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九十四章 感情好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向盈盈红的很快,她出道的起点只是一个v,就引起了极大的国民知名度,长期占据各大热门话题,不少娱乐八卦的博主都在推捧她,好几个大牌的娱乐公司想要签她,只是迟迟都没有个定论,即便如此依旧有好几个电视剧和电影的剧组都在向她投橄榄枝。

    就在这种情况下,一则绯闻将向盈盈的热度又推向了另一个高度。

    豪门贵公子顾知新和新晋国民小花向盈盈深夜约会,相谈甚欢举止亲密

    配图是昏暗之下,顾知新为向盈盈开车门,一手置于向盈盈头顶,很是贴心,从拍摄的角度来看,两人的距离确实过了那个尺寸。

    桃色新闻比起其他,更要让人津津乐道,特别还是带着一份禁忌在里面,顾知新有妇之夫的身份,还有向盈盈的长相,无疑更为这次的桃色新闻填色,多了许许多多令人深思的内容。

    “啧啧,你说这顾知新在想什么,他坑了姐姐,娶了妹妹,现在找上和姐姐长得像的人,是想干什么?”贺三一边看着八卦,一边琢磨着里面的门道。

    姚安宁对于这个新闻倒没多少意外,从顾知新三番四次的纠缠她就能看得出顾知新对于‘温萦’一事来说有多偏执,就算向盈盈不是温萦,可那张脸,真是太像了,单凭这点,顾知新又怎么会视若无睹不做点什么。

    想来最近顾知新不会再纠缠她求原谅了吧。

    “该不会是想坐享齐人之福,姐妹都收入房中吧。”贺三很是猥琐的怪笑了两声。

    姚安宁瞪了眼贺三,作为当事人,听到这样的调侃,实在是不舒服。

    “你瞪我也没用,评论好些都这样说呢,说向盈盈一出现,顾知新就找上去,显然是对温萦旧情未了,不少人都问候如今的顾太太温妍头上绿油油一片。”贺三读了几条热门评论,那真是精彩绝伦,不得不说群众人们脑洞大,小故事都出了好几则了。

    贺三看得津津有味,有人生赢家向的,有人鬼情未了的,有阴谋复仇向的,每篇都精彩不已。

    “你也看看嘛。”贺三把评论里的小故事拿给姚安宁看。

    “和胜现实业的合作,你做完了?”姚安宁懒得理他。

    一听这事,贺三满是兴致的脸顿时垮了下去,“你正是活泼开朗的年纪,总是老气横秋的,一点也不可爱。”

    “如果你来只是想聊八卦,那你可以回去了。”向盈盈的出现,无疑也是一个变数,只是这变数是好是坏,目前来看,还是未知。

    贺三只好认输,姚安宁才多大,老成的连他都没发自然的在她面前摆出年长的姿态,反而还受她制约,最重要的是,他还觉得没什么不对。

    都说现在的小孩早熟,可是姚安宁催熟的也太厉害了吧,再大点那还得了,他真的想不出还有能制得住姚安宁的人是什么样子,总之不会是凡人。

    “好好好,我们谈正事,跳槽到顾氏的人,我都查过了,你猜的没错,都是和温家人有过摩擦的。”贺三把查出的东西如数交给姚安宁,也真是累了温萦,她在前面劳心劳力,这些人都在后面扯后腿,就算没因为车祸的事,总有一天也会劳累拖死。

    “我觉得除了顾知新要查,温家的人也要查,特别是能接触到温萦的,你不是说温萦被抢救过来了吗?不如就从温萦进医院之后,有谁接触过她。”贺三很早就锁定目标在温家的人手上,往往性命葬送在敌人手上的远远不及在最亲近人手上的多。

    姚安宁沉默着,没有接话,因为贺三的话,脸色不怎么好。

    贺三像是没看见一样,依旧在那自顾自的说,“一般来说,谁得的利益最大,谁的嫌疑最大,我觉得最有嫌疑的人就是温振声,还有温妍。”

    一个抢了温萦辛苦打下的基业,一个抢了温萦的未婚夫,最是可疑不过。

    “安宁,你说我们先查谁。”一直以来贺三都是被姚安宁指挥着动,鲜少有参与在其中的。

    也许是心态变了,贺三从旁观者转变成了入局人了,既然姚安宁打定主意要查出个结果,他就不能放任在这中途姚安宁有任何心软和回避的地方,他看得出,姚安宁对待温家人,还是有迟疑,这样很不好,有温萦这个先例在,他是不会允许姚安宁再步她后尘。

    “你觉得顾知新不是凶手?”姚安宁闭着眼,反问着侃侃而谈的人。

    “顾知新可能有私心,可是他不会想看到温萦死,他们有好几年的情谊,就算他背叛了温萦,他也是不会出手的。”贺三分析着形势,虽然顾知新是个矛盾体,在他身上发生的矛盾的事太多,他没有一定要温萦死的理由。

    “不会?他可是背叛了温萦,他不能因为怕温萦报复他,所以才先下手为强吗?”姚安宁反问着贺三。

    “没道理的,你看看这些,温氏,他插的手已经很深了,在温萦要报复他之前,温氏只怕已经被顾知新握在手上了。”贺三就着形势分析,如果是顾知新下的手,那真是多此一举了。

    姚安宁沉默着,贺三说的话有其道理。

    “安宁,既然你要查个真相,就不要束手束脚,我问过你,要是涉及到了温家,你也是会一视同仁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温家那么顾忌,可也是你说的,温萦不能死得不明不白。”贺三提醒着姚安宁她最开始的动机,如今就是姚安宁想停,他也不会让她停下。

    “我会继续查下去的,就算真牵扯到了温家。”姚安宁目光坚定,手紧握成拳。

    见姚安宁情绪稳定,贺三这才放下心来,顾知新有没有参与,还不能下定论,毕竟他做的那些动作,实在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温妍和温振声,你认为我们该先查哪个?”贺三询问道。

    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妹妹,她要从中选出一个最有可能杀她的凶手,还有比这更令人讽刺的事吗?

    “不可能,在温萦死前,她和顾知新就在一起了,温萦死不死,都影响不到她。”姚安宁否定道。

    “你怎么知道在温萦死前他们就在一起了?”贺三疑惑问道,姚安宁知道的事太多了,这点实在可疑,很多只有温萦知道的事,她竟然都知道。

    “顾知新和温妍和温萦坦白了他们的关系。”姚安宁没有直面回答他。

    “温萦和你说的?”贺三也只能这么想了,姚安宁和温萦的关系这么好,连这样的私密之事都和她说了。

    姚安宁只好点头。

    “那就查温振声吧。”舍弃掉温妍,最后将目标锁定在温振声身上,毕竟他的嫌疑真的很大,温萦活着的时候,哪有温振声的位置,提到温氏,每个人想到的都是温萦,温萦死后,温振声才有了名声。

    温萦的天赋极高,温老爷子倚重的不是自己的儿子孙子,而是孙女,甚至跳过温振声,重用温萦,权利给得最多的就是温萦,事实证明温老爷子确实有眼光,在温萦的带领下,温氏数据屡创新高,在温萦当权的时候,哪有温振声的位置,连他都要问过温萦的意见才能行事。

    被自己的女儿压了一头,这事谁受得了,温振声还没尝过自家当家的滋味,以前是自己的父亲,现在是自己的女儿,还有人比他更憋屈的吗。

    如今温萦一死,温振声在温氏可谓是呼风唤雨,威风的很。

    由此看来,温振声的嫌疑可就不小了。

    权利使人疯狂。

    姚安宁点头应允了贺三的提议,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反而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那我回去了,你再想想温萦还和你说过什么,不管是家里还是公司的,有谁和她有过节的,好好筛选一些。”贺三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就准备回去了,想来姚安宁也需要时间好好想通。

    送走贺三,姚安宁一个人发起呆来,爸爸对她是很冷漠,不够亲密,比起妹妹温妍和弟弟温文泽来,更是一天一个地,可即便是这样,他就能下手要她死吗?她宁愿是顾知新,也不愿自己死在亲人手上,还是给了她生命的人手上。

    不给姚安宁自怨自艾的时间,门铃就响起了,难道是贺三忘了什么东西,去而复还?

    当姚安宁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惊讶了一下。

    竟然是江勋。

    “你查我?”不然江勋为什么会出现在她新住处门口。

    “快收拾一下,我带你去个地方。”江勋直接忽略她的话,匆匆打量过姚安宁,说道。

    “我不去。”姚安宁准备甩门,这人也太自我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根本就不问别人的意见。

    然而姚安宁关门的想法,注定是实现不了了,江勋撑着门,不管姚安宁在里面再怎么用力,也不见门合上,反而门缝越来越大,最后姚安宁放弃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姚安宁气呼呼的质问着突然到访的人。

    江勋眉梢挑起,这丫头吃火药了,“你生气就撒去,别对迁怒到我身上。”

    姚安宁确实有迁怒,被人戳破之后,她只好自己生闷气了。

    “你要是愿意就这样去,那也没什么,走吧。”江勋上前握住姚安宁的手腕,拉着她就走。

    “诶,你拉我去哪,我还没换鞋。”姚安宁见江勋真的铁了心要带自己走,只好妥协了,换了衣服和鞋,就跟着他走了。

    只不过一路上,姚安宁都没露出个好脸色来,全程给江勋的都是后脑勺。

    江勋倒没再招惹她,只是暗自想着,又是谁惹了她不高兴,以至于他受了这无妄之灾。

    到了目的地,姚安宁跟在江勋后面,也不问要去哪,反正人都来了,要怎样都随他的便吧。

    地方倒不是什么稀奇的地方,只是一家餐厅,特殊的是,已经有人等在那了。

    从背影来看,是一个女人,还是个背影杀手。

    当背对他们的人转过身来时,姚安宁顿时愣住了,她无措的看向江勋,江勋一把抓住她的手,牵着她向前。

    “你好,江少。”向盈盈微笑打着招呼,并没有伸出手想来个握手礼什么的。

    江勋拉着姚安宁直接坐下。

    被怠慢,向盈盈也没生气,一丝不快都不能从她脸上发现,她悠然坐下,朝着江勋身旁的女孩看去,江勋带不带人这事,她预料不到,可带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来,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难道这位鼎鼎有名的江少,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不成?

    “久闻大名,能受江少邀请,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向盈盈很本分,没有多问,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就收回了视线。

    这副做派,简直就是温萦的翻版,她最喜欢的就是弄一些表面功夫,也不嫌累。

    姚安宁看着对面的女人,真人比照片更像,包括一些小动作。

    “别学她。”江勋语气不善,他和温萦斗法了那么多年,怎么会不了解对手的习性,可越是这样,他越是反感,顾知新找上向盈盈是为什么,他不知道,但他来找她,不是来看她学温萦的。

    “学谁?江少说的是温大小姐吗?我真的很像她?”向盈盈低声笑了笑,她坦然从容,一点龃龉的情绪都没有,“我和江少直说吧,前些日子有不少人找到我,说我像那位温大小姐,我真是好奇极了,你们都说我和她很像。”

    她落落大方,反而让江勋不好发作,这种滑不溜手的行事,也很像温萦的作风,她从不和人当面翻脸,就算讽刺的话也说的粉饰太平之下。

    “哼,巧言善辩。”任向盈盈说的天花乱坠,江勋却不买账,“赝品就是赝品。”

    “江少既然这么认为,那就当是这么回事吧。”向盈盈被江勋冷言冷语的讽刺了一番,依旧不见生气,态度好得没话说。

    “你有什么话要问的。”江勋戳了戳沉默不语的姚安宁。

    “问什么?”姚安宁看着向盈盈那张脸,还在晃神之中。

    江勋看着姚安宁那呆萌的摸样,忍不住伸出魔爪在她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捏了捏,嗯,手触很好,软软的。

    “你干嘛!”姚安宁吃痛,拍开那只作怪的手。

    见姚安宁是回过神来了,江勋这才收回手,他摩挲了下手指,有几分恋恋不舍。

    “本来已经够傻了,我怕你更傻。”江勋一副我为你着想的语气,差点气的姚安宁直接捏回去。

    即便不能动手,姚安宁还是用眼神瞪过去,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她以前怎么不知道江勋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你们两人的关系可真好,是兄妹吗?”向盈盈看着两人互动的情景,透着一股别人插不进去的气场。

    “不是!”两人异口同声回道。

    两人互相嫌弃的看了彼此一眼,再次异口同声道,“谁和她(他)是兄妹啊!”

    这狗血的默契,然后各自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还真是幼稚的可以,向盈盈有些无语看着对面两个人的行为,不过这位江少还真是出人意料,单看气势,只会让人认为他是个难以接近的人,可是看到他和身旁的人打闹,距离感又没么大了,可能只是看起来不太好相处?

    “就算不是兄妹,但是两位的感情比兄妹还好,这位默契,连亲兄妹都比不上。”向盈盈只是想刷个好感度,毕竟刚才的气氛实在太好,所以才会说这番话。

    只是显然两人都不怎么领情就是,对于姚安宁来说,‘亲’这个字眼,还不如一个普通路人的好感度高。

    “你装不来就别装了,她是不会像你这么多废话的。”江勋对向盈盈的恶感,毫不掩饰的露在脸上,本就不是能说出好话的人,态度更恶劣了。

    “我看江少很讨厌我,那为什么还要约我来呢?”哪怕向盈盈心胸再宽阔,可也受不住江勋一再恶语相向。

    江勋没理她,而是对姚安宁说道,“你有没有话要问的?”

    这次姚安宁没再呆呆愣愣的,“向小姐,你背后的人是谁?”

    “什么背后的人?我不是很明白。”向盈盈面露疑惑,很是不解的样子,“如果是因为我的长相,那很抱歉,你们要失望了,你们大可找整容医生来检查,我没有整过容,我也偶然之下,遇到赵导演,他邀请我出演了他的v,他还邀我拍他接下来的电视剧,我才回国的,对于国内的事,我都不清楚,世界上长得像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我也只是恰好和某个人长得像而已。”

    向盈盈一大套说辞下来,可谓是有理有据,甚是无辜。

    究竟是多心,还是阴谋论,除非拿出证据,都不能定论。

    “如果你借着这张脸做出抹黑她的事,我就会让换张脸。”江勋根本不为所动,而是森然的威胁着,他一点也不在乎证据。

    刚才还认为只是看起来不好相处的向盈盈在见到江勋这一面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这人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开局地摊卖大力下〕〔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玄幻,我顿悟了混〕〔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快穿:我揣着空间〕〔穿越:战神王爷被〕〔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穿书:逆徒他又想〕〔流放后,我靠签到〕〔综武:七侠镇说书〕〔在恋综深陷修罗场〕〔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战夜擎林初瓷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