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一五八章 陪伴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当姚安宁重新拥有意识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的感知也不灵敏。

    “你醒了?”

    耳旁一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

    姚安宁转过头去,果然是自己认识的人,正是打电话通知自己避难的向盈盈。

    “你怎么也……”被抓了?

    姚安宁的脑袋昏沉了一下,一句话也没说完整,根据眼下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药效还没褪去。

    但是这并不影响人理解她要说的话。

    “和你打完电话,我就被袭击了,说真的,要不是看到你也在这,我都要以为抓我的人是你了,这也太巧了。”向盈盈还有心情调侃,“当时有人在你身边吧,听到我们的谈话了?是谁啊?”

    能听到她们的对话,显然距离很近,能做到这点的人,一定是让姚安宁放松了戒备的人,起码是熟悉认识的。

    对于向盈盈的打探,姚安宁心里有数,当时只有她和一个安保人员在电梯里,已经不做第二人选想了,那么容易被发现的情况下还动手,想来这次是不准备放她回去了。

    “说不定你能在这见到他。”姚安宁心里素质也不错,生死攸关的时刻,还能调侃回去。

    向盈盈闻言挑眉,转而又咯咯笑了起来,“说真的,安宁,我特别喜欢你,比起温萦,我倒更觉得你是我家的。”

    向盈盈没接触过温萦,可是从得到的那些资料看,并不是太像她家的人,而和她有过几次交到的姚安宁更得她的心一点,太过无私,那就是圣母了,他们家里还真没出过圣母,她那么拼尽全力为温家,在她看来就是挺不可思议的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人家并不领情。

    所以,向盈盈其实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妹妹,佩服是有的,但是说不上多欣赏,日子是自己过的,那自己折腾的那么委屈做什么,也不知道温家人给她洗了什么脑。

    姚安宁听到这话,只是笑笑,既没有愤怒也没有自得。

    “有没有办法啊?我们这样子,可不太好啊。”向盈盈象征性的挣了挣,一点也没用力,用力也是白费,一眼就能认出,绑了她们的人都是专业的,她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听话点,死的比较舒服点。

    姚安宁不知道向盈盈心里的想法,不过对于这点,她同样清楚,毕竟是江勋找来的人,这点技能,她还是信得过的,只是这个时候,对于她来说,非但不是安心的条件,反而是雪上加霜。

    “喂,你该不会又要睡吧,我好不容易等你醒过来,喂喂,安宁!”不管她怎么叫嚷,都不见刚醒来的人重新紧闭上了眼。

    等姚安宁再醒来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向盈盈不见了,只有她一个人在。

    这次醒来,药效褪得差不多了,昏昏沉沉的感觉没那么严重,只是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痛,大概是维持一个动作太久导致的。

    向盈盈不见,会是什么情况,可供列举的猜想实在太多,而她一个人待在昏暗的房间,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她被抓来多久,江勋那边有没有察觉,是否找到了线索,更重要的是,抓她的人,下一步又打算怎么做。

    然而姚安宁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任何一个人,或者说,她一点动静都没有等到,周围依旧昏暗,时间的概念已经模糊,唯有饥渴能够告诉她时间在一点点过去。

    这是打算耗死她吗?

    难得这种时候她还有心情调侃,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向盈盈的影响,还是她心里隐隐有所依仗。

    如果她心中有所依仗,那个依仗又是什么呢?贺三、王皓?还是……江勋?

    想到那人,放在以前,这么个人就是堵在她心头的刺头,不除不快,如今换了一辈子,这个刺头,仅只有他才能给自己带来些许底气,这种变化又是从什么时候起的,甚至还说什么喜欢她,明明两人从前见面就掐,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想啊想的,怎么也得不出个之所以然,可是她现在的情况也做不了其他,也只能东想西想打发时间了,更何况,她眼下也更本就摸不透时间。

    不只过了多久,终于有了动静,一个角落,吊挂着一个屏幕,突然亮起,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声音分辨不出男女老少,那特殊的音调,显然是经过处理的。

    屏幕只有声音,没有人像出现,只发着光亮,刺得眼睛习惯昏暗环境的姚安宁眼睛一眯,缓解着突然的亮光刺眼。

    “姚小姐,你好,原谅我用这样的方式请你来。”

    能在这种时候还对自己如此客气,看来对方再针对处理她的事上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

    “不如直说吧。”她也懒得吐槽这种请人方式了,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与其和人对着来,还不保下自己一条命的好,她是胆大,但还没到白白激怒对方,送了一条命的地步。

    “我希望姚小姐不要再插手和自己无关的事。”他说的也干脆,直接点明了目的。

    从她会被绑在这就足以说明对方完全是冲着什么目的来的,应该是向盈盈那边得到了什么重要线索,又或者对方感觉到了威胁这才会绑了自己来,可是又没有灭口,还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不知道是在顾忌哪点。

    “我能说不吗?”这种情况下,谁都知道该怎么抉择吧,只要脑子还没有坏掉,何必在这种问题上和对方作对。

    “姚小姐是个聪明人,也不妄我给姚小姐这个机会。”屏幕里已经处理的声音不难听出满意之色,“为姚小姐准备的机票就在门外,并且从此以后再不踏进国内,这件事,我能向姚小姐保证,到此结束。”

    “那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姚安宁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和对方拧着来,保存好自己,才首要。

    姚安宁的想法,对方未必不知道,“到了时间,自然会让姚小姐知道。”

    话音一落,屏幕又暗了。

    又是一片昏暗,姚安宁饥肠辘辘,肚子叫了好几遍,从来没受过温饱问题的她,这个时候着实不好过,只是希望在这段期间,对方不要毁约,改变主意的好。

    突然一声巨响,密闭的房间撕开了一个口子,姚安宁想要看清来人,只是逆着光,一时半会看不真切。

    “你还好吗?”

    那声音很熟悉,几乎在开口的那股瞬间,姚安宁就知道是谁了。

    “还好。”这个时候并不太适合闲聊,不管是姚安宁还是赶来的江勋都明白,时间上也非常急迫。

    揭开了姚安宁身上的禁锢,江勋就直接把人背了起来从撕开的口子出去,江勋是一个人来的,没有任何援助和接应,可见这次逃难会有多么艰难。

    即便这个时候应该节省体力,姚宁宁也忍不住问了出口,“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身边不太干净。”江勋背着人,气也不喘的找着路走,他这次的行动是真的一个人都没说,他是真赌不起了,谁都不能让他信任,不然姚安宁也不会出事。

    圈着江勋的脖子,以他的脑子,很容易就会想通其中关窍。

    “他们似乎没打算要灭口。”姚安宁幽幽说了一句。

    江勋没说话,沉默着背着人寻路走,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是沉重肃穆。

    姚安宁知道他听进去了,她能想明白的事,他心里应该也有数。

    说完这句,她就再没开口,勾着他的脖子,将头枕着他的肩头,在见到这个人出现起,她的内心就平静了下来,好像只要有个人在,不管前方是怎样的荆棘之路,都能安稳度过。

    “别睡,你先把这个吃了。”江勋掏出一块巧克力,是好补充能量的东西,高热量。

    姚安宁肚子确实饿了,也不含糊,直接从他手上接了过来,撕开包装袋吃了起来,巧克力吃在嘴里最先化开的不是甜的,而是苦的,可是却偏偏合了她的口味,几口,一条巧克力就吃完了。

    但是那种饥饿感非但没有填满,反而叫嚣的更严重了。

    “还有吗?”姚安宁是真的挺饿的。

    江勋在口袋里掏了掏,又拿出两条递了过去。

    “慢点吃,没带水。”来的匆忙,能带上几条巧克力就算不错了。

    姚安宁表示理解,细嚼慢咽的吃完巧克力,身上也有劲了,“要不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吧。”

    现在他们最大的依仗就是江勋了,要是江勋脱力,遇到什么事的话,那他们基本就没什么希望了。

    “不用,你又没多重。”以前他训练的时候,比这还要重的负重都背锅,这点重量不算什么。

    姚安宁听着江勋的气息,见他不是在硬撑,也就随他去了,这个时候自然更该听江勋的安排,她就不要添乱了的好,他的脚程很快,虽然不知道到哪了,但是一路上都算是安全的。

    “谢谢。”过了好一会儿,姚安宁凑在江勋耳边说道,兜兜转转,一直在身边的只有他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开局地摊卖大力下〕〔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玄幻,我顿悟了混〕〔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快穿:我揣着空间〕〔穿越:战神王爷被〕〔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穿书:逆徒他又想〕〔综武:七侠镇说书〕〔在恋综深陷修罗场〕〔流放后,我靠签到〕〔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战夜擎林初瓷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