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里调婚〕〔陆地键仙〕〔道长去哪了〕〔剑道第一仙〕〔剑剑超神〕〔穿为回城知青女配〕〔祖宗饶命〕〔清穿之娇艳媚人〕〔我家店里什么都有〕〔重生梦联网〕〔我,上门女婿〕〔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乡间轻曲〕〔摊牌了我真的是菜〕〔木叶养猫人〕〔废土追凶者〕〔万古最强丹祖〕〔长生有术〕〔青龙鉴〕〔乱世栋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第181章 大败(一更)
    铁木看向楚老将军的眼神里真是难掩复杂,堂堂的大晋一代军魂,居然被大晋皇太孙害成了如今这样子?

    想到大晋皇太孙,铁木的心里愈发不屑,只觉得大晋皇太孙是做得一手好死,他就没见过那么能作死的人!虽说正是因为有了皇太孙这样能作死的人,大凉这次才能取得如此大的胜利,但是铁木对皇太孙没有半点的好感,要说有,就只有恶心不屑了。

    可惜那皇太孙人是又渣又蠢,不过跑得倒是快,国师和铁木下令要活捉皇太孙,但是皇太孙见大晋军败如山倒,二话不说带着人转身离开,跑得比兔子都快,不对,比草原上跑得最快的骏马都快,转眼就看不到人了。

    国师和铁木也下令追皇太孙,只是到现在都没追到。

    铁木看向楚老将军的眼神难掩复杂,同样,国师看着楚老将军的眼神也同样难掩复杂,还有极淡极淡的可惜。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本国师听说过不少楚老将军的事迹,可惜从未见过楚老将军。没想到如今见面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楚老将军像是没听到国师的话,双眼迷惘,三魂七魄仿佛一下子没了一半。

    国师也不恼,继续道,“无论是本国师,还是我大凉的皇上都十分敬佩楚老将军的为人。本国师可以在这里给老将军一个保证,只要老将军你愿意投降效忠我大凉,老将军在我大凉的地位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子孙后代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铁木也直勾勾盯着楚老将军,他很希望楚老将军能点头,投降大凉,尽管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楚老将军回过神,没有正面回答国师的话,只是问道,“困龙岭那儿发生了什么事。”

    国师也不恼,楚老将军问了,他也就一五一十地回答,没有半点隐瞒。反正这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了,说了也没有任何关系。

    话说皇太孙和戚老将军率大军去了困龙岭后,戚老将军到底是打了那么多年的仗,脑子还算是比较清醒的,他没有脑子发昏地直接率大军进困龙岭,而是离困龙岭有一段距离。

    可是当一批大约有千人的大凉人从困龙岭出来后,戚老将军也忍不住有些动摇,那一千人自然是很容易就被灭了。接下来,又陆陆续续地出了好几批大凉人,人数加起来足有五千人。

    接连灭了五千人大凉士兵,戚老将军的心也膨胀了,他逐渐相信了皇太孙的话,大凉人果然是想从困龙岭来袭击。所以戚老将军就带了整整六万的人马进了困龙岭。

    这一进去,结果就不用说了,困龙岭早就有埋伏,戚老将军连同那几万人全都死了,一个不剩。

    至于皇太孙身边还有三万多人,那真不算什么,更别提皇太孙压根儿不是一个多好的将领。当大凉人从侧面冲出来包围皇太孙的军队,将大晋人跟砍菜似的砍了一个又一个,皇太孙慌了,在一众心腹的保护下,拼死才逃了出去。

    戚老将军死,皇太孙逃,群龙无首,剩下的将士更是没了主心骨,一个个的士气皆无,最后下场真是不用说了。

    国师难得起了一点尊老的心,所以没把场面描述得太详尽,可就是如此,楚老将军也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场景,大晋的士兵一个又一个地死在大凉人手下,漫天的血红,怕是把半边的天都染红了,那都是他的同胞的血啊!

    向来坚持流血不流泪的楚老将军,从穿上盔甲后,他就真的不曾再哭过,但是这一次,楚老将军哭了,为了那些无辜枉死的将士哭了。

    楚老将军没有痛哭尖叫,只是默默流泪,但是这种无声的哭泣,更能感染人心,楚冠军和楚冠勇哭了,接着楚老将军的两个孙子也哭了。

    国师没有多说什么,过了许久才开口,“楚老将军你对大晋是忠心耿耿,毫无异心。这场仗是如何输的?我大凉又是如何赢的?我相信楚老将军心里有数,如果不是你们大晋的皇太孙如此之蠢,我大凉不可能胜的。你们大晋是输在自己人的手上。”

    “呸!你们大凉这群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你们有本事就真刀真枪的跟我们打,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算计,你们大凉人到底要不要脸!”楚冠勇浑身无力,但还是死撑着朝国师和铁木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

    铁木脸上火辣辣的,再看一旁的国师,他真是淡定的很,完全不为楚冠勇的话所动。

    “嗯,楚二将军的话很有道理!不过算计你们的是谁?好像是你们大晋的皇太孙吧。我大凉人可没有拿着刀子逼迫皇太孙给你们下药,还软禁你们。”

    楚冠勇瞬间被卡住了喉咙,说到底,还是皇太孙不争气没用,否则也不会给了大凉人乘虚而入的机会!

    楚冠勇还想骂,楚老将军对着他轻轻摇头,楚冠勇瞬间闭上了嘴巴。

    国师继续对楚老将军说,“楚老将军,这样的大晋值得你效忠吗?你看看你的儿子,看看你的孙子。难道你舍得他们陪你一起死吗?我记得大晋有一句话,叫做蝼蚁尚且贪生。楚老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本国师真的是很少有这样的耐心劝人。希望楚老将军你能够珍惜。”

    楚老将军虽然浑身无力,但是他身上的气势仍然不小,那是从战场上经历了无数的战争所造就的气势,是属于大晋军魂的独一无二的气势。

    “我楚家就没有怕死之人!国师的好意,老夫心领了。不过老夫是不可能投降的。老夫生是大晋的人,死是大晋的鬼,这一点永远不变。如果国师真的如你说的一样敬佩老夫,请国师不要再说了。”

    楚冠勇眼眶一红,死死盯着楚老将军,大笑一声,因为虚弱,笑声并不大,“父亲说的对!死有什么好怕的!早就从进军营的第一天起,我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我不怕!”

    楚冠军笑了,“是!我们楚家的人就没有怕死的!死有什么好怕!下辈子,我们还要当父子,当兄弟!”

    楚冠军的两个儿子眼眶红红,眼底泪光闪烁,但还是死死咬着嘴唇,嘴角咧得大大的。

    在场的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心里皆是说不出的滋味儿。

    铁木移开视线,他知道楚家人今天是一个也活不了,国师固然会同情不舍,但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楚家人的性命。

    “楚家一门忠烈,真是叫本国师佩服。人人都在意家族传承,不曾想楚老将军你不在意啊,你的两个儿子,你的两个孙子,若是他们没了,楚家就断根了吧。不,楚家还有一个男丁,好像是叫楚浩然吧,不过他不曾从军。

    楚家好歹留了一条根啊。”

    国师感慨完,问道,“楚老将军,虽然你们一家很令本国师佩服。但是本国师不会忘记自己要做的事,今日,你们一个都活不了。楚老将军说说还有什么遗言吧。如果在本国师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本国师会为你们做到的。”

    “多谢国师了。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在我们死后,国师能将我们的尸首葬在大晋与大凉的交界处。我死后也一定会留下一缕魂魄,等待我大晋将你们大凉人赶回去!”

    国师嗤笑一声,“我真是没想到楚老将军到了这一刻,居然还对大晋忠心耿耿。好,这个要求,本国师答应了。大帅,送楚老将军一程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吧。以你所谓的军人方式,这也算是对楚老将军最后的尊重。”

    国师说完,起身离开。

    铁木也真的给了楚老将军等人最后的尊重,是他亲自拿起剑,将楚家三代人杀了。

    铁木下令厚葬楚老将军等人,就葬在大晋和大凉的交界处,同时下令不许任何人在楚老将军等人的墓地放肆,否则军法处置。要知道大凉人有不少对楚老将军恨之入骨的,他们对楚老将军更多的是恨,可不是所谓的敬佩。

    杀了楚老将军等人,铁木把自己关进帐篷里,谁也不见。直到夜深了,国师才不请自入。

    国师自顾自地坐到铁木的一边,睨了一眼铁木,“在为楚老将军等人的死难受伤心?”

    铁木点头,“我想国师的心里也不好受吧。”

    国师很自然地承认了,“这是自然的。不过我比你好,伤心,难过,感慨也就只有那么一点吧。风吹吹就散了。大帅,你可是我大凉的主帅啊,千万别意气用事。留给你伤心感慨的时间也就只有这一晚而已。到了明天,你就得恢复正常了。”

    铁木重重点头,沉声道,“国师尽管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伤心感慨只有今晚。过了今晚,什么也不会有。”

    国师还是相信铁木的,只是面上勾起一抹嘲讽,“大晋那里有人投降了,还招供出不少大晋边关城池的军略部署。”

    铁木的眼底划过一丝浓浓的厌恶,在有楚家三代宁死不投降在前,那投降的大晋将领真是恶心的叫人想吐。

    “这样的小人其实越多越好。就像大晋的皇太孙,如果不是他的傻,他的蠢,我们如何能取得今日的胜利呢?还有投降了的大晋将领,这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也是极为有利的。

    说句实话,本国师真的不是很恶心那人。毕竟像楚老将军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而且大晋为何会败,不全是因为那大晋皇太孙。看看大晋皇太孙来了军营短短的日子都发生了什么,简直可以说是把军营搞得乌烟瘴气。”

    铁木明显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国师也不再多说,转而说起,“你可还记得大晋皇太孙的那大表哥佟思维吗?”

    铁木皱起眉头,“不是说他要给大晋皇太孙下药,结果失败被关了起来。国师特地提起他,不会是他如今不在军营吧。”

    国师摇头,“还真的不在,可能是被人救走了。应该不是那大晋皇太孙救的,他没那良心。”

    “他很重要?国师为何要特地提起他?”

    国师拍了拍手臂,淡淡道,“重要倒是没有多重要吧。只是感慨一下罢了。要说重要的还是大晋皇太孙,若是能活捉大晋皇太孙,到时候我们与大晋谈判,就更有筹码了。可惜啊,那皇太孙其他本事没有,逃跑的本事倒是很大,直到现在,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国师忽而嘲讽一笑,“我忽然觉得就是抓到那大晋皇太孙,也未必能得什么好处了。”

    铁木不解,“国师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这一次因为皇太孙,而导致大晋十万兵马几乎全军覆没,这是多大的罪啊!他皇太孙的位置还保得住吗?就是大晋皇帝再宠爱这个亲手带大的孙子,怕是也容不得他了吧。不过我真的很希望大晋皇帝能继续容着他。毕竟有这么个蠢货,咱们大凉以后能得到的好处才会越多。”

    铁木对此不发一言,他现在几乎是只要提起大晋的皇太孙就觉得恶心。可怜大晋的一代军魂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因皇太孙那小人而死,真是可悲。

    再说江大壮等人好不容易背着佟思维来到附近的城池,找了户民家留宿。

    佟思维没有被下药,但是一个正常人每天除了吃饭,都被强制打晕,佟思维的身体也立时虚弱了下来。

    等佟思维醒来后,见自己处在陌生的坏境,身边坐着一个陌生的人(江大壮),当即便直起身子,试探道,“这是哪里?你是——”

    江大壮递给佟思维一只破瓷套碗,里面装的是地瓜粥,地瓜多,白米少。同时将他的身份,还有皇太孙和戚老将军大败,以及大凉人攻进军营的事都说了。

    佟思维手里的粥立时一个拿不稳,差点掉下来,还是江大壮及时拿住了碗,才避免了粥洒一片的下场。

    佟思维紧紧抓着江大壮的胳膊,着急问道,“楚老将军!楚老将军怎么样了!”

    佟思维根本没有什么力气,抓得江大壮并不痛,江大壮并没有甩开佟思维的手,只是淡淡回答,“不知道。皇太孙以楚老将军及其家人,还有对楚老将军忠心耿耿的将领得了急病,将军中的事务都交给了戚老将军。但是我怀疑楚老将军他们是被皇太孙给软禁了。还有困龙岭一战,差不多十万人马全军覆没。皇太孙是还活着还是被抓了,我就不清楚了。”

    佟思维抓着江大壮的手无力垂下,整个人的三魂七魄仿佛顿时没了一半,“他怎么敢!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这么做!”

    佟思维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皇太孙了。

    江大壮重新将手中的碗递给佟思维,“佟大公子,赶紧把粥吃了,明日咱们就得启程,你得尽快回到京城才行。”

    佟思维回过神,喃喃自语道,“回京城?我回京城做什么吗?那些人的死有我的一份。如果不是我没用没能劝住皇太孙,那些人都不用死的,是我没用!是我没用!”

    佟思维说着,疯狂地开始打自己的脸。

    江大壮只能先将手中的碗放下,双手死死抓着佟思维的手,“佟大公子你冷静一点!那些士兵的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把所有的错误都算到自己的身上。这样活着,你不累吗?要说错,那就是皇太孙的!皇太孙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你能跟皇太孙比吗?你已经做了你可以做的一切了。”

    佟思维无力地重新躺回床上,两眼无神,“回京城?我回京城做什么?我要留下来,现在大凉人已经攻进了大晋境内,就是楚老将军怕是也凶多吉少。守城将领才能虽然有,但是要抵抗大凉人,怕是还没有这个本事。我得留下来,我——”

    “佟大公子就你一个人,能有什么用?我说句难听的,楚老将军死了,我大晋有一下子损失了差不多十万人马,大凉士气正盛,更别提如果不是一直有楚老将军镇守边关,我大晋怕很难是大凉人的对手。如今更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还是留着自己的命,回京城吧。”

    佟思维瞪着江大壮,“你也是一个兵,你怎么能贪生怕死,你——”

    “我是一个兵!我不怕死!如果是死在战场上,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可要我为了皇太孙的愚蠢去死,我不干!我还有一个弟弟在等着我,我还有自己的事情没有做。我手下十个人,跟我情同兄弟,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白白丧命!

    佟大公子,我承认我救你是存了私心,我看中了你的身份,知道只要把你平安送回镇国公府,我和手下的十个兄弟就不会出事。佟大公子,边关死的人够多了,你是不是还要再多增十一条冤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