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八十一章 混乱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今天无疑是属于陆家的大日子,这不是顾知新夫妻登门,前后两次显然意义不同。

    陆蔓姗特地被提出来,陆老太太亲自再三嘱咐她,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搞砸了,就算有天大的事,都要以顾知新夫妻为上,非但只有陆蔓姗一人被教训了,整个陆家上下,都被陆老太太严厉的警告了一遍,要是今天真有人敢触了霉头,足以可见事后,要承受怎样的雷霆之怒。

    姚颜作为陆家的主母,最近也接手了不少事务,但是今天的事,太过重要,陆老太太没让她沾手,凡事亲力亲为,务必做到尽善尽美。

    陆老太太看了眼时间,约好的是七点半,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

    因为陆老太太的郑重,如今陆家上下都笼罩着一层肃穆,不管是谁,心里都紧张不已。

    即便是姚安宁也难做到往常的淡定从容,可她知道,和顾知新、温妍接触的机会,只会多不会少,一个是前未婚夫,一个是曾经的妹妹,他们中,有杀害自己的凶手吗?

    “安宁,你今天什么话都不要说。”陆老太太想了想,又特地嘱咐姚安宁一句,她越想越觉得姚安宁是个异数。

    姚颜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往姚安宁的方向偏了偏。

    这种无声的维护,姚安宁看在眼里,对于陆老太太的话,她并没放在心上,她握住姚颜的手,安抚似的在她的手心刮了刮,“我知道了。”

    见姚安宁被勒令禁言,陆蔓姗这才平衡了一些,她是脸上无光,可姚安宁母女也没好到哪去,要姚颜不是大哥的妻子,姚颜只怕也得不了好。

    “老夫人,先生和客人到了。”王妈在一直外面看情况,一见人来了,连忙进来通风报信。

    陆老太太强撑起精神,看起来倒不是状态不错。

    “你们都仔细着点。”陆老太太仍旧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这份谨慎,让陆锦川又加了三分小心,他也知道家里最近遇到了大事,爸爸在到处求人,这些事都是小姑惹出来,他也懊悔不已,当时他要是坚持一下,是不是就没有了如今的无妄之灾,他不是不知道小姑有多能惹事。

    那姚安宁呢?她当时为什么就那么乖顺的按照小姑的吩咐做事,她应该不是那种默默忍让的人才对啊。

    她是真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陆锦川偏头看向一旁安静站着的姚安宁,看她的样子,似乎真的不打算再开口说话,只不过为什么他觉得姚安宁站在他们中间,反而像个异类,她目光沉静,一点都不似其他人带着一丝慌张和不安,是不在意会有个什么结果,还是对这一切都不在意?

    他觉得姚安宁就是个局外人,她安静的看着他们这些当局者苦恼挣扎。

    姚安宁察觉到陆锦川的视线,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多余的反应。

    贾绮思眼下也顾不得去关注姚安宁,她一直跟在陆蔓姗身边,外婆私下特地叮嘱她,好好看着她妈妈,不能再让她惹事了,她如今全部的注意都放在了她妈妈的身上。

    陆家上下,都一副如临大敌的状态,在声音渐渐传入耳中的时候,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哈哈哈——,顾总,顾太太快请。”陆正平爽朗的笑声比人还先至。

    三人几乎同时出现,这次顾知新和温妍比起上次寿宴时穿着要随意了些,只是两人相携的画面,一如既往的美好幸福。

    贾绮思看着这一幕,羡慕不已,这才是一对璧人,顾知新这样的男人才是该嫁的,而不是像她爸爸那样懦弱无能,只恨自己晚生了十几年,不如这样的男人,她怎么也要争一争。

    “陆老太太,今日多加打扰了。”顾知新夫妻走到众人面前。

    陆老太太笑得跟多花似地,“什么打不打扰了,一家人吃个饭而已,顾先生,顾太太能来,也热闹不是。”

    “陆老太太就是热情,上次还和我说了好些话,都是老人家的经验。”温妍摸着自己的肚子,什么经验不言而喻。

    顾知新随着温妍的动作,也落在了她的肚子上,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顾太太是个有福的人,胎动那么大,这一胎一定是个大胖小子。”很多人喜欢第一胎是个儿子,陆老太太也随俗说了一句。

    但是这句话,显然拍到马屁上,顾知新脸上的笑,显然有些公式化了,再无刚才的暖意。

    陆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不想生儿子,想生女儿?

    “像我生我家蔓姗的时候,她也是个闹腾的。”陆老太太话一转,说到陆蔓姗身上,反正她生了两个,儿女双全,就是女儿有些闹心。

    顾知新朝着陆蔓姗看了一眼。

    “我也是随了我妈,我怀绮思的时候,也是一样呢。”陆蔓姗难得机灵了一次,立马接了话茬,“都说胎动越大,生的女儿越聪明呢。”

    贾绮思脸上一红,这也算是在夸她吧。

    顾知新闻言再一看贾绮思,终于才重新笑了。

    “是个不错的小姑娘。”顾知新难得的夸上了一句。

    温妍握住顾知新的手,“我们的孩子,一定也会像她一样聪明的。”

    顾知新愣了愣,他伸手放在了温妍高高耸起的肚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份强烈的期待,在场无一人感受不到。

    贾绮思痴痴望着顾知新,脸快烧红了。

    “快坐下,双身子的人,是禁不起累的。”陆老太太招呼着人落座,期间还满意的看了陆蔓姗一眼,总算是学聪明了。

    众人落座,王妈上好了茶点水果。

    姚安宁安静的坐在偏处,随着姚颜坐在一起,有一圈的人围在了顾知新和温妍的身边,众星拱月一般捧着他们。

    姚颜拍了拍安宁,朝她笑笑。

    姚安宁这才转头,也笑了笑。

    比起顾知新夫妻,姚颜更关注自己的女儿,毕竟那里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她看到女儿眼中复杂的目光,心里一酸,只当那是羡慕,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即便他们坐在一起,也不是一家人。

    只是姚颜误会了,姚安宁并不是羡慕,见到两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摸样,她只是有些恍然,她认识顾知新那么多年,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顾知新是发自真心的,他看向温妍的目光非常温柔。

    难道真的是她错了?她挡住了他们两真爱之路,所以碍眼了吗?

    姚安宁自认不是输不起的人,君既无心,我便休,她不会苦缠,也没想过报复,在两人在她面前摊牌之前,她其实也是有感知的,她能感觉到在她身边的顾知新和痛苦,似乎被什么事折磨着,她看在眼里,也试探性的问过,可是她没得到答案,而且那段时间她很忙,一丁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和隆利集团的合作案上。

    摊牌那天,她赶着去隆利集团签约,打算事后再处理他们的事,可是,在路上出了事故,她想这件事,是再不用谈了,而他们也不用在顾忌到她。

    看,他们如今不就很幸福吗?

    “宁宁,你还有妈妈,妈妈会一直在你身边。”姚颜握住了姚安宁的手,她有些怀疑,自己嫁进陆家,到底是对是错,她想着是和安宁能过上好日子,可是事实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如果安宁在陆家过的不高兴,那不是本末倒置了。

    姚安宁反握住姚颜的手,有所失,有所得。

    不远处谈笑宴宴,母女两也自得其乐。

    “好像陆先生的女儿是若竹的学生?”顾知新这时说了一句,将所有人的注意都投向了姚安宁身上。

    顾知新也随着众人的视线,朝姚安宁看去,就对上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

    四目相对,却已经是陌路人了,不管曾经的他们有多么的亲密。

    “安宁,顾总和你说话呢。”陆正平对姚安宁招手,示意她坐过来。

    姚颜忐忑起来,但是姚安宁拍了拍她的手,有些事,她是注定要做的。

    姚安宁走了过去,只是这里的位置坐满了,要加一个药安宁,势必有一个要让出位置来。

    “绮思,你坐旁边一点,让点位置给安宁坐。”陆正平已经开口为姚安宁解决了问题。

    贾绮思很是不甘的挪了过去,心里对姚安宁更是记恨了。

    姚安宁老老实实坐下,很是乖巧的摸样。

    对于姚安宁最近的处事来看,他还是很满意的。

    顾知新也记得给他递过温水的姚安宁,第一印象很好于是又问了一句,“你是若竹的学生?”

    姚安宁点头。

    “他一定是很好的老师吧。”顾知新实在没想到好友最后去当了老师,当初最不满老师,时常气的老师跳脚的就是他了。

    姚安宁还是点头。

    陆正平被姚安宁如此平淡的反应给弄得有些不满,只是点头算什么啊?上次不是还挺能说的,这次怎么成哑巴了。

    也就只有陆老太太知道这里面是个什么门道,好死不死,之前,她说了让姚安宁不要开口说话的事。

    因着姚安宁的沉默以对,气氛变得有些微妙,顾知新问了半天,姚安宁只会点头。

    陆老太太再不能置身事外,即便她心底对姚安宁有所不喜,但是这个关键时候,是不容许有一丁点失误。

    “安宁这孩子,有些内向。”陆老太太也算是在缓和气氛,她又偏头对姚安宁说道,“你要试着多说说话,放开些,顾先生是个和善的人,你不用拘束。”

    姚安宁自然是听得出陆老太太话后的意思,是松口让她说话了。

    陆正平在后面推了推姚安宁,试图让姚安宁说点什么。

    “顾先生和孟老师是朋友吗?”姚安宁也合了他们的心愿,开口说话了。

    顾知新是何等的聪明人,怎么会看不出这点小动作,不过基于他良好素养,半点真实想法都没外露。

    “是的。”顾知新笑着回道,要是有心人可能看得出他已经没了先前的热络,带着点点疏离。

    姚安宁却不介意,她不是来刷顾知新的好感值的。

    “那你知道为什么孟老师突然回国吗?”姚安宁只想是随口一问,其实她心里大概有了答案,只是还不能确定,毕竟他们之间隔的时间和距离,她不能肯定。

    顾知新沉默了一会儿,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姚安宁,“你和你们孟老师很熟悉吗?”

    姚安宁摇头,“他老是让我们考试。”

    这个回答,无懈可击,顾知新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不然他怎么会以为先前那个问题别有深意呢。

    他也没想过孟若竹会回国当老师,或者说孟若竹会回国这个决定在他预料之内,但是当老师这件事出乎他的意外。

    见两人一直围绕着孟若竹交谈,陆家的人都不怎么高兴,毕竟这场危机就是孟若竹搅出来,对于这位灾星,他们是不想再多谈了。

    “听顾先生的语气,对孟老师很熟悉?”陆正平带着些忐忑问道,要是顾知新因为这份认识,而选择不帮他们,那他们可就无路可走了。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发小。”顾知新一点也不避讳他和孟若竹的关系。

    陆正平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可他真没听说有一个孟家。

    “你们不认识他很正常,他高中的时候就随家迁去了国外,最近才回国,我都还没来得及见他呢。”顾知新脸上维持着笑容,“孟家有个不成文的家训,不从政不从商,但是在其他方面却个个都是翘楚泰山,很多人也愿意给孟家人一个面子,甚至比我们这些人出面都要好说话。”

    孟家是真正的清贵之家。

    顾知新这么一解释,更让陆家人的脸色难看起来,原来他们得罪了这么大的人物。

    陆老太太剜了陆蔓姗一眼,也更加坚定了要搭上顾知新这条路,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凭着顾知新说两人是发小的关系,这么也会放他们陆家一马。

    “呵呵,不瞒顾总说,我家可能和孟老师有些误会,不知道顾总能不能从中调和一下。”陆正平总算进入了正题。

    “陆总既然有所请,我自然是愿意做这个和事佬,等我见到若竹,一定会为陆总好好解释一下。”顾知新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想让他办事,一句话怎么能够。

    陆正平只道这人是不见兔子是不撒鹰,等他见到孟若竹,那要等到哪时候,要不要等到通报批评下来?

    “顾总……”

    “若竹回来,怎么也不来见见我们,知新,我们也晾晾他,等他来找我们,不然我们也别去找他。”温妍这时插了一句,娇俏嗔怒打趣着。

    陆正平这下真是叫苦了。

    “好,都依你。”顾知新对温妍的话只称是。

    姚安宁面色平静,半垂着头,只是也有疑惑,孟若竹回国已经有段时间了,竟然没去找顾知新,当初两个人是形影不离,好到穿一条裤子,回国第一件事竟然没去找顾知新。

    “顾总,能不能移步书房,我有些事想和顾总商量。”陆正平今天就是来求顾知新的,但是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伏低做小,他是真做不到,只能去书房遮一遮羞。

    顾知新倒没为难陆正平,点头答案了,安抚了一下温妍,就离开了。

    这下满屋子的人都围着温妍身边嘘寒问暖。

    说起来,温妍真是占据了所有女人都羡慕的一切,显赫的家世,宠爱自己的父母,贴心优秀的丈夫,现在即将有属于他们的孩子,真真是再完美不过。

    姚安宁适时退开,对于温妍,她下意识的抗拒。

    连爱出风头的贾绮思也不愿意靠近温妍,只是乖巧的伏在陆蔓姗身边。

    陆老太太倒是很喜欢和温妍说话,除了有求于人之外,能看得出她是真的很欣赏温妍。

    “温家真是让人羡慕,教养出的女儿个个都优秀的不得了。”陆老太太感慨道,温萦还活着的时候,她是真的没太关注温妍,因为温萦太过亮眼,有她在,周围再耀眼的人,都要被她比下去,如今温萦一死,倒是显出了这位温家二小姐。

    温妍还带笑的脸顿时僵住了,她甚至不再维持和悦的一面,任谁都能看得出她不高兴。

    “顾太太,你别介意,我不是有心的,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该往前看才是,你姐姐,肯定是希望你过的好。”陆老太太暗暗懊恼,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说错了好几次,好端端的提什么温家小姐。

    都说孕妇的脾气怪,上一秒笑下一秒就不高兴,温妍不高兴的状态一瞬即逝。

    “老夫人说的是,我过的好,姐姐在天上也能安心。”温妍摸着自己的肚子,露出满足的笑。

    这一刻,在场的人都不由想到温萦和顾知新曾经订婚的事上,纠结两人是在温萦死前还是死后在一起的人,谁都说不准,对外说的是代替温萦照顾对方,可都照顾到有孩子了,终究落了下乘。

    可人都死了,最该计较的人都没办法计较,他们这些无关的人还能说什么?

    知道了避讳,几人都不再说相关的事了。

    贾绮思暗暗翻了个白眼,她也就是有个好姐姐罢了,就算她姐姐死了,顾知新也是她名义上的姐夫,抢了自己的姐夫,也不觉得羞耻,四处炫耀算什么。

    所有人都关注温妍去了,姚安宁皱紧眉,上次那种脑袋痛的感觉再次袭来,又多了一些画面。

    白色的病房,她躺在床上,有个身影站在她的床边,只是那个身影很模糊,忽高忽低,忽近忽远,根本看不清楚。

    “宁宁,你怎么了?”姚颜见姚安宁不舒服,关切的问着。

    姚安宁转过头,无法言语那种感觉,她只有意识,不能动不能言语,连睁眼都费力。

    “宁宁,你别吓妈妈。”姚颜想到上次姚安宁的状态,立马慌神了。

    这动静,也引来了其他的人瞩目。

    陆老太太刚炒热气氛,忘了先前的不快,可又被姚安宁母女给打断了。

    她就知道她们一定会闹出点事来才高兴!

    “这是怎么了?”温妍担忧的问到,任谁见了姚安宁的样子,也不会觉得好。

    姚安宁听到声音,寻声看向温妍,双眼锁定在温妍身上。

    温妍被姚安宁那双黝黑的眸子吓了一跳,当即就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一阵阵的疼。

    “顾太太,你怎么了?”陆老太太看温妍的情况,立马惊慌起身问了起来。

    温妍疼的说不出话来,她的肚子就像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痛的不行,根本就没精力去理会周围的人。

    “知新……”温妍咬着牙喊出了一个名字。

    陆老太太哪还能待得住,招呼人去叫顾知新过来,要是人在他们家出了事,顾知新刚走,温妍就出了事,真是有理都说不清,无故惹了大麻烦。

    这一切都要怪姚安宁,她又在做什么妖!

    姚安宁的情况比温妍好不了多少。

    除了画面,她的脑子里也多一个声音,那声音很熟悉,断断续续的往外冒。

    “姐姐,……我和知新的幸福……你……,你……,……成全我们,他……愧疚,……,他……你,爱上我,我们……有自己的孩子,求求你,姐姐,……,就……吧,你……,所有人……,你……,知新他一直……我,……你,他……爱我的。”

    她想不起所有内容,可那份悲凉却是如数的涌了上来。

    “我去叫救护车,宁宁,你别怕。”姚颜拿起电话就拨通急救号码,说了地址,又重新回到了姚安宁身边,在她的身边一直说着让她别怕,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干什么,她一碰她,安宁就痛得更厉害了。

    顾知新和陆正平赶来了,顾知新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温妍身边。

    “知新。”温妍紧握住顾知新的手。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肚子疼了?”顾知新很是紧张的问着,视线就没离开过温妍身上。

    温妍下意识的朝着姚安宁看去,刚才她对上姚安宁的那爽眼,不知怎么的,就心里一紧,然后就肚子痛的不行。

    顾知新寻着温妍的视线看去,同样是一个同病相怜的在苦苦挣扎着。

    “我们的女儿没事吧?她不会有事吧?知新,我好怕,我不会能没有她。”温妍抓着顾知新的手,脸上尽是惶恐不安,她看着顾知新,就像看着她唯一的支撑。

    “我不会让她有事的,我送你去医院。”顾知新沉着脸,一再向温妍保证。

    陆老太太被眼前发生的事,弄得不可开交。

    “顾先生,你别急,刚才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顾太太肚子这么大了,不好动,等救护车来了就好。”陆老太太直接把姚颜给姚安宁叫的救护车,硬说成是给温妍叫的。

    “那明明是……”姚颜没想到陆老太太会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她的宁宁怎么办?

    还不等她说完,就被陆蔓姗给拦住了,紧紧捂着她的嘴。

    “这个时候你别再添乱了,你们母女可真是灾星,从你们进了我陆家的门,就没有好事,一直麻烦不断。”陆蔓姗把所有责任一下就扔隔到了她们身上,眼前事实的证明最惹事的不是她,而是姚安宁母女。

    陆正平也朝着她们投去警告的一瞥,示意他们不准多事。

    顾知新不是没有看到这些暗涌,可是他满心的心思都放在了温妍的身上了。

    救护车来的很快,不到一刻钟就来了。

    “病人呢?”医生赶了过来,见所有人都围着一个孕妇,他们也顺势就找了过去。

    “快,快送去医院。”陆老太太指着温妍。

    几人推着急救车,让温妍躺在上面。

    温妍此时脸色是不怎么好,但阵痛过后,就没那么痛了。

    她紧拉着顾知新的手不肯松开,“知新,你陪着我好不好,我不要和你分开,我害怕,我害怕医院。”

    “没事,我陪着你。”顾知新跟在一旁,随着救护人员一起走。

    “等等!”

    姚颜大声喊住急救人员。

    陆家人都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姚颜。

    “我的女儿,她很疼,你们帮帮她。”姚颜却什么都顾不了了,她的宁宁,我没办法看着她难受,看着她那样,她的心更难受。“

    急救人员很为难,“我们只能接一个病人,救护车都派出去了,要是等我们再过来,就还要等等了。”

    陆正平打算等顾知新他们一走,他就送姚安宁去医院,姚安宁身体的毛病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又不是什么大毛病,就不等等,这下场面多难看?

    父母为子女考虑的始终要更周全,姚安宁的周身根本没有一个人能接近,一碰她,她就痛的不行,能随便搬动?

    “救护车是我叫的,先送我女儿去医院。”姚颜心一沉,她知道今天陆家对顾知新有多慎重,这话一出的后果是什么样,她都一力承担,哪怕和陆正平这夫妻做到头,她也不在乎。

    姚安宁的情况比上次好,她对外界是有反应的,对于姚颜的所作所为她很感动。

    姚安宁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语气虚弱的道,“来陆家接我,尽快。”

    从头到尾只有这一句。

    只是如今僵持的一幕,姚安宁的动作并不够看,鲜少有人将目光放在她身上,除了陆锦川,他皱紧眉,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更倾向谁,他更想知道姚安宁究竟找谁过来,是陈驰他们?

    陆正平黑着脸,苦口婆心劝解着拦着救护人员不让人家走的姚颜,“我送安宁过去,你别这样,安宁是老毛病了,医生不也说没什么大不了么。”

    姚颜看着上次还信誓旦旦要说多疼爱安宁的人,现在一副不耐烦完全不上心的样子,姚颜只觉得心冷。

    “她是我女儿,她怎么样,我这个做母亲能不知道?”姚颜不肯让步,堵在了救护车前面不肯动。

    陆正平的耐心濒临极限,姚安宁又不是她亲生女儿,何必做出到这个地步。

    “姚颜,今天你就退一步吧,这次就当亏欠你了一次,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们。”陆正平急得不行,就怕再耽搁下去,顾知新生气,到时候他们连谈都没机会在谈。

    本来在书房他们谈的条件,双方都不满意,他想给少,但是对付想要更多,始终都谈不拢,要是顾知新被今天的事弄的恼怒不已,一撒手不管,他就算更再多,也没用了。

    姚颜仍旧是不动,别人不心疼她的女儿,只好她来了,“救护车是我叫的。”

    “正平,拉开你老婆,她脑子又糊涂了,蔓姗,你去帮忙。”陆老太太可没那么好言好语给你说话,她早就看这两母女不顺眼,看到她们,她就知道今天会出事,早知道就不让她们出现,哪会有这些事发生。

    陆蔓姗可是再高兴不过,她能看得出,姚颜惹了她妈她哥不高兴,这下姚颜要被打回原形了,看她还猖狂。

    陆蔓姗大力拉扯着姚颜,一时根本就撼动不了,形成了僵持的状态。

    这时,就见陆正平扬手,啪的一声,姚颜的脸应声就肿了一片。

    由此可见,陆正平的力道。

    这是陆正平第一次动手,不说多怜香惜玉,他是从没动手打过女人,即便当初陆锦川的妈妈扔下他们追求真爱去了,他也没动过手,如今是破例了。

    姚颜被力道一带,跌坐在地上。

    陆正平上前一步想到去扶,可是他迟疑了。

    “好了好了,顾先生顾太太你们先走吧,我家里有些事,还请你们回避一下。”陆蔓姗活着稀泥,其实心里暗爽的不行,再就该被打了。

    姚安宁强撑着慢慢站起来,她从来就没做过站在背后,让在乎她的人在前面遮风挡雨的时候。

    单站起来,她就用尽了所有力气,她全身上下无处不叫嚣着剧痛,可是姚颜所在的地方太温暖了,就算痛入骨髓,她想要靠近,从来没有人,为了这么维护她,为了这份情意,她也走过去。

    短短几步,姚安宁后背就湿了一层,汗水如同流水一样哗哗掉。

    就在这时,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

    “这是怎么了?”江勋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姚安宁,见她那副惨样,当即就皱起了眉,也不管周围是个什么情况,大步向前,“你怎么又是一副蠢样。”

    姚安宁看到江勋,心骤然一松,有了这个人,她就能放心了。

    从来不知道,给她最大的安全感的人,竟然是作为对手的江勋。

    “你来……”还没说完,姚安宁就晕了过去。

    江勋伸手接住晕倒的人,眉头紧锁。

    “你别碰她!”姚颜这个时候顾不得自己,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赶到了姚安宁那去,她小心翼翼,始终不敢触碰昏倒的姚安宁,“她会痛,别人碰她,她会痛。”

    奇怪的是,江勋抱着姚安宁,姚安宁没有其他反应。

    看到这,姚颜诧异的看向江勋,“你能碰她!”

    江勋莫名,他没说什么,只一双眸子扫向姚颜,姚颜就自动为她解惑。

    “她发病的时候,有人碰她的话,她就会很痛。”姚颜这时候无比庆幸这人能触碰安宁,“请您送安宁去医院,求求你。”

    不用说,江勋自然会送她过去。

    他抱着姚安宁转身要走,也不忘对姚颜说道,“跟上。”

    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从这两人身上的狼狈来看,只怕不会太好。

    “江勋。”顾知新在见到江勋那一刻起,眼睛就变得猩红,像是暴戾的野兽,和他往日温润君子摸样截然相反,“你为什么会来?”

    然后江勋就像是没看到他一样,抱着姚安宁就这么直接的从他面前大步而过。

    顾知新的双手紧握成拳,濒临爆发的边缘。

    “知新,我的肚子好疼,我们去医院吧。”温妍握住顾知新握紧的拳头,气语虚弱。

    顾知新稳了稳气息,这才随着医护人员一起走了。

    而被陆家上下,都懵了。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人看起来很眼熟的样子。

    陆正平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望了望门口,前一刻还热闹的很,这一秒,寂静的诡异。

    “江勋!”陆蔓姗大叫一声,“那是江勋!”

    只存在于言传的人,竟然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简直不敢相信,陆蔓姗都要怀疑今天发生的一切其实是她在做梦!

    “江勋是谁?”贾绮思凑了过去,她更关心的是,和姚安宁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上次送她回来的人,原来那人是长那样,长得也很好看,可是她还是更喜欢顾知新那样的。

    “他可是绝对绝对不能招惹的人,要是惹上他……”陆蔓姗打了个寒颤,她听到有关江勋的消息,最多的还是谁得罪了江勋,被整的多惨,简直就是天凉王破的代表,“姚安宁怎么认识他的?他会不会对付我们?”

    得罪孟若竹后,陆蔓姗只是迫切家里的压力才不得不乖服,可是和惹上江勋确实完全不同的概念,那是打从心底升起的寒意。

    陆蔓姗知道的事,陆正平和陆老太太又怎么会不清楚。

    这位江少,离他们太远了,连招惹他的资格都没有。

    陆正平泄气似的瘫坐不语,这一切纠结是怎么发生的?

    “正平,快,你快追上姚颜他们,你去哄哄姚颜,无论她说什么,你都应着,只要能让她消气,她是你媳妇,床头打架床尾和。”陆老太太也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她心脏是真好,这种时候了也依旧坚挺着跳动,没犯个心脏病什么的。

    要是早知道姚安宁认识江勋,她们陆家的门路就更多了,一个邓市长,根本就不用在意。

    陆正平茫然抬头。

    陆老太太咬着牙,迁怒般的打了陆正平两下,“要是姚颜还是不肯原谅你,你就打重重自己两下,你毕竟是她丈夫,她心里肯定还是心疼你的。”

    “大哥,你快去吧,一定要想办法让大嫂消气。”这个时候陆蔓姗也不拿乔了,直接改了称呼。

    陆正平被众人推出了家,直接让司机送去了医院。

    贾绮思不知道怎么的,局势一下又向着姚安宁那边倒了,这次甚至连自己妈妈也倒戈了。

    她一跺脚,就上楼去了,反正眼下也不会有人关心到她身上了。

    上楼之后,贾绮思脚步一顿,抬头望了望楼上,那是姚安宁住的地方,整个三楼只有姚安宁住。

    贾绮思眼珠一转,改变了方向,朝着楼上去了。

    所有房间都有备用钥匙,贾绮思拿了备用钥匙,打开了姚安宁的房间,在看到姚安宁的房间,贾绮思撇了撇嘴,布置的很简单。

    她四处翻了翻,最后在一个锁起来的柜子停了下来,钥匙在哪?

    贾绮思不相信钥匙姚安宁会一直带在身上,于是有仔细翻找了一遍,真的被她找到了。

    打开了柜子,贾绮思满心欢喜的想要找出能让姚安宁不能翻身的东西来,只是看着那些东西,贾绮思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好锁的,都是些破烂,她碰都不会碰,不知道宝贝什么。

    那些都是真正的姚安宁收藏的东西,姚颜送她的礼物,还有一本日记本。

    小女孩的心思总是细腻又敏感,真正的姚安宁又没朋友,还很内向,她的心事无处诉说,只好都写在了日记本里。

    贾绮思打开了日记本,翻看了一下,跳过了中间好大一部分,在她看来,姚安宁写的那些都无趣的紧,直接翻到了最后,然后她就停住了,眼睛一点点瞪大,姚安宁她竟然,竟然……。

    姚安宁的日记,并没什么很大的不同,无非就是写小烦恼小忧愁,但是从姚颜嫁进陆家之后,渐渐开始变得阴郁,处处都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看着这些,就算是姚安宁自杀,也不是不能理解。

    贾绮思拿着姚安宁的日记本,心里对姚安宁更加鄙夷,她的心思真龌蹉,藏得真深,她一定要告诉给所有人知道,姚安宁是一个多么恶心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