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师尊无所不能〕〔重生八零:娇妻有〕〔大唐:让你救灾民〕〔开局1861:我刚继〕〔诡道君〕〔高考失利后成了大〕〔八荒神尊〕〔奶萌小团宠她觉醒〕〔我在地球修仙术〕〔绝品仙尊赘婿〕〔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异时空建设手册〕〔弃宇宙〕〔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梦境大师〕〔九天斩神诀〕〔归来后,天后她不〕〔美漫:开局指导蝙〕〔九灵囚天诀〕〔身为Boss的我在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七十九章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姚安宁到了教室,背后多了一个尾巴,平时姚安宁已经有了一条固定的尾巴,如今有人抢了这条尾巴的位置,自然有人不高兴。

    李明玉气呼呼的瞪着姚安宁身后的贾绮思,很有一种被取代的气愤。

    “她来干什么。”李明玉的语气不是很好。

    沈奇看了一眼,不怎么在意,再怎么说,这两人如今是一家人了,会跟在姚安宁身后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

    “我哪知道。”沈奇敷衍回道。

    陈驰挑着眉,在贾绮思身上来回打量了好几眼,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转到了姚安宁身上,贾绮思是帝中高校的前三名的校花,长相自是不用多说,可是他的视线总是忍不住放在姚安宁身上。

    “最近姚安宁是不是整容了?”姚安宁和贾绮思两个人站在一起,一点也不逊色,甚至更能抓人眼球,可为什么姚安宁没排个校花什么的,而且他以前也不觉得姚安宁有多特殊啊。

    八卦总是能惹来热议,很快他周围的几个人就参与进了讨论,纷纷将视线放在了话题的主角,姚安宁的身上。

    “肯定有,以前她有这么漂亮?不然我早注意了。”

    “没有吧,没看出哪整了。”

    “不是有什么微整么,整了也看不出。”

    “我也觉得整了,你看姚安宁和贾绮思一起,比贾绮思看着还漂亮呢。”

    几人围成堆,讨论不出个结果来。

    李明玉很气愤,“安宁最漂亮了,我敢肯定她没整,我赌车库的那辆红色跑车。”

    沈奇长大嘴,目瞪口呆的,那辆红色跑车可是表弟最喜欢的,也就自己偷偷在家附近跑了跑,就等着年龄达标上路装逼了,别人谁来都不肯借,说是心头好一点也不为过,今天他竟然拿心头好来打赌,简直不可思议。

    “你认真的?”齐洵心痒痒,那辆跑车,他眼红很久了,他可缠着李明玉很久了,都没让他松口,不管怎么样,这堵太值了,“那我和你赌,我爸去年过生日给我买的表。”

    那是限量款的,全球也就三块,价值不菲,一点也输李明玉的跑车,可他还不到能欣赏表的年纪,只看得到张扬的车。

    礼祥只在一旁笑笑,不参与,开玩笑!他家有钱,也没这两人这么败家的。

    沈奇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而陈驰,他是不差钱,只是从家里搬出来,那些东西一个没带,没办法参与。

    就在几人在为姚安宁整没整容的事上打赌的时候,贾绮思发难了,“你们看什么呢,一点礼貌都没有。”

    贾绮思还是顾忌了些这几人的家世,不然就措辞就不会这么轻了。

    “谁看你啊!自作多情的丑八怪,看你丑出新高度吗?”李明玉可没那么多顾忌,他一直就看不上贾绮思,即便是陈驰对她有意思的那段时间,也没少说她丑,还让陈驰去看眼科。

    李明玉的声音很大,整个教室的人都听到了,贾绮思的脸上挂不住,羞愤的涨红了脸。

    “你太过分了!”贾绮思哪被人说过丑,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是有信心,而且又被人捧得高,和丑是绝缘的。

    贾绮思眼眶泛红,往常只要她露出委屈的样子,早有人上来安慰,不用她说,就有人来指责让她委屈的人,可这里f班,有同情心的人很少,大部分都保持围观不参与的状态。

    贾绮思一个人难以自处,她已经习惯凡事都有人为她出头,哪受过眼下的委屈。

    最后,她将视线投向姚安宁身上,用愤怒的眼神控诉着她的心情。

    姚安宁表示自己很无辜,又不是她说的丑。

    “你们f班的人太过分了!”贾绮思再忍不住了,也不管那所谓的大礼,嘤嘤的跑了出去。

    狗尾巴走了,李明玉立马跑到姚安宁面前,当起了小尾巴,“安宁,安宁。”

    “怎么了?”姚安宁真是担心李明玉将来能不能交到女朋友,这么不怜香惜玉。

    “没什么,嘿嘿……”李明玉自认为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他看到贾绮思跟在安宁身后,一副不怀好意的啥样子,“以后我来替你把坏人赶跑。”

    “你别太过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是有点小毛病,但不至于认真去和她计较。

    在姚安宁看来,无论是陆蔓姗还是贾绮思都不足以当自己的对手。

    李明玉撇撇嘴,“安宁,不要小看了别人,有时候你看不上眼的人,可能是捅你最致命一刀的人。”

    姚安宁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李明玉,自我解嘲一笑,不说轻敌,她确实自负了,不然她怎么就死了过了一次。

    “我知道了,谢谢。”姚安宁是真心受教。

    李明玉见姚安宁没有敷衍自己,也很高兴。

    “对了,安宁,你有没有整过容?”李明玉坦荡又直白问道。

    不远处的几人,纷纷以手掩面,咱们就不能委婉点?

    表弟,我为你以后的情路表示非常担忧啊。

    “没有,怎么了?”姚安宁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李明玉突然问她这个问题,但也很坦率回了。

    李明玉立马笑成傻子,对着齐洵喊到,“你那块表是我的了!”

    齐洵生无可恋表示,李明玉,我和你没完!

    他这一喊,算是把打赌的事暴露无疑。

    姚安宁真是哭笑不得,这几个人竟然拿自己打起赌来了。

    “你的赌注是什么啊?”姚安宁不由好奇。

    李明玉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毫无羞色,反而笑得很灿烂,扬起了头,“是我最喜欢的跑车!”

    这赌注可真大,姚安宁注意的是他说的最喜欢,而不是后面的跑车。

    “好在你的最喜欢可是保住了。”姚安宁不以为怵,这个赌可玩笑无异,没必要计较。

    李明玉正高兴,孟若竹从教室外走进来。

    “看来同学们情绪很高涨嘛,不如考个试庆祝一下。”孟若竹手上拿着一沓卷子。

    我们不高兴!

    可是孟若竹可不是一个会听群众反应的老师,自从孟若竹家访了几个刺头之后,没人再敢和孟若竹对着干,家里人可是摆明了态度,要听孟若竹的话。

    欲哭无泪的同学们,只好认命。

    “孟老师,我小姑有份大礼特意让我送来给你,还嘱咐我,要你当面打开。”姚安宁提着两大袋红彤彤的大礼当到孟若竹面前,虽然她知道这是陆蔓姗的不怀好意,她还是乐得见孟若竹的反应,一定会很有趣。

    孟若竹看着喜气洋洋的两大东西,他可不觉得是什么好事,昨天在陆家,可以算得上不欢而散了,而且还是陆蔓姗送的礼,他觉得陆蔓姗最有可能送他一个炸弹。

    众目睽睽,孟若竹打开了那份大礼,包装是红的,大礼也是红的,一叠一叠的现钞,将袋子堆的满满的。

    怪不得那么沉。

    看来陆蔓姗也是下了不小的手笔了,这里面少说也就个几十万。

    孟若竹脸色一点没变,笑呵呵的收下了,“替我好好谢谢你小姑,我一定会准备好回礼的。”

    喔——

    教室里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纷纷起哄,不知道是不是在看孟若竹的好戏。

    只有李明玉担心的看向姚安宁,他能预见,这件事之后孟若竹一定会麻烦缠身,可是作为送礼的姚安宁就不会有事?

    文人政客最爱惜自己的羽毛,何况是还是大笔的现金。

    “好了,你小姑的心意我明白了,现在我们开始考试。”孟若竹将大礼留下,看他的神情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看好戏的同学们很快又重新愁眉苦脸,拿着发下来的卷子,真想快点毕业。

    姚安宁一点也不为孟若竹担心,要是这点小麻烦都不能解决,那就不是孟若竹了,其实就算当着众人的面送了礼,她相信在场的人是不会对外宣扬的,他们都不是嘴碎的人。

    接下来就看孟若竹怎么发挥了。

    一直关注这件事的,当然就有贾绮思,不过一上午都过去了,她都没有听到声响,她一个人琢磨着该不是姚安宁没有送吧?还是她没当面送?

    于是找了个休息的时候,找上门去了,这次她学乖了,没有再去招惹李明玉那些人,而是直接找上姚安宁。

    “东西你到底有没有送?”贾绮思一开口就是质问。

    “送了。”姚安宁回得也干脆。

    “是什么?”贾绮思不是很相信。

    “小姑没和你说吗?”姚安宁打着太极。

    “让你说就说,废话怎么那么多。”贾绮思不耐烦了,她没想过问,反正总会知道的,只是她没想到一上午过去了,都没听到消息,这才压不住好奇的来问姚安宁,“你别说你不知道,要是你没送,有你好看的。”

    “小姑很大方,送了钱,很多钱。”姚安宁也没遮掩,反正这件事也遮掩不住。

    贾绮思不解,好端端送什么钱,“他收了?”

    姚安宁点点头。

    贾绮思这才眼睛一亮,这孟老师也真是胆大,这也敢收?他不怕被辞退?还以为是多清高的人,还不是见钱眼开。

    得了答案的贾绮思满意的走了。

    “安宁,你要是遇到了麻烦,一定要来找我。”李明玉第一时间就到了姚安宁面前。

    “好,我知道了。”姚安宁感谢李明玉的心意,重生之后,她收获了许多上辈子没有的东西。

    李明玉嘿嘿的傻笑,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要说什么,虽然安宁一直没有拒绝自己的好意,但是他总觉得安宁不会轻易的求助,是他还不值得被依靠吗?

    想法一起,李明玉心里有些酸涩,他一把抓起姚安宁的手,“安宁,我很喜欢,你和我交往好不好。”

    他一直有想过在什么情况下表白,会有一捧的鲜花,浪漫的气氛,那样才配得上自己喜欢的女孩,可是这一刻,他也不知怎么的,情绪就翻涌上来,脱口而出。

    姚安宁愣了下,其实她还真没遭受过如此直接的表白,即便和顾知新在一起,他们都是含蓄不外露的人,两家又乐见其成,在家长的见证下直接跳过恋爱订婚。

    李明玉一鼓作气,俯身在姚安宁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扔下这句,李明玉红着一张脸跑开了。

    而姚安宁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也有些好笑,她很喜欢李明玉,只是很单纯的喜欢,他是个很好的孩子,通透聪明,知道怎么过好日子,她也很感动于他一直以来的维护和喜欢,但要说交往,她是真没有老牛吃嫩草的心,如果她只是姚安宁,她想她一定会答应李明玉。

    李明玉的内心不可谓不敏感,他也很聪明,在姚安宁没有拒绝他之前,他就跑走了,回到座位上的他,抱头懊恼,他怎么就冲动的告白了,他知道现在安宁对他没有其他的心思,更像是对待一个弟弟一样,可是他真的很喜欢安宁。

    “你刚才竟然表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表白呢!”沈奇是见证李明玉喜欢的心路历程最详细的人,他一直围着姚安宁转,可似乎根本就没有要表白的准备,他还在旁边鼓动过好几回,都被表弟挡回去了,想到他来了个突袭。

    李明玉很沮丧,一点也不想理会表哥的调侃。

    “表哥,我很难过。”李明玉语气很低落,有一种做错事的懊悔。

    “被拒绝了?年轻人,人生就是充满挫折的旅程,你要习惯,然后去欣赏其他美景。”沈奇从头到尾就没有看好过表弟和姚安宁,怎么说呢,这两个人察觉太大,虽然他说不上来是哪差的。

    “没有,我没等安宁回我,我说给她时间考虑。”李明玉彻底趴下了,有气无力的,如果他真要一个结果一定是会拒绝他的,“表哥,安宁她不喜欢我,我能感觉到,她还没拒绝我,我已经很难过了。”

    李明玉的声音闷闷的,是沈奇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调,沈奇这才认真了起来,算起来,这是李明玉的初恋,要是没处理好,造成了情伤该怎么好。

    “明玉,真不是表哥给泼冷水,我觉得姚安宁和你的可能很小,我们总觉得我们和她不是一路人,她……,我也说不好,你看陈大哥和她相处的轻快,都不和我们一样,我觉得他们才是一路的。”沈奇想了半天,也只能想这样的形容,他们和陈致清相处的情况,就是长辈晚辈,隔着一段距离,可是姚安宁和陈致清,是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反而那种气场一点都不输于陈致清。

    李明玉没有说话,他也是赞同沈奇的。

    “你赶紧从这个坑里出来,不然会坑死你的。”沈奇赶紧劝着,以前他还觉得李明玉想通就好,顺其自然,谁没失恋过,只是他这个小表弟好像是个死脑筋,他哪还能放任,等回去就给家里透个口风。

    才这么想着,李明玉就抬头,“不准你和家里说。”

    李明玉表情不怎么高兴,沈奇一直很纵着他,凡事他说的话,都是点头照做,但是这件事上,犹豫了。

    “哥!我已经很难过了。”李明玉不快的撒娇。

    “好,好,好,不说,我不说。”沈奇实在拿李明玉没办法,整个家里,都把他宠的没边了,当然自己也是,“你倒是说说,姚安宁身上到底哪吸引你了,你这么喜欢她。”

    沈奇实在想不通,又没遇到什么特别事,怎么自己这表弟就一头栽进去了。

    “就是喜欢。”李明玉撅着嘴,拒不配合。

    “你要是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回去我就和家里说。”沈奇也不是脑子笨的,虽然没表弟那种机灵劲。

    李明玉朝姚安宁瞥了一眼,“我觉得她有一种别人都没有的气质。”

    沈奇完全无法理解,特别胆大吧?他至今还记得姚安宁是怎么威胁陈驰的,第一印象太深刻,总觉得她当时看他们的眼神,像是在看一群无理取闹幼稚的小朋友。

    “我不能再错过她了。”李明玉幽幽道。

    沈奇注意到了话中的关键,‘再’?

    “你还错过谁啊?臭小子,你心里还有人?是谁啊?怎么我不知道?你这小子还真能藏事,快说!”沈奇夹住李明玉的脖子,紧紧逼问。

    这次李明玉再怎么威逼利诱都没有再开口了,那段记忆,他谁也没说过,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小秘密。

    李明玉告白的事,姚安宁还是记在了心里,想着该怎么在不伤害对方的情况下,表述自己的答案,虽然她也知道李明玉应该是知道自己的答案的。

    放学回家的时候,姚安宁再次被扔下了,贾绮思用着上次的借口,车上坐着她没见过的人,占据了车内的位置,见到她,也只是一句,让她自己回去,而陆锦川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过话,甚至都没有看向车外的姚安宁一眼。

    倒不是非坐陆家的车不可,只是一再用这样的手段,姚安宁也觉得有些烦了。

    “姚小姐,我家少爷请你过去。”

    这时走来一人,姚安宁一看,这不是江勋的司机么?江勋来了?

    姚安宁跟着那人走过去,果然就见江勋坐在里面,看样子,来了有一会儿了,那刚才不是全看见了?

    姚安宁从来没在这人面前这么狼狈过,不由羞赧,脸上浮起淡淡的粉色。

    “上来,还嫌自己不够傻?”江勋声音冷冷的,语气特别欠。

    姚安宁一点也不和他客气,抬腿就上了车。

    在一众接送的车里,江勋的车绝对算是低调奢华当中之最的,吸引了不少瞩目。

    刚出校门的孟若竹也看到了,可以说,从姚安宁出了校门,他就在了,在姚安宁被扔下的时候,他甚至还打算送姚安宁一程,只是被人抢先了一步。

    那人就是江勋?

    姚安宁刚上车,还没等司机开车,车窗被敲响了,然后就见孟若竹那张笑得灿烂的脸。

    “安宁同学。”孟若竹的目光第一时间先放在了姚安宁身上。

    “孟老师?”姚安宁也有些惊讶。

    “作为老师,我想有必要了解学生的动态,这位先生是你认识的?”孟若竹这才朝江勋看去。

    两人一个如朝阳,一个如寒冬。

    江勋却看也没看车外的人,高傲的目中无人,但他有这个资本。

    很少能受得住江勋的性子,不过惧怕的人更多。

    “认识,谢谢孟老师的关心,你很尽责。”姚安宁看着孟若竹脸上的笑容,却能看得出,他对江勋是有敌意的,只是孟若竹应该不认识江勋才对,怎么会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

    连姚安宁都能看出来的事,江勋怎么会看不出,只是对他有敌意的人太多了,他难道要一个个都去关注?不是什么人都值得他关注的。

    “开车。”江勋很是干脆的吩咐道。

    司机只听江勋的话,根本就不管还有一个人挂在车边,直接发动。

    “你还真是目无一切,我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吧。”孟若竹仍旧挂在他的车上,也不管结果会怎么样,“温萦呢?她的命,你是不是也觉得无关紧要?”

    谁也没想到,孟若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说起温萦的事。

    姚安宁的喉咙一紧,猛然再次从孟若竹嘴里听到她的名字,真是恍如隔世。

    江勋气势一变,整个人都凌厉了起来,像踏入禁地的雄狮,威压凛冽。

    “凭你也能管我和她的事?”江勋已经动怒,随便一个人跑出来都敢置喙他和温萦的事。

    “怎么?说不得?还是你心虚?”孟若竹再没笑呵呵,他沉着脸,整个人阴鹜了不少。

    这是姚安宁第一见到孟若竹这一面,她心惊于孟若竹的改变,也愈发的觉得自己上辈子所处的世界,究竟有什么是真实的。

    姚安宁低着头,将她的神情掩于暗处,正对峙的两人,也没察觉到她的不对。

    “开车。”温萦的名字,也能让江勋多废话一句,换了其他人,是一句废话都懒得说。

    这次司机再不犹豫,直接踩了油门,也是孟若竹避让恰当,这才没有出事。

    他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尾,手紧握成全,整个人都阴测测。

    姚安宁从后视镜里看到陌生一面的孟若竹,只能说她识人不清。

    “他怎么知道温萦的?”江勋语气很不好,他从来没见过刚才那个人,可是他却是第一个直面质问他有关温萦的事,他用什么立场?连顾知新在他面前都不敢废话一个字。

    “他叫孟若竹,是顾知新和温萦的好友,不过很早就去了国外,最近才回国的。”姚安宁的声音平静,在此之前,她以为唯一没变的只有孟若竹,可她错了,就像当初她以为顾知新会是那个一直陪伴自己的人,她那时候就已经错的离谱,而她还没受够教训。

    一连听到好几个人名,这让江勋心里很不爽,特别是顾知新,反感到了极点。

    “温萦的眼光不怎么好。”江勋对于看不上眼的人,来说的心思都没有,他们哪值得他费那个心思。

    对此,姚安宁只是笑笑。

    “你住院了?”江勋也不再提这些事,而是转而说起姚安宁的事。

    这就是这两天的事,怎么江勋会知道?

    “你监视我?”姚安宁很不高兴,这种*被人探知的感觉,没有人能忍受得住。

    江勋神色不动,只是挑眉,无声的镇压着姚安宁的反抗。

    “叫他们回去。”姚安宁面色沉沉,“别太过分了,江勋。”

    这下江勋愣了神,鲜少人敢直接叫他的面子,每个人都是恭敬的叫着江少,即便是不惧于他的温萦,高兴的时候戏谑叫两声江少,不高兴的时候是江先生,只有在非常生气不满的时候才会提高音调叫他的名字。

    “你,叫我什么?”江勋不高兴了。

    “你的名字不能叫吗?”姚安宁也被江勋派人监视他的事弄毛了,难道叫上两句江勋的名字,他要弄死自己吗?

    “哼,不知好歹。”江勋随即对前面开车的人道,“让人回来。”

    “是。”司机应到。

    姚安宁这才脸色好了些。

    江勋看着姚安宁的反应,总觉得身边的人给自己的感觉很熟悉。

    “你要是敢和我玩花样,我就弄死你。”突然江勋恶狠狠的说道。

    姚安宁被他的话弄得莫名其妙,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被江勋一通脾气发下来,也是弄得更加烦闷了。

    “江先生所思所想,还恕我们这些凡人没办法理解,既然江先生不满我,还请江先生以后不要再和我们这些凡人来往好了。”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她可能看其他看走了眼,但是江勋绝对是那个最讨人厌的讨厌鬼!

    两个人都气鼓鼓的,各自撇向一边,谁也不理谁。

    姚安宁明知道这个方向不是回陆家的路,但凭着一股气,硬是没开口。

    车开到了一个地方才停下,江勋直接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下来两个字,就那么坐在一边。

    很快,他喊的人就赶来了。

    陈致清看到车内的人,咦了一声,显然对于姚安宁,他很意外。

    “你送她回去。”江勋看也不看姚安宁一眼,指着陈致清说道。

    陈致清真是哭笑不得,人家都坐你车上了好吗!

    “江少,你送一下吧,我正开会呢。”陈致清微笑拒绝,他不是没有察觉到车内气氛微妙,“不如你让司机送她,你和我一起去开会?”

    江勋皱了皱眉,“算了,让她走着回去吧。”

    姚安宁再忍不住,直接下车甩了门,极度不满的大喊一声,“江勋,你这个混蛋!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这句喊的中气十足,更像是一种发泄。

    陈致清摸摸鼻子,努力压制着嘴边的笑意,他挺佩服姚安宁的,敢这么直白的骂江少。

    江勋眼睛都直了,当即就下了车,直追而去。

    陈致清站着没动,完全一副看戏的表情,江勋虽然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但是也不至于下重手,该拦得时候他还是会出手的。

    以江勋的速度很快就追上了姚安宁,他面色不善,心底对于姚安宁带给她的熟悉感,更加强烈了。

    “你干什么!”江勋皱着眉挡在了姚安宁面前。

    姚安宁被拦下,这种情况之下,还能有好态度才是奇怪,“不是你让我走着回去的吗?”

    “那我让你滚回去,你是不是也滚着回去?”江勋忿忿喊了一句。

    姚安宁扭头不理他,江勋直接拉人回去,这绝对的力气碾压下,姚安宁是不想也不行了。

    “你回去开会吧,我送她回去。”江勋把陈致清打发了,把姚安宁塞回车里,人也渐渐平静下来,他竟然和一个小姑娘闹别扭,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闹过一场之后,两人之间也没有那么僵了。

    “你还真一点不怕我。”何止是不怕,都敢当着面他骂他混蛋了,还给他甩脸色。

    江勋不是抖,别人落他面子,他反而感兴趣,换了其他人,早就被他整惨了,只是姚安宁是受了特殊待遇的,这份特殊也是看在温萦的份上。

    “做错事的人,又不是我,为什么要怕?”江勋的脾气真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的,他做事都只顾自己的意愿,完全不考虑其他人,“江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希望你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这也是姚安宁没有真的动怒的原因。

    “牙尖嘴利。”江勋只觉得拒绝自己好意的姚安宁不识抬举,真当他愿意去管闲事。

    姚安宁做了个深呼吸,她有些失控了。

    “你别不当回事,既然是能修缮的,为什么要留有给人攻讦的余地。”姚安宁语重心长的劝解,江勋最大的弱点就在于他的高傲,她知道江勋背景硬,寻常人不敢动他,可是世事无常,真到了那个时候,难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算计的地方。

    江勋很少听人对他说教,他是家中幼子,厚望都寄予了兄长。

    “你怎么跟个小老太太一样,老生老气的,好为人师,也得看看自己吧。”江勋觉得被一个比自己年纪小很多人的说着如此老成的话,真是有些新奇。

    姚安宁真是被江勋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她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让江勋去死好了,等他被人害死,她也帮他报仇好了,这样就两不亏欠了。

    见姚安宁消停了,江勋嘴角扬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

    陆家到了,姚安宁不高兴的下了车。

    江勋看着她走远,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人别撤,继续看着她点。”

    他下的决定哪是那么好更改的。

    不过,姚安宁身边怎么聚集了那么多温萦的旧识,是不是太巧了?还是她故意的?

    陆锦川和贾绮思先于姚安宁回来,姚颜见了,很是担心安宁,一直守在门口等着安宁回来,好在安宁没耽误的太晚。

    “安宁,以后我接送你吧。”姚颜真是忍不住了,哪能这样欺负人,以前她不放在心上,现在她还能当不知道。

    其实以前,姚安宁是打算搬出去的,住得近点,也就用不着这些,可是如今她贪恋姚颜的慈爱,当然不愿再一个人独处了。

    “你说了算。”姚安宁没有拒绝,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姚颜满心高兴,不管陆正平怎么说,她都打定主意要接送安宁。

    眼下,最得意的不过就是陆蔓姗母女了,两人都似乎狠狠出了口气。

    陆蔓姗上午就从贾绮思那得了消息,东西送了,陆蔓姗立马就发动了周围的那些长舌妇,把孟若竹收礼的事,添油加醋的宣扬了出去,明天,孟若竹就再难在学校立足,总会有人去学校施压,那些钱就算是打发要饭的好了。

    花了几十万,陆蔓姗一点也不心痛,让她痛快的人倒霉,多少钱也花得值。

    但是这种高兴的状态,也只是维持到了晚上。

    晚饭的时候,陆正平满面怒容的回来,手上提的正是陆蔓姗让姚安宁提去学校送给孟若竹的两大袋钱。

    陆蔓姗看的时候也是有些不解,还不等她问,就见陆正平将那两袋钱朝她扔了过来,那些钱在她周围散了一地。

    “你看你干的好事!”陆正平怒不可遏,“我昨天跟你说过什么,别丢人别丢人,今天你就把我陆家的脸丢了个彻底!”

    陆正平第一次在家里发这么大的火,那股火气,冲的连陆老太太都心有戚戚的紧皱了眉。

    “怎么回事?正平有话好好说。”陆老太太在旁劝着。

    “好好说?我是和她好好说太多次了,她是一句都没听进去了,我们家迟早要被她作完。”陆正平不断用手指戳着陆蔓姗,“我都没脸出门了。”

    “到底怎么回事?”陆老太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不然还能说出没脸出门这样的话来?

    “今天邓市长找我过去,我还想说说项目的事,哪知道邓市长,指着这两袋钱让带回去,说我们陆家的家风不正,人品很有问题,项目不能交给我们做,已经给了别人,还让我好好反省,先做人再做事。”陆正平复述着今天邓市长说的那些话,脸色都快成了猪肝色,当时他羞愤的恨不得有条缝让自己钻进去。

    陆老太太的神色也不太好,她看看陆正平又看看陆蔓姗,“蔓姗,你说,你做了什么!”

    陆蔓姗抖了抖,她从没见大哥发这么大的火,也有些害怕。

    “我只是给孟若竹送了礼过去,他昨天不是嫌礼太轻了么,我就送给他送了这些。”陆蔓姗指了指地上散落的钞票,声音越来越小。

    陆老太太也恨得牙痒,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也不指望你能对家里做出什么贡献,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不惹事?”陆老太太已经能预见邓市长那番话之后,陆家会是个什么局面,汲汲营营的这么多年,很有可能一朝就打回原型。

    陆老太太喘气都急了,指着陆蔓姗怒其不争。

    “妈,妈,你别气,身体要紧。”贾亦真连忙上前安抚老太太的情绪。

    陆老太太争斗力十足,骂完陆蔓姗,也没忘了贾亦真,“你也好好管管你媳妇,别跟和你无关一样,她要是不好,你就能好了?”

    贾亦真低着头受训,也不反驳,老实的像个鹌鹑一样。

    看着贾亦真这样窝囊的样子,陆老太太就更生气了,早知道当初还不如找个脾气大的,起码还能管得住陆蔓姗。

    “滚,滚,滚,你们都给我滚远点,迟早被你们气死。”陆老太太不耐烦的挥开贾亦真。

    贾绮思这时凑过去,“外婆,你别生气了。”

    就算是心爱的外孙女,陆老太太这时候哪有心思去理会这些,满脑子是该怎么善后。

    “你和你爸爸回去,我和你大伯有事要说。”陆老太太招过陆正平,打算去书房商量怎么挽回局面。

    陆蔓姗灰头土脸的回房了,被大骂一顿,她哪还有脸面留着。

    “你外婆和大伯有事,等事情过去了,你再去和外婆说话。”贾亦真看到女儿难过,立马上前安慰。

    只是这些并不是贾绮思所需要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和外婆大伯他们一起商量,你怎么就这么没用!”

    贾绮思推开贾亦真的手,愤恨的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贾亦真尴尬的站在原地,一如他在陆家的身份一样尴尬。

    姚安宁也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该和贾绮思一样恼怒于他的不作为,不管是陆蔓姗还是贾绮思都是个非常骄傲的人,贾亦真显然是不能满足她们需要炫耀的一面,只是,当初为什么陆蔓姗会选择嫁给贾亦真呢?

    “那我也回去了,这里就麻烦大嫂你了。”贾亦真指的当然是地上的那些钞票。

    陆家唯一对姚颜称得上和气的就只有贾亦真了。

    “你去吧,没什么麻烦的。”姚颜也为贾亦真心酸,她很能理解贾亦真的想法,要是她没有安宁在旁边,只怕她就是第二个贾亦真,说不定比他还不如。

    ------题外话------

    谢谢tayata送的颗钻石,老朋友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