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海从图腾神开始〕〔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主神:时代变了〕〔玄幻:我能无限加〕〔我的武道靠破案〕〔穿成农女后拥有了〕〔医路芳华〕〔穿成娱乐圈中的恶〕〔李治你别怂〕〔满级幼崽是宗门团〕〔天启无限进化〕〔星界使徒〕〔我在镇抚司探案那〕〔秦时天行者〕〔重生九零甜心崽〕〔分手热搜后,玄学〕〔从斗罗开始的妖姬〕〔女友成名不甩我怎〕〔诸天:克苏鲁从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一三七章 动心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别再离开我,温萦。”

    粗重的抽气声,粗粝的像是从深渊底部呼啸上来的恶灵,是用生命作为燃料燃烧了最后的生命发出的喑哑低吟。

    姚安宁的身体被打开了开关一般,抽搐了起来,像搁浅的鱼一样,翻腾个不停。

    江勋近似绝望的脸上终于有了其他表情,失而复得的欣喜让他紧紧的抱住了怀里扑腾的人,眼泪冒地更凶了,决堤一般往外涌。

    “谢谢你,谢谢你没有离开我。”说着,江勋露出一抹笑容,那笑容纯粹的不带任何杂质,不如夏日的烈阳炙热,也似冬天的暖阳温暖,只是和刚出生没多久的稚儿,他的笑不带任何意义。

    江勋在姚安宁的额头落下一个亲吻,从眉到眼,在到她的鼻子,脸颊,一点点往下,每及一处都落一下个湿润的泪珠,他的吻充满的疼爱珍惜。

    ‘温萦’两个字像是破除了梦魇的解咒,唤回迷失的灵魂,重新回到那个身体当中,她没有焦距灰暗的眸子,终于有了神色,一点点恢复过来,随着江勋的动作,意识渐渐回笼。

    江勋一直保持着抱着姚安宁的动作,不肯放松半分,他的视线紧紧锁定在她的身上,部放过她身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直到现在,他的手还是颤抖着的,足以可见他内心的动荡。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姚安宁也终于有了意识,她还来不及了解周围是个什么情况,第一眼看到就是面部扭曲的江勋,正直勾勾的盯着你不放,黑夜当中,那噬人的眼神,好像要把她一口吞下,很是吓人。

    “你……”刚吐出一个字,姚安宁就彻底失去了语言的功能,不是因为其他,她的嘴被迫闭上,江勋的唇狠狠吻上她的唇,不是多火热炙热的温度,相反,还冰冰凉凉的,疯狂的汲取她的温度。

    这是个很奇怪的感受,以至于在江勋吻来的那一刻,姚安宁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没有推开,没有惊讶,而是呆愣着,脑海中空白一片,全是感受而来的复杂情绪。

    江勋的吻就和他的人一样,凶狠掠夺,根本不容易别人的拒绝和反抗,可是在他强硬之下,确实小心翼翼,和缱绻柔情

    。

    好半天,姚安宁才反应过来,用力推开乱来的人。

    江勋没有坚持,她一推,也就顺势放开了人,重新得了呼吸的姚安宁大大喘了一口气。

    “你干什么!”姚安宁瞪着江勋,厉声质问着他。

    江勋在退开的时候,眼中那些复杂又疯狂的东西瞬间收敛了起来,他告诉自己现在还部是适合,现在说出来,只会吓到她,她一定会离自己远远的,这个人其实很不会处理自己的感情,顾知新是,那个李明玉也是,也就是他还没察觉到自己的感情时,他们窃取了机会罢了,既然他已经明白了,他是绝不会放开她的。

    以前还有可能,就算察觉到了姚安宁的感情,他也没有抱着非是不可的心态,他可以等,可以慢慢放下,感情对他来说,并不是唯一,也不是必不可少的存在,不是空气,不是饭,有,固然是好,没有,也不会死。

    可是在那一刻,他竟是觉得,没有了这个人,他是不会死,可是他的世界便没有了光彩,七情六欲,姚安宁是他其中的组成的一部分,没有了,就是再不会有了。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失去,所以,他非要不可,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付出什么,他都不会放开这个人。

    “你做了什么梦?”这是第二次江勋遇到这种情况,上次也是一样,在姚安宁的家里,他在沙发也听到了房内姚安宁传出声响,她似乎做了噩梦,很不安稳,拧着眉,很是痛苦,那次他还以为是受到了惊吓,才会做噩梦,可是现在同样的事再次发现,事情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姚安宁脸色一白,本就没有多少血色的脸上,竟是和白纸一般了。

    看着姚安宁的反应,江勋很是心疼,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追问到底,不然,再有下一次,他不知道要怎么熬过去了。

    “你可以放开我了吧,这样子,我不太舒服。”姚安宁很僵硬的转移了话题,她一点婉转委婉的意思都没有,就是直白的告诉江勋,她不想谈这个话题。

    江勋幽暗的目光却不肯退让,也没有放开她,他知道姚安宁会这样,都是因为她还没有彻底信任,在她心中还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思及于此,江勋不由有些暗恼,这个女人实在可恶,他们多年的交情了,可她丁点都不在意他。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两人上辈子只是对手,就算是这辈子,他们也没亲密到哪去。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什么样子。”江勋真想好好教训这个人,但是他又舍不得,只能忍着,就算忍出内伤,也得往肚子里吞,不带往外吭的。

    姚安宁也奇怪,怎么一睁眼就看见江勋的身影,他还抱着自己,有了上次的教训,她没有立马发难,内心还很平静。

    “谢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凭着直觉很有可能是江勋帮了自己。

    江勋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个,他只想姚安宁能像自己敞开心扉,而不是把他拒之门外,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不急,要慢慢来,可是只要她一摆出这样的态度,他就忍不住想要把这人抓起来,将自己直接塞进她的心里,占据她心中所有位置,再无法容纳任何一个人进来。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江勋颇有些咬牙切齿,这个女人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就是在给他装傻装糊涂罢了,可偏偏他一时又拿她可无奈和。

    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从姚安宁嘴里撬出什么来的吗,那倒未必,只要他想,使劲任何手段,不拘一切,他想要的总有办法得到,可是那些手段用在这个人身上,他舍不得。

    舍不得的结果,就是委屈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现在什么时候了?”姚安宁再一次转移话题,其实她自己都没想好,那究竟是她的梦境,还是她丢失的那部分记忆,她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怎么开口,而且她并不想让江勋知道。

    她还没有忘记,在自己墓前,江勋说的那番话,句句诛心,提醒着她,是个多么失败的人,父母弟妹,甚至是陪伴多年的顾知新,在知道他背着自己和温妍在一起了,她是失望,可是却还没到不肯接受事实,痛苦不堪的境界,但是爷爷,那个温家唯一关心自己的老人,从小就在他的身边长大,关怀最多就是爷爷,要是这就是真相的话,那她的一生就是个真真正正的失败者,众叛亲离,最亲的人都背离她,不是失败者又是什么。

    算再恼恨,江勋也拿人没有办法,只能把时间说了出来,现在是凌晨两点的样子,外面漆黑一片,夜空中一颗星星都没有,很是灰暗。

    “我要去医院。”姚安宁不是在和江勋商量,她试图从江勋怀里退出来,但是江勋的两条手臂就像两只坚固的钳子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江勋直勾勾的看着他,似是在权衡着什么。

    “我真的有事。”姚安宁只得再次开口。

    话已至此,江勋再没有不放的道理,松开了怀里的人,空荡荡的感觉,失去的温度,江勋差点就控制不住,重新把人揽入怀中,再不放开,好在他的自制力还在。

    姚安宁把人劝了出去,自己换好了衣服,她刚才是真不是敷衍应付江勋,确实有事要去一趟医院,她有一种预感,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只能亲自过去查看才能安心。

    江勋自是跟在身边,一步不离。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像是陷入了冷战,谁也不肯主动出来做那个求和的人,气氛僵持着,就算是有意避开的姚安宁都有些别扭,好像做错事,惹恼人的坏事者是她一样。

    气势压人,姚安宁心中也升起一股心虚,可是她没做错什么事吧。

    扭过头,姚安宁故意看向车窗外,她的本意是不去看江勋,这样自己的心虚感就不会那么强,可是就算扭过头,车窗上就映照着车内的倒影,外面漆黑一片,路上早就没什么人,冷冷清清的,所以车窗能看的就只有她和江勋的身影。

    江勋的长相是毋庸置疑的,即便他脾气不好,性情不定,可是那些名门淑媛,最爱谈及的还是他,哪怕是顾知新那样的谦谦君子,她们首选的还是江勋,因为这个人的皮相太好,非常的蛊惑人,都想成为这个人特殊的存在,不知道这个以乖张狠戾闻名的人,动起情来会是什么样子。

    就像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就算攀登它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依旧那么多人想要征服它,确实难攻克的人和事,越是有致命的吸引力。

    这一刻,姚安宁也忍不住想,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会让他动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