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逆天双宝:神医娘〕〔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一五零章 找来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虽然经过了波折,但是陆蔓姗如愿的拿到了代理书,到律师那边过了一边,生效之后,她立马联系了陆庭芳,让她赶紧回国,签一下转让书,才好办后面的事。

    陆正平那边也闲着,一刻都没停,冲到警察局报警,还找了相熟的人多多帮忙。

    绑架可是大案,就算不找人也不敢敷衍了事,立马就组成了专案组,绑架的时限很多,破案的的时间越短,人质活着的希望才越大。

    立案之后,几个警察和陆正平一起回去了,他们在陆家装了监听设备,等着绑匪再打电话过来,好第一时间追踪位置。

    “那警察同志,我要照他们的意思做吗?召开记者会。”陆正平心底还是不太想的,他一个企业家,要是上电视把自己的过错一一呈现到大众,这无疑在拿他的未来在代价。

    负责这次案子的警察是重案组的组长,他刑侦办案多年,经验告诉他,这次很有可能是寻仇。

    “绑匪只提了这一个要求,我们现在对他一无所知,只有一个方向,应该就是熟人犯案,和陆先生应该是认识的。”警察没忘调查陆家的社会关系,发现这陆家还真是听复杂的,他又是个商人,要知道商人总是是非多,无形中将人逼入绝境也难说,还有陆家的那些家事,也是他们重点排查的对象。

    好在,绑匪给的期限还没到,他们还有努力营救的时间。

    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陆正平咬牙认了,没有办法,他就那么一个儿子,真要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都要在悔恨中度过,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妻子又不知道在哪去了,还在昏迷当中,他不能再失去陆锦川了。

    陆家绝对是进入多事之秋,麻烦事就没停过,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在那之前,要是绑匪在打电话,我们安排的技术组同事会教你怎么做,你要拖延他们的时间,还要确保人质存活。”警察组长叮嘱陆正平,然后又接着问道,“对于这次绑架案的绑匪,你有没有怀疑的嫌疑人,你和谁结过怨?”

    陆正平头昏脑涨,他最近得罪的人实在太多,想来想去,他迟疑道,“我有一个继女,因为家里发生了矛盾,对我们心存怨念,可能……。”

    警察听到这,也算知道怎么回事了,“她叫什么?现在住在哪?”

    “她叫姚安宁,她现在在哪,我也在找她,我只知道她最近和江勋走的近。”陆正平有心让警察帮他找人,这事他并不确定是不是姚安宁做的,但是很有可能,会这么恨他们家,还要让他开记者会向大众忏悔自己的过错,很有可能是姚安宁做得出来的事,就算最后不是,他找姚安宁也有事要谈。

    总之这是一件不亏的事,但是在陆正平心中,这么一寻思,他愈发觉得是姚安宁做的。

    “警察同志,你说,会不会真的事她做的?她从小被抛弃,我们好心收养她,她竟然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有什么不满,尽管冲着我们来,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怕她折腾,但是我儿子才多大,他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平时也对她不差,她怎么就能下得了手。”陆正平大手捂着自己的脸,哭诉了起来。

    警察组长也被陆正平这副慈父之心所触动,但也仅限于此,他办了那么多案子,没到破案,把事情搞清楚为止之前,是不会妄下定论。

    “我们会调查清楚的。”掏出随身笔记本,警察组长在本子上写了两个名字,找来两个警员,让他们复杂看顾陆家,他转身就去走访找线索去了。

    当警察找上门来,姚安宁还疑惑了一下。

    “你要是不想见,我去打发人走。”江勋并不将来人当一回事。

    姚安宁笑笑,“先听听他们是为了什么事。”

    既然能查到这,警察组长也是有些本事的,自然知道眼前这位江大少是何许人,照理说,这类权贵人士,他们都不太喜欢打交道,那里面的弯弯道道,还真不是他们能玩得转的。

    警察组长出自警察世家,家里几辈人都是警察,大小功绩他获得不少,饶是如此,他也是家里混得最差的那一个,家风清明严谨,刚正不阿,真要插上了重犯,也能不事权贵。

    “江先生,姚小姐,我们这次来,只是例行询问,有些事想请姚小姐了解一下。”警察组长和一个警员一起来的,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警员拿出了纸笔,开始做记录。

    “说吧,能配合的,我都会配合。”姚安宁的态度很好,一点也没为难来人。

    警察组长常年和各色的人打交道,眼前的人伪装的再好,也会在他那双眼之下遁形,可是这个女孩,年纪看着不是很大,却很沉稳,行事也落落大方,看着不像是那种心思阴狠的人。

    “是这样的,听你继父说,你们发生了矛盾,姚小姐,怎么看?”警察组长的视线一直放在姚安宁身上,哪怕细微的微表情他都能察觉得到。

    继父,陆正平?

    “是陆家出事了?”姚安宁还没来得及出手对付陆家,没想到陆家反倒先出事了,该说陆家最近太倒霉,坏事连连吗。

    本来是问话的事,结果反倒被反问了,警察组长看着提问的人,她还不知道陆家出事了。

    “呵,坏事做太多,这是谁抢在了我们前头。”江勋听到这话,嗤笑一声,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陆家的恶意。

    江勋要对付一个人,不用藏着掖着在背后出手,大大方方告诉对方,他要出手,任何出手狠戾,干脆利落的解决对方。

    姚安宁习惯了江勋的嚣张,宁愿得罪江勋这样的,起码死也死的明白,总比那种背后出手,无耻鼠辈要来得好。

    “我能问问陆家出了什么事吗?”不知道是谁那么倒霉,承受了陆家的厄运。

    警察组长摇头,“抱歉,在案子查出真相之前,我们不方便透露太多。”

    姚安宁也不勉强,揭过了这个话题,“陆正平说的没错,我和他确实有矛盾。”

    承认的干脆,没有隐瞒的意思。

    “是为的什么事?”其实警察组长已经查到了一些事,但是他还是想从当事人嘴里听到事情的经过。

    一直旁听的江勋突然坐直了身体,他伸手握住姚安宁的手,“你上楼去,这里我来处理。”

    姚安宁挣了挣,当着人面,江勋的动作越来越自然娴熟了。

    “不用,又不是什么说不得事。”姚安宁拒绝了江勋的提议,转头对警察组长说道,“陆家害我妈妈的事,我不会这么罢休的,麻烦你给我带句话给他,谢谢他提醒了我,我会好好感谢他的提醒的。”

    警察组长皱起眉,这显然不是真的要感谢,不知道她要做出什么动作了,总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只是人家狠话也没放,事情也没做,他也不好做什么。

    “姚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日后留一线,也是在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他不赞成以暴制暴,复仇什么的,那样只会让自己生活在怨恨当中,得不到一点欢信。

    江勋不善的看向面前的人,在他看来,谁也不能说半句姚安宁的不是。

    “要是后面早就没路了呢。”姚安宁在江勋发难之前,先开口了。

    警察组长明白过来,他是无法撼动这个人下定的主意,他叹了口气,这花季一般的孩子。

    话问完了,送走了警察,江勋脸色还是很不好看,陆家那群假话,他就知道留不得,尽给他们添堵,还让故意让警察来调查他们,呵呵,他们没出手,就皮痒是吧。

    “本来还想过段时间再处理他,既然他自己要上来找死,就成全他好了。”江勋怒极反笑,还真是自找死路挺积极的。

    姚安宁见江勋那凶狠的样子,就是一匹独狼,獠牙都快龇出来了,惹着这么一个人,皮都揭了,陆家这次可要付出大代价了。

    “陆家究竟出了什么事。”姚安宁挺好奇的。

    江勋可一点都对陆家的不好奇,但是姚安宁既然想知道,他怎么会不满足她的心愿,立马转身就打了电话,直接就给了刚才警察组长的上层,挂了电话,江勋的脸色有些复杂。

    “陆锦川被绑架了。”江勋也没卖关子,直接把才得到的消息说给了姚安宁知道。

    听到是陆锦川出事,姚安宁吃惊不小,她是真没想到出事的人会是陆锦川,要说陆蔓姗贾绮思还有可能,这两人就算立敌被人报复,也不意外,可是陆锦川出事,倒真是意外。

    “说了绑匪的要求吗?”姚安宁觉得要赎金的可能性不大,既然查到她这了,还直接就点名矛盾来看,应该是寻仇了,而且绑匪提的要求,没有一丁点摸凌两可,一定是直冲目的而去的。

    “让陆正平召开记者会,供述自己的过错和罪行。”江勋有一种感觉,这事真有点不一样的苗头,这个时机,这个要求,太巧了,想着,他朝身边的人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收好你的信息素〕〔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我失眠,你就温柔〕〔玄幻:开局一座天〕〔斗罗:武魂玄龟,〕〔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死后的第二十年〕〔斗破:退婚后我被〕〔身为剧本组的我不〕〔成为无限游戏美人〕〔身为队长,必须高〕〔流放后我位极人臣〕〔嗜瘾〕〔为了漫画高光我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