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宇宙〕〔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梦境大师〕〔九天斩神诀〕〔归来后,天后她不〕〔美漫:开局指导蝙〕〔九灵囚天诀〕〔身为Boss的我在异〕〔洪荒:火炼至宝〕〔文明重启之孤星泪〕〔我与女教师的合租〕〔从韦小宝穿越令狐〕〔一切从华山开始〕〔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全民模拟:我有无〕〔快穿之抓住那个系〕〔山海从图腾神开始〕〔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主神:时代变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豪门继女 第一六零章 回家
    www..,最快更新重生豪门继女 !

    另找了一处临时落脚点,没有回江勋的住处,也没去姚安宁的,并且找来了陈致清。

    对于江勋来说,他唯一值得托付信任的,就只有陈致清了。

    “你太胡来了!就算你信不过别人,难道信不过我吗?叫上我,多一个人出力,全身而退的胜算才会更大!”陈致清得知江勋独自一个人行动做了那么危险的事给气坏了,一生气,嘴上就没把门了,一个劲在唠叨。

    “我这不是全身而退了。”江勋只是淡淡说了一句。

    陈致清被堵的没话说,只好闷闷坐到一边去了,他现在需要平复情绪。

    江勋可没多余的精力去照顾陈致清的情绪,他走到姚安宁身边,这里的环境也不差,可是对于出过事的姚安宁来说,并不是多好的地方。

    “你休息一下,待会我们再去另一个地方。”这里也不是多留之地,只是作为暂时休息恢复元气的地方,只要一休息好,就要转移。

    姚安宁很乖顺的听从了他的安排,去休息了一会儿,她不知道被关了多久,确实需要休息放松一下来舒缓紧绷的神经。

    在门口待了一会,里面没有传来任何异响,江勋这才转身离去,经历过那样糟糕的事,他怕姚安宁只是表面上看似正常,所以才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确定她没事这才离开。

    “你怎么还在这?”见陈致清没走,江勋不禁问了出口。

    陈致清真是没脾气了,见过重色轻友的,没见这么重色轻友的。

    “那真是抱歉了,我还在。”陈致清表情抑郁。

    江勋默然,就算没有亲口承认,但是他的态度已经很说明他的看法了,他是真的嫌弃陈致清的存在。

    “你认真的?”陈致清神色一变,本来江勋能移情,他是乐见的,可是如今姚安宁就快等同麻烦两个字,而且破坏力和影响力非常大。

    “你想说什么?”江勋目光往他的方向轻轻一扫。

    不开窍还好,这一开窍,就怕不得了了。

    “没什么,你打算怎么安置她?”现在这情况,安全的地方真没几个,就算有人守着,随时随地的跟着,也怕会不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我自有安排。”在姚安宁的事情上,任何人都比不上他周全,不需要别人来担忧,“那边的事情你已经处理完了?”

    “还没,涉及的有点深,你又不坐镇,事情有些棘手。”他镇不住那些妖魔鬼怪,还是得由江勋来。

    “我知道了,等我安排好安宁。”江勋回道。

    谈话结束,陈致清也不好多待,他还有事,出来这一会儿的时间,就要花双倍去补上,一杯水都没喝着就离开了。

    等姚安宁醒来,江勋又带着她驱车去其他地方了。

    休息过后的姚安宁重新有了精神,一路上都没问他们要去哪。

    直到到了目的地,姚安宁看着眼前的景象,很是复杂的朝江勋看了一眼。

    这里不就是……

    “进去吧。”江勋牵着姚安宁的手一同走了进去。

    “勋少爷,你回来了。”

    刚进家门,就有人迎了上来。

    “爸妈,他们都在吗?”江勋问道。

    “在的在的。”

    江勋牵着姚安宁一路向前,这里是江家老宅,一家人都住在这,因为江勋是幼子,成年之后,就搬出去住了,只不过一个礼拜也是要回来住上一两天的。

    今天江父江母都在,包括江大哥和他的妻子。

    “爸妈。”江勋就这么牵着姚安宁来到众人面前。

    江爸江妈都愣了一下,小儿子平时很少往家里跑,要不是定下了一周必须要回来一次,只怕就要成脱了线的风筝,不受控制了,今天这是没催没打招呼就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一个孩子回来!

    “这是姚安宁,这是我爸妈。”江勋扯了扯人,示意她叫人。

    “伯父,伯母。”姚安宁从善如流,不管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该有的礼貌还是得有。

    “哦哦。”江母还算是反应快的,连声应了两下。

    “我先带她去休息。”江勋来之前并没有和家里打过招呼,直接就带了人来。

    不等多说什么,江勋牵着人上楼去了。

    走了好一会儿,江母才转头和江父说起话来。

    “这是怎么回事?”江勋从来没带过人回家,突然这一下,就带了个孩子回来算是怎么回事?

    江父皱着眉,“等他下来再问清楚吧。”想了想,又转而问向江大哥,“你清楚吗?”

    江大哥和江父同样的表情,对于小弟的胡来,也只是以摇头作为回答。

    “上次在阿勋的住处看到过那孩子。”周苏如说了一句,那次上门看到的事,她并没和家里提起,可是人都带到家里来了,也不能再瞒着了。

    “你见过了?怎么不和我们说啊!”江母着急了,她急于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只是待了几分钟,阿勋就让我走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好像那孩子没有地方去,才住到了阿勋那。”面对婆婆的质问周苏如也只能说出个大概来。

    “好了,等阿勋下来,再问阿勋怎么回事就行了。”江大哥拍了拍周苏如的手。

    周苏如看了眼江大哥,没再说话,而是安静的坐在一旁。

    江母听江大哥说的话,很是有道理,与其在这着急乱猜,还不如人来了问个清楚,江父虽然没怎么开口说话,但是也和江大哥的意思一样,等着江勋来回话。

    江勋将姚安宁安排在了自己房间,至于他自己,找了间离得最近的客房。

    主卧和客卧还是有区别的,江勋从小到大都是家里最得宠的,一应用度都是最好的,客房就算再布置的如何舒适,也不如他的房间,既然将人带回来了,江勋是一丁点委屈都不会让姚安宁受的。

    “你就住我的房间,房间里的东西,你随便用。”江勋俯身在姚安宁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语气温柔,“别怕,一切都有我在。”

    说完,江勋出了房间,他匆匆带人回来,家里还要给个交待。

    下了楼,家里的人都在等着他。

    “怎么回事啊,你带回来的孩子是谁啊!”江母等不及了,立马上前拉了人坐到自己身边。

    好几双眼都盯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她叫姚安宁。”江勋一顿,“是我喜欢的人。”

    这话一出,震住了家里所有人。

    “我打死你!”江母第一反应就是动手,眼眶都红了,她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出了什么错,以至于江勋就这么悄然的长歪了,“那孩子才多大,你怎么,怎么糟蹋这么小的孩子!”

    要是换了年纪大点的,哪怕再大个两三岁,她也不会这么激动,那孩子看着才多大,他也说得出口!

    “妈,不是你想的那回事,我……我只是喜欢她。”江勋遇到史前最难的一个难题,姚安宁的年龄问题像是一个深壑,难以填平,他知道姚安宁就是温萦,是个成年人的灵魂,可是这话他能和谁说?只能硬抗下这个黑锅。

    明知道会面临着什么局面,江勋还是义无反顾的坦白了自己的想法,他有种预感,要是现在不说,以后只怕会更困难。

    “我不同意!”江母首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江父不说话,但是他是站在江母这边的。

    “我没征求你们的意见,喜欢她的人是我,没有人能左右。”江勋不是个轻易就能改变自己看法的人,这一点,只要清楚他的人都知道。

    江母憋了好一会儿,知道自己小儿子犟,谁说都没用,“就不能再等两年吗?她那么小。”

    江勋奇怪看了江母一眼,“那就先订婚。”

    江母只是想劝着缓解两年,两年之后再看看情况,没想到这一说,就被江勋找到了话头,直接说要订婚了。

    “你是认真的吗?”江母败下阵来,自是换了江大哥来了。

    江勋没说话,但是他此时的表情和眼神,充分证明了他有多认真。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非她不可?”江大哥又问道。

    “非她不可。”

    江勋如今年纪不小,没见过他和任何一个女孩关系过近,为此他们没少担心,要不是没动静,这一有动静,可是吓死人。

    “你喜欢她哪?年纪小吗?”周苏如突然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虽然是在场的人都想问的,可是真要问出来,不就是在说江勋有特殊的癖好吗?

    “无论她是什么样,我都喜欢她。”江勋也给出了回应。

    江母倒是复杂的看了眼江勋,还以为小儿子太过冷清了,没想到原来有如此的深情,得了江勋这句话,江母也算安了些心,只要不是特殊的癖好就好。

    “我再看两天,再回答你。”江母摆出了她的态度,孩子的本质好,养两年,也不是不可能。

    “哼。”江父总算是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你哼什么,刚才不说话,现在也只是会哼哼,开始不想管,那以后也就别管了。”江母嫌弃的扔了个白眼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