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八十九章 事露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陆老太太睨了姚安宁一眼,很是不快,姚安宁喜欢陆锦川的事让她不快,不喜欢陆锦川同样也让她不快,俗话说抱孙不抱子,孙子总是比儿子更亲,隔了一代的情分,非但不疏远,反而更亲密,出去这一点,陆老太太对陆锦川是有厚望的,比陆正平来,她觉得陆锦川更能将陆家带上新的一层高地。

    在她心中如此优秀的子孙,而姚安宁竟然说放弃就放弃,怎么能让她高兴,总之姚安宁是就她们陆家的孽障。

    “生气?我需要生气?人家都不当一回事,我这个老态破需要生什么,算了,我老了,管不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可以开太太的语气很是失望,还透着股无可奈何,总之听了的人都会觉得让陆老太太失望的人过分。

    所以劝解的陆正平用谴责的目光朝着姚安宁看去,无声的斥责姚安宁不懂事。

    姚颜安静的坐在一旁,也不插嘴,她脑子不够聪明,想帮安宁,可不想帮倒忙,第六感告诉她,安宁这个时候不需要她出面说情。

    “安宁,快向奶奶道歉,说你下次不会再犯了。”陆正平调和着家庭矛盾,先不谈姚安宁在学校惹出的那些事,就是尊老这件事,姚安宁就没做好。

    只是让姚安宁服软,却很难。

    “抱歉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该为什么道歉呢?我已经答应老太太不再喜欢陆锦川了,还是老太太希望我喜欢他呢?”姚安宁抛出了一个疑问。

    陆老太太早知道没那么容易让姚安宁服软,所以在姚安宁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并没先前的时候生气。

    “你怎么能误解奶奶的意思。”至于后面误解了什么,陆正平还真回答不了姚安宁问出的问题,“你在学校闹出的那些事,不是还得我们出面善后,闹得满城风雨,虽然现在不像以前那样保守,可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贾绮思把日记的事说的很严重,也将姚安宁做的那些事避重就轻的带过去了,就算她想说,她也并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哪些,只知道那些人被叫进了校长办公室之后,就当众道歉了,态度还非常好,没有意思不情愿的,只有路芢佳,她还没有就范,可贾绮思总有一种,早晚会就范的直觉。

    不是姚安宁小人之心,实在是陆家的品性不值得依靠,陆家会为了她做到哪一步,还真是有待商榷。

    “我想没必要了,事情已经结束了,该认错的人都已经认错,该得到处罚的人,也迟早会有她应得的惩罚。”姚安宁的话中别有深意,即便她充实之中都没有看贾绮思一眼,但是贾绮思心还是突突的跳。

    让贾绮思主动将事情托出,隐去她所做的那部分,是陆家大姐出的主意,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上,总比姚安宁掌握局势要好,要是姚安宁识相,在事情曝光之后,仅凭着贾绮思落落大方的行事,也是不会攀咬她的,如若不然,哼哼,一个居心不轨的帽子扣在她头上,陆家是信外孙女,还是信一个没有任何血缘还恶感满值的人。

    “好,好,好,你有能耐,你比谁都能耐,我们管不了你的事,也不想管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陆老太太怒而离开,其实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生气,姚安宁有一个江勋做靠山,这点小事还处理不了?

    陆老太太气走了,陆蔓姗母女也没兴趣再留了,反正戏也没得看了。

    从中调停的陆正平,脸色很不好,毕竟是自己的老母亲,生养了自己,一手扶持到今天,这个家里,他尊敬的就是老太太了,而姚安宁当中给老太太下不了台,还气的老太太脸色都发青,他怎么能对这个‘能力非凡’的继女,高兴得起来。

    “你是不是觉得认识江勋,我们陆家就看不上了?”陆正平可比陆老太太要直接的多,毕竟姚安宁是他的养女,虽然不是他收养的姚安宁,可养姚颜母女的钱是他给的,怎么也算是养育之恩吧,姚安宁竟然态度如此傲慢,实在是有点狼心狗肺。

    姚安宁真是不禁在心里冷笑,她还是真看不上陆家,眼界太小,给他们再多时间再多资源,也是挤不进更高的圈子。

    姚安宁的沉默在陆正平的眼中,等同于默认了,他脸色发黑,被继女轻视的感觉,让他很是不快,难怪他最近总觉得姚安宁眼中根本就看不到他,“你要是觉得陆家庙小,大可以自己另就高地,不耽误你的锦绣前程。”

    这话里的高地,无疑指的是江勋,陆正平其实对江勋没多少好感,特别是比起顾知新来,江勋就像是天生立于云端俯视众人的人,可是没有人愿意被人俯视,特别是比自己年轻的人,他被人奉承多年,哪能受得住那样目中无人的轻视,就像看蝼蚁一般。

    虽然江勋和顾知新同样是立于陆家之上,可顾知新为人温和,总是能让人感觉亲近之意,多是敬佩,在他面前还能保有一些颜面,而江勋就不同了,他看你,就像在看一个垃圾。

    这种情况,陆正平怎么可能会对江勋有好感,更别说和江勋交情匪浅的姚安宁,他甚至觉得姚安宁看他的眼神,就和江勋看他时的眼神一模一样,都是目下无人,不把你当一回事。

    好字还没出口,姚颜就慌着脸喊了一句不可以。

    “安宁什么都没说,她怎么就看不上陆家了。”姚颜怎么能看着安宁被赶出陆家,连忙辩解。

    陆正平也只是一时冲动,和一个孩子置气,也不知道外人该怎么说了。

    “爸爸,安宁只是不善言辞,她没有恶意。”连陆锦川这个时候也为姚安宁说话,他看了看姚安宁,他总觉得姚安宁其实乐得离开陆家,要不是有一个姚颜牵制住了她,只怕她早就离开了陆家。

    “就是,她性格内向,又不怎么会说话,你和妈又不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看不上陆家了,你误会她了。”傲慢的帽子扣在了姚安宁身上并不好,姚颜也不知道为什么陆正平会对安宁的意见这么大。

    姚颜很是着急的对姚安宁使眼色,希望她能服软,说句软话。

    姚安宁知道今天陆老太太和陆正平是想借题发挥,那天的事,加上江勋的出现,让风平浪静的陆家一直绷着一根弦,随时都要爆发,而今天总算被他们找到了发泄的机会,他们想让她知道,在陆家,究竟是谁才是主人。

    “我想搬出去。”姚安宁撇开头,不去看姚颜,她知道自己这句话,肯定会让姚颜露出失望以及受伤的神色来,只是她不愿再待在陆家了,如今姚颜有了孩子,只要她和江勋的关系一直维持下去,足够让陆家有忌惮的因素在,那么陆家就不会亏待姚颜,那自己在不在陆家,其实也不重要,此时离开陆家,无疑是最好的机会了。

    在场的人脸色各异,陆锦川却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慨。

    “宁宁,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能说搬出去,你不要妈妈了吗?”姚颜如妖安宁所想,很是伤心,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姚安宁要搬出去,可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大大的不一样,她一心想要修复和安宁的关系,如今她的关系甚至没上次提及搬出去的时候要冰冷的多,她能感觉的到,只要这次真的让姚安宁搬出去了,她和安宁之间,就只能是这样了。

    “不可以,我不答应,我不会同意你搬出去的。”巨大的恐惧袭来,姚颜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姚安宁,不肯让她离开自己,这是自己的女儿,怎么能离开自己,她不能失去安宁。

    也许是即将失去的预感太过强烈,姚颜紧紧抱住姚安宁,用了很大的力气,让姚安宁甚至都有些呼吸困难。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陆正平像是被姚安宁甩了一巴掌一样,难堪极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姚安宁会说搬出去,她的眼里还有他的存在吗!他就知道姚安宁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谁更有权势,她就跟着谁走。

    “姚颜,你也别抱着她了,她养不熟的,如今她攀上了高枝,心大了,看不上我们了,让她走,让她搬出去,这样无情无义的人留在身边,还要防止她咬你一口。”陆正平喘着粗气,眼睛瞪着姚安宁,咬牙切齿,“当初你收养她,还不如养一只狗!”

    这话一出,场面顿时寂静了一片。

    连姚安宁都愣住了,刚才陆正平说的是收养吗?她是收养的吗?

    姚颜那份失重感更重了,总觉得有什么已经再难回到从前,她两颊满是泪水,哀求的看着姚安宁,她看懂了姚安宁眼中的询问,不住的摇头,“不是的,宁宁,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我的女儿。”

    只是姚安宁却没办法相信她那无力的辩解,比起姚颜,在这个问题上她更相信陆正平说的,她是被姚颜收养的。

    ------题外话------

    今天更晚了,朋友明天要离开了,所以出去了~跪地求原谅_(:3」∠)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开局地摊卖大力下〕〔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玄幻,我顿悟了混〕〔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快穿:我揣着空间〕〔穿越:战神王爷被〕〔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穿书:逆徒他又想〕〔流放后,我靠签到〕〔综武:七侠镇说书〕〔在恋综深陷修罗场〕〔漂亮后妈看到弹幕〕〔七十年后我成了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