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医狂妃:邪帝请节制 第1015章 跟他好好打一场
    !

    接下来,叶绯染在他们不敢置信和疑惑的目光中把元蓁蓁踢飞出去。

    不过,她没有唐梦桐和纳兰蔚然那么温柔,把元蓁蓁踢飞出十几米远,然后再笑眯眯地说了一句,“快点给她解毒,不然……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听到叶绯染的话,星月学院那个随行毒师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元蓁蓁。

    检查到元蓁蓁中了什么毒,他心里再次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立马就地给元蓁蓁解毒。

    这也不是什么剧毒,但元蓁蓁现在受了内伤,毒药发作的更加快,如果他没有及时解毒,元蓁蓁需要休养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彼岸秘境还有一个多月就关闭了,他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一刻,他竟然有点感谢叶绯染善意的提醒,但只有一秒钟而已。

    叶绯染瞥了他们一眼,走过去拿了元蓁蓁的赌注千年血灵参。

    郭兰依和谢景中看着叶绯染,两个人脸色都很凝重,特别是看到他们剩下千年宁神花和千年骨灵果两株天材地宝。

    这无时无刻地提醒他们,八场比试,他们已经输掉六场,其中三场还是被秒杀,另外三场虽然不是秒杀,但也是速战速决。

    他们原本赢定的了信心一次比一次减少,到现在郭兰依和谢景中心中真的不敢肯定他们两个人可以打赢对手。

    不过,他们表面上都没有表现出来,依然给对方打气。

    “兰依,下一场你先上,还是我先上?”谢景中问。

    郭兰依柳眉微蹙,看了一眼身后,注意到长老们都在照顾受伤的队友,心里十分想赢。

    如果一两场都赢不了,他们星月学院的颜面何在啊?

    想到这里,郭兰依深吸一口气道,“你先上。”

    她担心谢景中最后一个上场会压力山大,到时候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更加丢脸的事情。

    谢景中倒是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好!”

    叶绯染回去之后,司徒雨他们立马围了上来,一脸的担忧。

    “小叶子,你感觉怎么样?”

    叶绯染勾唇一笑,“我很好,她的毒药是不错,但不是我的对手,再者我上场之前已经服下解毒药剂,身上的毒早解开了。”

    听言,司徒雨他们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也纷纷露出笑容。

    “小叶子的毒术那么厉害,我们刚刚就是瞎担心。”

    “瞎担心也好过没有人担心啊!”叶绯染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哈哈哈……”

    笑过之后,唐梦桐一脸严肃地叮嘱道,“小叶子,下次不能这样,能躲开就躲开。”

    叶绯染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我就是想看看她的毒术怎么样?”

    唐梦桐蹙眉看着叶绯染,显然不赞同。

    “行行行,没有下次了,我就看看有一天你会不会也以身试毒?”叶绯染挤眉弄眼道。

    唐梦桐:“……”

    应该大概可能不会吧!

    紧接着,牧歌看到谢景中走了出来,轻咳一声道,“小叶子,我想跟他好好打一场。”

    “可以!”叶绯染笑着点了点头。

    目前,他们八个人之中,只有司徒雨暴露底牌比较多,其他人都没有暴露,所以再多一个牧歌暴露也无所谓。

    谢景中看着对面的牧歌,没有让他的契约兽出来,只是拿着银蛇棍。

    牧歌也没有让石头兽出来,手握圣级的利剑。

    见状,谢景中心里竟然松了一口气,看来对方也是想跟他好好打一场。

    “开始?”

    “开始!”

    话音一落,两个人的气势顿时变得凛然起来,针锋相对。

    谢景中脚步陡然向前,挥舞着银蛇棍快狠准地刺向牧歌的要害之处。

    不要伤及性命,他留他一口气就行。

    面对谢景中的攻击,牧歌的反应速度亦是极快,反正谢景中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叮叮叮!”

    银蛇棍和利剑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不绝于耳。

    两人缠斗在了一起,双方的灵器不断地刺出,都是袭向对方的要害之处。

    众人看着他们比试,谁也没有说话。

    特别是严正、花茉莉和段雄军,视线一直在牧歌和谢景中身上,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切磋比试,可以清楚地看出两个弟子的情况。

    两个人实力不相上下,缠斗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人身上都多了几道血痕。

    谢景中之前终究了受了内伤,他发现自己的灵力消耗了不少之后,心里立马作出一个决定,他要用最厉害的一招。

    “叮!”

    银蛇棍和利剑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下一刻,两人就分开了。

    谢景中收起银蛇棍,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见状,牧歌也猜到他打算用厉害的招式,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只见谢景中体内灵力迅速涌了出来,全部集中到他双手之上,紧接着他的双手也迅速翻转,显然正在施展着什么厉害的招式。

    牧歌微微蹙眉,全神贯注地看着谢景中,只有看到对方准备施展什么招式,他才能知道用什么方法应对。

    很快,谢景中前面就多了一根银蛇棍,由他的灵力幻化而成,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这怕是他最强的一招了,不知道牧歌会如何应对?”韩希泽轻喃出声,眼底一片担忧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牧歌双手也动了,只不过停下来之后,什么变化都没有。

    谢景中微微蹙眉,但没有多想,大喊一声,“去!”

    下一刻,半空中的银蛇棍就击向牧歌,银蛇棍的气势让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银蛇棍击中牧歌的肩膀,本来是打算击向牧歌的脑袋,但牧歌躲开了。

    银蛇棍消散的时候,众人以为牧歌会倒下,然而牧歌的身影却动了。

    他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谢景中前面,然后一拳把他打到半空中。

    “砰砰砰……”

    紧接着密集如雨点的拳头落在谢景中身上,让他不断发出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啊啊啊……”

    刚才的银蛇棍差不多把谢景中丹田的灵力消耗完,现在的他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被当成沙包一样打!

    郭兰依看着没事人一般的牧歌,下意识地看向段雄军,问道,“导师,他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这可是景中最厉害的一招。”

    段雄军微微蹙眉,“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力量型的修炼者,有可能淬体了,也有可能炼成了什么特别的功法。”

    段雄军没有往无敌金刚身上面去想,因为众所周知这个武技早已随着那个得到的前辈销声匿迹了。

    “许是景中前面消耗太多灵力,之前还受了内伤,这一招大不如前。”郭兰依依然不相信牧歌可以以肉身接住谢景中这一招。

    话音一落,谢景中就跌落在郭兰依前面,人早已晕死过去。

    “景中!”见状,段雄军立马上前检查谢景中的情况,给他服下丹药之后,才看向郭兰依,“最后一场,你好好比试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杨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