宁在,他也不会多待一会儿,不过也只能让他多待一会儿罢了,再多是没有了。

    孟若竹一走,似乎带走了陆家的活力一般,顿时气氛变得死气沉沉。

    陆正平将信将疑,他虽然有所怀疑,但是人外有人,越是进入权利中央,他却是不敢小看周围的每个人,谁知道会不会就蹦出个不显的贵人的来。

    “安宁,你这个孟老师是什么人啊?”陆正平小心翼翼探知,心里很是忐忑,一方面他又想这人身份不简单,他能借此攀一攀,迂回的接近邓市长,一方面他希望他只是一个教书的老师,毕竟刚才陆蔓姗可是得罪了不少。

    人都有功利心,只是陆正平最近显然有些急利了。

    “孟老师就是孟老师啊。”姚安宁不想看到陆正平变成只知利的人,毕竟他如今是妈妈需要依靠的人。

    陆正平没得到答案,有些不高兴。

    “孟老师是刚回国的,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姚颜在一旁说道,既然最后有点不欢而散的意思,她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位孟老师的。

    陆蔓姗也不甘寂寞,“一个教书的,有什么好问的,就算认识又怎么样,人家认不认识他还另说呢。”随即她又看向姚安宁,“你孟老师走的急,东西还没拿呢,明天别忘了给你老师送过去。”

    陆蔓姗恶意满满,只要姚安宁送过去,也不管孟若竹收不收,她立马能让所有人知道,孟若竹收了他家的东西,是个贪东西的卑劣小人而已。

    姚安宁也不拒绝,陆家最近太顺,风头也太过,在孟若竹这里吃吃苦头也是好的。

    “别胡闹,你那点东西也不嫌丢人。”陆正平被孟若竹闹的心里不宁,听到陆蔓姗这么说,更是有些不耐烦。

    “丢人?我丢人?”对于陆蔓姗来说,这话已经很重了,“好,我会亲自给他准备一份不丢人的东西。”

    说完,陆蔓姗就气冲冲离开饭桌。

    贾绮思面色尴尬,她妈妈也太任性了,自顾着发自己的脾气,根本就不管她还在,面对她扔下的烂摊子要怎么自处,只把场面弄的一团乱就撒手不管。

    “绮思,我们也回去吧。”贾亦真从头到尾都是个背景板一样的存在,但不是代表他就真的是个布景了,他插不上话,只能在意一旁干看着,陆家,哪有他说话的份,眼下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也只是寻常,他开口,也只是见贾绮思满身不自在,关心一句。

    贾绮思对于自己这个懦弱的父亲,更是不喜了,她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选择他,明明有那么多青年才俊,以她陆家小姐的身份,高嫁也不是不可能,偏偏选了一个最无能的入赘。

    “我们去看看妈妈吧。”贾绮思不会当着其他人的面表露自己的不耐烦,她是知道别人对她妈妈娇蛮一面的不喜,她是在陆家得宠,陆家只有她和陆锦川两个孩子,女孩自来娇养,她也被受疼爱,只不过,她毕竟是外孙女,不如她妈妈在陆家待的自在,只恨自己为什么姓贾不姓陆了。

    想到这,贾绮思对她的生父更加不满了,既然决定抛弃尊严入赘了,为什么不彻底一点,她要是姓陆,处境就另外一说了。

    贾绮思会这样想,也因为陆老太太,虽然陆老太太疼她宠她,说男孩女孩一样,外孙孙子都没区别,可偏心的也是她,她从她妈妈那听了不少老太太偏心陆锦川的事。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能做到心里毫不介意的地步。

    贾亦真带着贾绮思去找负气离去的陆蔓姗。

    饭吃的不高兴,很影响心情,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陆老太太很是不满,先不管这个梦若竹是不是另有背景,招惹这个人进来,简直无疑是给人添堵用的,这些都是因为姚安宁,怎么她的身上总是有这么多事。

    “既然人的情况不清楚,就离着远点,别结仇就是。”有了顾知新这个靠山,还有什么不足够的,顾家就不说,他的岳家温氏,那可是一流的豪门,钱势权无一不缺,搭上了这艘大船,还用得着打点讨好别人?

    现在求的就是一个稳。

    只是陆正平的心大了,顾知新这条线,是搭上了,可一点也不见成效,手上的项目又急,如果孟若竹能说的上话,那不是两厢便宜。

    “我知道的。”陆正平又转头对姚安宁道,“安宁,你明天去学校和你老师好好解释解释,你小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嘴巴不饶人。”

    怎么定义坏人,对于陆正平来说,就是威胁到了自己利益才叫坏人吧。

    不过陆蔓姗却是也没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就只是上串下跳的刷存在感,不然姚安宁也不会一再容忍她。

    “我会的。”不管她怎么说,反正以孟若竹那记仇的性子,是左耳进右耳出的,要知道心眼小这点,孟若竹不比陆蔓姗大方。

    更重要的是,孟若竹还有手段有心眼,报仇也特别刁钻,会让你记忆深刻。

    晚饭不欢而散,最担心的人就是姚颜了,她怕安宁难做,明明是陆蔓姗惹出来的祸事,偏偏要她女儿来善后。

    “不是什么大事,不用担心。”姚安宁看出姚颜的担忧,安抚的说道。

    “怎么可能不担心,你这个年纪本该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什么都不管的。”姚颜也为自己女儿心累,她都开始怀疑和陆正平结婚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当时陆正平说要和她结婚,她是欢喜的,这么多年了,她总算熬出头了一般,她不再只是被包养的情妇了。

    “真的没事,孟老师不是迁怒的人,就算生气也不会生我的气。”姚安宁还是很欣赏孟若竹这点,他不是个大气的人,却能做到不迁怒,已是很难得了。

    听到姚安宁一再说不会迁怒,姚颜这才安心了许多。

    叮嘱她喝了牛奶,这才离去。

    姚颜洗漱完上床,陆正平一边看着新闻一边问道,“安宁睡了?”

    “嗯。”姚颜回道。

    “她没多说说她新来的老师?”陆正平还是纠结着孟若竹的背景。

    姚颜一向不管陆正平的事,从不过问,即便他说,她只是听听就是。

    “没呢,安宁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不太喜欢说自己的事。”姚颜只有这一个孩子,以前关心不过,经过最近的事,把姚安宁看得比什么都重,她不想安宁好事没享受,反而糟心事全往她身上涌。

    “这孩子就是内向了点,要更开朗才是,锦川和绮思年纪都和她差不多,多接触接触,还是开朗点好。”陆正平只以为多相处了就好,孩子之间都是纯粹的,闹不出什么大事来。

    姚颜有苦说不出,陆锦川还好,以前虽然给了不少脸色,可最近也缓和了不少,贾绮思可不是个好说话的,她可是知道了昨天为什么安宁明明要去学校了,又说要去送朋友,都是贾绮思故意针对安宁。

    只是这些事,都不好由她来说,本来就隔着一层。

    “我最近没事,想送安宁去学校。”姚颜自己是会开车的,既然贾绮思不让安宁坐车,那就由她来接送好了。

    “刚才还说让安宁和锦川他们多相处相处,你要是送安宁去学校,怎么给他们机会。”陆正平颇为不赞同,“你就别操心了,孩子不喜欢被约束。”

    她怎么能不操心!她的安宁在受欺负!

    姚颜心里急,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帮到安宁。

    “绮思她要是接个朋友的话,不是不够坐么?”姚颜又接着道,“昨天绮思说要接个朋友,没了位置,不让安宁坐车。”

    陆正平不高兴了,“安宁不是去送朋友了吗?绮思肯定是见安宁不去学校,才去接朋友的,你想多了。”

    姚颜真是没话说了,她人微言轻,就算女儿受了委屈,她也没办法帮上忙,她觉得即使自己嫁给了陆正平,可处境一点都没变,陆正平根本就没将他放在心上。

    一室寂静,姚颜侧着身,闭眼不语,陆正平也只以为姚颜睡着了而已。

    同床异梦,从来没变过。

    姚安宁不知道姚颜在为她争取利益,虽然结果不尽如意,她也是高兴的。

    一早,姚安宁就见陆蔓姗在等着她,她身边放着好些东西,红艳艳的,很是惹眼。

    “这些都是给你老师准备的,让他当面拆,这些东西,总不会丢人了吧。”陆蔓姗难得早起,这些东西可是她想了一晚上才准备齐的,“我警告你,不准备偷看。”

    嘱咐完,陆蔓姗就准备回去补眠,走之前还特地和贾绮思叮嘱了,别坏她的事,在坐车这事上刁难姚安宁。

    贾绮思不满,却也只能认了。

    姚颜原本就担忧,见此就更担心了,只是她管不到陆蔓姗。

    姚安宁仍旧说没事,带着陆蔓姗的大礼去学校了。

    贾绮思全程臭脸,白眼不断往她身上瞟。

    到了学校,姚安宁提着大礼,还蛮压手,是‘重’礼。

    贾绮思一直跟在姚安宁身后,就怕姚安宁偷看,或者不给,坏了她妈妈的事,她妈妈的破坏力,她还是知道的,一定是非常添堵的东西,她乐得看好戏。

    而一直沉默不语的陆锦川,眼中满是担忧,贾绮思了解她妈妈,他又怎么不了解他小姑,自他懂事起,家里就没少给小姑摆平惹的麻烦。

    “安宁,你等等。”陆锦川还是不安,叫住了姚安宁,“先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贾绮思可不答应了。

    “怎么可以,我妈妈说了不准安宁偷看的。”贾绮思不想陆锦川坏事,拦下了他。

    “小姑又没说不准我看。”陆锦川可不听这个。

    “锦川哥,难道我妈还会放炸弹在里面吗?”贾绮思很不高兴陆锦川不依着自己,以前他哪会管这些事,“我只是出去几个月而已,你怎么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姚安宁给你吃了什么*药。”

    贾绮思和陆锦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哪不知道他的脾气习性,回来之后,她就发现了陆锦川的改变,他对姚安宁母女的态度可好多了,不说多亲热,起码算的上是好脸色,即便是这样,也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要说整个陆家,最不愿看到大伯一房和睦共处的就是她了,她不能接受一个人能踩到她头上上位,就算只是继女,可她也是陆家人。

    “你说到哪去了,我只是看看里面装的什么。”陆锦川皱紧了眉头,他不知道贾绮思的反应怎么就这么大。

    贾绮思不依不饶,在她眼中,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大伯娶了新妻子,心肯定是向着妻子的,大伯有了锦川哥,如今她是万不能让姚安宁越过自己,不然,哪还能有自己的位置。

    “你还说没有,我回来之后,你处处维护姚安宁,还是你觉得姚安宁才是你的妹妹,把她放在我的前面?”贾绮思很害怕陆锦川真的认下姚安宁做妹妹。

    陆锦川不明白贾绮思为什么会这么想,他看得清楚,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只有贾绮思,要说把姚安宁当妹妹他还真没这么想过,不仅是因为身份上,更是因为姚安宁给人的感觉反而像个长辈,他没少从姚安宁眼里看到类似慈爱的目光。

    “你想太多了。”对于女人的胡搅蛮缠,陆锦川也是受不住的。

    “既然你说我想多了,那你就当着她的面说清楚,说你只有我一个妹妹,其他的都不算。”贾绮思被最近的改变弄的有些不安,急需要一个保证。

    陆锦川看向一旁的姚安宁,明明和她有关,她却像个旁观者一样,漠不关心。

    “你说啊!锦川哥!还是你骗我的?”贾绮思见陆锦川迟疑,心里愈发的不安起来,她能感觉到姚安宁对他是有影响的。

    急切之下,贾绮思上前抓住了陆锦川的胳膊,不停的摇晃,想要从他嘴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陆锦川被烦的不行,“我只有你一个妹妹,行了吗?”

    贾绮思满意了,挑衅般的看向姚安宁,骄傲的像个胜利者。

    只是这是一场需要较量高下的战斗吗?姚安宁会稀罕有一个哥哥?贾绮思小看了她,陆锦川也小看了她。

    不管是什么时候,姚安宁都保持这份淡然,陆家的一切,她还真不稀罕,即便没有陆家,她也能让姚颜过的好,只是现在还不适合。

    以前姚安宁没想过,如今她倒是觉得该想想了,她不是没看出姚颜在陆家的处境,就算让陆家人接受认可她,可陆家人那份高高在上的心态,还是会轻视姚颜,毕竟她跟着陆正平的初衷不是太好。

    “东西还要看吗?不要的话,我就要去教室了。”姚安宁见两人兄妹情深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询问。

    “看什么看,快去教室吧,我跟着你一起去,省得你弄砸了我妈妈的心意。”贾绮思重新换上了笑脸,在得到陆锦川的答案之后,她在姚安宁的底气都硬了几分。

    姚安宁没拒绝,爱跟就跟着吧。

    “哥,你快去教室吧,这里交给我就好。”贾绮思推了推陆锦川,省得他坏事。

    陆锦川想跟着,但是他是真的怕了贾绮思的胡搅蛮缠,小姑虽然是任性了点,但也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出来,这么想着,也就顺着贾绮思的话,离开了。

    ------题外话------

    谢谢tayata送的钻,谢谢194611送的鲜花,特别鸣谢刚好我喜欢送的99朵鲜花,非常感谢,心意收到了。

    也谢谢投评价票的亲,还有投月票的朋友们。

    本来该加更的,但是我只能维持万更,精力有限,还望见谅_(:3」∠)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开局地摊卖大力下〕〔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玄幻,我顿悟了混〕〔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快穿:我揣着空间〕〔穿越:战神王爷被〕〔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穿书:逆徒他又想〕〔综武:七侠镇说书〕〔在恋综深陷修罗场〕〔流放后,我靠签到〕〔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战夜擎林初瓷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