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第一豪婿〕〔我生为王〕〔都市我为尊我不是〕〔护花高手在都市〕〔韩三千苏迎夏〕〔都市我为尊〕〔龙王之我是至尊〕〔朕怀了权臣的崽崽〕〔斗罗之白甲圣龙〕〔都市我为尊全文免〕〔回到明初当王爷〕〔诸天动漫之武极〕〔我有无数彩蛋〕〔超级高手闯都市〕〔名门豪婿〕〔我自深渊来〕〔斗罗之药师传纪〕〔大唐盲盒供应商〕〔持盾至极的上野〕〔我只想当个窝囊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第93章 万易彬的请求(一更)
    ,。

    唐瑾睿心道,他也没想到那么快能跟眼前的人见面。

    唐瑾睿低头看着白色茶杯中那飘舞绽放的碧螺春,白烟袅袅,将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氤氲上水汽,显得格外朦胧,他更不曾想过,再见眼前的人,他竟会亲自为他倒茶。

    唐瑾睿心情复杂地举起茶杯抿了一口,随即放下。

    万易彬打量着唐瑾睿和顾明卿,心知这两位都是聪明人,想来应该猜到了不少事情。

    万易彬也不隐瞒自己的心思,当即开门见山,“师弟,我爹和我娘他们还好吗?”

    唐瑾睿抬头,眼底的朦胧雾色一扫而空,听到万易彬的问话,目光有些复杂,最后叹了口气道,“师——师兄。”

    万易彬挑挑眉,他是真没想到唐瑾睿能这么快喊他“师兄”。

    “师傅和师娘两人的身体很好,虽说偶尔会生些小病,但终究没什么大碍。”

    万易彬点点头,不自觉地动了动右边的肩膀,嘶——还真是有些痛,方才他被朱举人拿着扫把追打,他故意让朱举人打到他,被打到的右边的肩膀,还真是有些痛。

    能打人是福气啊,这说明朱举人的身体的确是好。

    过了片刻,唐瑾睿又道,“师兄,师傅和师娘都很挂记你。师娘给我做过衣裳,但是她每次做衣裳,都是做三套。一件师傅的,一件我的,还有一件——是你的。”

    “是你的”三个字低的几乎叫人听不到,万易彬的眼底划过一丝复杂,再次举起茶杯,此时茶杯里的水没那么烫了,他牛嚼牡丹般一饮而尽。

    唐瑾睿见状继续说道,“师兄,其实师傅心里也是很惦记你的。别看师傅嘴上从来不说,但是我曾经看到师傅拿着你曾经用过的文房四宝落泪。”

    顾明卿敏锐发现万易彬完美的表情似乎裂了一条缝,表情龟裂,尽管只是一瞬间,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他的失态也是真的。

    万易彬情绪波动,隐藏在宽大袖袍里的手也在隐隐颤抖,他开口时的声音却无比镇定冷静,“多谢师弟告知我这些。我在这里该多谢师弟才是,这些年,你的确很孝敬我爹和我娘。”

    唐瑾睿郑重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自是待师傅如我父亲,待师母如我母亲。”

    万易彬不禁觉得好笑,还是太天真了,他亲爹教过的弟子不少吧,狼心狗肺的,有!只是普通师徒关系的也有。当然,万易彬不否认,其中也有敬重他爹的。可是只有眼前的唐瑾睿是真的将他爹和他娘当成亲生父母一样孝敬。

    赤子之心。

    这是万易彬在见了这一届考中秀才的宴会上,得知唐瑾睿是朱举人弟子后,特意派人调查过他,给出的评价。

    如果是在官场上遇到这样的人,万易彬只会送这样的人一句话,白痴蠢货!在官场上还留着赤子之心,你不是等着别人要你的命?

    不过唐瑾睿就不一样了,万易彬是真的希望有个赤子之心的人能代他好好孝敬他爹和他娘,唐瑾睿这些年做得的确很好。

    有些事,做一年两年不算什么,但是能年年都坚持下来,这就难得了。

    万易彬心绪纷飞,最后从袖里掏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接着推到唐瑾睿的面前。

    唐瑾睿和顾明卿几乎是同时低下头,这的确是一叠银票,最上面的一张就是两百两银票,这手笔不小啊!

    唐瑾睿将桌上的银票退还给万易彬,正色道,“师兄这是什么意思?为何给我那么多银票。”

    “这银票不是给你的。”

    唐瑾睿刚看到银票,有些太过激动,现在回过神,也知道自己太过鲁莽了。

    万易彬起身朝着唐瑾睿一拜,唐瑾睿吓了一跳,忙要拦着万易彬,后者摆手拒绝,“师弟,为兄这里有一件事想拜托你。你也知道为兄的情况,我想孝敬爹、娘两人,但他们是不会接受我的好意。所以这银票,我希望师弟能收下,帮我时不时地给爹,娘两人置办点东西,也算是全了我的孝心。”

    “师兄为何不自己将这银票——”唐瑾睿话说到一半,停住了,万易彬已经说出理由了,“可我如果答应了师兄,这不就成了欺骗师傅和师娘了?我——”

    唐瑾睿不禁有些左右为难。

    顾明卿好笑道,“相公,你可以不告诉师傅和师娘啊。只要师傅和师娘不主动询问,你不主动说,那不就行了。”

    万易彬诧异地朝顾明卿看去,他小看这女子了,她很聪明,瞧着似乎比唐瑾睿更聪明一点。

    不说,的确不叫欺骗,但是这叫欺瞒。

    见唐瑾睿脸上还有犹豫,万易彬当场撩起下摆,打算朝唐瑾睿跪下,这一下,唐瑾睿是真的急了,“师兄万不可如此。以你的身份又岂能跪我。”

    万易彬被唐瑾睿拦住后,也就顺势起来,反手抓住唐瑾睿的手臂,一脸恳切道,“师弟,这是我对我爹和我娘的一片孝心啊!为人子,这一跪又有何妨呢!师弟,就当师兄我求你了。”

    唐瑾睿触到万易彬眼中的恳求之色,又想万易彬为了孝顺师傅和师娘,竟做到如此地步,他不禁松了口,“好,师兄,我答应你了。”

    唐瑾睿答应了,万易彬脸上有显而易见的喜悦,他也没再这里多留,几句话后就打算离开,不过离去前对唐瑾睿留了一句话,“师弟给令尊带一句话,最近这凌平县不是很安稳,有些事,不宜大动。”

    万易彬可不止是调查了唐瑾睿一个人,而是将唐瑾睿一家子所有人都调查了,着重调查的是唐瑾睿所在的唐家三房。

    万易彬只留下这么一句叫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顾明卿和唐瑾睿不禁面面相觑,唐瑾睿甚至有心想喊住万易彬再问,但是人眼见着走远了。

    “娘子,你说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明卿老实摇头,“不知道。”信息太少,压根儿没线索,不知道是正常的。

    见唐瑾睿皱着眉头,中间折起了深深的皱痕,眉眼间也笼罩着浓浓的愁绪,顾明卿劝道,“你也别多想了,等爹回来,跟他说就是了。咱们在这里瞎捉摸,怕是也琢磨不出什么来。

    唐瑾睿琢磨着顾明卿的话,觉得的确是这道理,不禁点点头。

    顾明卿又问,“相公,你那师兄是什么人?”

    唐瑾睿回答,“知府。”

    顾明卿震惊了,唐瑾睿口中的知府肯定不会是其他地方,肯定是凌平县所在的明安府了。

    “相公,我怎么记得你说过你这师兄身上可只有一个秀才功名。”

    一个秀才居然能当上知府,这爬的可真是够高的。

    唐瑾睿面色也有些复杂,叹了口气,“应该是师兄妻子的娘家比较得力吧。”

    妻子娘家?顾明卿扯扯嘴角,该说万易彬的家吧,他都入赘到万家了。

    顾明卿隐隐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稍纵即逝,她没有捕捉到,“万?”

    过了片刻,顾明卿才想起来,“难道是那个万家?”

    唐瑾睿好奇道,“娘子,你想到什么了?”

    顾明卿回道,“朝中的确是有个万家挺出名的。那是前任户部尚书万钧。万钧是当今圣上的伴读之一,跟圣上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感情很好。

    据说圣上还没登基前曾经遭遇过刺杀,如果不是万钧舍身替圣上挡了一箭,圣上的性命怕是堪忧。后来等到圣上登基,他也重用了万钧。万钧也一路爬上了户部尚书之位。不过听说万钧因为当年给圣上挡了一箭,所以只有一个女儿,并无其他子嗣。”

    唐瑾睿闻言,觉得**不离十了,“师兄入赘的想来就是这个万家了。”

    “万钧的身体不好,也没在户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待多少年,很快就退下来。听说圣上顾念着万钧的救命之恩,时常召万钧说话,并且对万家十分恩宠,也怪不得你师兄一个秀才,就能当上正五品的知府了。”

    《红楼梦》里的贾代善临死前不就为他的二儿子贾政求了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要知道那贾政还不如万易彬呢!万易彬好歹还是个正儿八经的秀才,贾政连个童生都不是。

    “其实师兄人还是蛮好的,我看他也不像什么心机深厚的人,做事应该不会太不择手段吧。”

    顾明卿用打量稀奇动物的眼神打量唐瑾睿,她这相公真是偶尔精明,大多时候都是如此的天真单纯啊!

    顾明卿说着拿起桌上的一叠银票朝唐瑾睿甩了甩,没好气地说道,“他逼你答应收下这些银票,你以为他能单纯到哪里去?”

    顾明卿看了下手中的银票,每张都是两白两银子的数额,总共有十五张,总计三千两银子。

    唐瑾睿不解,“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师兄耍手段?”

    顾明卿见唐瑾睿还是不明白,于是细细将缘故说与唐瑾睿,“你知道你师兄的身份,他是堂堂知府。你说一个知府拜你,跪你,你能接受吗?他就是拿准了你不会受,所以才故意那么做的。他肯定也清楚你的性子,只要他做出那番姿态,你就一定会答应。

    有时候不是刀子架在你脖子上,才叫逼你。有时候啊,这种软手段,逼迫人的效果更好。”

    唐瑾睿不是傻子,顾明卿将事情这样细细掰碎说与他听,他很快就回过神,心里微微有些堵,像是被塞进了一团团棉花,但他还是说道,“师兄算计我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到底是他对师傅和师娘孝顺之心。”

    唐瑾睿的注意转移到顾明卿手上的银票,“这么多银票,应该有几千两了吧。”

    顾明卿点头,“嗯,不多不少三千两银子。”

    “那么多?这些银子该怎么花给师傅和师娘?师傅可不会允许我送什么贵重的礼物,买宅子倒是快,但是只要我敢买来送给师傅,他肯定打断我的腿。送珠宝首饰?这跟宅子也差不多的结果。

    那就只能买写吃食,衣裳送去。但是吃食,衣裳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花个十年,能不能将这三千两花掉?”

    唐瑾睿开始忧愁了。

    “噗嗤——”顾明卿忍不住笑了,伸手一捏唐瑾睿的脸蛋,“我说相公,你可真是有衣裳。这种小事,有什么好愁的。吃食,衣裳什么的是花不了多少银子,但要是遇到什么古籍好书,你可以花这钱买下来送给师傅。要是还花不完,你也别勉强,找个机会偷偷将钱给师母。

    我能看出师母的性子比师傅要软许多。”

    顾明卿捏唐瑾睿脸颊的动作并不重,说是捏,不如说是夫妻间的亲昵,唐瑾睿的耳垂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绯红,轻轻应了顾明卿的意见。

    又坐了一会儿,唐瑾睿和顾明卿才起身去朱举人家。

    再说万易彬这里出来,上了马车后,他身边的人问道,“大人就那么相信那唐瑾睿,万一他贪了那银子?”

    万易彬笑着摇头,“他不会的,本官对自己的看人的眼睛还是有些信心的。”

    那人又问,“大人为何要提醒唐瑾睿呢?凌平县的事——”

    万易彬淡淡道,“提醒一句也不算什么。唐瑾睿的父亲的确是个聪明人,你说他犯法了?那可够不上,不过是有些踩在线上吧。既然他为本官办事,本官卖他一个好,也无妨。”

    其实还有一点,万易彬的确是感激唐瑾睿多年真心孝敬朱举人夫妇,做到了他没有做到的事情。

    万易彬想着整个人靠在马车的后壁,闭上眸子开始休息,嘴上却道,“记住了,本官爹,娘这里好生盯着,若是敢有什么宵小敢——”

    那人忙道,“大人放心,老太爷和老夫人这里一直有人盯着,绝对不会有不长眼的敢来冒犯。这事,奴才是一直放在心上,是当一等一的大事办得,绝对不会有丝毫大意。”

    万易彬闻言,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几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唐瑾睿和顾明卿这里来到朱举人家,朱举人家的气氛有些不好,就连屋内伺候的哑伯和小翠面色也有些沉重。

    丁氏的眼眶更是红红的,能看出她才哭过不久。

    朱举人的脸更像是浸透了墨汁,浑身散发着,“我不高兴”四个字大字,只有在看到顾明卿和唐瑾睿时,脸上的神色才好看了几分。

    就是丁氏在看到唐瑾睿和顾明卿时,脸上的神色也好看了许多,眼底透出点点笑意。

    唐瑾睿先是跟朱举人表达了一番不舍之情,朱举人闻言动容,然后便对唐瑾睿说了许多为人处世的道理,也叮嘱唐瑾睿自己回家学习,也万万不能懈怠。要是懈怠了,被他知道,定是会好好教训。

    丁氏听着朱举人喊打喊杀的话,又想到来看他们的儿子是被朱举人举着扫把打走的,不禁骂道,“瑾睿是个好孩子,哪里用你这样嘱咐他。你啊,明明心里也是舍不得瑾睿,偏生不说些好听的。”

    正如朱举人心里也挂念着万易彬那个儿子,可是当万易彬好不容易来看他,将人活活打走的也是他!

    朱举人脸一黑,唐瑾睿忙说道,“我知道师傅是为了我好,师傅的教诲我是万万不敢忘记的。”

    朱举人的脸色这才好了几分,想到以前经常能见到这个学生,以后见到的机会要少了,语气也软了几分,“今天就留在这里吃午饭吧。我吩咐小翠多出去买些好菜。”

    顾明卿笑着道,“还是我和巧巧去吧。正该相公和我两个孝敬师傅和师母才是。偏生我是个笨人,不会下厨做饭,要不然,今儿个我非得露一手,让师傅和师娘吃得高兴才是。既然不能露一手了,这买菜的活儿可不能再有人跟我抢了。”

    一番话,说得朱举人的嘴角勾了起来,看向顾明卿的眼神愈发满意。相貌出众,能说会道,偏生不是那种只会呈口舌之快的,进退有理。

    嗯,朱举人再次确信,顾明卿以后会成为唐瑾睿的贤内助。

    丁氏也笑了,“你都那么说了,谁还能抢你买菜的活计。你去吧。”

    顾明卿点点头,她和巧巧都不认识买菜的地儿,不过小翠认识,她找小翠问了路。离开朱举人家后,顾明卿也没有第一时间去买菜,而是先去钱庄兑换了二百两银子的碎银,这样方便买东西。

    万易彬倒是细心,给的银票是全国通用的,是那种随便拿到哪个钱庄都能兑出银子的银票。

    巧巧道,“小姐,要不您找个茶馆歇息一下,就奴婢一个人去买菜好了,您是千金小姐,哪里有您——”

    顾明卿挥挥手,“什么千金小姐。你家小姐我已经嫁人了。出去买个菜罢了,没什么。”

    顾明卿想着,等唐立仁回来,唐家就能分家了。顾明卿猜测唐立仁有很大的可能会在县里买房子住,这样以后在县里的功夫就多了,到时候这买菜的活计,她偶尔也是可以做做的。

    不止是买菜,顾明卿觉得她也可以学习一下煲汤。不都说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男人的胃吗?顾明卿想着,好厨艺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出来的,但是学习煲一两个好汤,应该费不了多少功夫。

    顾明卿越想越觉得她简直是世上难寻的好妻子,唐瑾睿能娶到她,真是不知积了几辈子的福气。

    浅浅明媚的阳光照在顾明卿的白皙的小脸,使之看起来愈发的明媚无双,那上扬的嘴角,眼底潋滟流转的波光,无一不表明顾明卿的好心情,以及浑身上下难以忽略的幸福。

    去了买菜的地方,顾明卿对照着上次在朱家吃的饭,也没买什么出格的,也就买了新鲜的鸡、鸭和鱼,以及一些新鲜的蔬菜还有野菜。

    鸡、鸭和鱼,顾明卿都让人处理好,回去可以直接烹调。

    顾明卿又买了一扇排骨,她还遇到从自家泥地里挖藕出来卖的人家,她又挑了几节嫩藕。

    莲藕炖排骨,那汤可好吃了。

    顾明卿和巧巧两个人的手都提满了。

    丁氏见顾明卿买了那么多菜回来,不禁道,“这也太多了。”

    顾明卿回道,“师娘,咱们吃的人也多啊。巧巧的厨艺不错,师傅和师娘今儿个好好尝尝巧巧的厨艺。”

    当然,不止是巧巧一个人进厨房做饭,还有小翠也跟着一起进去。

    顾明卿,唐瑾睿就留在外面陪着朱举人和丁氏说话。

    到了中午,在巧巧和小翠的一双巧手下,饭桌上摆满了香喷***致可口的菜肴。

    朱举人,丁氏,唐瑾睿还有顾明卿移步去了饭厅。

    饭桌上,可能是因为美食的原因,朱举人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唐瑾睿又一直附和朱举人的话,一顿饭,可以说吃得是宾主尽欢。

    等到唐瑾睿和顾明卿要离开时,朱举人和丁氏都十分不舍,丁氏嘱咐唐瑾睿要经常带着顾明卿来看她。

    唐瑾睿坐上马车时,心情有些沉甸甸的。

    顾明卿见状劝道,“相公,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道理你应该明白。”

    唐瑾睿沉默皮纳克后点头,“我的确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心里还是很难受。娘子,天下是无不散的宴席,但是你不会离开我的是吗?”

    唐瑾睿说着,他的大掌覆到顾明卿的小手上。

    从唐瑾睿大手手心里传来的温度直直传到顾明卿的手上,再在顾明卿的身体里流窜,一直窜到她的心。

    顾明卿整个人像是泡在温暖宜人的温泉中,浑身的毛孔都长开了,说不出的舒服。

    顾明卿抬眸,与唐瑾睿的眸子直视,双方视线相触,好似有一座无形的桥梁将他们连接在一起,彼此之间的距离又靠近了几分,“不会。相公,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只要你不离,我亦不弃。

    回到唐家后,顾明卿和唐瑾睿脸上的一直挂着的笑容不禁消散了。

    不知是不是顾明卿和唐瑾睿倒霉,一回来就碰到唐晶晶,唐来娣两人正跟唐娇娇争吵。

    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心情怕是都会蒙上一层阴影。

    “唐晶晶,唐来娣!你们两个少不讲理!不就是一碗糖水蛋花汤,我吃了又咋地!你们凭啥在这里堵着我,你们以为你们两个怼我一个,我就怕了你们不成!”

    唐娇娇真是恨死眼前的两个人了,尤其是唐晶晶!以前的唐招娣胆小懦弱,唐娇娇看不上,现在的唐晶晶胡搅蛮缠,无事生非,她更看不上!

    ------题外话------

    文文的封面换了,亲们只要认准七七就成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