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宇宙〕〔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梦境大师〕〔九天斩神诀〕〔归来后,天后她不〕〔美漫:开局指导蝙〕〔九灵囚天诀〕〔身为Boss的我在异〕〔洪荒:火炼至宝〕〔文明重启之孤星泪〕〔我与女教师的合租〕〔从韦小宝穿越令狐〕〔一切从华山开始〕〔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全民模拟:我有无〕〔快穿之抓住那个系〕〔山海从图腾神开始〕〔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主神:时代变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九十五章 心虚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江勋从来就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即便对面的人有一张迷人的面孔,何况只是一个赝品。

    向盈盈的名字出现在大众眼前的那刻起,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所有找上来的人,都是客气有礼,江勋绝对是第一个恶意威胁她的人。

    “我能明白江先生对友人的情谊,可我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我认为我的行为不管好坏,也都是我自己的事,而不是别人来指挥我该怎么做。”向盈盈看起来很气愤,手还在颤颤发抖。

    对此,江勋只是冷哼一声,满是嘲讽。

    要是换了其他人,只怕都会认为是江勋做的太过,人家什么都没做,就一通威胁警告的。

    正当江勋还要说什么的时候,被姚安宁按住了。

    “向小姐说的话没错,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别人来指挥你该怎么做。”姚安宁用向盈盈的原话奉还。

    向盈盈微微敛目,掩去眼中的神色,无人看得出她此刻的想法,再抬眸之时,她多了几分说不明的意味放在了姚安宁身上,要是最开始她没当这个女孩是一回事,那么现在,她不得不多思虑一下,单凭着这几分钟的交谈,足以窥测这位赫赫有名的江少,绝对不是浪得虚名,那些传闻,一点也不夸张,特别是对于他的脾气,根本就没能应付得了他,可是他身旁的女孩,却轻而易举的就能掌控他的情绪。

    “你们也不用再试探我,今天的聚会不是我主动要求的,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主动招惹两位,这样可以吗?”向盈盈大方选择退让,用着息事宁人的姿态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只是讨个生活而已。”

    自我解嘲的一笑,倒是让向盈盈有了有别温萦的一面。

    温萦无时无刻都是矜持大方,豪门贵女的风范在她身上一举一动皆是最好的体现,而向盈盈有属于自己的魅力,多了一层女人独有的妩媚。

    这一举动,可不可以说是向盈盈在对他们示好?她的出现不管是不是另有所图,都不是对着他们来的?

    在真相揭开之前,一切都还不急着下结论。

    “生活不易,向小姐看起来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姚安宁暂时接受向盈盈的投诚,目前为止,向盈盈的出现,利大于弊,隐于暗处的人,在看到顶着相似一张脸的向盈盈,一定蠢蠢欲动了吧。

    向盈盈笑笑,“我想我们谈的差不多了,我还有个约,就不陪两位了。”

    无论是江勋还是姚安宁都没有拦她,仍由向盈盈离去。

    “你看出了什么吗?”江勋显然对向盈盈还很介意,语气不怎么好,脸色也淡淡的。

    “没有。”姚安宁很干脆的回答了他。

    “狡猾的丫头。”对此江勋只是这么评价的,他敢肯定姚安宁心里一定有了想法。

    姚安宁朝江勋一笑,对于江勋的话不置可否,“那你看出什么来了?”

    “她那张脸就已经足够了。”那张有七成相似的脸,再加上刻意模仿,心有执念的人,只怕要受她迷惑了。

    “她和温萦长得那么像,而且行为举止也相似,你难道不会认为是温萦没死重生了吗?”姚安宁紧盯着江勋,不肯放过江勋脸色任何细微的神情。

    如果不是那天在墓前,江勋那般激动的指责叫骂,温萦是怎样的蠢笨,甚至透露温萦的死另有蹊跷,那最大的嫌疑,就该是江勋了,他们斗了那么久,水火不容,有你没我。

    “假的终究是假的,学得再像也不可能成真,温萦只有一个,谁也替代不了。”江勋只是道,他对上姚安宁的双眼,毫不回避。

    姚安宁心中一动,她真的快看不明白江勋了,可只有江勋坚持不懈的在给他找寻真相,甚至如此维护她,她都开始怀疑,她和江勋不是对手,而是记忆出错,他们其实是值得依托的好友。

    “你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姚安宁敛了敛心神。

    “你说没死重生?”如此玄之又玄的事,谁能轻易浮现这种念头,江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认为呢?这世上真有重生一回事吗?”

    不知怎么的,姚安宁被江勋问得心里毛毛的。

    “我问你,你怎么问起我来了,你不愿说就算了。”姚安宁打着哈哈,试图转移话题,“我还有作业要写,要回去了。”

    “你认为有,那我也承认。”江勋的回答一点都没有自己的立场,满是敷衍随便。

    姚安宁复杂的看了眼江勋,也分不清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是认真的还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你不是说要回去吗?已经够蠢了,发呆的样子更蠢了。”江勋嫌弃的瞥了一眼姚安宁,先一步起身向前了。

    姚安宁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习惯被江勋说蠢了,对此已经有了抵抗力,根本不为所动,跟上前,和江勋一同回去了。

    搬出来之后,姚安宁的活动要更自由,不用顾忌谁,也不用问过谁的意见。

    “你不要再让人跟着我了,小心我真的生气和你翻脸。”到家之后,姚安宁想起江勋没打招呼的找上门,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哦。”江勋没多大反应,“我没让人跟着你。”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姚安宁质问。

    “想知道你住哪,很难吗?”江勋一点没示弱。

    姚安宁要被江勋的话,堵得无言以对。

    狠狠的甩上车门,姚安宁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这种粗鲁的动作,放在上辈子,她是绝对不会做的,可是这一世,没有了那些条条框框束缚着自己,该发泄的时候就要发泄!

    对于向盈盈,姚安宁心里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事情在向着复杂的方向发展,究竟是谁找来了向盈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接下来几天,向盈盈的影响就出来了,八卦绯闻变成了常客,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顾知新,第一次偷拍到的照片之后,两人一点也不避嫌,接二连三的被拍到在一起出入各种餐厅。

    越来越高‘小三’的呼声之下,作为顾太太的温妍出来说话了,她表示相信自己的丈夫,也相信同为女人的向盈盈该坚持的底线,是不会有任何过线的关系。

    这番大度的话,引来了很多人的赞赏,这是一个正室该有的气势,也让更多人对于向盈盈不齿起来,不能因为人家信任你,你就总缠着人家丈夫,还是在怀孕的情况下。

    温妍出来说话的当天,顾知新和向盈盈就双双出面澄清,两人最近频繁见面,纯粹因为公事,顾氏旗下新开了家娱乐公司,作为新成立的公司,第一个签的就是向盈盈,顾知新还说,他看重向盈盈,是因为她和自己过世的未婚妻长得很像。

    很快,顾知新过世的未婚妻就被扒了出来,对比一看,还真是像,两人的感情史也被有心人挖了出来,那真是让不少人羡慕又惋惜,纷纷感叹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当然,这也不能成为顾知新出轨的理由,再像,哪怕是未婚妻本人出现,他已经是结婚的人了,妻子还怀着孩子,就该担负起他应尽的职责,作为丈夫,作为父亲。

    不过网上还有另一种声音,披着马甲的不具名人士爆料,温妍才是小三,在未婚妻没死之前,她就抢了自己的姐夫,证据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算算月份就知道了。

    这下可彻底让围观的群众激动了,剧情不停的反转,他们纷纷大喊都快跟不上节奏了。

    “胡说八道!”温妍摔了平板电脑,看完爆料帖之后,她就气得面红耳赤,胸口起伏不定。

    “别气了,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都说了是瞎说,你还要看,看了还生气。”温母在旁边安慰着,那些娱乐头条,总是出现自家女婿的身影,搁谁那,脸上也不好看,她劝着女儿管管,可温妍的气性太大。

    “那些人写的也太过分了,说我为了勾引知新,害死自己的姐姐,我没有!”温妍大声反驳,眼睛泛起了红色。

    “是,是,是,我家囡囡最乖最懂事,怎么可能做那种事,那些无聊的东西看看就算了,你怎么还较起真来了。”温母见温妍气坏了,连忙把人拉到身边,“小心肚子又疼了。”

    温妍的怀相不怎么好,隔三差五的就要疼一次,这是她的头胎,一定得好好保住。

    “妈,我和知新是真心相爱的,根本就不是那些人说的那样,我不是小三,我只是爱知新。”温妍靠在温母的怀里,撒娇般的说着自己的心事。

    “妈知道,妈都知道,感情的事最是不能勉强,你和知新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虽然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走在一起的还不都是你们两个人。”温母也赞同温妍的说法,不是说,爱情里不被需要的才是小三么。

    经过温母的劝解,温妍的情绪总算好了一些,只是仍旧对向盈盈的事耿耿于怀。

    “那个向盈盈我很不喜欢。”温妍毫不避讳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的不喜,她抢走了自己丈夫的主意,还让她遭受那么多非议,对于这样一个存在,怎么看怎么碍眼。

    “不喜欢就打发走,但是你怀着孩子,这事暂时还是不要管。”男人身边总要出现几个莺莺燕燕,她也不是没对付这样的事,最要紧的还是肚子的孩子,只要顾知新脑子没坏,就不会办出傻事来,而且,“我看顾女婿也不是那种乱来的人。”

    “可那个人和温萦长得那么像!”温妍猛地声音拔尖,语气之中透着股尖刻。

    温母皱眉,“你干嘛那么激动,长得像就长得像,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是说你和顾女婿是真心相爱的吗?还怕什么。”

    温妍欲言又止,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着女儿这副苦闷的样子,温母很是心疼,“好了好了,知道你疼顾女婿,容不得有别人出现在顾女婿身边,你安心养胎,那个女人,我去给你解决。”

    有了温母这番话,温妍总算是有了笑脸,“妈,还是你最好,最疼我。”

    “我是你妈,不对你好,对谁好,我就你这么个女儿。”温母拍着温妍的背,对温妍的宠爱溢于言表。

    温妍在家可谓是受尽宠爱,虽然她不是老大,也不是老幺,不是最优秀最漂亮最出众的那个,可比温萦要受宠多了,温萦再聪明再有能力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都得不到。

    温妍最喜欢的就是在温萦面前享受来自父母的疼爱,每当那个时候她都看到温萦投来羡慕的眼神,足以慰藉她在温萦光环下的失落,她有种温萦得不到却拼命想要拥有的东西。

    温母领了任务,自然是要去办的,不然温妍肯定会一直闷在心里,其实她觉得完全没必要,当初温萦在的时候,顾知新就选了温妍,难道一个替代品还能翻身?

    想到温萦,温母脸上露出满是不喜的神色来,怎么都已经死了,还这么不安生。

    风头正盛的向盈盈邀约不断,有专门为她而来的,也有专门为她脸而来的,有男有女,而眼前这位,无疑是最特殊的。

    “温夫人,你好。”毕竟是和自己长得像的人的母亲,也该是多客气一些。

    温母却并没有因为这张和温萦长得像的脸就和颜悦色,她沉着脸,一开口,就来者不善,“说吧,你要怎么样才离我的女婿远一些。”

    向盈盈愣了一下,这发展怎么有些不对啊,不是都说她和温萦长得很像吗?她以为江勋已经够不客气了,没想到作为母亲的温母更是态度恶劣。

    “温夫人是不是误会了,我和顾总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雇佣关系。”向盈盈来之前,还以为会是一个缅怀的画面,没想到完全和想的不一样。

    “你们那套我还不清楚,装可怜扮无辜,背地里的手段是翻着花样出来。”温母口气轻蔑,直接给向盈盈贴了标签,这是个要和自己女儿抢男人的狐狸精。

    也难怪女儿会那样在意了,温萦不解风情,总是高高端着,可是这向盈盈不一样了,有一张好脸,更重要的是她看人的眼神带钩子。

    “我们那套?我不是很懂温夫人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向盈盈面露不解。

    温母冷笑一声,“不就是看着我女婿有钱要捞点吗,要多少?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

    这种经典桥段,向盈盈恍然,“原来温夫人是替顾太太来打发我的。”她拿出自己的烟和打火机,“我抽根烟,不介意吧?”

    这里没有禁烟的标志,向盈盈象征性的问过之后,就点了烟,动作熟练,就连抽烟的动作也很透着股洒脱的味道,烟雾缭绕,将向盈盈的面容模糊化了,更是像极了温萦。

    连看了二十几年的温母,也忍不住眉头一皱。

    “是我要多少,你就会给多少吗?”向盈盈顺着温母的话说道。

    温母更是肯定了向盈盈就是为了钱才出现在顾知新身边的,立马变得傲慢了起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支票本,“说吧,你要多少。”

    向盈盈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千万!”温母没想到向盈盈如此狮子大开口,“你也真敢说!”

    “一千万?新公司只签了我一个艺人,签约的时候,顾总说资源任我挑,大红是迟早的事,到时候我拍个广告,接个代言,演个电影电视,都不止这个数。”向盈盈用吃惊的语气说道,当了大明星之后,钱还不是源源不断的进来。

    “那你要多少!”温母被向盈盈那副样子给气的心跳不紊,好像自己很小家子气似的,“总不能一亿吧。”

    这个钱温家不是没有,可是温母拿不出,这么大笔资金调动,一定会惊动温振声,到时候她要怎么说,为温妍打发女人?这种事还是安静做了最好,那些男人的心思,可是大的很,说不定还会觉得是她多事。

    “不用,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要是我满意了,说不定我就愿意自己离开。”向盈盈手指轻点,抖落烟灰。

    温母宁愿拿钱让她离开,也不远向盈盈现在占了上风,反而她才是那个被打发的!

    “什么?”不管温母愿不愿意,她也只好应承。

    “看到这张脸,你没什么想说的吗?”向盈盈指了指自己的脸。

    温母表情一僵,“有什么说的,不就是一张狐狸精的脸吗!”

    “有不少人找到我,好些都说我长得像温家大小姐的,可作为她母亲的你,竟然是这么评价的,温夫人,你这样是不是太让人寒心了?”向盈盈的话中满是指责,说自己女儿的长相是狐狸精的脸,还真是够奇葩的。

    “怎么,还不能说了吗?你又不是我女儿,不是狐狸精,你干嘛勾着我女婿不放。”温母声音尖锐了几分,攻击性十足。

    “你现在这样,是心虚吗?”向盈盈也不恼,嘴角带起一个笑意,别有深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