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宇宙〕〔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梦境大师〕〔九天斩神诀〕〔归来后,天后她不〕〔美漫:开局指导蝙〕〔九灵囚天诀〕〔身为Boss的我在异〕〔洪荒:火炼至宝〕〔文明重启之孤星泪〕〔我与女教师的合租〕〔从韦小宝穿越令狐〕〔一切从华山开始〕〔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全民模拟:我有无〕〔快穿之抓住那个系〕〔山海从图腾神开始〕〔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主神:时代变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九十八章 告知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姚安宁看过这些天向盈盈的动态,她接触最多的就是顾知新了,期间还见过温母,从结果来看,似乎是不欢而散。

    究竟是因为什么,姚安宁暂时还不得而知,这结果也不意外,毕竟上辈子,她在温家,就不得父母的重视。

    “安宁妹妹,抱歉,我来晚了。”

    姚安宁看着向盈盈在自己面前落座,就在一个小时前,向盈盈联系了她,说要见一面,对此,她倒是意外。

    比起上次见面,向盈盈要自在了许多,甚至没有刻意模仿谁的影子,她叫来了服务生要了杯水。

    “你叫我来为了什么事。”姚安宁想不通向盈盈竟然会找她见面。

    服务生上了茶水,向盈盈喝了一大口,“就不能是我因为喜欢你,找你出来聊聊天吗?怎么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

    向盈盈对姚安宁很有好感,就算当时有一个煞神在一旁,也不减她对姚安宁抱有好感。

    “有话不如直说。”姚安宁对向盈盈的感情很复杂,毕竟她顶着一张和自己相似的脸,对于自己的脸,她怎么也生不起恶感,可也不代表看着自己的脸,她就非喜欢不可,反而有种很古怪的感觉。

    姚安宁看着此时向盈盈的作态,丝毫没有了‘温萦’的影子,她想,大概这才是向盈盈真实的一面,她不讨厌就是。

    “有没有人说过你太老成了。”向盈盈撑着头,直勾勾的盯着姚安宁那张充斥的青葱气息的小脸蛋,老成的气质在她身上,非但没有任何沉闷,反倒有一种反差萌,也难怪那位江少,也对她另类相待了。

    姚安宁微微蹙眉,她又不是真的是十几岁的少女,实在摆不出天真烂漫的样子来,与其那样,还不如按照自己的心意来。

    “那有没有人问过你刻意模仿温萦究竟是为什么吗?”比起向盈盈的问题来,姚安宁的就要尖锐的多了。

    向盈盈笑了两声,“安宁妹妹,你真有趣,我很喜欢你,做个朋友吧?”

    你说东,她就说西,明摆了谈不到一块去。

    姚安宁闷声喝着面前的可乐,向盈盈这样热情的人,一向都不是姚安宁善于应付的。

    见姚安宁这副乖巧的摸样,能看出来她拿自己无可奈何,“不过说起来,要是不谈长相,我倒觉得你学温萦要更像,你们都是同一类人。”

    姚安宁抬头朝向盈盈望去,听她的语气,好像认识她一样,“哪类人?”

    “闷骚,明明心里想要,嘴上说的一定是满不在乎的话。”向盈盈下着总结,她听过不少有关温萦的话,总之就是个别扭的人。

    对于这种评价,姚安宁内心是拒绝的,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闷骚,她也没有口不对心。

    “你不承认对吧。”向盈盈从她那张没多少情绪外泄的脸上看出了她心中大概所想,“坦白自己的喜恶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明明就很喜欢我,为什么要装作不是呢。”

    姚安宁真是无话可说了,为什么她身边总出现这类不着调不靠谱的人,有一个跳脱的孟若竹,就不需要属性类似的向盈盈了。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们说正事。”向盈盈懂得适可而止,开两句玩笑可以,像这种骨子里就是正经的人,开多了,只怕就要引起反感了。

    “本来是说好,不主动招惹你们的,但是我这有点东西,想给你们。”向盈盈从包里拿出了一份纸质报告。

    姚安宁接过手,那是一份血型报告,是温萦的。

    “不可能!”姚安宁脸色一变,当场否决着。

    “怎么不可能?其实想想温萦在温家的待遇,这才是真相啊。”向盈盈又指了自己的脸,“我觉得最好的证据已经公诸于众了。”

    看着向盈盈和自己上辈子相似的脸,姚安宁实在很难坚定的说她是温母生的。

    温父温母都是o型血,是不可能有其他血型的孩子,温文泽和温妍也都是o型血,她已经的体检报告上面也是o型血的啊。

    “你这个报告是哪来的。”姚安宁并没有因为向盈盈的一个报告和几句话就相信了她。

    “温萦出车祸,她失血过多,这个事情瞒不住,她的血型又那么特殊。”向盈盈的语调低了低,显然谈论这件事,她的情绪也不怎么高。

    姚安宁升起一股冷意,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她死了之后,许多掩埋在深处的东西一下子就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温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消息。”姚安宁哑着嗓子,如果她的母亲另有其人,那她人又在哪里。

    “当然没有,心里有鬼的人,怎么敢把肮脏龌蹉的事公诸于世。”向盈盈冷笑一声,“崔姿认下温萦,才能入主温家,稳坐温夫人的位置。”

    姚安宁震惊的看向对面的人,这些事她都是第一次听,而向盈盈又什么知道那么多,“你和温萦是什么关系?”

    “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告诉你也不是不行,听说顾知新谋害温萦的事,是你查到的,你也有心了。”温萦都已经死了,为她找真相,又能得到什么呢,也就真心向着她的人,才会愿意做吧,对于从未谋面的小表妹,向盈盈即便只是听听她的事迹,就心生好感了。

    “只是你得答应我,还不能告诉别人。”向盈盈不是无的放矢的人,她觉得姚安宁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姚安宁点头。

    “她是我姑姑的女儿,我这次回国,就是专门来找她的。”向盈盈满是遗憾,要是自己早回来一些,是不是就能见到她了,也就能避免这场祸事。

    姚安宁手心满是汗渍,“那……你姑姑呢?”

    向盈盈脸色也变了,“温家人都是吃人的恶魔,我姑姑一定也是被他们害死的!”

    姚安宁倒抽一口冷气,她没想到后面还有这些不堪,她的头突然开始痛起来,向盈盈沉浸在对温家的气愤之中,没有马上察觉到姚安宁的不适。

    “姑姑当年独自一个人回过,开始还有消息传回来报平安,可是后面隔得时间越来越久,家里无论怎么催她回来她都不回,问她在她也没有个消息,我们说要回来找她,就直接没消息了,我爸爸还回国找过她,可是没有找到她。”向盈盈一个人在说着往事,她家最大的遗憾就在于此了。

    向盈盈这才去看对面的人,就见姚安宁抱着头,蜷缩着身子,显然不太舒服的样子。

    “安宁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你身上有药吗?”向盈盈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询问。

    “包里……有。”姚安宁艰难的挤出这几个字。

    向盈盈不敢耽误,连忙去她包里找,翻到了药,立马给她,“要几颗啊?”

    姚安宁看也不看,随手一抓就塞嘴里了。

    向盈盈更担心了,药是随便乱吃的吗,她又从姚安宁包里翻出了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最后打给了江勋,比起其他名字,她只对江勋熟悉一点。

    等了一会儿,姚安宁的情况是好了一些,只是向盈盈还是担心的不行。

    好在,江勋赶来了,他脚步疾快,在看姚安宁的情况时,立马将人抱起。

    向盈盈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跟上去好,她大概会被嫌弃,看江勋那么在乎姚安宁的样子,也容不下自己存在,别到时候还要遭受迁怒就不好了。

    江勋抱着人直接去医院。

    “不要去医院。”姚安宁还有意识,在听到医院的时候很是排斥。

    “你这个样子,不去医院要去死吗!”江勋的语气很是不好,甚至说得上是暴躁。

    “我吃了药,休息一下就好了。”姚安宁坚持着。

    江勋抱人走的时候没忘提走姚安宁的包,他翻出姚安宁口中说的药,那就是止痛药,江勋生气的摔掉药,“你要是想死,不用这么拖着,我直接弄死你好了!”

    姚安宁靠在江勋怀里,江勋的声音太大,让她更加不舒服了,她又向里埋了埋,企图摆脱外面刺耳的声音。

    江勋看着怀里不停拱着的人,再大的怒火也熄灭了一半,高高举起的手,最后轻轻的落在姚安宁的头顶,缓缓抚下,“你真是……活该。”

    最后姚安宁也没去医院,而是回了江勋的住处,江勋叫了家庭医生过来给姚安宁看病。

    家庭医生也没看出个之所以然,只说让人好好休息,调节情绪。

    姚安宁吃了止痛药就睡了过去,江勋坐在一旁看着,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凭什么她就什么都不用管的睡过去就行,而他就在一旁担心的要命。

    “妈妈,为什么……”

    姚安宁睡得并不安稳,她紧皱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江勋凑上前想听清楚她说些什么。

    “是谁,我到底是谁。”

    江勋听得迷糊,这又是什么意思。

    江勋凑的近了,突然床上的人就滚了过来,一路压着他的手,让他不得不就势躺下,然后怀里多了个人。

    这下,江勋僵住了,只要他把人推开就能重获自由,可是他却就势一揽,把人紧紧抱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