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宇宙〕〔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梦境大师〕〔九天斩神诀〕〔归来后,天后她不〕〔美漫:开局指导蝙〕〔九灵囚天诀〕〔身为Boss的我在异〕〔洪荒:火炼至宝〕〔文明重启之孤星泪〕〔我与女教师的合租〕〔从韦小宝穿越令狐〕〔一切从华山开始〕〔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全民模拟:我有无〕〔快穿之抓住那个系〕〔山海从图腾神开始〕〔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主神:时代变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一百章 分享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望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菜,姚安宁已经食指大动。

    “你是修行千年的老妖怪吗,只看就能饱?”对于姚安宁只看不动的行为,江勋毫不留情的嘲讽着。

    姚安宁没再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吃了,在尝到味道的时候,眼睛瞪大,味道真好,凌显的手艺确实不如江勋,正统传承就是不一样。

    两菜一汤,姚安宁吃的很满足,甚至还添了第二碗饭。

    饱腹感满满,姚安宁想着要不要善后洗碗,毕竟已经算是白吃白喝了。

    “我来吧。”见江勋在动手了,姚安宁也跟着起身了。

    江勋却没让,“弄坏了,你赔都赔不起。”

    说着,动作干净利落的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没看出来,江勋原来是个居家型的,姚安宁盯着江勋的背影,除了性格差一点之外,没有哪不好的。

    “你要是闲得无聊,就切些水果。”江勋没有回头,幽幽说了一句。

    有事做,姚安宁立马行动起来了。

    两人同处于厨房,谁能想到曾经争个你死我活的对手,此时窝在一处你洗碗我切水果呢。

    “今天谢谢你了。”姚安宁再次道谢,是诚心诚意的感谢江勋为她做的一切,虽然他的方式有些激进。

    江勋用余光瞥了一眼,只是喉间发出了点声响算作回应。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在改变。

    “向盈盈找你什么事?”江勋没忘正事,向盈盈出现的时机和行事都显得诡异,找上姚安宁实在让人深思。

    谈起正事,姚安宁这才自在了点,“我觉得她找我的目的是冲着你的。”

    她会这么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对于向盈盈来说,她身上没有值得关注的地方,唯一值得她特殊对待的,就只有和江勋之间的联系,江勋不是个好应付的,所以才会绕过江勋找上她,想通过她,将消息传递给江勋。

    “什么事?”江勋皱眉,从姚安宁说的话当中联想一下就明白其中关窍,上次和向盈盈见面,他带了姚安宁一起,从他对姚安宁的态度,向盈盈定是想走曲线路线,哼,算她聪明,要是向盈盈找上他,他可没姚安宁那么好脾气。

    “她说温萦不是温夫人亲生的女儿。”姚安宁稳着情绪,尽量让自己站在局外人的角度。

    江勋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姚安宁,“她怎么知道的。”

    “她说是温萦出事失血过多,医院那边泄露出来的。”姚安宁转述当时向盈盈的话。

    “不可能!”江勋当即就否认了,“当时医院被温家完全掌控了,要是能轻易流出这些东西,我不可能查不到!”

    “可是,她给了我一份亲子鉴定,上面温萦的血型确实和温夫人不同。”姚安宁被江勋的说法给弄得迷茫了,“是不是她有特殊的办法,所以才能拿到。”

    江勋却一副你被骗了的神情看姚安宁,如果连向盈盈都能拿到的东西,他会拿不到?

    “她没道理骗我啊,这件事我一定会对你说,她该知道骗不过你,说不通啊。”姚安宁不觉得向盈盈是在骗她,没道理,骗她能得到什么,不会只是和她开玩笑吧。

    “有可能温萦确是不是温夫人生的,但是从医院得到的消息,这件事是假的。”所以向盈盈才会找上姚安宁,如果向盈盈敢这么和他说,他才不会听向盈盈说完,给她继续往下说的机会。

    “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么知道的?她说她和温萦是表姐妹,她的姑姑才是温萦的生母。”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她和温萦长得像了,可这样一来,在向盈盈身上的疑点就更多了,也更能说明她的出现,必定是抱着某种目的。

    “确实可疑。”江勋顺着姚安宁的问话往下,“你觉得呢?”

    “什么?”姚安宁反问道。

    “你觉得温萦是不是温夫人生的。”江勋目光紧锁在姚安宁身上,比起向盈盈说的那些,他更在意姚安宁的看法,毕竟温萦究竟是谁的孩子,他并不在意,他不会以为温萦是温家的孩子就对温家另眼相待。

    姚安宁想了想,梦中的情景,她到现在才想起来,再联想一下家里对她的待遇,她大概真的不是温夫人亲生的,她点点头,“我想也不是。”

    不可避免的情绪低迷了下来,不知道该用伤心还是解脱来形容此时的心情更好。

    “我知道了,我会去找向盈盈问清楚的。”对此,江勋只是淡淡说道。

    “是不是很蠢。”姚安宁扯出一个笑容,看起来很是勉强,“温萦在温家活了二十多年,竟然一直没察觉到,别人都说她聪明,其实就是个大傻子。”

    江勋皱眉,显然对于姚安宁这番说辞还是有不满的,“她不傻。”

    姚安宁抬头望去,“怎么不傻,明明就是摆在她面前的事实,她竟然没有怀疑过,有多少人在背后质疑过。”

    因为差别对待,确实有过许多人非议过温萦的身世,温家只有温老爷子护着温萦,温振声夫妇身边从来就只有温妍温文泽。

    “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她难道因为不是温家的人,就不是她了吗?”在他看来温萦是谁的孩子都没区别,“不是就不是,温家并不亏欠她什么。”

    温家把她养大,除了冷漠了一点,各方面都没亏待她,良好的教育,优质的生活条件。

    姚安宁被江勋堵的说不出话来,他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生恩重要,养恩一样重要,温老爷子为了让温夫人接纳她,也是费尽了心思,只不过结果不尽如人意,倒不是怨恨,她只是有点伤心。

    “你说的没错,是我多想了。”反正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她没必要还纠结在里面,她现在想做的只有查出真相。

    江勋淡淡扫了一眼,他不想姚安宁陷进这件事情当中,钻进了牛角尖就不好了,处理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不闻。

    “向盈盈的目标大概是温家。”江勋说出了一个猜测,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姚安宁继续追查下去,如果她只是为了一个结果,他可以第一时间就告诉她,在此之前,别想从他得到太多消息。

    姚安宁赞同的点点头,“她已经和温夫人见过面了,似乎不欢而散的收场。”

    “这事你别管了,你不是要查温萦的事吗?查的怎么样了。”江勋问起姚安宁的进度,毕竟最近可是不少传闻,都在传温萦的死和顾知新有关。

    “可能不是他。”姚安宁说道。

    “不是?你以什么判断的?感觉?”江勋对顾知新的感觉非常不好,提到他,语气就不怎么好。

    “动机,他的动机是什么?”毕竟顾知新不是有嗜杀癖好的疯子,她实在找不出顾知新要对她下手的理由。

    “他和温妍有苟且不算吗?他要得到温氏,温萦不就是阻碍了吗?除之后快不就是最好的理由。”江勋句句反驳,给顾知新抠了不少罪名,他不知道为什么,人人都对顾知新另眼相看,明明就不是什么好,却都对他推崇有加。

    “我只是在讲证据。”姚安宁不知怎么的,江勋就闹起脾气来了,“目前来说,顾知新的嫌疑确实是里面最小的。”

    “你就没有私心?”江勋却纠缠不休。

    姚安宁摇头,带着疑惑,“我为什么要对他有私心。”

    这么一问,江勋反倒不说了,只是眼睛盯着她,就等着一个能说服他的答案。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但我真的只是依照证据说的,上次你介绍给我的那个警察,我问过当时的情况了,那个货车司机,是个独身,无父无母,无妻无子,甚至连朋友都只是泛泛交情,除了出车干活,都只窝在家里,没有不良嗜好,钱都是月光,实在找不出线索可查。”实在太干净了,让人无从下手,根本没办法从他身上继续查下去,这条线算是断了,除非有新的转机。

    这点江勋早知道了,只能从医院那查了,当时温萦住进了加护病房,甚至还有安保人员守着,进出的医生护士都是登记在案的,严密的不行,他也是事后查到了点蛛丝马迹,想要查,也只能从温萦住进医院之后开始查了。

    “我都和你分享了,你是不是也该和我说点什么?”姚安宁想从江勋那挖点情报,以江勋的财力物力,他能查到的必然比自己多。

    “是我让你说的吗?还是我有答应要和你交换情报?”江勋眉梢挑起,显然不打算让姚安宁如愿。

    “明明是同一个目标,就不能透露一点吗?一加一大于二嘛。”姚安宁却不肯轻易放弃,要是江勋能透露一点出来,说不定自己就不用绕圈子了,多走无谓的冤枉路。

    江勋手上捏住了姚安宁的脸,“别得寸进尺,能答应让你继续查就不错了,还想我和你一加一,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嗯?”

    姚安宁吃痛,眼眶生理性的泛起了水光,看起来可怜极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江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