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一四五章 厌恶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江勋说的那宏观言论确实起到了一些作用,从自我否定的迷障中暂时走了出来,找些事来暂时从这种情绪里得到片刻的解脱。

    事情总是扎堆出现,从向盈盈那得到消息之后,姚安宁就是联系了贺三,让他去查证一下其中的真实性,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如果事情真像向盈盈说的那样,那她那个梦有很大几率是真的,她猜测过很多可能,没想到最不可能的选项,成了最后的答案。

    在这期间,陈致清也到了,一回来,他就和江勋凑在一起了,忙得不见人影,只要一有时间就看犯人一样在她身边的人,突然不在,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

    江勋去忙他的事了,姚安宁的时间也宽裕了很多,没有人在逼着她做什么,也没有一双眼时时刻刻都锁定在她的身上,自在了许多,早出晚归,他从不把事带进家里,只是从他神色之中,暗暗窥测,应该是一件棘手的事。

    姚安宁如今两点一线,不是在江勋的住处,就是在医院陪着姚颜,姚颜始终都没有醒过来,自从转院之后,姚安宁再也没有见过陆家的人,不管是下手的陆老太太又或者是陆正平等人,想来应该是江勋在背后做了什么,让她有如今的宁静。

    这天,姚安宁正在医院,接到了贺三的消息,说他已经查到了一些东西,要是方便,就见面谈,她让贺三来医院,江勋那,贺三已经挂了号,再遮遮掩掩的,反倒多此一举了。

    看着病房里躺着没任何反应的人,贺三叹了口气,上前安慰了两句,“一切都会好的。”

    姚安宁扯了扯嘴角,没有接话。

    “查到什么了?”姚安宁转移话题。

    贺三也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见姚安宁转移话题,便顺着台阶往下,他这才带了一个大背包过来,掏出了一个电脑,连接了页面,视频那边就是王皓。

    “我最近好像被人盯上了,所以那些大学我都不敢放在身上,我也没在你楼下住了,换了地方,也就不和你说是哪了,我都是换来换去,没个定,我让王皓保存那些东西了,他在电脑里安装了自毁软件,随时就能清空所有东西。”贺三这些天也过的不容易,“盯上我的人,应该是个挺有能耐手段的人,手上的资源也不少,而且,是专业受训过的。”

    他已经很久没像被猫追耗子一样被撵在屁股后面跳脚了,要不是他反侦察能力过硬,只怕就着道了。

    “很有可能是你引蛇出洞起了效果,背后的人被逼急了。”这招实在太兵行险招了,看看,不仅这过程可真是险象环生,招惹了一个怎样的庞然大物。

    姚安宁皱起眉头,“最近温家有什么异动吗?”

    温家?所以她还是在怀疑温家?虽然贺三一直怀疑是温家动手,但是这次跟踪和对付姚安宁的人,可能不是温家。

    “温家是闹出了点动静,但是都是向盈盈搞出来的,那个顾知新和她走得太近,温妍大概是被逼急了,不停再找事,不仅崔姿和温振声惊动了,就连温老爷子也找过她几次,这些天,温家过的听热闹的,应该空不出手干别的。”言下之意,盯上他们要对付他们的可能另有其人。

    还有人要她死,这个时候,姚安宁连气都生不出来了,只想笑,甚至觉得这事竟是有说不出的荒唐。

    “你不是让我去查查周坤吗?还真查出了点不一样的东西,你看,他和那个摩托车手在同一个俱乐部,是个挑战极限的俱乐部,经常会组织深夜飙车的活动,那个俱乐部挺低调的,而且还要实名认证的,参加的费用不菲,而且还要定期交维护会费。”这种小组织并不稀奇,谁没点不为人知的小爱好。

    “周坤其实背着命案,不过被摆平了,也是以意外作为判决,无罪释放了。”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巧合,不审查,谁能知道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要是我一个人只怕查不到这些,多亏了小耗子的帮忙。”

    说着,贺三对屏幕上视频另一端的人打了个招呼,很多设为机密的档案文件都是王皓侵入内部才有的。

    “他撞了谁?”姚安宁眉头越皱越紧。

    资料都在王皓那边,王皓立马把资料调了出来,很快姚安宁那边就看到了。

    那是个很普通的人,然而姚安宁在一处发出了不对。

    几乎是类似的模式,看似意外之下,周坤撞死了那个人,周坤也没有非要杀死他不可的理由,完全是两个无关的交集,只是死者的弟弟,姚安宁看得眼熟,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那天的情形让姚安宁记忆深刻,正是安慰陈建国遗孀的那个年轻警察。

    “这个卢磊的资料有吗?”姚安宁点出人名。

    “稍等。”王皓十指翻飞,在键盘上哒哒敲击着,很快就找出了卢磊的资料。

    卢磊的资料也很寻常,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姚安宁就是有种直觉,卢磊在整件事情里面,一定也扮演着某种角色。

    “用盯着他吗?”贺三自是知道姚安宁不可能无缘无故去了解谁,背后一定有着什么原因。

    “不用了,应该查不出什么了。”就算真有什么联系,作用也不大,背后的人竟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想来离显出真身也不远了,“我让你查的那些事呢?”

    姚安宁精神绷紧了几分,显然很是在意。

    提到这,贺三的情绪也有些复杂,真正的人生比戏剧还要出人意料。

    “王皓,给她自己看吧。”贺三不是太想多谈那些事,他接触了太多有关人性阴暗的一面的事情,除非他已经没有了人性,否则怎么可能完全无动于衷。

    事情过去了很久,很多东西都被人为抹去了,可是存在过的东西,不管再怎么样,都会留下蛛丝马迹,姚安宁给出了确切的方向,查起来,要简单了许多。

    确实有温晴这么一个人,只是没有她回国之前的任何信息,就算是这个名字,也是在回国之后有的,可以说她的存在,是从叫温晴之后才有的,温老爷子认她做了女儿,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当时的温家,可是风头正盛,认下了的一个女儿,还是个不知从哪冒出的人,不知眼红了多少人,那时候也有过不少话题,但是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也就是一个小石头投入湖水的小波动罢了。

    之后再有温晴的消息,就是一笔带过了,在疗养院呆了八个月,然后是医院的病故通知单,再无其他。

    “疗养院是顾家旗下的,那家医院也是。”王皓这个时候又补充了一句。

    姚安宁看着这些,浑身发冷,事情一点点串联起来,让她的胃开始翻腾起来,忍不住想要呕吐。

    “你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这里是医院,看医生很方便。

    姚安宁跑去了洗手间,她吐不出东西,可是就是忍不住那股反胃。

    贺三听着动静,很是担心她的情况。

    “安宁没事吧?”王皓隔着电脑,也能察觉到姚安宁的状态不太对劲。

    贺三没有回应,他觉得姚安宁对温萦的事,太过投入,以至于轻易的影响到了她,这样下去很不好,就算再怎么在意,但毕竟是两个人,要是混淆了,对姚安宁来说不是好事。

    等姚安宁出来,贺三的眼神很是担心。

    “给,温水。”

    姚安宁接过,道了声谢,水的温度,才让姚安宁稍稍有些缓过劲来,了解这一切之后,她才明白为什么蔡骏城会那么激动,会彻底否定她的存在,如果是她,站在温晴的角度,大概也会彻底否定,要是温晴是自愿怀上她的,爷爷是不会送她去疗养院了,只有一个可能,而那个可能,让姚安宁非常厌恶自己的存在。

    难怪,那种情况下生下的她,怎么可能会被人喜欢。

    “安宁,姚安宁。”贺三喊着出神的人,“你是姚安宁不是温萦,不要被她的事影响了自己,我从一开始就不赞成你要做的事,以前是因为你年纪太大,后来是你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现在,你已经彻底被温萦的事给影响了,你不是她,可是,你的所有反应,都再将她的事套在了自己身上,姚安宁,你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这种共情,是非常可怕的事,到了最后,只怕她会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姚安宁听后失笑,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是谁了,虽然拥有两份记忆,可她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我知道自己是谁,我没有混乱。”姚安宁强调道。

    只是贺三并不怎么相信,看她的一系列反应,他都忍不住要想,姚安宁这么拼命,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都要为温萦查出那些真相,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就好了,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被谁附身了。”贺三悠悠说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开局地摊卖大力下〕〔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玄幻,我顿悟了混〕〔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快穿:我揣着空间〕〔穿越:战神王爷被〕〔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穿书:逆徒他又想〕〔综武:七侠镇说书〕〔在恋综深陷修罗场〕〔流放后,我靠签到〕〔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战夜擎林初瓷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