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前妻太难追〕〔重生之腹黑嫡女不〕〔重生千金逆袭路〕〔汉末文枭〕〔巫师能采集〕〔精灵宝可梦之全球〕〔仙学宫〕〔我的外挂花里胡哨〕〔我有一个沙雕狐仙〕〔天行缘记〕〔超级股民〕〔化灵后我成了大反〕〔开局气运值逆天了〕〔联盟教练拥有选手〕〔无敌橘猫在线超神〕〔我家房后有座山〕〔我不能白重生啊〕〔重生从高考开始〕〔数风流人物〕〔豪婿韩三千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第179章 软禁(一更)
    佟思维被带出去后,帐篷里顿时安静了。

    皇太孙重新坐下,小栗子给皇太孙倒了杯水,觑着皇太孙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将杯子递给皇太孙,轻声道,“殿下别生气了。不是奴才多嘴,实在是镇国公府的大公子太过分了!他不能仗着是殿下您的表哥,就给殿下您下迷药啊!

    奴才说句不好听的,这一次下的是迷药,谁知道下一次下的是什么呢?”

    小栗子不愧是跟一直跟在皇太孙身边的,他真是摸准了皇太孙的心,最后一句话是真真切切说进了皇太孙的心。这一次可以下迷药,下一次若是再遇到什么事情,怕是真能给他下毒药了!

    小栗子见皇太孙的脸色好看了两分,这才继续说道,“殿下,好在还是有人对殿下您是忠心耿耿的。奴才是一个,这军营里的戚老将军也是一个。

    戚老将军可比那老匹夫强多了,知道何为上下尊卑,知道尊重殿下。不像那老匹夫——”

    察觉皇太孙的脸沉了下来,小栗子当即转移了话题,“殿下,不是奴才多嘴,要管殿下您如何做事。那戚老将军对殿下您如此忠心尊重,依奴才的愚见,这样的人是可以用用的。”

    小栗子说完就不说了,他之所以为戚老将军说好话,一来是戚老将军的所为的确是很合乎皇太孙的心思。就是这次佟思维派人去买迷药,给皇太孙下药,也是戚老将军发现的,然后派人来通知皇太孙。

    二来就是戚老将军是个会做人的,他私下里可是给小栗子送了不少的钱财,尤其一边有个楚老将军做比较,那老匹夫可是什么也没给他送过呢!小栗子也不介意卖戚老将军一些好。

    皇太孙慢慢睁开眼睛,眼神有些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栗子也不敢再说什么犯忌讳的,只是轻声道,“殿下,您什么也没吃,要不要奴才去伙房里看看,还有什么能吃的,给您拿些来。”

    皇太孙摇摇头,“不用了。孤没什么胃口。”

    小栗子急道,“殿下,这哪儿行呢!您可是千金之躯,如何能不用膳呢。您的身子若是出了什么事,别说皇上会难受,就是奴才也会伤心的。”

    皇太孙见小栗子一副急得都要哭出来的模样,郁闷的心情好了一点,有气无力地点头,“去拿吧。”

    小栗子应了一声,就要去伙房拿饭菜。

    在小栗子要出门口的一刹那,皇太孙忽然开口喊住他,“小栗子。”

    小栗子停住脚步,转过身,恭敬道,“殿下,还有何吩咐。”

    “你说佟思维说的是真的吗?那困龙岭的消息一定是假的。”

    小栗子一噎,差点没傻眼,这叫他怎么回答啊!他哪里知道那什么困龙岭的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要问小栗子如何观察主子的脸色,如何讨好谄媚主子,小栗子保证能给你滔滔不绝地说上一天一夜都不带重复的。但是你要问小栗子怎么打仗,他跟在皇太孙身边,从来没接触过这样的事情,他不懂啊!

    小栗子的脑子倒是转得快,想了一个怎么回答都不算错的答案,“奴才不懂那么多,奴才只知道一点。那就是殿下说什么就是什么,奴才只听殿下的。”

    皇太孙点点头,挥挥手让小栗子离开。

    小栗子再出了帐篷后,虚弱地抬手擦着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刚才可真是吓死他了。

    小栗子离开后,皇太孙的心里仍然是犹疑不决。如果佟思维只知道一味说什么楚老将军多厉害,他一定不会有错的,有错的是自己......这样的话,只会激起皇太孙的反感,让他更坚定自己心里的想法是正确的。

    不过佟思维说到他的地位,这就不能不令皇太孙多想了。

    皇太孙对自己的地位还是很在意的,没有什么比他的地位稳固更重要的了。

    皇太孙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皇位继承人,但不代表皇太孙一定能登上皇位。皇太孙还有三个早就成年的叔叔去了封地,他们在封地上经营多年,势力庞大。

    不止如此,宫里还有年幼的皇子,虽说年幼,但是他们也正在慢慢长大。比如五皇子燕冲,那可是宫中的德妃所出,身份不低啊,而且嘴巴甜,在孝康帝的面前向来会讨好。

    虽说燕冲没有自己受宠,但是总归还是一个不小的威胁啊。

    想到这些麻烦,皇太孙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疯狂暴躁的心也逐渐冷却下来,冷静缜密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不是说皇太孙意识到他的做法是错的,不认为他辛辛苦苦一夜没有睡,想出的计策是错的。皇太孙只是担心万一失败了,万一出了错,到时候他皇太孙的地位怕是不保。

    太子尚且可以废,更别提皇太孙了。

    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皇太孙想想还是不甘心啊!楚英楠那老匹夫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自己没脸,不止如此,整个军营就没多少人能看得上他。这还不是最令人生气的,就连他的亲表哥,他极为倚重相信的人都看不起他,居然还对他下药!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只要一想起来,皇太孙的心里就在喷火!刚冷静下来的心再次变得暴躁疯狂,还是皇太孙死死忍着,拼命压抑。

    等小栗子重新端了饭菜,因为时间急,重新做是没那功夫了。所以小栗子只能挑拣一些干净的,能入口的给皇太孙。

    送来的饭菜比皇太孙之前吃的还要差,不过这会儿皇太孙也懒得挑了,将就着吃吧。

    吃完后,皇太孙想出去散散心,在这帐篷里呆得的确是太闷了,仿佛叫人喘不过气。

    皇太孙带着小栗子在军营里闲逛。

    军营里的人全都各司其职,如今大战当前,更是没有一个闲着乱逛的。也就是皇太孙身份尊贵,他有这权力。

    皇太孙也没特别想去哪里,就是随意逛着,没有目的地。

    “你们听说了没有,皇太孙好像跟楚老将军吵起来了!”

    一道声音吸引住皇太孙,让他驻足停下,小栗子见那几个士兵还在那里兴致勃勃地讨论,没有看到皇太孙,更别提行礼了,正想出声提醒,皇太孙一个眼神过来,小栗子当即闭上了嘴巴。

    “当然听说了。据说还不止一次呢,皇太孙好像跟楚老将军吵过不少次呢!不过有一次吵得最凶,听说皇太孙把皇上赐的尚方宝剑都拔出来了,差点没砍了楚老将军!”

    “真的吗?皇太孙为什么要砍楚老将军啊?楚老将军人多好啊,对我们底下的士兵也好。皇太孙怎么能无缘无故砍人呢!”这话里是浓浓的抱怨,而抱怨全都是冲着皇太孙的。

    “你们不懂。我告诉你们,其实是皇太孙没用,好好地来军营就来呗,当个吉祥物,稳当当的多好!那皇太孙却非要显摆自己多有本事,成天在议事的时候第一个说话,说的那些计策简直是叫人笑掉大牙啊!听说皇太孙说的那些计策幼稚的不得了,比咱们都不如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一阵此起彼伏的笑声响起,笑得肆无忌惮,声音宏亮。

    小栗子小心觑着皇太孙,见皇太孙面无表情,但是他清楚皇太孙这会儿是气得不行了,所以才没表情的。这一个个的真是作死!

    “还是咱们楚老将军厉害,不买皇太孙的账!你说那皇太孙年纪也不大,难道在京城里被人夸了几句文武双全,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还能打仗不成?真真是笑死人了!看看,不照样被咱们的楚老将军给制住了,连个屁也不敢在军营放!哈哈——哈哈哈——”

    小栗子忍无可忍怒吼,“放肆!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非议皇太孙!”

    正在谈笑的几个将士这才注意到皇太孙和小栗子,他们是不认得皇太孙和小栗子的,但是在军营里跟别人穿得都不一样的人就只有皇太孙了,于是纷纷朝着皇太孙跪下。

    小栗子还想斥责眼前胆大包天的人时,皇太孙摆摆手,面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没事。你们都起来吧。天冷,你们就这么跪在地上,小心伤了膝盖。小栗子,咱们走吧。”

    皇太孙说完,抬脚离开,小栗子忙跟了上去。

    被抓到的几个士兵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就这样过关了?没想到皇太孙的脾气那么好啊。

    经此一遭,皇太孙也没了继续闲逛的心,带着小栗子重新回到帐篷。

    小栗子见皇太孙是愈发的面无表情,着急道,“殿下,别跟那些卑贱的士兵计较。那些卑贱的人懂什么啊!奴才这就派人狠狠教训他们一番,居然敢诽谤殿下,就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皇太孙面色淡淡地摆手,“教训他们做什么。以孤的身份跟这些底层士兵计较,是平白跌了身份。况且教训了他们又有什么用?说这种话的不止他们吧。孤相信一定还有其他人。”

    小栗子提议道,“殿下,要不派人在军中好生调查,只要查到敢侮辱殿下的,通通抓起来!”

    皇太孙摇摇头,“不,法不责众,此路行不通的。他们全都看不起孤啊,连个最低贱的小兵也看不起孤。好,很好啊。孤若是不做些什么,让他们知道孤的本事,那孤就枉为皇太孙了!”

    顿了顿,皇太孙吩咐小栗子,“找个机会去见戚老将军,让他晚上来孤这里,记住避着点人,别叫其他人发现了。”

    小栗子低声应是。

    入夜,戚老将军果然避者人来到皇太孙的帐篷。

    戚老将军进了帐篷后就向皇太孙行了大礼。原本心情糟糕的皇太孙在看到戚老将军对他如此尊敬后,心情好了一点。

    皇太孙吩咐戚老将军起来,还让他坐下。

    等戚老将军坐下后,皇太孙便开门见山道,“戚老将军,孤这次找你,其实是想从你这里得到一句准话。你跟孤实话,孤说的在困龙岭瓮中捉鳖,这到底行不行的通。”

    戚老将军想也不想地回答,“行得通!”

    戚老将军早就恨透了楚老将军,他明明跟楚老将军是一辈人,他杀的敌人,立过的功劳都不比楚老将军少。

    可结果呢,外人提起来知道的就只有楚老将军,作为大军军魂的也只有楚老将军,有谁知道他这个姓戚的!

    戚老将军心里恨啊!简直是恨得牙痒痒啊!在戚老将军心里,他一点也不认为他有哪里比楚老将军差,他唯一不如楚老将军的,怕是他没有楚老将军得孝康帝的信任。

    孝康帝年纪大了,戚老将军深知他是不可能再得到孝康帝的信任了。既然不能得到孝康帝的信任,那得到下一任皇帝皇太孙的信任也是可以的。

    从皇太孙来了军营,戚老将军就打上了皇太孙的主意。

    这也是每次皇太孙提出那一个个幼稚的提议时,戚老将军大为捧场的原因。

    这一次,戚老将军也是仔细想过的,就算困龙岭那儿容易埋伏偷袭,但是只要确定大凉人真的是打算从困龙岭经过,到时候将大凉人一举歼灭不就得了,这完全不会碍什么事。

    这也是戚老将军直接同意皇太孙计策的原因。

    皇太孙见戚老将军说的肯定,他也信了戚老将军,心中的最后一点犹豫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想要建立不世功勋的念头,这念头在心里逐渐扩大,很快便占据了他整颗心。

    “好,戚老将军既然说可以,那孤就信了戚老将军。若大事成,那么戚老将军将是此战最大的功臣!”

    戚老将军被“最大的功臣”五个字给迷得晕头转向,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菊花。

    不过戚老将军很快回过神,“殿下,军中的事情全由着楚英楠做主,末将是有心无力啊。”

    皇太孙脸上的笑容也散了几分,是啊,最大的问题不是别人,正是楚英楠。

    皇太孙的眼神在昏暗的烛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诡谲幽深,好一会儿,他才狠狠开口,“楚英楠那老匹夫若是不答应,那就叫他昏着,别说话好了。”这还是从佟思维那儿得到的灵感。

    戚老将军迟疑道,“殿下想如何做?”

    皇太孙开始跟戚老将军细细说起来。

    翌日,皇太孙和戚老将军去了楚老将军的帐篷,同时还叫了楚英楠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以及楚英楠的心腹将领。

    其实楚英楠真的是没那个功夫陪着皇太孙浪费时间,但是皇太孙拿着尚方宝剑下令,如果是关系到将士生死的大事,楚英楠就是抗命也一定不会同意,但这不是,君毕竟是君,楚英楠还是得听皇太孙的。

    皇太孙吩咐人给楚英楠等人上茶,皇太孙给的茶能不喝吗?很快,帐篷内的人都喝下了皇太孙给的茶水。

    皇太孙见众人将茶水都喝了,眼神一闪,再次提起困龙岭的事。

    楚老将军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他没想到皇太孙居然到现在还记着这件事。

    楚老将军也不委婉了,直截了当地表明皇太孙的想法不行。

    皇太孙的脸色随着楚老将军的话渐渐沉下,最后阴沉一片。

    “楚英楠,你是真的不听孤的命令了?”

    楚老将军不为所动,坚定道,“如果是其他事,哪怕殿下要直接要了老臣的命令,老臣连眼皮子也不会眨一下。但是殿下若是要送将士去送死,请恕老臣无法从命。”

    皇太孙扫视了一圈众人,冷冷问道,“你们呢,也是如此吗?”

    众人保持沉默,这就是对皇太孙的无声抗议。

    皇太孙忽地笑出声,原本做的时候,他还有一丝犹豫,可是如今,他真的是半点的犹豫也没有了,这全是这些人活该!

    “你们既然不听孤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帐篷里,别出去了。”

    随着皇太孙的话,楚老将军等人发现他们逐渐失去力气,无法控制四肢,这让他们十分惊慌!

    茶!众人不悦而同想道。

    楚老将军失望地看向皇太孙,竟是眼前的人给他们下了迷药,失去了力气,他到底想做什么!

    “楚老将军等一众将军都病了,无法处理军务。孤宣布,从此刻起就由戚老将军掌管军中一切事务。”

    戚老将军其实还是有些害怕担心的,但是皇太孙的声音瞬间让他振奋,他高声谢恩。

    楚老将军等人就是再迟钝,也明白皇太孙想做什么了。

    楚老将军伤心欲绝,竭力嘶吼,但是因为没力气,喊得声音有气无力的,“殿下,你不能糊涂啊!大凉人还在外面虎视眈眈,咱们军中不能乱啊!不能乱啊!困龙岭——困龙岭的消息一定有误,您不能相信啊!”

    ------题外话------

    明天,男女主终于出来了!我都快男女主给写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伏天氏〕〔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细胞监狱〕〔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