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一二二章 带走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江勋在察觉到自己不对劲的那一刻,立马就松开了姚安宁直奔洗手间去了。

    几乎是一瞬间,江勋就起了反应,那是他感情最直观的反应,他不是硬不起来,他是个追求精神与肉体统一的人,他的肉体再想要,精神不想要,他也不会继续,而刚才,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都叫嚣着想要。

    姚安宁暂时从困局之中解脱出来,只见江勋逃似的的背影,直冲洗手间而去,姚安宁升起一个诡异的想法,该不会是刚才……吃坏肚子了吧?

    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江勋出来,像是在证实着姚安宁先前的猜测一般。

    姚安宁等了又等,她琢磨着家里有些什么药,有没有有治吃错东西的。

    就在姚安宁翻医药箱的时候,江勋从洗手间出来了,姚安宁确定般的朝江勋看去,看他沉着脸,表情不怎么愉快的样子,似乎不太好,姚安宁于是又转回头继续去翻药,还真找到了,毕竟是在她家闹毛病的,她不能坐视不管,所以江勋今天有些过分,还随便咬人,虽然他是在关心她,本意是好,但是能不能换一种方式?

    “干什么?”江勋觑着姚安宁递到面前的药,没有动。

    姚安宁上前一步塞到他的手中,还是让他自己看药效好了。

    江勋接过之后,看了盒子上的一排小字,脸色又黑了几分,在吃坏东西和欲望上来了,这两个之间选一个更好的话,他一定选择后者,只是……,江勋看了看姚安宁,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将药放入了口袋。

    现在还不是时候。

    见江勋收了药,姚安宁松了口气。

    两人都沉默着没有刻意再提起这个话题。

    “现在我们说说正事吧。”江勋话题一转,他看到了网上流传的视频,一眼就认出了视频里惊慌的人群当中的姚安宁,新闻闹得很大,几乎是视频上传的那一刻,就被疯转,事发的街道,是个非常热闹的商业街,有许多人在,人群里突然冲出刚才摩托车,发了疯一样乱撞,撞到了不少的路人,最后要不是一辆车及时阻止他,不知道还会变成什么样。

    视频里,摩托车看似杂乱无章,横冲直撞,可是江勋还是发现了不对,那明显就是冲着姚安宁来的,他看着视频里发生的一切,提心吊胆,恨不能直穿进视频里面去,将里面惶然逃躲的人挡在身后,为她挡去所有灾难,然而他不能他只能坐在电脑前,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他呼吸发紧,视频没多长时间,在看到姚安宁陷入危险的时候,他甚至紧张的忘了去呼吸,直到视频最后,那个疯狂的摩托车被人撞翻的时候,他才呼出了那口气。

    网上关于疯狂摩托车的视频有很多,不同的角度,有些拍到了姚安宁,有些则没有,江勋很快就下令,抹去了有姚安宁出现的视频,吩咐了人去调查那个摩托车手,他第一时间就怒气冲冲跑去了姚安宁的家,然后就有了之后的一幕。

    虽然还没开始,但是姚安宁怎么会不知道江勋所说的正事是什么,明明是她一个人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江勋的眼神之下,姚安宁却莫名有些心虚?

    这份心虚,姚安宁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从何开始,难道是因为上次在警局,她故意背着江勋谋划这些,所以才会心虚?

    “知道背后的人是谁吗?”江勋直接抛出了问题,如果知道是谁,就很好办了,直接除掉以绝后患。

    姚安宁摇摇头,“不知道。”

    江勋闻言,定定看着摇头的人,盯了有一会儿这才开口,“那你是怎么招惹上的。”

    姚安宁不太想说,紧闭的唇,一点声响也没发出。

    江勋不是个脾气多好的人,特别还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久久等不到回答,一想到是姚安宁还不信任自己,他生吃人的心思都出来了。

    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姚安宁寻着冷气外冒的中心看去,此时江勋身上的气息有些可怕,姚安宁不想说,不是因为其他,而是说出来之后,江勋一定会像贺三那样,气的掉头离开,一时之间,姚安宁也不知道该选择说还是不说,可是想想,无论选择哪个,江勋都会生气。

    “你真的要听?”姚安宁问了一句。

    江勋脸色稍缓,坚定的点了头。

    然后,姚安宁就把自己怎么算计谋划的事一一说出了来,根本不等说完,江勋的脸色就已经黑了碳。

    “贺三就这么纵着你胡来?”江勋几乎不敢相信,还真有人把自己的命当成儿戏一样乱来,早知道姚安宁会这么胡乱,他就该拿绳子绑着她,死死的捆在自己身边,反正她的命她自己都不在乎,还不如卖个人情给了他算了。

    “是你自己要听的。”姚安宁见江勋隐隐在爆发的边缘,转头撇向了一边,不想再理会他了,反正等会江勋也是要摔门离开的。

    饶是被怒火冲上了头,江勋依旧保持着清醒,他听出姚安宁话中的赌气成分,姚安宁一向自持,很少会任性,他能看到姚安宁在他面前露出这副娇蛮的摸样,是不是,对她来说,他是特别的?

    这个猜测,让江勋有些兴奋,甚至连姚安宁作死的事,都显得不是那么无法原谅,只要他在她的身边,就算她喜欢作死又怎么样,他难道还护不住她?

    “这事我会继续查,你别插手了,这些天你哪都别去了,学校那边我会处理。”很快,江勋就给出了决断,根本不容姚安宁拒绝。

    姚安宁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反驳她,确实是她的失误,低估了背后人的心狠手辣,她自己的命可以决定要还是不要,但是她不能决定其他人的,那么人因为她而受到牵连,她何尝不牵涉因果。

    基于这点,姚安宁才没有反驳江勋。

    “你去收拾一下。”江勋还没完,又收拾姚安宁去房间收拾衣服。

    姚安宁不明所以,她看着江勋,不是很明白江勋的意思。

    “这里不安全,你搬到我那去住几天,等事情完了再说。”江勋见姚安宁望着自己,根本没有要动的架势,于是他起身,直接走向了姚安宁的卧室,亲自动手给她收拾行李,其实就算不收拾也不要,他都可以给她准备。

    姚安宁见此立马追了上去,拉住了他,不让他再动作,“你干什么,我不去。”

    她搬去和江勋住算什么。

    “没有这个选项,你要是不想收拾东西也没关系,我重新给置办一遍。”说完,江勋抓住姚安宁的手,就向外走。

    姚安宁吓了一跳,连忙拍打,想让江勋停下来。

    “我不去!”姚安宁高声喝止,然而并没什么用,江勋根本就没停下,或是放开她,几番下来,姚安宁心里也不痛快了,“江勋,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事!”

    江勋停了下来,他眼神不悦的看向质问他的人,“我决定的事,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会因为你而改变。”

    两人互不示弱,谁也说服不了谁。

    江勋也在这和人玩瞪眼玩烦了,直接上前把人打横抱起,东西以后再来收好了,先把人带回去再说,虽然姚安宁没说太多,但是能肯定这事并不像她对他说的那么简单,肯定还有事情瞒着他,还是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才放心,在他眼皮底下,她都能玩出这么一手,再放在外面吗,不知道又要被她闹成什么样。

    两人的动静闹得不小,贺三虽然放了狠话,说不再理会姚安宁的事,可是到了这个份上,哪能说真不理就不理的呢。

    当贺三赶出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江勋抱着姚安宁,两人并没有达成统一,各持己见,所以闹得也特别大。

    “我接她到我那住几天,等事情完了再说。”原本江勋并不打算解释什么的,但是他现在并不想多生事端,还是把人带回去再说。

    贺三原本还想拦人的,但是听到江勋这么说,就退开了,在姚安宁人身安全问题上,他和江勋的意见是一致的,什么都比不上命重要,但是他也知道姚安宁是个多么固执的人,哪会轻易听进人劝,一物降一物,还是让江勋接手一段时间吧,别的先不管,能把她的命保住不是。

    现在敌人在暗,而且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想要对付这样的人,还是得徐徐图之。

    贺三让了路,江勋很满意他的识相。

    姚安宁似是不敢相信,又似是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她也变得安静了起来,也没再挣扎了,老老实实的窝在了江勋的怀里,知道自己是避不过了,她今天是去江勋家去定了。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姚安宁妥协。

    可是江勋却仍旧不肯放人,他好不容易把人抱在怀里,哪能轻易的放开,但是面上还是保持着凶恶的态度,“不行,要是你中途再改变主意呢。”

    然后,江勋就抱了一路,带人回家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开局地摊卖大力下〕〔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玄幻,我顿悟了混〕〔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快穿:我揣着空间〕〔穿越:战神王爷被〕〔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穿书:逆徒他又想〕〔流放后,我靠签到〕〔综武:七侠镇说书〕〔在恋综深陷修罗场〕〔漂亮后妈看到弹幕〕〔七十年后我成了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