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医狂妃:邪帝请节制 第153章 新奇的治疗方法
    听到此话,叶绯染率先走进客房,皇甫泽紧跟其后。

    “关上门,治疗期间任何人不得打扰。”叶绯染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去。

    贺兰遒刚刚抬起的脚,只能默默放下,看了一眼皇甫泽,拱手道,“大人,有劳了。”

    皇甫泽递给自家舅舅一个安抚的眼神,便关上门。

    “布下隔音结界。”叶绯染吩咐道。

    皇甫泽微微愣了一下,心里疑惑,但依然乖乖布下一个隔音结界,毕竟大部分大人的脾性都很古怪,更何况眼前这位大人有办法治好他的怪病,他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叶绯染抬眸看了一眼结界,继续道,“脱衣服,躺在床上。”

    完,叶绯染背对着皇甫泽把银针拿了出来,做准备工作。

    只是,背后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她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蹙眉道,“我让你脱衣服,你没有听到吗?”

    皇甫泽看着叶绯染,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一些不好的经历浮现在脑海中。

    “我……”

    叶绯染瞥了他一眼,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笑意,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想歪了。

    真是想不到传闻中的二皇子竟然也会害怕。

    “我少年,你乱想什么?我对你没有兴趣,让你脱掉上衣,只是方便我施针。”

    嘶哑的声音配上跟之前不一样的语调,皇甫泽看着叶绯染,瞬间怔住了,俊脸也浮现一抹淡淡的红晕。

    “还愣住做什么?我时间很宝贵的。”叶绯染了一句,继续做准备工作。

    “好!”皇甫泽反应过来,立马应了一句,快速地脱掉上衣躺在床上。

    紧接着,叶绯染拿着针套走了过来。

    皇甫泽看着长短不一的银针,眼底浮现一抹好奇。

    当叶绯染拿起一根长长的银针就要往他身上扎去的时候,他的身体明显僵硬起来了。

    这么长的银针真的要扎入他的身体吗?

    叶绯染看到他僵硬的身体,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少年,你这么僵硬,我怎么下针?还有,你这么僵硬实在有点影响美观啊!”

    听到此话,皇甫泽再一次刷新对叶绯染的看法,大人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高冷难相处啊!

    “放松一点,既然选择找我,就要相信我。”叶绯染看着皇甫泽,眼神特别的严肃认真。

    “是!”

    皇甫泽语气恭敬地应了一声,努力放松起来。

    只可惜,看着银光闪闪的银针,皇甫泽心里有点慌,所以效果微乎其微。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从到大不知道见了多少医师,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新奇的治疗方法。

    叶绯染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皇室子弟的心理素质也不怎么样啊!

    “对了,等会儿我施针的时候,过程会比较痛苦,你承受得住吗?如果你……”

    不等叶绯染完,皇甫泽立马道,“大人,我承受得住。”

    只要可以治好又或者可以压制,无论多大的痛苦,他都可以承受得住。

    “但你身体依然很僵硬,我无法下针啊!”叶绯染眼底满满都是嫌弃之色。

    “我,对不起,大人您稍等一下,一会儿就行。”皇甫泽顿时有点着急道,但他的身体依然没有放松下来的迹象。

    见状,叶绯染眼底闪过一抹无奈,如果不是想跟他一起合作,她分分钟走人。

    “结束之后,你打算怎么报答谢管事的女儿?”

    听到叶绯染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皇甫泽显然又怔住了。

    谢依琳,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帮忙。

    “我一定会好好报答谢姐。”

    “只是报答那么简单吗?”叶绯染不动声息地问道。

    皇甫泽看着头上的床幔,不知不觉陷入了回忆之中。同时,他的身体也渐渐放松起来。

    叶绯染看住时机,手上的银针精准无比的刺入他身上的穴位。

    不一会儿,皇甫泽白皙的胸膛上便扎满了银针。

    “我开始了。”

    叶绯染的声音瞬间将皇甫泽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到自己胸膛的银针,眼底一片惊讶,竟然一点知觉也没有。

    如果不是叶绯染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他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吓得不轻。

    如此神奇的治疗方法,大人到底是哪个隐世的高人?

    叶绯染瞥了他一眼,下一刻眼花缭乱的手法在他眼前展现,银针的光芒交相辉映,仿若一道亮丽的风景。

    只不过,身体的疼痛一下子把皇甫泽的思绪拉了回来。

    疼痛越来越剧烈,但皇甫泽依然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绯染额头渗出了一层薄汗,但她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来,银针舞动的速度保持不变。

    半个时辰之后,叶绯染脸上的汗水不断地往下流,但她没有时间去擦汗。

    神针配上逆天针法,消耗的灵力很多,以她现在的修为确实有点吃力。

    叶绯染全神贯注地控制银针,依然不忘了一句,“受不住可以喊出来。”

    话音一落,叶绯染操控银针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一点,下一刻皇甫泽的胸膛突然鼓起一块,以缓慢的速度往喉咙的方向移动。

    同时,皇甫泽身体的疼痛也随着那只东西的移动,变得越来越痛,但他依然紧咬着牙关,即使咬出血了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时间缓缓流逝,那东西终于移动到脖子的位置,但移动速度变得更加慢了。

    这个时候,叶绯染背上的衣衫可以已经湿透了,丹田里的灵力也消耗了大部分。

    又过了半个时辰,叶绯染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起来,但她现在不能分神补充灵力,只好把心一横,拼尽全力了。

    当叶绯染就快支撑不住的时候,皇甫泽一下子坐了起来,吐出了一个东西。

    期间,叶绯染喝了一瓶极品灵液,体内的灵力不断得到补充,脸色也开始逐渐恢复红润。

    手一扬,银针便回到她的手上。

    当叶绯染认真地给银针消毒的时候,皇甫泽看着木桶里面的东西,一脸的震惊。

    这折磨他多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么多医师都看不出来,它到底藏得多深?

    叶绯染收起银针,瞥了一眼皇甫泽,道,“不觉得恶心吗?”

    皇甫泽抬眸看向叶绯染,脸色苍白得可怕,虚弱到仿佛风一吹就倒。

    “大人,您能告诉我,它是什么东西吗?”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杨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