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九十九章 听到没有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小萦萦,来,把这捧花放过去。”

    “爷爷,她是谁?”

    “她啊,她是对小萦萦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吗?和爷爷一样,和爸爸妈妈,妹妹弟弟一样重要的人吗?”

    “没错,她也是小萦萦的家人。”

    在很小时候的一段往事,如今猛然回忆起来,别有深意。

    姚安宁眼睫颤动,在梦中回忆起这段往事,挣扎着不愿醒来。

    江勋第一时间就感觉到怀里人的动静,从睡过去起,就没有安定过,她的眉头始终紧皱,还时不时呓喃几个词,简短的话。

    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一直动个不停,江勋撇了撇嘴角,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只是揽着她的手却一直没有放开过,反而不是很熟练,带着几分僵硬的拍了拍姚安宁的背,像哄孩子那样哄着姚安宁。

    在江勋怀中的姚安宁向着江勋的怀里又挤进了一点,双手攥紧了他的衣服,那副摸样很是不安。

    江勋愣了一下,香软的身躯让他脸颊泛起了红晕,他绷紧了唇,低头看向拱进来的人,在看到她皱紧的眉时,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抚平她的眉头,轻轻的揉开紧锁的地方。

    “有我在,你怕什么。”江勋低声说了一句,他确实看不到姚安宁梦中的景象,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苦恼什么。

    这句话似乎传达给了梦中的姚安宁,她的小动作停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

    江勋就这么抱着姚安宁,也跟着睡了过去。

    当姚安宁醒过来时,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慢悠悠的朝着圈着自己的人望去,即便看到了那张很熟悉的脸,也没来得及有所反应。

    倒是她这么一动作,江勋也跟着醒了过来。

    “你醒了。”江勋一点也不慌张,行事大方,即便他们此时的状态有些暧昧。

    “江勋!你怎么在这!”姚安宁终于意识回笼,惊叫出声,不怪她会如此失态,实在是两人好在一起的景象实在让她受惊不已。

    “醒了就放开。”江勋依旧是那副不讨人喜欢的语气。

    姚安宁此时也意识到是自己抓着江勋衣服的手,当即放开,连连往后退,隔开一段距离。

    “向盈盈打电话给我,你犯了病,还不肯去医院,只好带你过来了。”江勋整理了下衣服,发现衣服上的褶皱怎么都抚弄不平整,不爽的啧了一声,干脆就解开了扣子,把衣服直接脱了下来。

    “你,干,干什么!”姚安宁在看到江勋脱衣服的时候立马撇开了头,只是还是看到了脱下衣服的时候暴露的胸膛,虽然只有一瞬间,可也足够她看清了,别看江勋穿着衣服看起来有些单薄,但是衣服之下,肌肉结扎,一块一块的肌肉很是有料。

    脱下衣服,江勋随手一扔,很快就消失在房间,要是姚安宁此刻去看江勋的话,一定不会错过他耳尖的粉色。

    人一走,姚安宁吁了口气,江勋的威压更足,连她也开始觉得倍感压力了起来。

    姚安宁用手抵着自己的脑袋,她怎么就和江勋睡到一起了,她只记得向盈盈找上她,然后和她说了一堆,然后她就头疼的不行,之后的记忆也模模糊糊。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得刺激太大,她想起来很多事,小时候爷爷带她去过了一个墓园,让她鲜花,还让她打招呼,事情太久远,那时候又太小,也只有那么一次,她也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有这一件事。

    如果上辈子她的生母另有其人,那她又是怎么死的,为什么爷爷要让另一个女人当自己的母亲认养自己呢?

    她只是想要找出自己是怎么死的,可又牵扯了更多的秘密。

    “你还要赖到什么时候。”江勋已经换上了另一件衣服。

    姚安宁哪还好意思赖在床上,立马站到一边,不敢和江勋对视,视线在他的周围游离,虽然明知道她和江勋什么都没发生,还是自己抓着人家不肯放,可依旧让她没办法若无其事的对待江勋。

    “你扭扭捏捏的干什么呢,姚安宁,别总是干些蠢事。”江勋对于姚安宁这一系列的作态很是不满,语气带着显见的不喜。

    即便知道自己现在摸样真的会很蠢,可姚安宁还是忍不住矫情一下。

    “那个,谢谢你。”姚安宁尽量让自己恢复到往常的样子。

    江勋走近,食指点着姚安宁的额头,迫使她看向自己,为了配合她的身高,甚至还弯了弯身。

    “我不叫‘那个’。”江勋声音沉沉。

    姚安宁眼珠乱转,就是不肯和江勋对视,比起把江勋当异性,更多的是当一个对手,不管江勋长得再好,她都没关注过,可此时,她恍然认识到,江勋的声音像是大提琴一样,低沉有磁性。

    “江少。”姚安宁从善如流。

    江勋见姚安宁始终不肯看自己,有些不高兴,身子又低了低,两人隔着只有几寸,“看着我说。”

    随着江勋压低,姚安宁不看江勋也没办法,然后,江勋那张放大的脸就映入眼中,不得不说,江勋那张很有魅力,他的长相很出众,可是人们总是先被他的气势压住了,反而忽视了他的长相。

    第一次,姚安宁在江勋面前脸红了,她不适的拍开了江勋的手,退到了一边。

    “江少,谢谢你。”姚安宁做了个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这次姚安宁要正常了一些,起码声音听起来没异常。

    江勋的眼眸一深,嘴角微动,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你这样多久了?医生是怎么说的?”对于姚安宁头疼的毛病,江勋遇到了两次,间隔还不长。

    “没什么,医生只说不要给自己压力,精神放松就好。”姚安宁不怎么想谈这个问题,却也没说谎敷衍。

    江勋拿出姚安宁的止痛药,“所以你就吃这个,你知道吃这个回上瘾吗!等这个也没用了,你要怎么办。”

    江勋的语气很是严厉,像是被触怒了一样。

    从姚安宁的反应来,她是知道的,她没有回应江勋,只是沉默的站在一边。

    “几次了。”江勋的周身冷了几度。

    姚安宁皱起眉,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问你几次了!”江勋显然不打算就此作罢,除非问到了答案为止。

    暴怒的江勋,连姚安宁都吓了一跳,“这是第二次。”

    得到答案,江勋没再逼问,怒意也消退了一些,“这药你不准再吃了,我会安排医生重新给你检查一遍。”

    姚安宁想说不用,但是在江勋一双狠戾的眼神下,怂了,不敢触虎须。

    “要是被我知道你再吃这个,我就打断你的腿。”江勋恶狠狠威胁,要换别人,有可能只是说说而已,但是江勋从来不只是说说。

    姚安宁挣扎了一下,“可我疼得受不了呢。”

    “我会让人给你开过药。”江勋也不是完全的独裁,到这一步已经是他做过最大的让步了,“你听到没有。”

    姚安宁只好点头。

    “要吃点什么。”江勋的语气平息了一些。

    “不用了,我回去吃就好。”姚安宁瞥见江勋的表情,后面的话不敢再说,只好改口,“那麻烦你了。”

    不怪她会认怂,刚才江勋的样子实在吓人,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这样。

    姚安宁以为江勋会叫人送餐过来,可是没想到江勋竟然从冰箱拿出了食材,开始自己做!

    这一幕,让姚安宁很是惊讶,江勋竟然会做菜,她的心情有些复杂,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江勋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袖子挽了一半,最上头的扣子开着,笔挺的西装裤衬得他的那双腿又直又长,他的动作很熟练,显然不是做做样子而已。

    姚安宁看着江勋在厨房忙碌的样子,觉得眼前的江勋有些陌生,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江勋,他一直都是高傲的不可一世,仿佛这个世上没几人和事能放在他眼中,可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在厨房忙碌着。

    姚安宁没下过厨,只会煮个面,味道还一般。

    她上前几步,看着江勋切菜的动作,行云流水,也是一出视觉享受。

    “没看出来,你会做菜。”姚安宁感叹着,这么一看,江勋在她心中似乎多了那么些人气。

    “人是要吃饭的,又不奇怪。”江勋手上利落动作着,还一边分神和姚安宁聊着天,“我家里的人都会做菜。”

    没想到还是有家庭传统的,姚安宁开始好奇起江勋的家庭是个什么样的,她经历了两辈子的家人,都不太尽如人意,她也听说过不少江家的事,江家能屹立不倒,愈发强劲,也和他们团结一致有关,没怎么听说传出有龃龉的事,在圈子里是一股清流。

    “凌显还是从我家偷师的。”江勋抛出一个爆料,凌显就是上次的私家菜馆的老板,林倩倩的丈夫。

    这么看来,江家可是美食大家,姚安宁开始期待江勋的手艺,既然凌显这个编外人员手艺都不赖,那亲传弟子的江勋应该不会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开局地摊卖大力下〕〔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玄幻,我顿悟了混〕〔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快穿:我揣着空间〕〔穿越:战神王爷被〕〔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穿书:逆徒他又想〕〔流放后,我靠签到〕〔综武:七侠镇说书〕〔在恋综深陷修罗场〕〔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战夜擎林初瓷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